第661章:重回一切的起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鹰石当然万万不可能想到,唐建豪是因为被警方拘留并且警方严格保密,才造成了他的“失踪”,所以才苏鹰石看来,这是唐建豪一手策划的这起针对苏雨心的绑架案。

他自然认为:唐建豪对于自己一切资产被剥夺心有不甘,早就预谋夺回这一切,而现在,他终于将这一切付诸实施了。而他明白自己的弱点所在,所以他采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只要绑架了自己的女儿,就能够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

苏鹰石有些懊悔,他懊悔自己当初太轻信唐建豪了,在他卑躬屈膝的哀求面前,他选择了放过他。而现在,这个口口声声说祸不及妻儿的人,却对雨心动起了手,用雨心来要挟自己,这一切,已经足够让苏鹰石暴怒了!

“唐建豪!”苏鹰石忿忿地叫了一声这个名字,然后一掌将面前精致的案几拍了个粉碎。

秦慕雨随即也被苏鹰石派人接到了彩虹城,到了家里,苏鹰石才告诉她苏雨心被人绑架的事情,秦慕雨焦急万分,而在她得知绑架雨心的事极可能是唐建豪指使时,又感到不可思议。

“不太可能,怎么会是他呢?你调查清楚了吗?”秦慕雨对苏鹰石道。

“现在也只是怀疑,唐建豪现在已经失去消息了,而且就绑匪对我提出的条件来看,没有哪项不是最符合唐建豪切身利益的!”苏鹰石道。

秦慕雨道:“那林风呢?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一点态度都没有!”

苏鹰石道:“联系过了,和唐建豪现在的情形一样,同样联系不上。”

“那你岂不是连林风也要怀疑吗?你应该知道,林风和咱们女儿的关系,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对雨心呢,又怎么可能劫持雨心对你提出那种要求!”秦慕雨道。

这一点苏鹰石自然明白,驰骋江湖多年的他,习惯了各种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能够让他真正完全信任的人寥寥无几,林风是其中之一,他当然也不相信林风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现在就是巧合太多了,有些是天成的,有些是白龙蓄意制造的,各种巧合交接在一起,便止不住地让人形成了一种犹疑。

秦慕雨旋即联系了程雅诗,从她口中,秦慕雨得知唐建豪现在因为某些原因在警局里,而具体是因为什么程雅诗不知道,唐建豪被警局拘留的事实虽然唐家人和程雅诗都知道,但具体的原因,唐建豪并没有告诉她们,用其它的借口搪塞了,只有关欣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不过唐建豪被拘留在警局,并不能证明他和绑架苏雨心的事情无关,毕竟这种事情他不会亲自出面去做,而他被拘留警局,在苏鹰石看来既可能是真的遇到了某些事情,也可能是故意借警方的力量掩人耳目并保护自己。

“不管事情是不是和唐建豪有关,都是你的原因,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念念不忘当年的恩怨造成的!”秦慕雨懊恼地对苏鹰石埋怨道。

面对妻子的埋怨,苏鹰石很是歉疚,在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去和女儿相认团聚的时候,却出了这样的意外,他也认为这完全是他的责任。事到如今,他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换回女儿的安然无恙。

“放心吧,我会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苏鹰石安慰秦慕雨道,秦慕雨不再言语,伏在苏鹰石的肩头失声恸哭起来。

林风一行已经抵达了那个山村,夜间的山村被柔和的黑暗包围,静谧异常,没有一丝风,除了间断的犬吠,一丝其它声响也没有。

几年来,林风习惯了从这里离开再回归到这里的一种循环,离开时的依依不舍、回来时的那种欣慰快意,这些感觉一直在林风的心头,从未离开过。

而这一次,他的心情似乎又不一样,这是因为他认识到了他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这个山村,有了与众不同之处,它藏匿这一个巨大的秘密,让无数人为之疯狂追寻。

林风现在才知道,他一度距离最大的秘密那么近,近到每天都与它朝夕相处。但却又是那么远,远到自己和它每天相处,都不知道它就在自己脚下。

“要先回家里看看吗?”李寒潮对林风问道。

林风笑道:“不久前才回去过,先做其它事情,然后再去看也不迟!”

李寒潮笑道:“林风,我能理解得了你急切的心情,不过,在这一切之前,我们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着,唐天从车后备箱里拿出了一袋东西,正是清明祭祖的纸钱等物,林风看到后便知道他们准备做什么。

几人一起上了后山,然后在那座没有墓碑的孤坟前,将那些东西焚化。之后,李寒潮立在墓碑前,静静地看着墓碑肃立,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林风和唐天没有去打扰他,两人走到一边,坐在一块山石上,凝视着眼前仙女湖的湖水,静静地等待着他。

眼前便是平静如镜的仙女湖,林风现在知道,这个小湖和山村陆地一起,形成的正是神秘的太极图案。

一阵柔和的风从湖面上掠过,激起阵阵细微的涟漪,湖风扑面,其中似乎夹杂着一股奇特的神秘气息。

如果不是林国正的提示,林风哪里会想到,父亲给自己的提示,会是这个意思。一切都在这里,自己起始和成长的地方!

不单是自己,这里,到底凝聚了多少人的起始?

“父亲阔别这里很久了,让他静静地呆一会儿吧,他很需要这一刻!”唐天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递给了林风,林风摇了摇头,唐天给自己点上了。

“什么时候学会了抽烟?以为记得你是不玩这个的,最多就偶尔喝喝酒!”林风笑道。

唐天道:“这个也是偶尔,以前我就会的,只是很少抽而已,有的时候,我需要那种烟雾从肺部掠过的感觉,尤其是在某些重大事情之前。”

林风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李寒潮所在的方向,对林风问道:“你和你的父亲什么时候重逢的,在你离开唐家之前还是之后?”

唐天道:“离开唐家之前,我一直在寻找,不过真正有消息是在风组织成立我去了香港之后,当然,是通过刘爷的帮助,我们父子才得以团聚的。”

林风道:“恭喜你,回归到亲情,总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唐天道:“我也很开心,不过有些事情仍然不会改变,唐伯父,仍然是我的爸爸,而我也仍然会是风组织的人!”

林风道:“其实我很好奇,那个孤坟里到底是什么人?实不相瞒,每年刘爷都会带我来这里祭拜,村里所有的人也都会来,所以我一直为这个问题而困惑。我觉得这个,你的父亲应该告诉过你。”

那个坟中到底是谁,无字碑到底是为谁立的,林风确实一直都很好奇。现在他得知这个山村的主人是李家,自然就认为是和李家有关的人了,此刻看到李寒潮的肃穆与庄重,这一点就更加的肯定了。

唐天道:“父亲没有告诉我,我曾经问过,不过父亲只告诉我,这个他不会让我知道,也不会让你知道。总之,这是只属于他们的往事,随着他们存在或者消失,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类似的话,刘爷也对我说过!”林风苦笑了一声道:“原来,他们这些人早就达成了一种共识,要让这一切都成为他们的秘密。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事情,我们不知道比知道了好。”

唐天若有所思地点头赞同,随后,李寒潮结束了他的悼思,走到了林风他们面前。

“好了,我们现在该去办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了!”李寒潮对两位年轻人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