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营救与决战/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如唐建豪所说,白龙的卑劣真的到了一种境界,他总能设计出一个个绝妙的圈套,给人制造着难堪,纵然那些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得不去执行。

在白龙看来,唐苏两家的和平相处定然会助长林风的发展,而他们的仇怨争斗,却能很好的限制林风,所以白龙会选择制造他们的仇恨。

声脉定时炸弹,黑伞的高科技产品,具体原理白龙已经介绍过了,而他的目的自然再明白不过。只要有一人脉搏停止,炸弹就会自动失去作用,而脉搏停止的方法,自然是最简单的。

白龙阴笑着离开他们,剩下的声音,只有定时炸弹倒计时发出的极其轻微的声响。就像是催命符一般,不过这或许是对方的催命符,任何人在这种时候,求生的本能就会让自己考虑的是杀死对方,换来自己的生存。

回到各自的阵营中,苏鹰石和唐建豪都对自己的人告知了一切,队伍中的内行人一看,随即都确定白龙所说的不假,这正是国际上新出来的一款声脉定时炸弹。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唐蕊和小爱止不住哭了出来,虽然摘掉手表扔掉很容易,但是这种炸弹离开人体脉搏频率会迅速爆炸,这种爆炸是感应的,一只的爆炸会引起另外两只的爆炸,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苏雨心的手上也戴着这种炸弹。

“爹地!爸爸!”唐蕊和小爱抱住唐建豪,声泪俱下。这一次,她们是亲眼见识到巨大的危险就在唐建豪身上,她们随时面临和父亲的永远分离,这种压力,一时间让她们无法承受,只能用痛苦来表达。

林风和唐天上前安慰并稳住她们的情绪,然后召集苏鹰石过来一起商议对策,而对策没有其它,唯一的办法,就是救出苏雨心,否则他们将永远处在被动之中。

“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们要在二十分钟内救出雨心,并且三人同时摘掉手上的炸弹!”林风道。

“你有好办法吗?”唐天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攀岩了,爸爸和苏伯父吸引白龙的注意,最好能把他诱开,我们从崖壁攀到他们后方,救出雨心!不用多商量,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没时间讨论,只能快速执行!”

唐天点头同意,的确,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不借助任何工具在崖壁上攀岩,难度无疑是巨大的,并且时间非常的紧张,而且危险性极大,任何差错都会导致摔下深不见底的悬崖。

“小心一点吧!”唐建豪和苏鹰石同时对林风道。两个年轻人的态度已是坚决,他们自然不会再去劝阻,在劝阻的耽误宝贵的时间。

唐建豪让家人到车上去,唐蕊和小爱谁也不去,坚决要在爸爸身边。苏鹰石和唐建豪随后摆出一副对峙的状态,让形势显得紧张起来,好让白龙以为他们随时都有相互厮杀的可能性,杀死对方保住自己。

白龙认为,论身手,苏鹰石是绝对的胜算,而且林风带来的风组织人员中,大多都是苏鹰石的老部下,唐建豪被苏鹰石杀死的可能性最大,或者是唐建豪甘愿牺牲自己救出苏家父女。

对于白龙来说,结局是什么不重要,因为它们会有共同点:唐家和苏家,会因此而积下永不能消除的仇怨。这对林风的影响,无疑是致命的。

林风和唐天接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顺着一处崖壁攀了下去,然后再作平移,缓缓向苏雨心所在的方位靠近。

崖壁较为光滑,非常难攀登,连下手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山谷中风很大,非常影响两人的攀岩,他们还得确保匕首不至于弄出大的声响动静,如果让白龙的人发现崖壁上有人朝他们接近,那危险自不必说了。

林风和唐天咬紧牙关,一边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一边朝着苏雨心所在方向接近。崖壁上的前进无疑可以用龟速来形容,慢的时候一分钟也前进不了一米,几米下来,林风和唐天的手上都已经渗出血了,身上也有擦伤,还险些直接坠下悬崖。

不过在艰难的攀岩之后,林风和唐天还是顺利地摸到了地方,顺着崖壁爬了上去。白龙的手下发现时已经晚了,两人如天兵降临,迅速地解决了几名手下,林风已经把苏雨心护在了身前。

顷刻间白龙恼羞成怒了,拿起手中的遥控器,林风一记飞刀,直接将那起爆炸弹的遥控器削成了两半。白龙皱了皱眉,带着人转身就开始往高处逃窜。

“把雨心护送回去!”林风把苏雨心交给唐天对他道,接着疾步朝白龙追了过去。

几人的炸弹同时被摘除,唐天随即护着苏雨心回了去,随后立即被鹰组织和风组织的战员护了起来,苏鹰石此刻带着人,对白龙的人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白龙带的这些人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他在山岩间安排了好些狙击手,这些狙击手给苏鹰石他们造成了几名战员损失。好在这些训练有素的杀手们很快锁定了狙击手的位置,并一个个将他们干掉。

“小天哥,怎么会这样?”唐蕊看到唐天肩膀和后背尽是血污,吃惊地道。

“啊?你中枪了?”苏雨心看到受伤的唐天,当即也吃惊地道,之前她感觉到唐天抱着她急速和子弹一起狂奔,也用身子护着自己,但她不知道唐天居然中枪了。

唐天轻描淡写地笑了声道:“你没中枪就好!”

“你伤得很重,感觉处理一下!”苏雨心美眸闪动,几乎要哭出来。看到有人为了自己受了这样重的伤,她极其过意不去。

小爱看了更是心疼不已,唐天肩膀和腿上各中了两枪。以他的身手,他可以躲过那些人的子弹,甚至有足够的反应速度躲过藏在暗处的狙击手的子弹。只是苏雨心躲不过,唐天选择了大方地接受这些子弹,为的是不让苏雨心受伤。

这一幕,其实小爱都清楚地看到了,所以在心疼担心唐天的同时,她的心里还有另外一种特别的感觉。

白龙的手下陆续被解决了大半,对于这些人,苏鹰石是不可能放过的,他根本不给对方任何缴械投降的机会,一律全部击毙。对于他来说,女儿苏雨心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她受到任何不公的待遇,他都要为她讨回,更何况是她的生命安全受到如此大的恫吓和威胁。

苏鹰石带着人,对白龙的手下一路追杀,随后他把扫尾的工作留给了手下,自己亲自去追杀白龙。

白龙沿着陡峭的山崖路一路往上,林风在后穷追不舍,直到跑到悬崖最高处,前方是一处如斧劈一般的断崖,再无退路,他才停了下来。这里是一处延出的平坦之地,悬崖深如地狱,一抬头,便是凄冷的明月和星空,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到。

“白龙,你逃不掉了!”林风冷冷地对白龙道。

白龙轻笑了一声,道:“我会逃吗?我只是找一处合适的地方,让我们来个最后的了断,这里好像比较合适我们做这种事情!”

“很好,这也是我的选择!”林风道,继而亮出了自己的风翎。白龙冷笑了一声,也亮出了自己的刀子。

火光碰撞,天地之间,顷刻间似乎只剩下了那两个激烈厮杀的身影。对于林风和白龙来说,这都是一次了断的厮杀,胜利者生,失败者死,最简单的解决方式!

两人的恩怨,一直存在了十几年,今天是让一切有个了结的时候,了结的方式,就是其中一个人的死去。他们都有信心,那个人不会是自己,而是对方!

就身手而已,林风和白龙不相上下,林风手中有一件利器,而白龙手中的那把刀,显然也不是寻常之物,能和风翎对抗的兵刃,之前林风只见过那个蒙面女人的惜弱刀,这次他显然又遇上了一件。

激战半晌,两人仍然没有丝毫胜负迹象,举刀互望着对方,各自的眼神中都有了一种更加强烈的杀欲,两件利器也在月光下泛着寒光,冰冷的杀气四处衍射着。

“还真是一把好刀!”林风冷笑了一声道。

“还不算,因为它被我珍藏到现在,还没有见血,没有用来杀过人,今天,我要让它成为真正的好刀!”白龙冷冷地道。

“恐怕你会失望!”林风道。

白龙道:“我现在充满希望,我能想象到它身上沾满你的血的情形!不过很可惜,这些并不能洗掉一切,用你的灵魂来洗吧!”

“需要进化的,应该是你的灵魂才对!”林风冷笑道。

双方继续高举着手中的杀人利器,冰冷地对峙着,顷刻间,四周的一切都似乎已经凝固,在等待着一个结局,改变这种凝固的状态。

忽然,白龙反手转了下手中的刀,刀尖指着林风道:“这是我对你的最后致命一击,相信你也是这样计划对我最后一击的!”

“没错,这是我们给对方的最后致命一击!”林风道。

“很好!谁生谁死,就由这一次决定吧!”白龙道,说着,两人刀刃直指对方,如闪电般地向着对方冲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