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今晚的选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的主人静静地呆在最高层的那个房间里,虽然她不是这里的住客,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她很少来这里,但她就是这里独一无二的主人,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她,包括隔壁房间里那个关押了很多年的女孩。

她住的房间正是那个女孩的隔壁,同样是这座古堡视野最好的房间,她也喜欢这种推窗见海,沐浴在海风之中的意境。尤其是现在,天气阴沉沉的,乌云低压下来,整个大海呈现出一种神秘的黑色。

诡魅而充斥着空灵神秘的海景、清凉的海风,让她有了一种超脱,在这个喧闹的世界上,难得能让她找到一片喜欢的净土。

走到窗前,她轻轻地摘下脸上白色的傀儡面具,一张如女神般傲人脸庞呈现了出来,没有人会怀疑,这便是神话中的古堡王国中年轻美丽的女王,有一种特殊的美丽叫作无与伦比,凡间的美丽,无法与她相提并论。很明显,这种无与伦比的美丽,就被这个女子占据着。

她解开自己束着的头发,任由海风吹拂起她的秀发,她静静地享受着这种飘逸的感觉。闭上眼睛,她忽然觉得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自己。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手下的汇报:“头领,目标已经顺利带到了,就在楼下房间里。”

“我知道了,你们先做好准备,我马上下去,记住轻手轻脚,不要吓着人家女孩子!”面具女对手下道。

手下得令退下,十几分钟后,面具女缓缓地束好自己的头发,戴好自己的面具,然后轻轻走到楼下的一个房间里。

刚抓来的李思瑶,就被关在这个房间里,不过这时候她已经躺在那张大床上睡着了,安睡的样子,倒看不出来一丝害怕了。

面具女走到熟睡的李思瑶面前,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她可爱的脸,再把她额前一缕散乱的头发理整齐了拨到脑后。

“很漂亮很可爱的女孩,但现在上天要给你一次命运的安排,无论是什么结果,你和我们都要遵从安排,这就是命运的力量,无法改变的!”面具女柔声道,继而对身后的手下一挥手,手下立即上前。

他用了一个很小的采血器,在李思瑶的手指上采了几滴血,然后拿到了一旁,打开一个药品箱对血液进行化验。

面具女静立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化验的结果,她表情严肃,就好像这个结果,能够关系到无数人的命运一样。

十几分钟的时间不长,但等待的人永远会觉得漫长,面具女也不例外,好在准备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头领,没错了,真的是!”手下对面具女汇报道。

香港今天的天气和东海一样,阴沉沉的,海面上风很凉,就像此刻李千宠和程雅诗的心,同样凉飕飕的。

在得知李思瑶被劫持的原因后,程雅诗和李千宠吵了一架,在她的眼里,李千宠还是第一次这样无厘头,犯这样让人匪夷所思的错误。正是他的这种错误,导致了瑶瑶出事。

当然了,意图暗算林风的事情李千宠无论如何也不会透露的,否则程雅诗就此与他结束亲戚关系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现在的争吵也解决不了问题,程雅诗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没有过多地和李千宠闹,同时答应他不会把这事情告诉外公。

程雅诗知道,李家这么多孩子中,外公最喜欢的,就是他们几个,他对于李思瑶是疼爱,对于李千宠则是器重,但是非常严格,毕竟他是按照培养接班人的标准培养李千宠的,要知道他犯了这种低级错误,必定怒不可竭。

“暂时都先别吵了,现在我们的精力还是放在寻找瑶瑶这件事情上的好,已经过去快一天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坏消息,对方能够逃过我们几大组织的联合追捕,他的强大出乎我们的预料!”林风正色道。

风天朗月道:“香港除了新晋的神秘莫测的稻草人组织,应该没有其它组织有这么强的实力,难道不是香港本地的组织,而是来自内陆或者境外?”

李千宠道:“内地的可能性更大,这些人应该已经不在香港,他们逃离的方向应该是往北逃向内地,沿海城市的可能性比较大,甚至东海也有可能。”

“我已经通知并出动了我东海的力量,我们要尽快找到瑶瑶,因为我们不清楚劫匪的目的,他们不是为了物质利益,用瑶瑶来要挟我们的可能性最大,尽快找到她,我们才不至于显得被动!”林风继续道。

程雅诗黛眉紧蹙,她不想在这里呆了,一个接一个的紧张言语,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她起身走了出去,来到别墅楼上的观海长廊上。

厅内的紧张气氛的确让她压抑,她没法再呆下去,心里对瑶瑶的担心与时俱增,这种感觉无疑是极其难受的。

虽然她是个足够坚强的女孩,在商场上,她也经受过挫折,但她都坚强地坚持下来并度过了难关。但这一次,出事的是她最喜欢的妹妹瑶瑶,她无法想象瑶瑶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该怎么去接受。

一向并不信神的程雅诗此刻开始默默祈祷,因为除了吹着冰冷的海风,她现在没有别的方式能让自己的心安定一些。

“瑶瑶,千万不要有事!”程雅诗静立了稍许,闭着眼睛迎着海风喃喃地道。海风很凉,这个时候的她,止不住感到一阵寒意,也许是先前被心情影响,一点都没察觉到,现在时间长了才有感觉。

就在这时,她感到身子一暖,一件薄薄的柔软披毯披在了她的身上。

身子感到暖意的程雅诗,心里也止不住暖了一下,她嫣然笑了笑,然后回过头,然后,她看到的是风天朗月的笑容。

程雅诗微微惊了一下,一不小心连身上的毯子都险些掉了下来,她有些尴尬地掩饰住自己的慌乱。

“谢谢!”程雅诗避过风天朗月的目光,道了声谢道。

风天朗月道:“今天的海风有点冷,你心情又不好,注意不要着凉了。瑶瑶的事情,我们都在努力,你也不要太担心。累了的话,就早点休息吧,我让人把房间都安排好了。”

“不用了,我晚上不便打扰!”程雅诗道。

风天朗月道:“千宠来香港都是住我家的,一向都是这样,雅诗,不需要客气!”

“麻烦你了!”程雅诗漫不经心地对风天朗月道,然后走回厅内,却发现厅内只有李千宠一个人了。

“林风呢?”程雅诗诧异地问道。

“走了,这么晚了,你还准备让他在这里过夜啊?”李千宠也漫不经心地道。

程雅诗急忙追了出去,她知道林风一定是刚走,毕竟自己出去一共也没呆多长时间。

风天朗月静静地看着程雅诗急匆匆地下了楼,往别墅外的方向追去,再看到一旁的沙发上放着的那条披毯,他微微摇头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股不甘与无奈。

“表情别显得那么失败,有些女孩子本来就特别难追的,雅诗就是这种女孩。”李千宠看到风天朗月的表情,略带调侃地笑道。

“的确,只有在她面前,我才会有优越感全无的那种无奈,可偏偏,她又是这样一个吸引我的女孩子。”风天朗月直言不讳地笑道。

李千宠笑道:“看来,我今后有能够要挟你的东西了。”

“你是在变相地说你会帮我是吗?”风天朗月笑道。

“林风!”程雅诗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地追上了林风,这时候林风已经顺着河堤走了一大截了,再有几百步就能到前面的主路上坐上计程车回住地。

“这是什么意思?今晚不准备住风天家了啊?”林风对程雅诗笑道。

程雅诗道:“他家我上次住过一次,发现我一点不习惯,所以还是另外找地方吧。”

“柏宁酒店不错,我以前来香港都住那,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湾全景,世界上最美的夜景,或许能让你的心情好一点。”林风作正色状对程雅诗道。

听了林风的话,程雅诗微微有些失望,林风居然没有邀请自己去他住地住的意思。不过她知道林风喜欢和自己调侃,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态度是不是真的,或许他现在也没有调侃的心情吧。

“哦,那好吧!你送我去那里!”程雅诗对林风道。

林风笑道:“开个玩笑,你这么大身家的大小姐,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个人住酒店,我还不放心呢,瑶瑶已经让我够有心理阴影了,我可不敢让你一个人!”

“那你刚才骗我,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程雅诗黛眉微蹙道,不过止不住可见眉间掠过了一道欣喜。

林风脱下外套给程雅诗披上,伸手轻轻理了下程雅诗被吹得有些凌乱的几缕秀发,望着她的美眸道:“很久没有看到你失望和嗔怒的样子了,想再看看而已!”

“无聊!”程雅诗嗔怒地轻推了林风一下。两人打了辆车,一起回林风的住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