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沈若溪的任务/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晚上接到了沈若溪的电话,对于这个女的给自己打电话,林风已经预料到了,虽然昨天的行动林风没有通知沈若溪,但这个神通广大的女人,即便身在燕京,也足以洞察到这边的一举一动。

很明显,对于林风的行为,沈若溪很是恼火,这一点,林风夜晚驱车到指定地点见面后,沈若溪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以给个好脸色吗?今晚原本准备陪女朋友的,现在被你叫过来陪你!”林风看着沈若溪戏谑地笑道,似乎试图平息她此刻的怒火。

沈若溪一袭黑色劲装,一副女强人形象,不过丝毫掩饰不住女人的柔美和妩媚。女人有一种美叫作强势与智慧,这个在沈若溪身上体现得极为明显。

程雅诗、蓝玫瑰其实都有种女强人的风范,但沈若溪的这种气质却又有些特别。她不仅让人赞誉让人畏惧,而且让人有膜拜的冲动。

女神有很多种,有一种是让人看到,就能把人压迫得不自觉地有下跪的冲动。

也只有在林风面前,沈若溪的这种优势发挥不出来,对于这个人,她有些无可奈何手足无措,但这一次,她很明显动了真怒。

“擅自动用华夏龙之组的力量,擅自对龙魂战队采取行动,并且这一切,你都没有和我通报过一句。副队长,你怎么解释?”沈若溪黛眉紧蹙,正色对林风质问道。

林风道:“也没什么可解释的,这些我都知道,算是明知故犯吧!之所以没有通报你,是因为我肯定你不会答应对龙魂战队动手,你不会在意那个女孩的安危,但是我会很在意,所以我必须救她。”

“啪!”林风话音刚落,沈若溪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上了他的脸,香风拂过,伴随的却是一阵热辣的疼痛。

确实很痛,林风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嘴角,虽然他相信自己嘴巴的抗击打能力,但还是摸了下确定有没有肿,有没有被打得嘴角流血了。

这妮子,真下狠手了!

沈若溪怒道:“因为你个人的事情,你擅自动用华夏龙之组的资源,并且还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挑衅黑伞组织,你这样做,很可能会让我制定的计划功亏一篑,这个后果你考虑过吗?你擅自行动,没有跟我打过一声招呼,你有没有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

“后果我来承担!”林风道,这一巴掌很疼,打得他都懊恼了。被人扇一耳光的滋味原本就不好受,更何况是被女人,而且是以自己上司身份自居的女人。

“你来承担,你承担得起吗?你可以目空一切,但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承担一切吗!”沈若溪似乎彻底震怒了,她拿出了少有的暴怒语气。

林风没有见过沈若溪震怒,从她的表情上,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毕竟沈若溪是部队出身的,对自己和下属要求非常严格,纪律观念不是一般的强。所以林风的行为,明显是对组织纪律的亵渎,对她队长权威的挑战。

“怎么才能减轻我的罪责,或者,你的愤怒!直接说吧!”林风笑道。

沈若溪没好气地瞪了林风一眼,道:“如果说从现在开始把你踢出华夏龙之组呢?”

林风道:“我会一身轻松,我不在华夏龙之组,并不代表我今后不为华夏效力。无论怎么样,我都尊重队长你的决定!”

“表现得这么慨然,你是早就无心在华夏龙之组了吧?或许这种纪律性太强的组织,会让你感到不自在。”沈若溪道。

林风没有回答,其实他确实有这个意思。在这种组织中,林风的确会感到受约束得太厉害,崇尚自由的他,确实不喜欢这样的组织。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原因,他甚至都不会考虑加入。

“越是这样,你越需要在这样的组织中历练改变一下自己,所以,不要想着离开组织,我也不会让你走,我会改变你的。”沈若溪看着林风,正色道。

林风很想骂一句变态,但他终究没有骂出口,虽然这个词可以作为很多人平日里玩笑的戏谑之词,但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词,这个保守的女人肯定是不可能接受的。

“今天晚上陪我一下!在东海的夜晚,真的好无聊,还是找点事情做吧!”沈若溪对林风道。

林风愣了一下,很明显没想到沈若溪对自己提这样的要求,目光诧异地望向沈若溪时,便又看到沈若溪警告的眼神。

“端正你的思想,今晚要你做的,是我以队长的身份命令你的,你没有权利拒绝!”沈若溪道。

“陪你可以,莫谈公事就行!”林风撇嘴道。

“好,稍等我一下。”沈若溪道,接着她走回了屋内,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了一副装束,很传统正式的黑色劲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棕红色晚礼服,手上是蕾丝手套,头发很自然地披下来,从不戴首饰的她,还破例戴上了一款钻石项链,并且夹带的是名款的LV包。

“干……什么?”林风无比诧异,沈若溪的这一变化也太大了,这种商业化的着装,在林风看来是不太可能在沈若溪身上发生的。虽然有一点他必须承认,他确实有一种万分惊艳的感觉。

沈若溪道:“参加一个宴会,前几天收到的邀请,虽然这种场合我一般都是拒绝,但这一次有些特殊。”

宴会这种场合,也是林风不太喜欢的,有钱人的宴会,不过就是各种礼服、高档奢侈品、高档红酒的聚集会而已,商业性质很浓,并无乐趣可言。

林风参加过好几次了,每次无不是想尽快结束尽快退出。

他表示自己的穿着太休闲了,和沈若溪的风格有点格格不入,沈若溪告诉他家里没有男士的衣服,她会找地方尽快帮他改变形象。

到了地方林风才知道,这里是东海一个著名的别墅区,而且比较有特色,居住在这里的人,以外国人居多。大多数是国外的投资者,风险家,集团大佬,也有驻华高级官员。

宴会现场的宾客中,外国人也很多,占了所有宾客的一半,宴会刚刚举行,主人用英语读着贺词,林风听不懂,通过沈若溪的翻译才知道,这是一家国外公司入驻华夏,举行的一次庆贺仪式。

现场气氛热烈,一阵热烈的掌声后,伴着优雅的小提琴曲,众人翩翩起舞。

“你不会要我陪你跳舞吧?很难想象你还会跳舞!”林风戏谑地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不过我现在可没那个兴致。看到那个穿白色西装正在开香槟的男子了吗?他是这里的主人,名叫戴维,是国外一家集团的老板,集团的主业务是各种高性能材料的研发与生产。”

林风道那不是和你同行嘛,难怪会让你参加这个宴会。而且,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年轻人,不过他看到的这个戴维很明显是一个年龄在五十岁以上的老头。

沈若溪道:“我是集团老总,但我的真实身份却是华夏少将,华夏龙之组的队长,眼镜蛇行动的指挥者。”

林风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戴维有另外的特殊身份?”

“我怀疑他是黑伞的人,黑伞进入华夏的间谍,他进入华夏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龙魂而来。我本想派人暗自跟踪调查他,但又放弃了,与其打草惊蛇,不如放长线钓大鱼。通过他,我们或许能牵引出黑伞更多的东西。”沈若溪正色道。

林风道:“本来我真以为你让我陪你品尝高档红酒的,也天真地以为你真的不谈公事。”

“甚至还会陪你跳几支舞是吗?你觉得我会有这种兴致和时间?”沈若溪没好气地道:“感谢我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吧!”

“具体做什么?”事到如今,林风只能服从了。

沈若溪道:“戴维的办公室还有家庭密室什么的,是你的目标,仔细在那里找寻相关的资料。注意点安全,这种人的隐私场所,通常会设置机关之类的。”

“这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林风皱了皱眉,偷东西的事情,又轮到自己头上了。

“你要做的只是无条件服从,然后认真地去执行,其它的不重要。”沈若溪道。

“我可以有条件服从吗?条件是你到底要我偷什么?能不能具体点!”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林若溪道:“有价值的卷宗档案,尤其是一份中文的人物档案,如果它的确存在的话,那个对我们来说最重要。”

林风心道这样子事情就简单了:潜入那个戴维的密室中,在一堆英文档案中寻找一份中文人物档案,仅此而已。

“那是什么人的档案?能说一下名字的话,也许更方便我去找!”林风略带戏谑地道,重大行动之前,他总是让自己表现得轻松一点,眼下他把这也当成是重大行动。

“一个女人,她的中文名叫林寒烟。”沈若溪正色道。

林风皱了皱眉:这么巧,也是姓林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