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天空之吻/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果然是自己想要的那份档案,林风还是兴奋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打开档案,这个时候,他无心再去追面具女。

档案果然是中文的,正是林寒烟这个人的一些信息,不过不是非常的详细,但是基本信息中,显出了这个林寒烟的出生日期。林风看后吃了一惊:这个林寒烟,居然和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

林风皱了皱眉,目前他知道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只有那个面具女,黑伞龙魂战队的队长,这个应该不会巧合。难道,她就是这个林寒烟?她对自己的来历一无所知,她其实是找戴维拿到自己的档案?

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林风在最快的时间里就作了最迅速的判断,他认为自己的判断不会错。林寒烟,毋庸置疑就是龙魂战队队长!

宴会现场的人得知戴维在家中被人暗杀,再加上保镖冲进现场,四周立即骚乱起来,很多人纷纷开始往外逃,保镖围住了阻拦,很显然是担心“凶手”林风混在人群中逃掉。

林风苦笑了一声,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戴维这么没安全感了,遇上这帮难辨是非的傻保镖,安全感的确顿无。

林风快速混进了人群,找到了沈若溪,然后拉着她快速逃离这里。这种情况下不可避免地被戴维的保镖们发现了,一大波保镖持枪朝他们追了过去。

“怎么回事?”沈若溪黛眉一蹙对林风问道。

“我杀死了戴维,不过这是他们认为的,事实上另有其人,龙魂队长今晚出现了!”林风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这么巧?她今晚来这里做什么?你的意思是她杀死了戴维?”

林风道:“档案是她从戴维手里拿到的,得手后她就对他开了枪,我怀疑,这个龙魂队长就是林寒烟。”

“这次我就是来调查林寒烟的,我们已经查到,戴维是黑伞高层的忠实手下,他负责管理黑伞组织核心成员的资料,当然包括龙魂战队成员的信息。真没想到,今天她也会来,这样一来正像你所推测的那样,龙魂队长就是林寒烟。”沈若溪道。

林风来不及再和她具体分析,子弹已经嗖嗖地打过来的,这些疯狂的保镖,明显打算用最野蛮的方式来祭奠被杀死的主人。

“快跑!”林风拉着沈若溪便往外逃。当然,他并非搞不定这些人,而是不想让这些人继续到下面去保护他们的主人。

沈若溪穿着礼服和高跟鞋,行动自然大受约束,林风顾不上其它,索性不经过沈若溪同意,横着就将她抱了起来。

“干什么?放我下来!”沈若溪对这种像抱新娘一样的抱法似乎很排斥。

“现在我的脚比你管用。”

“可以,不过你换个姿势,背着我!”

“我不忍心你替我挡子弹。”

说话间,两人已经跑上了山顶悬崖旁,这个别墅原本就建在山顶的位置,林风是准备去停车场弄辆车方便逃走,不过这里的路线他实在不熟,不注意竟然跑进了死胡同,前面就是深渊,后面是一群不断举枪射击的保镖。

子弹再次呼啸而来,林风躲闪过,耳边便是一阵灼热的劲风。

“做好准备跳下去,我数到三。”沈若溪对抱着自己的林风道。

“有比这刚好的逃跑方式吧!”林风道,接着他看到沈若溪从自己礼服的胸部掏出来两条绑带,很快速地把自己和林风绑在了一起,他这才明白沈若溪的意思。

这都准备了?不愧是队长,这方面都做得未雨绸缪。林风发现,沈若溪拿出来的是降落伞的捆绑带,她的身上,应该藏着一个小型的降落伞包。

一颗子弹呼啸而来,沈若溪道了声小心,当即推了下林风,而和林风绑在一起的她不由得也被带动了,子弹直接打到了她的身上。

沈若溪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连林风都没发觉她受了伤。她若无其事地数到三,林风抱着她纵身跳下,两秒钟以后,她拉起了降落伞。

两人在空中急速下坠,接着就感到一股力量猛地向上拉了一下,两人的身子在空中呈现出翻滚,降落伞撑开后,再猛地恢复直立,地球吸引的力量产生的惯性,让林风和沈若溪的嘴唇无意间也吸引上了,恢复了站立的姿势,四片嘴唇却不小心贴在了一起。

没有刻意也没有故意,造成现在这样的,只能是天意。

这一瞬间,林风和沈若溪都没有想过回避,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他们不自主地保持了现在这种状态。

林风快速地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女孩子接吻,最高是在什么地方?那应该是和程雅诗在她新落成的大厦里。不过,那仅仅是一百多米,而现在是上千米的高空。

一项纪录,居然就这样被打破了!虽然这并不算是接吻,只是无意之间的嘴唇接触。但是,应该有纪念意义。

沈若溪这时候也有点懵,脑袋一片空白,如果在平日,包括林风在内的所有男人,和她有这种举动,一定会被她认为是不可饶恕的罪行。现在,换了场景、换了海拔,似乎因为上升了高度,她的某种情感也在提高。

千米高空的拥吻,这不常有,虽然这只是近似吻,而非真的吻!虽然真实的吻,她还从没有过,连这样的也是第一次。

十几秒之后,他们才分开,虽然只是嘴唇接触,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分开之后,某种尴尬还是不由得涌了起来。他们想挪开身子,或者转个身,但事实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在眼下这个时候却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我们好像安全了!”林风先尴尬地笑了笑,打破沉默大声道,然后,他有些小贱地舔了舔嘴唇。

沈若溪嗔怒地望着他道:“你为你的安全感到庆幸吧!”

林风明白她的意思,他笑了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控伞线上,调整着降落伞降落的方向。

这不是林风第一次跳伞,事实上,他已经好几年没有玩跳伞了,以为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少用,这一次,确实有点特别,似乎还有意外收获。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抬头是璀璨的繁星,脚下是瑰丽都市绚丽的灯火,都努力地在照亮着什么,高空之上,夜晚的大海清晰可见,海风轻柔,像温柔的手一样把他们捧在手里,然后把他们往某个合适的地方放。似乎海神觉得,在这个充满偶然性的夜晚,应该选择一个相对浪漫的地方,作为他们今晚的归宿。

林风觉得现在手中应该有只箫,配上优美的洞箫曲,这样才更能体会小时候憧憬的神雕侠侣里的那种浪漫。

沈若溪此刻心里也有种莫名的感觉,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江湖情结,女人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男人的江湖侧重于仗剑走天涯,而女人侧重于泛舟观桃花。

江湖,沈若溪觉得自己进入了,只是她觉得,自己大多数时候扮演的是男性的角色。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心中掩盖的最真实的情结。这种情结,会因为一个不标准、非正式的吻而打开。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林风看到夜色中沈若溪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纳闷地问道。

沈若溪道:“寻找你眼中的庆贺和得意,如果你敢有,你就惨了。”

“呃,还好我没有!”林风道。

沈若溪随即移过目光,表情恢复了严肃,这个冷艳美人的习惯,就是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固有的严肃。

林风想起了什么,当即问道:“为什么你的身上,会装有降落伞包?”林风觉得蹊跷,毕竟这东西装在礼服里很不方便,并且它根本起不到把胸部撑起来的作用。当然了,沈若溪的条件,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沈若溪道:“如果你进入戴维的房间不被发现,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如果你被戴维发现,你会遇到和刚才一样的情形,只不过事情和我想象的都不一样。作为队长,我习惯了万事都做好必要的准备。”

林风点了点头,必要的准备,自然是为了防止可能的意外。不过刚才和沈若溪无意间的亲密,让林风觉得这个世界的意外其实是防不胜防的。

“你表现得不错,之前打你的一巴掌,我有点后悔了,算你将功赎罪成功吧!”沈若溪道。

“以后不要随便打人了,队长可以有权威,但千万不要有家长作风。最起码,这招对我是不管用的,下次我可要还手了。”林风笑道。

沈若溪笑而不语,和风吹过,降落伞晃动了两下,束缚她的绳索碰到了她的手臂,她略显痛苦地皱了皱眉。

“怎么了?嗯?你受伤了!”林风注意到了沈若溪的表情,然后无意间才发现自己的身上沾了血,正是沈若溪身上流出来的。

“替你挡了一枪,既是对打了你一耳光道歉,又是对你这次行动的褒扬。记住,以后没有这种好事了!”沈若溪黛眉微蹙道。

林风快速地从身上扯下一块布,帮沈若溪简单包扎好伤口。之前他居然没有发现,林风有了种负罪感。

“无论如何都不要为我挡子弹,这个事情后果会很严重!”林风望着沈若溪,正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