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林寒烟/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关欣那事后,林风真的很害怕女孩为他再做挡子弹这种事情。林风连很平常的人情都不愿意欠别人的,更何况是这种关乎生命的人情,并且它还是来自于女人。

如果那一次关欣遭遇不幸,那一定会成为林风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在他今后的生涯中,他不可抵挡地会被激起那种痛苦回忆。好在这一切终究没有发生,不过它仍然刻骨铭心。

每个人都有让自己感到害怕的东西,对于林风来说,女人为他流出的血,就是让他感到害怕的。

“有什么严重后果?”沈若溪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没什么,反正不要让我被女人感动,我会经受不起的,我都没想到你今天会这么做。”

沈若溪道:“从今天起,克服你这个弱点吧,别这么轻易地就为女人感动。我只是你的队长,即便是出于保护你的原因,为你挡一枪也是应该的,根本没有任何个人感情在里面。你换作我的其他队员,我同样会这么做。”

林风道:“别说了,找个地方降落,我先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不喜欢去医院,子弹不在里面。找个合适的地方降落,你先帮我处理下伤口。”沈若溪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调整了下降落伞,今天晚上风很小,降落伞漂移到市区的可能性本来就不大,两个人的重量又加速了降落伞的降落,最终他们在一个靠海的沙滩密林降落了下来。

四周是高耸的棕榈树,并不显得密集,在密林里就能清晰地看到大海。密林里一个小木屋矗立在那,应该是护林人住的地方,不过棕榈树已经都长成了参天大树,看护早已没有必要,小木屋自然就废弃了。

林风把沈若溪安置在小木屋里等候,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到附近的药店买来消毒水和止血绷带等物,接着做好了术前的所有准备。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林风关好小木屋的门,把已经生锈的插销插上,对着沈若溪道,他倒没有戏谑的意思,只是担心沈若溪伤口疼痛影响脱衣服。

沈若溪伤的是上端的手臂部分,离肩膀很近,不把半边的礼服裙吊带和短袖拉下来,确实不方便处理。

“警告你,语气中不要带着这种得意!”沈若溪黛眉微蹙对林风道。

林风摊了摊手笑了笑,沈若溪坐在一个竹凳上,很自然地把受伤部位的礼服吊带和袖子拉了下来,露出如雪的香肩。此刻香肩上已经沾了一些血污。子弹并没有停留在沈若溪的身体内,而是直接侧穿过去了,所以血流得相对严重一些,把半边的礼服都映湿了。好在经过林风的仔细检查,发现并没有伤到骨骼和经脉。

“忍着点,会有点疼!”林风在帮她挤出污血之前提醒了一下沈若溪。

“这句话有点多余,你小看华夏军人是不是!”沈若溪皱眉道。

林风撇了撇嘴,道了声我错了,然后用力帮沈若溪挤了一下伤口的污血。忽然间疼了一下,沈若溪忍不住皱了皱眉,玉齿紧咬手抓住了自己礼服的裙角。

林风尽量快速地完成,然后用镊子夹着卫生棉花,蘸了消毒水很仔细地帮沈若溪把伤口清洗干净,再上药、压上止血带,用纱布仔细地给她缠起来。

“是第一次受伤吗?”林风小声地对沈若溪问道,通过说话让她转移下注意力。

“你觉得呢?”沈若溪道。

“让我猜我猜不出来,我是实践论者,你身上其它地方我没看到过,所以不确定!”林风道。

沈若溪测过脸,虽然没有和林风正视,但林风明显能够想象得到她应该是什么目光。

“你这种态度,还指望我告诉你吗,你不知道更好!”沈若溪侧过脸,没好气地道。

林风乖乖不再说话,继续帮沈若溪缠好纱布,再接着帮她把褪下的礼服套上,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好了,没想到你和我一样都不喜欢去医院,我可有段时间没处理过枪伤了。”林风打趣地道。

“枪伤去医院,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也不想暴露我的身份。”沈若溪道,接着转过了话题:“按你之前的意思,之前也有个女孩子为你挡过枪?”

林风点了点头道:“是个漂亮的女警官,和你一样,她出于保护我的目的。”

“不会一样,她一定是对你有意思,我倒是很好奇,你用什么方式报答这个女孩子的?”沈若溪美眸凝视着林风道。

“报答?实际上到现在还没有!”林风如实对沈若溪道。对于关欣,自己该怎么报答,虽然她从不奢求自己的报答,在险些走向生命最后一刻的时候,她只对自己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其实在心里,林风对关欣的那种特殊的感觉和纠结,一直都没有消除。他的亏欠感,并没有随着时间和他们关系的正常化而消除。

“一点都没有?我忽然觉得,你有些残酷,甚至是残忍!”沈若溪对林风道。

“或许吧!”林风表示承认,自己对于关欣,或许是有些残酷了。他能够理解她的真心付出,一个女孩,用生命危险去做一件事情,无疑是为了证明什么。知道却假装不知道,真的是一种残忍。

为了他,那个女孩差点失去了生命,为了他,那个女孩感染了TWD病毒,担心受怕了好些天,一度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其实,林风想过好好对这个女孩,他也曾用那一次的机会,去证明自己的心意。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一艘渔船的船舱内,一对刚刚一起经历过风浪的男女,他的嘴唇,徐徐地向着她的嘴唇贴近。如果不是船主那个没有礼貌的开门,或许他们现在已经存在高出朋友友谊的关系了,姑且不论它是否合理,但那个女孩一定是开心快乐的。

其实林风不知道,那个夜晚,无数次地在脑海中出现过,她也想象着如果一切没有被打扰的情景。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之后,接着便是无尽的失落,那一刻终究没有发生,也许一切本来就是注定的。

“你为女孩子受过伤吗?”沈若溪问道。

林风点了点头,沈若溪看着林风的手腕,继续道:“也有被女孩子伤过吧?手腕上的是咬痕,而且不太可能是男人咬的你。”

林风看了看手腕上的那个咬痕,那是蓝玫瑰留下的,而正是蓝玫瑰的撕咬救了她的命。当时她也是一个生命即将走向最后一刻的女人,她因为自己而重获新生。

“确实是个女孩子留下的,这是她临终前在我身上留下的印记,当然,最终她没有死成!”林风道。

“如此刻骨铭心,她一定成为你的女人了,就算不是女朋友,最起码是红颜知己!”沈若溪道。

林风没有回答,他用这种方式表示了默认。

“林风,我忽然觉得,你有一天会栽在女人手里。当然,你绝对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所以你栽在女人手里的原因,是因为你不是特别了解女人!”沈若溪正色对林风道。

“如果我相信你的话,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去避免?”林风也正色对沈若溪问道。

沈若溪道:“避免不了,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你会有这么一次,勇敢地去正视它吧!”

“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哪个女人会给我带来这个劫,你觉得,会是那个林寒烟?”林风道。

沈若溪皱了皱眉,严肃地对林风道:“你违背了我之前对你的告诫,私自偷看林寒烟的资料了吧?”

林风也不否认,他表示自己对这个姓林的女孩有很大好奇心,他没法让自己不去窥视她的相关资料,而他发现的结果也证实了他的疑惑没有错。

沈若溪道:“林寒烟的资料我都查过了,包括她出生的那家医院,当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也是你出生的医院,当晚你们是在一家医院出生的。她比你早几个小时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你应该叫她一声堂姐!”

“嗯?她是我叔叔林国正的女儿?”林风大感惊愕道。

沈若溪道:“当晚,林家两兄弟同时迎来了他们的孩子的降生,林国正的女儿林寒烟,还有林千叶的儿子林风。”

林风皱了皱眉,还真是自己的堂姐,自己和堂姐在同一家部队直属的医院出生,这的确能解释得过去,以前林风还被这个问题纠结呢,没想到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只不过,新的疑惑接踵而来:林寒烟的事情,叔叔林国正为什么只字未提?而且,林寒烟为什么做了龙魂战队新一代队长?

沈若溪道:“很震惊吧?还有个消息,会让你更震惊一下!”

林风的目光随即望向沈若溪,听得她道:“我们借着以前和龙魂队长林寒烟交手的机会,从她身上获得了DNA,和你的进行过比对,事实上,你们并不存在血液关系!”

林风果然震惊了一下,忙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风雨交加的混乱夜晚,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若溪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