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未曾预料的背叛/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面上波光粼粼,反射的是阳光,这本是温暖炙热的,但此刻看起来,却隐约带着一丝冰冷,就像是枪管和匕首反射出的寒光一样,冰冷刺眼。

现在的时间还早,李青河并不急于回去,每次出海,他都会在海上呆到傍晚时分,那也是鱼儿最容易上钩的时候。他出来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都会力求尽兴。一边等待鱼儿上钩,一边思索着该思索的事情,这对于李青河来说,是一种简单的境界。

程雅诗这个时候也不去打扰他,不过她也会选择在船上一直陪伴外公。她坐到内舱的沙发上,打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查看着一些资料。

虽然纷争会有,但是程雅诗觉得,它不会这么快就到来。所以她也不会意识到这里即将发生的危险。

“船上有三个人!”仇天他们的快艇靠近了,通过先进的感应仪器,他们确定目标游艇上是三个人。如果只有李青河一个人,事情会比较好办,他们会用最野蛮而有破坏力的方法,直接将目标游艇炸毁。不过现在有些为难,他们的目标是李青河,并不想伤及无辜。

更何况,从感应得到的轮廓看,有个人位于驾驶舱,是游艇驾驶者,还有一个人是女的,蓝玫瑰已经怀疑到有可能是程雅诗。

“如果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仇天对蓝玫瑰道,他的目的性很强,为了达到目的,他不怎么会考虑这艘游艇上的是谁。

“你比我还残酷,可以不要伤及无辜吗!”蓝玫瑰皱眉道。

“你变得仁慈了,真的很意外,可是今天我们是来杀人,无论如何,我们要残酷这一回。”仇天道。

“我姐姐不会原谅你这样的可怕!”蓝玫瑰道。

仇天皱了皱眉,随即道:“好吧,按照你的安排。”

一条一尺多长的金枪鱼再次上钩,李青河非常满意,将鱼钩解下,放入网兜之中。这时候电话响起,他脱下手套,接听了电话。

“爷爷,四周有鹰组织的杀手,伺机伏击,不过都在我们的包围范围之内,有一艘快艇,正在向您的船靠近。”电话里是李千宠的声音。

“叫头领!敌人出现了,我们就是上下级关系。”李青河道。

“是!头领!”李千宠得令应道。

李青河放下了电话,若无其事地走到了舱内,程雅诗迎上去搀扶住他,一起坐到沙发上。

“休息一下,咱爷孙再好好聊聊!”李青河对程雅诗道。程雅诗点头应允,给李青河倒了杯他喜欢喝的那种咖啡。

“你和林风,现在是什么进展?”李青河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一怔,随即略带娇嗔地道:“外公,我和林风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啊,也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您这问题真让人莫名其妙!”

李青河笑了笑,道:“你用这样的方式,蒙骗一个阅历深你无数倍的我,很显然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好吧,你不愿意回答,我也不强迫你回答。”

“再说我们也不可能有什么呀,林风已经和唐家订婚,唐蕊是我的妹妹。”程雅诗道。

“雅诗,你知道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中,哪种人过得最累吗?”李青河浅唱了口咖啡,然后一边给咖啡里加白糖,一边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抬眼看着外公,听得他继续道:“就是顾虑太多的人,雅诗,你在生意场上从不瞻前顾后,敢做敢闯,这点我很欣赏。可是在感情还有生活上,你确实有很多顾虑,所以你的心会比较累。”

程雅诗点了点头,关于这点,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否认。

“谢谢外公的指点,我会努力纠正,只是,我和林风……!”程雅诗话没说完,忽然一阵巨响从游艇外传来,伴着这阵响动,游艇剧烈地晃动了几下。

这是大狙强劲子弹的威力,虽然考虑到这艘游艇可能是防弹的,但仇天不相信它能够挡得住这种大狙的穿透能力。不过,他和蓝玫瑰都低估了李青河这艘游艇的防弹能力。

嗖嗖的子弹接连打在游艇上,船身持续晃动,这阵势,程雅诗不可能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大惊失色的同时,也立即意识到这一切是针对外公李青河的。

“去内舱呆着,有朋友和外公开开玩笑!”李青河轻描淡写地一笑道,拉着程雅诗去了内舱,然后就出来吩咐驾驶员掉头回岸。

仇天和蓝玫瑰是通过感应器判断船上人的方向和位置,并实施射击的,但连射几枪发现,这艘船防弹系统极其坚固,大狙的子弹都只能在船身留下个浅浅的凹坑。在这种情况下,两人的快艇疾速逼近,然后一起冲跃到了游艇上。

这两个年轻而富有经验的杀手,需要用自己的速度和身手,和李青河进行二对一的对抗,虽然他们根本不知道李青河到底具备怎样的战斗力。

不过,李青河倒并没有去与二人对抗,他很坦然地从内舱走出,来到两人所在的游艇顶台上,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就这样与两人对峙着。

“很久没有遇到刺客行刺了,年轻人,有意思!”李青河从容地点着一根雪茄,一脸轻松地道,并不因为面前两个黑洞洞的枪口而表现出任何畏惧。

“废话少说,交代一下你的临终遗言,当然,我想知道的只有一个:为什么你杀死我的父母?”蓝玫瑰枪口对着李青河,冷冷地道。

李青河道:“没有特别的原因,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得太多对于某些人来说,也是一种潜在的危险,他们就死在了这个上面。”

“玫瑰,你是我很欣赏的手下,我把你从灰暗中拯救出来,一手栽培了你,想不到你恩将仇报,不仅投奔了我的敌对势力,而且屡次挑衅组织。不过有一点你始终得明白:你是我教出来的,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李青河冷笑道。

蓝玫瑰道:“没错,你教会了我冷酷、狡诈和对人的不信任,但我发现这种禁锢是那样的脆弱不堪,就像你用卑鄙的蛊毒禁锢我一样,一样脆弱不堪。”

李青河道:“你会后悔的,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算了,我可以原谅你之前的错误,放下枪,重新回到组织,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痴心妄想,这是你最后说话的机会,几秒钟后,你就会再次死亡,这一次,是真正的死亡!”蓝玫瑰道。

“玫瑰,你忘记了对人的不信任,你会后悔的。就像蓝色的玫瑰,你去掉了扎人的毒刺,你已经没法再保护你自己!”李青河道。

“这就是你临死前最可笑的笑话吗?拿这个作临终遗言?我不会反对!”蓝玫瑰冷笑着道,她的手在颤抖着,她已经没有耐心,当下就准备扣动扳机。

“他说得没错!”忽然,一个冰冷坚硬的枪口,直接顶住了她的头部,一个同样冰冷的声音从侧身传来,声音很熟悉,但这一刻,他的声音却又是这样的陌生。

蓝玫瑰不相信地扭过头,却见仇天带着一丝冷笑看着她,黑色的枪口,指着她的头部,远比刚才对着李青河用心。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轻信别人的代价,我告诉过你,连身边最亲的人也不能相信,可是你完全已经不听从我之前对你的教诲了,所以,你为此付出了今天的代价。”李青河用一种和蔼的语气对蓝玫瑰道,和蔼中,带着一种可怕的冰冷。

蓝玫瑰美眸圆瞪,紧盯着仇天,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她承认,自己如此精明的一个女人,对眼前这个人真的没有丝毫的防备。仇天?他是仇天吗?这个信誓旦旦要爱自己姐姐一辈子的男人?这个曾经只能很被动地被自己玩弄的男人?

“这不可能!”蓝玫瑰不相信地摇着头,与其说是不相信,不如说是她无法接受这一切。

“你觉得不可能的事情,真实地发生了!”仇天冷冷地对蓝玫瑰道。

“告诉我为什么!”蓝玫瑰质问仇天道。

仇天道:“很简单,我已经投奔了玫瑰组织,我当然要为我的头领效力,所以,我要帮他杀死他的敌人,而你,选择了做他的敌人。”

蓝玫瑰冷笑着,用冰冷的目光在这个道貌岸然的人身上扫了一下,或许她早该预料到不对劲了。李青河没死的消息,对外封锁得极其严密,仇天到底是怎么打探到的?他怎么会突然找到自己,要自己与她合力去杀掉他?

自己这个精明的女人,被这个人蒙骗了,是我太轻信了你,还是你虚伪得让我找不到一点破绽。蓝玫瑰继续冷笑,她看着仇天的目光中充满了鄙夷。

“一个忠于自己主子的好下属,一个深爱未婚妻的好男人,可笑!”蓝玫瑰鄙夷地道。

仇天道:“我已经结束了在鹰组织的生涯,我为苏鹰石做的已经足够多,现在的我,只是换了一个组织而已。至于那个女人,你亲爱的姐姐,她早已经背叛了我,她已经与另一个人发生过关系,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权利值得我继续爱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