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冲动的想法/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的头发上还滴落着雨水,大雨淋湿了她的全身,更淋湿了她的心。带着一颗麻木湿漉的心,她缓慢地行驶在马路上。

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这是她每次失落心情下常见的表现方式之一,尤其是现在,外面下着大雨,浇凉了整个世界,也浇凉了程雅诗的心。此刻,整个世界迷茫一片,看不到前方的路。

宝马车优质的汽车音响,播放着一首老歌,一首让人心碎的情歌:不知不觉在我的心里,留下最深刻的你,在我的漫长的等待里,你只是短暂的停息……说好了在分手的时候不会哭泣,却还是忍不住立下泪滴,如果在心中已经彼此相许,却依然轻易就放弃,算不算可惜!

以程雅诗现在的心情,她也无法回公司去工作了,还好今天下午也不怎么忙,她打了个电话回公司给助理交代了一下。

下午四点多钟,程雅诗感觉自己的心情稍微缓解了下,这才带着疲惫的心情回到家中。看到程雅诗头发凌乱、脸色苍白、衣服湿得都能滴水,女佣都吓了一跳。

“小姐,你怎么了?”女佣关切地问道。

“没事,有点不舒服,王妈,我上楼睡觉了,晚上我不吃了,吃晚饭的时候不用叫我。”程雅诗匆匆地准备往楼上走,这时候才发现父母就坐在一楼客厅沙发区。

程雅诗有些慌乱地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努力表现出自然的样子,无论如何,这些事情,她是不想让父母知道的。

“雅诗,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程母岳春娥上前,看到程雅诗皱眉道:“怎么了,头发这么乱浑身湿哒哒的,雅诗,发生什么事了?”

岳春娥自然大感惊愕,她了解自己的女儿,在衣着方面,她是一个连最简单的细节都极其考究的女孩,绝不允许自己这番狼狈。如果这种情况出现了,那就是发生了让她感到崩溃的事情,就像上次李家发生那件事情后程雅诗的表现一样。

所以岳春娥很震惊:这次程雅诗又遇到什么情况了?

程雅诗怔了一下,她也知道自己这副模样是瞒不住了,只得无奈地笑了笑道:“爸,妈,你们等我上楼洗个澡换个衣服,然后我们聊聊吧!”

随后,程雅诗去了楼上洗澡换衣,然后再走下楼坐到沙发区,女佣将调制好的热腾腾的蜂蜜柚子茶端放到茶几上。

程雅诗疑心自己是不是感冒了,刚才洗澡的时候就感到脸色不太好,而且怕冷,现在稍微好一点了,脸色比之刚才也好看了不少。在父母面前,她还是努力保持一种淡定和乐观。

“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我出去喝了杯咖啡准备回家,从咖啡厅到停车的地方淋了一会儿雨,没事的爸妈!”程雅诗努力笑了笑,嫣然道。

“别瞒爸妈了,你心里有事我们还能看不出来?你可得好好的,千万别吓着我们。雅诗,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岳春娥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沉默了稍许,随即对父母道:“爸,妈,我有一个想法,这时候想和你们沟通一下。”

“什么想法?”程志远问道。

“我想出售唐风-诗雨!现在有好几位买家,他们出的价钱都非常高,远远高过我的期望了,甚至有人给出了上千亿的价码。我觉得,这是一系列很好的机会。”程雅诗正色道。

听了程雅诗的话,岳春娥立即道:“嗯,雅诗,这个想法不错,这一来一去,你相当于空手套白狼,除去所有成本,这一笔生意就能让你净赚将近七百亿,而且出售了唐风-诗雨后,你将不必承担任何风险。有七百亿资产,以后你就安心地随便做点什么吧,年纪轻轻的,好好享受下人生也好!”

在岳春娥看来,这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程雅诗所做的,也是个极其聪明且理智的决定。其实岳春娥一直都是这种思想,她和程志远只有程雅诗这么一个女儿,她其实挺不愿意女儿日理万机这种操劳的,在不愁吃穿生活富足的家庭里,女人拥不拥有事业在她看来其实并不重要。

她为程雅诗设想的理想状况就是手中有一大笔资产,然后她能够找个志同道合的爱人,一起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轻松工作,尽情享受生活,这应该才是属于程雅诗的人生。而现在,这个机会直接就到来了,哪里还需要犹豫。

听到母亲表了态,程雅诗淡淡地笑了笑,她似乎也能预料到,母亲会是这种态度。她转而对程志远问道:“爸,你怎么看呢?”

程志远沉默了稍许,正色对程雅诗道:“雅诗,苏鹰石联合外商开发玫瑰之城这个消息,我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是可靠的。我知道,你是在为这个事情揪心。”

“嗯,确实有这个事情!”程雅诗道。

“这个苏鹰石太过分了,好歹他也算是李家女婿,受过李家多少恩惠,现在又恩将仇报,他这次明显是故意针对雅诗。”岳春娥忿忿不平地道,然后安慰程雅诗道:“雅诗,你不要为这个事情揪心,改天我非亲自找他一趟不可,一个被特赦的囚犯而已,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再掀起多大浪来!”

程雅诗道:“妈,你别瞎说了,他的投资行为也是合法的,正常的商业竞争而已,他又没有错。”

“他这是心坏了,故意针对你针对李家的。雅诗,苏鹰石这个人没安好心,以后他的项目启动了,还会恶意针对你。趁着他还没启动,你尽早把项目转手了,免得和他争沾了晦气。”岳春娥道。

程雅诗笑而不语。

“雅诗,这应该不是你的真实想法,虽然这个决定在你妈还有很多人看来都是极其明智的。但是你作出这个决定,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其中,想必一定发生了什么。”程志远望着程雅诗的表情,轻声地道。

他其实直接看出了端倪,因为他了解女儿的脾气,唐风-诗雨项目,程雅诗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她倾心所要打造的项目,为了它,她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唐风-诗雨对于程雅诗来说,绝对不是金钱和成功的意义,她对它已经倾注了极深的感情。现在项目刚刚才启动,她不可能就这样把项目转给了别人。

苏鹰石的蛮横挑战,这一定不是让程雅诗产生退却的主要原因,如果程雅诗真的有这样的想法,一定有另外的原因。

当然,真正的原因,只有程雅诗自己知道。唐风-诗雨,是我的理想,是你与我携手缔造的杰作,是我们的孩子。因为有与你的爱,我才能维持它。爱已经被强行泯灭,理想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心已经破碎,我拿什么再去完成我的理想?

既然选择了结束,那就结束得更彻底一些吧!可是,程雅诗一瞬间又觉得,她欺骗不了自己,这也许只是自己一时任性冒出来的想法,想真正去实施,这对她来说不太现实。

程雅诗望着父亲点了点头,然后撒了一个谎,这个谎,恰好可以圆一下之前自己对父母说的托词。

“爸,妈,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就是之前我对你说的在国外的,在唐风-诗雨上给了我很大帮助的那个人,现在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以后也不会再见面。”程雅诗道。

程志远和岳春娥面面相觑,这事情对他们来说有点无厘头:程雅诗所说的这位神秘男友,他们直接都没有见到过一次,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蒸发了,连见他一次的机会都没有了。作为程雅诗的父母,他们的确感到事情不可理解,一时也很难接受。

“雅诗,在这件事情上,你有必要对爸妈作个合理的解释,你一直瞒着爸妈,现在又莫名其妙地分手了,我们有些难以接受。”岳春娥道。

程雅诗道:“妈!我们很好,只是性格不太合,再加上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我们相聚的机会少,感情基础比较薄弱。放心吧,我们是和平分手,是我提出来的,和他没有关系,他也很冷静并坦然地接受了。通过这件事情,我算是和过去告个别吧,重新开始我的生活。”

说这些的时候,程雅诗不去看父母的眼睛,她知道自己眼神的游移不定,一定会让父母产生怀疑。

岳春娥一向比较关心程雅诗这个问题,她还想多问几句,被程志远示意制止住。程志远对程雅诗道:“你的个人事情,你自己处理好就可以,我们不会干涉也干涉不了,不过希望不要因为这些挫折,影响到你的事业。唐风-诗雨的事情,你再考虑考虑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一样支持你。”

“谢谢爸!”程雅诗对父亲感激地笑了笑,嫣然道。这一刻,她的心里无法平静,出售唐风-诗雨,她承认她还是无法真正做到的。

就算不能在一起,我也要拥有与你的记忆。唐风-诗雨,它是我无法割舍的怀念与寄托,我真的没办法舍弃与忘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