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用一辈子来报答/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怔了一下,一瞬间,她的眼神中掠过了一丝慌乱。即便她知道,在现在这样的场合,她需要控制,但林风忽然之间的话语,瞬间钻入了她的心扉,很霸道的,就像那次的宴会,他很霸道很自作主张地强吻了自己一样。虽然他有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是为了自己不愿意接受的那个婚约。

那一次,林风是作为冒牌男友被程雅诗带入家中,而他发挥的作用,也就是那一个霸道的强吻。可是程雅诗有理由相信,正是从那一次起,她的心被这个人融化,被这个人慢慢地吞噬占据。

而这一切都是无可抵挡的,程雅诗虽然在各方面都时尚开放,但在这方面,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想让她爱上一个人很难,但是一旦选择了,让她放弃更难。所以她的每一次放弃,才会这么的痛苦踌躇,这真心不是她想做的决定。

“我也还记得,不过现在,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忘记吧。”程雅诗抬起美眸望着林风,玉齿轻启正色道。

“我忘不了,你也一样!”林风道。

“我会忘记的!”程雅诗略显倔强地道。

林风道:“这样的话,你以前也说过,可是后来证明了你的口是心非。你可以欺骗我,但是你欺骗不了你自己。”

程雅诗道:“这次不一样,我说过了,请你为我想一想。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今天我们来人家做客,不谈这些事情可以吗?以后也不要说这些了,好吗?”

“不好!”林风略显无赖地道。

“你什么意思?”程雅诗黛眉微蹙道,她的脸上写着愠怒,似乎有些生气了。

“就是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要改变。”林风轻轻地走上前,闭上眼睛感受了下程雅诗身上的芳香,正色道:“我喜欢你身上的香味,喜欢你的肌肤,喜欢你的身材,喜欢你的脾气,喜欢你的一切!你没有理由让我放弃你。”

程雅诗道:“你喜欢的一切,我不都已经给你了吗?虽然我拒绝过你,但我不是也答应过你几次了吗?”

“如果我说不够呢?”林风坏笑着道。

程雅诗皱眉道:“林风,我越来越不理解你了,今天在这样的场合,你不要这么不可理喻好不好。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

林风停止了戏谑,表情恢复了正色,淡淡地道:“我只是无法理解你变得如此残忍,你想做怎样的决定我没有权利干涉你。可是无论如何,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如果一个简单的误会,就能让我们之间出现这么大的隔阂,我只能说,我们之间的感情太不坚定了。好吧,现在我已经认识到了,我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做了。”

听了林风的话,程雅诗怔了一下,急忙问道。一瞬间,她居然止不住感到些许欣喜,只是她强行压制在心里,丝毫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

自己为什么这么武断任性呢?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呢?其实程雅诗一直懊悔不已:自己是知名的商界女强人,为什么在这方面,像个小女孩那样短视,那样任性那样立场不坚定。

“以后再说吧,不过这应该改变不了什么。林风,我们都理智一点吧,也许会有短暂的痛苦,但我相信我们以后都是快乐的。”程雅诗轻叹了一口气,正色对林风道。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所谓的报答,是因为什么?”林风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略一思索,随即道:“曾经的你,给了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需要用某些方式来报答你。”

“你给了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要用一辈子来报答你!我记得,这才是你那句话的原句!”林风道。

“你不觉得你有点痴心妄想吗?”程雅诗很感动,她咬了咬嘴唇,随后努力作冷笑状对林风道。

林风没有说什么,他直接牵住了程雅诗的手,在他耳边轻声道:“我和你以后的快乐,应该是这样的形式:我牵着你的手,一起看这个世界的繁华与寂寞!”

说着,林风便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走进了人群之中。留下程雅诗一个人呆立在那里,痴痴地望着前方。前方的一幕渐渐模糊,此刻,她的内心无比复杂。

随后,苏鹰石以主人的身份发布贺词,欢迎宾客们的到来,并和众宾客一一接触,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女儿苏雨心,在这些前辈面前,苏雨心表现得很知性端庄,也很大方得体,俨然已经初步具备在场面上行走的素质。

苏雨心也见到了她熟悉的朋友程雅诗、蓝玫瑰等人,当然也有林风。只不过她今天亲自招呼客人太忙碌了,都没时间去和他们聊天。她心里清楚,老爸苏鹰石通过这次活动,也准备让她接触下这些顶级企业家,把她从幕后推向台前,扩展下她的视野。她迟早要走出这一步的,她要慢慢地成为苏氏集团的代表人物。

这是苏雨心第一次应对这种场面,所以不可避免地表现出了青涩与胆怯,她努力地适应着,表现得倒也还算可以,至少苏鹰石和秦慕雨都是比较满意的。

“女儿还这么小,你就让她应付这种场面,也太为难她了!”秦慕雨对苏鹰石轻声埋怨道,看到苏雨心今晚努力的样子,她不由得怜爱不已。

苏鹰石道:“女儿遗传了我的作派,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能够应付更多的场面了,甚至独挡一面也未必不可能。”

“让女儿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行了,我可不想看到她学会商场上那套勾心斗角。”秦慕雨道。

“放心吧,在性格方面,女儿遗传的是你的基因。这世界上也找不到像她这样好脾气的大小姐了,比唐建豪那丫头,不知道好多少倍吧。”苏鹰石道。

秦慕雨笑了笑,随后道:“我之前都没有问过你,今晚这次没有邀请唐家,是你刻意安排的吧?”

“很简单,唐家还不配参加我苏家的家宴,更何况,我们和唐家已经划清界限,我已经当他不存在了。”苏鹰石道。

两人望着人群说着话,此刻会场的人有的在跳着交际舞,有的在品酒论道,而大多数人则在苏雨心的带领下,参观着玫瑰之城那个绚丽的沙盘,苏雨心熟练并饶有兴致地给他们解说着。

谁也没有注意到,院子角落里一个棕榈树下,立着一个孤寂的身影,他没有在人群里,而是孤单地立在那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他的目光一直注意着苏鹰石这边的方向,更确切地说,目光一直凝聚在秦慕雨身上。

今天参加宴会的人,有不少人也曾参加过程雅诗唐风-诗雨的发布会,对于这个美女企业家,所有的人都印象深刻。不仅因为她是绝色美女企业家,也因为她所经营的项目,是华夏之最。那个时候的程雅诗,绝对是整个华夏同行关注的焦点。

短短几个月过去,一个更加庞大绚丽的项目诞生了,它的缔造者,将是另一位美女企业家,她同样风华绝代,只是目前还相对低调。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个看上去更年轻的女孩,将在她强大的父亲的支持下,缔造出一个更大的华夏传奇。这个女孩叫苏雨心,他们确信,不需要太久,这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

这样的场面,程雅诗和苏雨心都会感到有些尴尬。不过苏雨心做得很得体,她一直只阐述这个项目的本身,对于其它规模、影响之类的从不提及。程雅诗在现场也很少与人接触,除了因为项目冲突的尴尬外,刚才的事情带给她的心情影响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你先在这儿吧,我回房间补下妆!”秦慕雨对苏鹰石交代了一下,然后转身进了别墅,回到位于三楼的主卧室。

之前那个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身影,此刻已经消失了,没有人会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秦慕雨坐到化妆台前,静静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其实对于今天的这种场面,她已经不太喜欢了,现在的她,不过是短暂休息一下。

镜子中的自己,仍然的那样的年轻漂亮,她已经三十八岁了,可是她不觉得她和二十岁时的自己究竟有什么区别,女人这个年纪该有的鱼尾纹都没有,皮肤一如既往地吹弹可破,就连笑容也像少女一般清纯可人。

这一切,应该觉得庆幸吗?秦慕雨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默默地在心里道。

就在这时,卧室的窗户忽然打开了,一个黑影急速窜了进来,直逼秦慕雨而来。秦慕雨大惊,当即就准备叫保镖,不过已经晚了,那个人已经快速地闪到了她身旁,勒住她捂住了她的嘴巴。秦慕雨拼命想挣扎,可是无济于事,在这个人面前,她无力作任何反抗。

挣扎之间,她看到了对方的脸,顿时有种眩晕感,她看到的不是脸,而是一个银色的面具,只有两只眼洞中,透出一股让她捉摸不透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