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为伊痴狂/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一瞬间,秦慕雨就这样被一个神秘诡异的男子潜入她和丈夫的豪华卧室中,被他很夸张地像搂抱一样地环住身子,他粗糙充满褶皱的手直接就捂在她娇俏的口鼻上,感觉着美人此刻急促的呼吸。

秦慕雨花容失色,惊恐地看着对方的脸,想叫又叫不出声,想挣扎又挣脱不开。她很害怕自己受到伤害,这不止是因为她自己,更因为她是苏鹰石的妻子,她为丈夫的形象和声誉考虑得更多。

她知道苏鹰石在江湖上不可避免地树敌很多,所以今天晚上出现这种情形,她自然会想到这会不会是某些人的恶意报复,故意在今晚苏家的宴会上制造事端。所以,秦慕雨此刻的恐慌不可避免。

“别害怕,慕雨,是我!”那人制止住了秦慕雨的挣扎对她道,随即慢慢将束缚她的手松开。

秦慕雨怔了一下,她停止了挣扎,从对方的语气和表现,她感觉到对方似乎并没有恶意,只是这个沙哑的声音,并不能让她产生什么熟悉感。

她惊魂未定地挣开对方,后退了几步打量了下他,此人一身黑色皮衣,长发及肩,脸上扣着银色的面罩。身型和扮相上,也不能让秦慕雨有什么熟悉的记忆。不过对方那样称呼自己,倒不排除他与自己曾经熟识。

“你到底是什么人?”秦慕雨双臂下意识地护在胸前,警惕地问道。因为挣扎,她的礼服微微显得有些凌乱,此刻她的美眸中仍然透露着惊惶。

那面具男木然地立在那里看着秦慕雨,几乎看得呆了。她明眸如水,皓齿若贝,高档晚礼服包裹之下,曲线动人,高贵与妖娆集于一体。她容貌倾城,性感至极,香气袭人,也许连身上最隐秘的部位也喷了高档香水,她浑身的每个部位,都透着让男人无法抵挡的魅惑。

此刻面具男的眼神中,忽然流露出一种自卑和失落,他有些无力地垂下了双臂,继而低下了头。

“我是楚凡!”对方沙哑的声音中,透出一种沧桑和悲怆。

“楚凡?”秦慕雨大吃一惊,一瞬间,她还是快速地在脑海中勾勒出了这个人的形象,的确,这就是个她原本熟悉的人。

“这……?”秦慕雨美眸中,瞬间绽放出一种异样的神色。

唐建豪、刘光祖、林国正、刘光义、秦慕雨……这些人,当年是同样的人,楚凡也是其中之一,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第一个死去,第一个解脱。

这是秦慕雨对他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另外的印象便是,楚凡应该是那队人中最英俊的小伙子,修长的头发配上忧郁的眼神,还有那股飘逸的书卷气息,很难有女孩抵挡得住。楚凡是当初迷恋秦慕雨的人之一,并且不顾组织禁令,第一个大胆地追求秦慕雨,这一度让他与在内心中倾慕秦慕雨的唐建豪和林国正都颇为不满,他们之间还不可避免地爆发过一系列冲突。

楚凡是在一场意外的大火中死去的,当时队伍中的人还都为他感到惋惜,感慨一个年轻有为的生命就这样凋零。

秦慕雨在对话间,逐渐完全确定了对方就是楚凡,这时候她的心绪才慢慢放松下来。

“我以为你死了!”秦慕雨轻声对楚凡道,面对多年未见并且印象中已经死去的故人,秦慕雨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多年的风风雨雨已经过去,再遇到这种事情,她也不可能像个小女孩一样,表现出极大的开心与兴奋。无论是喜悦还是惆怅,都是要埋藏在心里的。

“我也以为你死了,所以我觉得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你死的那十年,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痛苦,我一度把自己也当成是一具尸体了,一具行尸走肉。所以对外面,我也是宣称自己已经死了,其实我没有死,只是我的心已经死了。”楚凡道。

楚凡告诉秦慕雨一切:当年的那场大火并没有让他致死,但却彻底毁了他的容貌,他浑身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方烧伤,连最先进的植皮手术也没法帮助到他。

容貌毁了、嗓子毁了、前程也几近毁了,他原本想离开李青河集团,但后来只能取消了这个想法,试问天下之大,他这副尊容和形象又能去哪里。

他选择了隐蔽起来,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关注兴趣,除了秦慕雨。往后的几年,他一直默默关注着她,知道了她最终嫁给了苏鹰石,而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有了幸福的家庭。一年又一年,直到后来,他听说了苏家的变故,听说了秦慕雨死于非命,那时候的他悲痛欲绝。

不久后,他接到了组织的命令,由他担任教官,对一帮从各地选拔来的孩子,进行组织内部最严格的培训,这帮孩子中,包括其中一个叫“林风”的孩子,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年纪其实很小,却无比的深沉。这个孩子是楚凡带来的,从楚凡死里逃生时候起,他跟着他已经好几年了。

随后的几年,楚凡便在那个隐蔽偏僻的地方担任这帮孩子的总教官,他并不知道这些孩子的来源,但他在其中一个孩子无辜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熟悉而难忘的东西,并且这个小女孩漂亮的脸蛋,更让他确信不已。后来他查证得知,这个女孩,正是秦慕雨与苏鹰石的女儿。

楚凡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痛恨苏鹰石最终拥有了他最爱的女人,但他又非常爱秦慕雨,矛盾之下,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特别照顾苏雨心。所以苏雨心在那里获得了一些其他孩子很难拥有的特权,比如她可以有朋友,可以和林寒烟在一起学习、生活。

后来苏雨心离开了那里,被直接送到正常的学校里读书,其后几年她不间断地会接到楚凡的接济资助,直至她以优异的成绩上了大学。

“慕雨,我之前才得到你没有死的消息,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能让我这具行尸走肉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楚凡道。

“你今天来这里是……?”秦慕雨对楚凡问道。

“今天我就是冒险来看看你,请原谅我的方式吧,我承认,看到你仍然和当年一样美丽动人,和我朝思暮想的你如出一辙,我实在太激动了。”楚凡语气微微有些颤抖地道。

“楚凡,现在还说这些话干什么?你完全可以作为宾客参加我家的宴会,看到你仍然活着,我也很开心。”秦慕雨努力笑道,对于自己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多年,却仍然要面对这种境况,秦慕雨自己都感觉到有点无奈。

和一个曾经追求过自己的男人,一起在自己的卧室里,然后听着他说着如此暧昧的话,秦慕雨无法表现得很自然。

楚凡看了看秦慕雨,轻叹了一声道:“可惜最珍贵的东西,我已经错过了,今非昔比,和昔日相比,今天的我对你来说,已经是可有可无的人,更何况我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与你在一起了。男人那种心在滴血的感觉,或许你是体会不到的。慕雨,今天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些年,我一直很想念你!”

“都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别再提了,那些痛苦记忆,都忘掉吧!人总不能一直生活在过去,过去无论是美好还是痛苦,终究都只是过去。楚凡,忘掉一切吧!你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你应该有你的打算,需要帮助吗?我可以尽我的力量去帮助你。”秦慕雨道。

楚凡淡淡地笑了笑,笑声中充斥着淡淡的沧桑与无奈。他当然能体会到,秦慕雨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圈,一些人在圈内,围在她的身旁,那是对于她来说无比重要的人,大多数人则被排斥在圈外,因为那是对她无关紧要的人,她准备忘记的人。

“跟我一起下去,我为你介绍我的丈夫吧,你们应该还不是很熟悉。”秦慕雨很自然地走上前,正色对楚凡道。

楚凡摇了摇头笑道:“你的嚣张跋扈的丈夫,是不会允许你的身边有我这样一个人的。再说,我本就不愿见到他。那个对你一往情深的唐建豪,还有那个为你终身不娶的林国正,不知道他们曾经打动过你没有。我也至今未娶,而且,我被毁掉了容貌,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唉!你这又是何苦呢!”秦慕雨也摇头轻叹道。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是女佣的声音:“夫人,苏先生让您快一点儿,场面上现在缺不了您。”

“我知道了!告诉他我马上到!”秦慕雨对门外喊道。一转身,屋子里原来的那个身影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今夜的林风心情明显大受影响,按理说在苏家举家欢庆的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表现出有不愉快的迹象,不过,他的不愉快与苏家无关。

独自在一个安静的角落,品尝着高档红酒,他特意挑选了一款比较烈的北欧系列,今晚他的确需要这些东西。

一个黑色身影从苏家别墅三楼主人卧室跃下,这一幕刚好没逃得过林风的双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