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请给我一些时间/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位置的隐蔽,以及对方身手的迅速,他已经逃过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连训练有素的苏家保镖都毫无察觉。

苏鹰石此刻的注意力都在宴会现场,他在享受着他让人瞩目的成功,享受着女儿场面上游刃有余的喜悦,他浑然不知道刚才那短暂的十几分钟,妻子在房间发生了什么。

林风放下杯盏便追了过去,不过因为隔着一段距离,那人已经顺利逃到了海边,跨过栏杆便跃上了一艘快艇,直接疾驰而去了。

不一会儿,秦慕雨整理好了装束走下了楼,她努力表现得若无其事,今天的这些事情,她暂时没打算让苏鹰石知道。毕竟以苏鹰石的性格,一个男人闯入他的卧室、轻薄他妻子的行为,他是不可能容忍的。

一切继续很自然地进行,除了林风和当事人秦慕雨之外,谁也不会知道今天的晚宴上,还有这么一段插曲。

程雅诗今晚也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她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的,都是林风之前对她说的那些话。她有欣喜、有难过、有惆怅与无奈,这个运筹帷幄的商界女强人,始终为自己的感情之事纠结。

几杯熟悉的POMEROL进了肚子,她的脸上有了一抹红晕,心中也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一晚,似乎正是在这款美酒的作用下,让她作出了那个大胆的决定,她把自己最珍贵的身体,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林风。

当然,酒精的作用只是辅助的,真正的原因毋庸置疑,那便是从那时候起,她对林风便有了那种浓浓的爱意。其实一直到现在,这种爱意都从没有消逝过,并且在几次的患难与共之中,变得更加的强烈了。

这是她最真实的内心,无论她怎么欺骗林风,怎么欺骗自己,这种爱都是存在的,是无法被抹去的。

轻轻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程雅诗摇了摇头,准备继续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一只精致妖艳的玉手伸了过来,阻止住了程雅诗的动作,程雅诗抬起美眸,便看到那张熟悉美艳的脸庞。

“从刚开始我就注意你了,你已经喝了好几杯了,这种酒挺容易醉人的,这可不像是平日的你。”蓝玫瑰道。

程雅诗当下放弃了继续喝下去的念头,她现在的心情,其实挺不愿意被别人看到的。今晚她其实表现得很自然,只是在不经意之间就喝得有点多了。

“感情上的挫折,相对于商场上的挫折更能打倒一个人,我说得没错吧,所以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蓝玫瑰在程雅诗身旁坐下,很自然地对她道。

程雅诗看了一眼蓝玫瑰,没有说话,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同样这个女人也不喜欢她,并且一直对她存在敌意,所以她可不确定蓝玫瑰是安慰还是挑衅。

“你有点误会吧?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程雅诗道。

蓝玫瑰道:“其实我不想和你多说,只不过,你是我很重要的一个对手,无论是在商业上还是感情上,我不想看到你就这样消沉下去。这样子,我怎么去获得以后彻底战胜你的快感?”

“彻底战胜我?我有想过要与你为敌吗?你知道,我是个不喜欢树敌的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吧?”程雅诗正色道。

蓝玫瑰道:“如果没有林风的帮助,你会战胜我吗?如果当初林风选择了帮助我来对付你,你会获得唐风-诗雨的胜利吗?你不但不会,你还会就此一蹶不振,你还会像我现在这样豁达,像我现在这样仍然很大胆很执着地爱着林风吗?”

“你不会!就算你在商业上是个成功人士,但你却不是个成功的女人,因为你不具备一个成功女人一个最基本的素质。”

程雅诗怔了一下,这一刻她居然有了种无言以对的感觉,因为这一刻她头脑很清醒,清醒地意识到,蓝玫瑰所说的也许是对的。

蓝玫瑰没有多说,朱唇轻启品了一口自己的杯中酒,望着程雅诗道:“原来我之前高估你了,你竟如此的不堪一击。”

程雅诗低下头略一思索,随后给自己倒了点酒,举杯对蓝玫瑰道:“一起喝一杯吧,为了你所的那些话。”

蓝玫瑰倒没反对,她和程雅诗碰了一杯,再喝了一口。

“不知道你所说的一个成功女人最基本素质,和我认为的是不是一样的?”程雅诗道。

蓝玫瑰道:“肯定不一样,因为我认为的成功的女人,应该是一个潇洒自如的女人,所以她的最基本素质就是:敢爱敢恨!很明显,你不是,所以在我眼里你很失败!”

蓝玫瑰说完起身头也不回地便走了,留下程雅诗一人默默地静坐在那里。

晚宴结束,苏家人陆续送走客人,然后把林风和程雅诗留了下来,和其他宾客性质不同的是,林风和程雅诗是被苏家人当作亲戚看待的。

秦慕雨让佣人准备了水果夜宵,几人在客厅休闲区一起品尝。秦慕雨上楼准备脱掉礼服,换上轻便的衣服,林风借口去洗手间也上了楼,直接跟在秦慕雨身后随她进了房间。

“干什么?林风,这么晚和秦姨开这种玩笑!”秦慕雨转身忽然看到林风跟着自己进了卧室,当即吓了一跳。

林风没有特别的表示,只是装作坏笑的样子,秦慕雨一边摘下头发和胸口戴的珠宝饰物,一边对林风道:“什么事这么着急找我?还不能当着其他人面说吗?”

林风笑道:“确实有一点,因为让苏伯父和雨心知道秦姨你在房间里会见另外一个男人,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秦慕雨一怔,慌乱之下手中摘下的饰物都掉到了地上,林风将那个钻石项链捡起,放到梳妆台上道:“不好意思秦姨,很抱歉吓到你了。”

“臭小子,你都看到了,所以用这种方式质问我是吧!”秦慕雨没好气地推了一下林风道。

林风道:“只是有点好奇,你简单解释一下,似乎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好,但你答应我,不要告诉雨心她爸爸。”秦慕雨正色对林风道。

“你这么强调了一下,我好奇心更加重了!”林风笑道,秦慕雨瞪了他一眼,然后告诉了他事情的原委。

“一个浑身烧伤,戴着面具、声音沙哑的男人?”林风诧异地道,通过秦慕雨的描述,他直接就把他和几天前见到的那位教官联系了起来,并且很肯定就是这个人。

秦慕雨道:“当年魔窟里的人之一,在一场大火中被烧伤,我们都以为他死去了,没想到他还活着。”

“秦姨,你还有那个吗?”林风问道。

“还有什么?”

“唐伯父,苏伯父、我叔叔、再加上这个楚凡,秦姨,你不愧是当年东海第一美人,如此多英雄豪杰,就这样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林风笑道。

“贫嘴!不过秦姨承认,当年我的追求者确实很多,可是我很专一,始终都只和雨心的爸爸相敬如宾。倒是你小子,对我家雨心可得专一一点。”秦慕雨道。

林风无言以对,秦慕雨巧舌如簧,这下倒反客为主占了立场了。

几人并没有多聊,吃完夜宵后,林风和程雅诗都要告别苏家了,自然是由林风送程雅诗回家。

两个人同处一车的局面有些尴尬,造成林风和程雅诗现在这个局面的,正是因为上一次同处一车,发生了一些不够圆满的事情。

在这一瞬间,林风涌起了一股冲动,他觉得应该为那一晚的事情,对程雅诗有个解释,总是把误会装在心中,永远不能驱散心中的阴霾。

扭过头准备说话,却发现程雅诗闭着眼睛斜靠在座位上,俏脸上微微带着醉意,在轻缓的音乐之下,似乎昏昏欲睡。

无论她是真的在入睡,还是以这种方式逃避什么,林风都不愿意打扰她。他小心地将车上的音乐关小一点,然后继续专心开着车。

不一会儿,便到了程家别墅,程雅诗很准时地醒了,车就停在程家别墅门外。

两人就这样在车内静坐了一会儿,都没有说话,车载音乐也关掉了,车里极其安静,安静到几乎都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

“我到家了,车你开回去吧,这么晚也不好打车,小心点开车。”程雅诗先打破了沉寂道,说着,她伸出手准备打开车门下车。

林风伸出手,轻轻地抓住她的玉手,没有说话,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就这样用掌心为她传递着温度。

两人再次静默了一会儿,程雅诗才轻声道了声:“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说完便挣脱了林风的手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别墅院子的大门。

林风静坐了一会儿,然后启车离开,程雅诗静立在院子的铁栅栏门后,看着林风离开的方向。美眸闪动之下,热流旋即涌动。

今夜的沉默与抗拒,不是真的拒绝。你给了我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愿意用一辈子来回报你!林风,请给我一些时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