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再被用我就不要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今晚的反常,林风感觉得很清晰,他更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一直以来,他都没法给唐蕊一个承诺,对她承诺她是他的唯一,是他唯一爱的女孩。

而对于唐蕊来说,林风就是她的唯一,是她唯一爱的男子,她会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这个人。尽管她从没有在嘴上表露出一点,但唐蕊简单的内心,很容易被人看透,她清澈的眼睛,也会很轻易地表露。

这个从不喜欢与别人分享的娇惯大小姐,已经做出了非常伟大的事情,从她接受苏雨心的那一刻起。

为什么我能够做这样的傻事,做我不可能做到的事?原因你自己懂,你必须懂!

唐蕊静静地趴在林风后背上,心中思绪万千,她的下巴搭在林风肩膀上,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带着心跳的呼吸。

林风能感觉到唐蕊吐出的淡淡酒气,感觉到她有些发烫的小脸不经意地贴到了自己的耳边。唐蕊张开嘴巴,咬了一下林风的耳朵,她用了下力,把林风都咬疼了。

“干什么?”林风被咬得止不住咧了下嘴,扭头道。

“没什么,想不到什么惩罚你的方式,所以临时发挥一下。啊……嗛!”唐蕊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一定是瑶瑶在背后说我了,她肯定在嘀咕我们现在进展怎么样了?有没有开始进入状态,无聊坏透的她,肯定还会猜你是一夜几次郎。”唐蕊坏笑道,说着止不住又打了个喷嚏。

林风心道这个确实需要实践才能得出,只可惜这个美丽充满期待的夜晚,他还不能武断地将自己的期待变成现实。

“冷不冷?我们回去休息吧?”林风扭头轻声对唐蕊问道。

“讨厌,不许你表现得这么猴急,我又反悔了,不想……。我说过了,无条件献身,本小姐太亏了。”唐蕊拧了一下林风的胳膊道。

林风关切地笑道:“有点感冒了吧,不能再吹这么凉的海风了。”

“有一点吧,下午的时候就有点了,现在又喝了酒,整个头都晕乎乎的,呜呜!”唐蕊作委屈状抱怨道,说完止不住轻咳了两声。

林风准备带唐蕊回家,唐蕊不愿回,坚持要到甜心号上,林风便带着她去了那艘她心爱的游艇上。

游艇上设施是完善的,林风直接把唐蕊抱到内舱,放到床铺上睡好,然后给她倒了杯水喝下。唐蕊的脸有点烫烫的,还有点鼻塞咳嗽,感冒症状还是明显的,也许之前并不严重,吹了这么久冰冷的海风后就加重了。

看着唐蕊红扑扑发烫的小脸,林风有些心疼,很小心地给她盖好毯子,唐蕊一时似乎也并不想入睡,忽闪着眼睛静静地看着林风。这一刻略显病容,刁蛮和任性却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惹人无比怜爱的乖巧。

“回去吃点药吧,会好得更快。”林风坐在唐蕊身旁,将搭在脸上的几根头发拨到耳后,柔声对她道。

“不,你不要离开这里,虽然你很讨厌,但我还是喜欢你在身边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你别乱猜!”唐蕊美眸忽闪道。

林风抓住唐蕊的小手,在这艘承载着他传递给唐蕊浪漫温情的游艇上,和唐蕊相伴在一起,温馨和恬静即弥散在四周,将他们包围。很多幸福快乐,原本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有些话我都不想对你说,现在我喝醉了,而且又感冒头痛,你当醉话听好了。”唐蕊看着林风,喃喃地道。

林风道:“身体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明天别去公司了,我帮你请假。”

唐蕊努着嘴佯生气道:“非要我命令你听我说吗?”

“呃,好吧!”林风撇嘴笑了笑。

唐蕊道:“我知道我对苏雨心那样很过分,但是我是因为苏家对雅诗姐那件事情,并不针对苏雨心本人。她为我挡了一枪,救过我的命,我一辈子都记得,而且我已经接受她了,所以我不是无理取闹。”

“虽然我知道我们家曾经对不起苏家,可是我们家也受到他们的报复了,而且他们还未必就彻底放过我们家。现在苏家故意对雅诗姐动手,我控制不住我的不满,但这些都是针对苏家的做法,我不想针对苏雨心,也不会针对她!”

林风安慰她道:“事情不会有你想象得那么严重,苏家也没有蓄意针对雅诗,商场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没法真正说得清。以后不要再这样子了,容易伤害别人,也容易伤害自己。”

“嗯,我尽量克制吧,虽然我不保证我能克制得了。我不讨厌苏雨心,但我不喜欢她的爸爸,也不喜欢她妈妈。”唐蕊道。

林风没有说什么,只是抓紧了唐蕊的手,唐蕊说了一会儿话,感觉有点昏昏欲睡,她皱眉咳了几声闭上眼睛入睡,因为感冒怕冷的缘故,她用毯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禽兽哥,再交代你一个事情。”唐蕊像想起了什么,睁开眼对林风道:“本小姐现在浑身难受,没有做那个的兴趣了,不要失望,以后好好表现,还会有机会的。另外,瑶瑶要问起的话,你就说我们做了,她问得会很详细,你记得回答得自然一点,不然骗不过她。”

“撒谎可不是好女孩。”林风笑道。

唐蕊作不悦状道:“还有你,苏雨心的事情我就原谅你了,瑶瑶这坏家伙垂涎你很久了,等着你出墙,你不许受不了她的诱惑。你的那个再被别的女孩用过,我就不要了!”

“好了,你该睡觉了!”林风汗了一声。

“一起睡吧,晚上不要偷袭我!”唐蕊打了个呵欠道。

林风顺从地躺在唐蕊旁边,然后很自然地搂抱着她一起入睡,不一会儿,发着低烧的唐蕊开始呓语了。

“头真疼呀,本小姐好像发烧了!”

“抱紧一点,毯子好薄,还是感觉好冷。”

“什么嘛,讨厌,你身上带着什么呀,快拿走,硬邦邦的顶得我难受!”

…………

风天朗月的车驶到了码头,一辆游艇上下来两名金发白人保镖,风天朗月和那两名保镖显然熟识了,相互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起上了那辆游艇。

游艇的内舱坐着一个人,见到那人,风天朗月表现出了一种恭敬的姿态,那人点头示意风天朗月就座。

两人用英文对话。

“西蒙尼先生……。”

“好了,从你的表情上,我大概已经知道了结果。”西蒙尼道,随即将手中端着的红酒杯端递到嘴边,浅尝了一口,随后侍者也端来了一杯给风天朗月。

风天朗月举杯干了一口,脸上略带愠色道:“你的猜测是正确的,事情很不顺利,看情形,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么高的价钱,她都断然拒绝了?一点商量余地都不给?”西蒙尼道。

风天朗月道:“或许唐风-诗雨对于她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她不会轻易出售它,之前也有欧洲的富豪开出了足够诱人的价格,她同样没有考虑。”

“他的价格只是足够诱人,而我们的价格是让人无法拒绝!”西蒙尼说出了两者的区别。

“但她终究还是拒绝了,她只吃惊过,但似乎并没有心动过,连拒绝都表现得很坚定,没有一丝犹豫。”风天朗月道。

“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西蒙尼道。

“她就是与众不同!”风天朗月点了点头,对西蒙尼的说法表示了赞同。

“难怪你会这样痴迷她!”西蒙尼带着一丝冷笑道。

风天朗月道:“说服她放弃很难,而且这里是华夏的地方,我们没办法采取别的措施。”

“但这个任务是必须完成的,突破口还有很多,唐风-诗雨的资金是菲利普提供给她的,而且现在有苏家的挑战,她的立场更容易动摇。更何况,我可以给李家施加压力让他们出面。”西蒙尼再品了一口酒,轻描淡写地道。

风天朗月看着西蒙尼,默默地喝了一口酒,凝视了他一会儿,随即对他道:“西蒙尼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西蒙尼道:“我知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大代价,去获得程雅诗现在运作的这个项目。风天先生,你和所有人一样,非常有好奇心。可是我要说,这是个秘密,并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不是好奇心的问题,我也是黑伞的人。”风天朗月道,他是黑伞组织的人,并且风天家族在黑伞组织内部地位不低,他似乎在对西蒙尼表示他也有知情权。

西蒙尼怔了一下,随后冷笑了一声道:“风天先生,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尤其是你对程雅诗小姐还一往情深,人是奇怪的动物,可以无比聪明强大,但也可以愚蠢透顶,愚蠢到被无聊的所谓爱情冲昏头脑。”

风天朗月也冷笑了一声,默默地品着杯中酒,不再说什么,这时候,西蒙尼接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后才站起了身。

“OK,行动吧,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西蒙尼神秘地道。

看到风天朗月疑惑的目光,他继续道:“现在开始吧,一起去迎接一个伟大人物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