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无耻手段/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今晚其实很想去看看母亲,刚好就这件事情与她交换一下意见,不过之前叶温玉就告诉他了,她这几天又去了海外,根本不在东海。

随说住在甜心公寓,但叶温玉可不是就这样在东海定居了,她的特殊身份,注定她还需要漂泊奔波,直到她认为的一切妥善结束之后。

白龙和程雅诗都没有在唐家逗留,白龙习惯了居无定所,只要保证能与林风保持联系就行,但天已经黑了,林风要送程雅诗回她家里。

其实林风也对白龙表示过,有让他加盟风组织的意思,不过白龙没有具体表态,但看情形他并不想再有组织生活了,现在的他更崇尚自由,他表示自己只保留华夏龙之组战队成员的身份,除了这个身份,他就只是一个正常的人。

林风没有勉强他,尊重了他的意思,现在加不加入他的组织已经不重要,因为这并不妨碍他们在同一条战线上并肩作战。

林风开着唐蕊的车,送程雅诗回到了家。虽然大家一起玩乐、一起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们都表现得很正常,但两人真正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沉默不语。

法拉利的速度很给力,没多久就到程家别墅了,车停在了程雅诗家门前。

程雅诗道了声谢谢,准备开门下车,手却被林风牵住了。虽然这也不算意外,但程雅诗的内心其实还是小小地惊喜了一下。

“还想说什么?说吧!”程雅诗没有挣脱,淡淡地对林风道。

“没有,只是和你一起再多呆一会儿吧。”林风道。

程雅诗嗔笑了一声,道:“搞得跟什么似的,不是经常见面吗,又不是永别。”

林风道:“是经常见面,可是我们之间,却有着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一堵隔绝的墙。我只想告诉你,我不喜欢它们的存在。我的脑海里每天会闪过很多东西,但其中必定有你的身影。”

程雅诗心头一热,被林风抓着的玉手止不住颤抖了一下,林风说完,徐徐地松开她的手,对愣在那里的程雅诗道:“今天你也挺累了,早点回家休息吧,什么也不要想,想着我刚才的话就行了。”

“你可真会劝人呀!晚安!”程雅诗淡淡地一笑道,说着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径直就准备进院门。

“雅诗!”在程雅诗准备输入密码打开铁栅栏门的时候,林风唤了她一声,程雅诗刚转过脸,两片热乎乎的嘴唇便贴了过来,轻轻地吻在了她的樱唇上。

程雅诗愣了两秒钟,然后轻轻将林风推开,黛眉微蹙地理了理长发。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我家在公司都不要这样子。”程雅诗作生气状指责林风道。

“好吧,我记住以后在其它地方才这样。”林风坏笑道。

程雅诗无语,看着林风上了车,然后驾车疾驰而去。美眸闪烁之下,心中暖意升腾,这些天心里堆积的那些郁结寒冷,顷刻间也消除了许多。

有一种力量就是伟大的,伟大到能够消除世间的误会、埋怨、失望、痛心,这种力量叫什么,程雅诗自己的心里有答案。她的笑容是会心的,是她心情的真实表露。

转过身的程雅诗却吓了一跳,母亲岳春娥正立在栅栏门的里侧,朝林风的车离去的方向张望。

“妈,你……怎么在这儿?”程雅诗对母亲道。

“我不在这儿,怎么能看到……?其实妈也不是故意的。”岳春娥带着一丝奇怪的笑容道,可程雅诗总觉得母亲似笑非笑,心里当下很是不安。

母亲和林风虽然不熟,但肯定是认识他的,并且知道他的身份,让她知道了这些,自然会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

“妈,其实……。”程雅诗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知道这样影响很不好,可这太难解释了,该死的林风,干嘛非要在今晚心血来潮地来这一下。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国外男朋友?怎么你们又复合了?都到家门口了,你也不让人家进来下,院子里灯都没开,我也没看清人家小伙子长什么样。”岳春娥对程雅诗埋怨道。

程雅诗松了口气,随即道:“我们分手啦,人家才不好意思进来,这样的关系进来多尴尬呀!”

“那你们……!”

“哦,那是吻别啊,这个你们是不会懂的啦!”程雅诗道,说着拉起岳春娥一起进了别墅。

程雅诗今天也玩累了,和客厅里的父亲程志远打了招呼后,就准备上楼睡觉,岳春娥随即告诉她,今天李千宠到家里来了。

“妈,他是来劝我卖掉唐风-诗雨的吧?”程雅诗很显然明白李千宠的用意,她觉得他已经开始做自己父母的思想工作了。

“妈,我很累!别再与我谈这个事情了好吗?”程雅诗用一种几近央求的语气对岳春娥道,真要是为了唐风-诗雨的事情再争论,程雅诗都不想回家了。

岳春娥道:“那倒也不是,他没提,雅诗,这件事情,我和你爸也不太参与了,你自己的事情,还是你自己决定吧,反正我跟你爸都支持你。”

“如果这是您的真心话,那我真的太谢谢您了!”程雅诗嫣然道,上前给了岳春娥一个拥抱。

“那李千宠来说什么?”程雅诗问道。

岳春娥回道:“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你,见你不在也没多呆,也没提唐风-诗雨的事情。”

“以后他来就说我不在吧,现在我可不想见到他了。”程雅诗对父母交代道,说着便匆匆上了楼。

上楼换了睡衣,程雅诗就准备睡觉了,刚躺上床裹上毯子,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起床开了门,却见父亲程志远和母亲岳春娥都站在门外。

“爸,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父母同时到来她的房间,让程雅诗意识到了什么,赶忙问道。之前是急于上楼休息了,她居然没发现父母今天有些许反常,而现在却很明显地感觉到了。

“雅诗……。”岳春娥欲言又止,这让程雅诗更加焦急。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看到母亲的样子,程雅诗吓坏了,她心道该不会是李千宠今天用什么手段来威胁父母了吧?如果是这样,程雅诗会坚决与他撇清关系,她可不想再与这样的损害国家利益、而且还对家人不择手段的人处亲戚了。

“雅诗,其实是这样的……!”

程志远看岳春娥难以启齿的模样,当下说出了实情:李千宠今天来,其实是要程氏夫妇与他做一项交易,他已经告诉他们,一个欧洲财团收购唐风-诗雨,开出的价格是两千亿,并且还不包括程雅诗本身的投资,也就是说,只要程雅诗转手项目,即能净赚两千亿,这笔巨额财富,将全部归程家所有。

说实话,这个巨大的诱惑,让程氏夫妇动心过,他们表示愿意和程雅诗谈谈。但是李千宠却表示程雅诗坚决不愿意出售唐风-诗雨,在认为已经完全说服了程氏夫妇后,他要求他们配合对程雅诗使点手段。并且对其强调,他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程雅诗和程家着想,她运气非常好,有机会能做到这华夏最大的一笔生意,这个机会一定要把握好。

程志远拿出一个红色的小药丸,对程雅诗道:“这是李千宠给我们的,你服用了之后,意识会模糊,虽然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会产生很多错误幻觉,他的目的是诱导你与他签署转让双子岛和唐风-诗雨的合同。”

“无耻!”程雅诗咬住嘴唇,顷刻间气血上涌,气得几乎要哭出来。她完全没办法接受,李千宠为了达到目的,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上了,并且为了避免自己事后要死要活地追究,还故意这样拉自己的父母下水,程雅诗当真愤怒到了极点,对于李千宠这个人,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可是她又异常的痛心,她当然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李千宠做主的,他的背后,还有一个她十分敬重的外公。

程雅诗泪眼婆娑,身子都在颤抖,程志远忙安慰程雅诗道:“雅诗,爸妈可没有糊涂,绝对不可能帮着他对你做这种事情,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着,将那粒可恶的红色药丸直接丢进了垃圾袋里。

“爸,妈,谢谢你们,那些事情,我以后慢慢跟你们说,现在我真的好想一个人静一静。”程雅诗深呼吸了一口,无力地道。

双子岛的两个岛之间,是一个被双岛陆地包围的水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深潭,此时一辆作业船只正浮在这个水域,船舱内一个年轻人静静地坐在那儿,表情淡然目光却坚毅,他很耐心地在等待着什么。

隔壁的舱内,几个人也静静地等待着消息,许久,屏幕上的指示灯忽然亮了,不停地接收到了水底发来的信号。

“爵少,找到了,确定就在这片水域的水底!”一个人走进了内舱,对舱内的年轻人汇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