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剑拔弩张/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长期在军队里混的人来说,苏克西不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顶上了他的脑袋,他甚至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一种小口径的轻型手枪,而且是勃朗宁的可能性比较大。

只不过他这时还不敢相信,对面的这个人,敢对他做出这样的举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且不说经过严密搜身后,他们能够将枪带进来了,就算现在给他们一只枪,他们应该也不敢对自己这样做。

我有几百只枪就在门外,你们这几人就算长了翅膀也休想逃走!这就是苏克西所认为的。

“你确定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苏克西镇静地笑道,他的目光中倒没有惧色,几百号人就在门外,杀死我,等着变成筛子吧。

“当然知道,我不仅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而且知道一会儿我会做什么,只要我扣动扳机,你和你面前这些漂亮的纸币,就要永远说再见了。”林风冷笑着道。

阿南感觉很爽,所以他翻译起来也非常带劲,止不住还对着苏克西爆了几句当地的粗口。

“不过我暂且不会那样做的,在这之前,还要你做一件事:我们的人被你们关在哪儿,快带我们去。”林风道。

“哼,你们现在把枪放下,我看在你们带来的钱的份上,也许还会放过……。”

“嘭”一声,不等苏克西的话说完,林风直接开了枪,子弹直接从他的耳朵穿了过去,打掉了他半个耳朵,苏克西的半张脸瞬间鲜血淋漓,苏克西捂着半边脸惨叫了一声。

“头领,我还没翻译呢!”阿南有些茫然地笑道。

“猜也能猜到他说什么!”林风道。

门外的军士听到了枪响,立即破门而入,白龙迅速抢过苏克西腰间的一颗手雷,直接用牙齿咬住了拉环。

说实话,阿南也从来没经历过这种场面,黑压压的人群包围着他们,几十支枪口对着他们,这阵势说不害怕是假的。

“镇定点,把现在的情形给他们翻译下。”林风拍了拍阿南的肩膀道。

阿南对那帮军人喊道:“苏克西上尉在我们手中,谁敢开枪,我们就启动手雷,这个房间里外的人都得死!”喊完了用华夏语对林风他们重复了一遍,问林风他喊得对不对。

“不是所有人都得死,是他们都得死,我们可死不了!”林风笑着纠正了一下道,说着用枪狠狠地又顶了一下苏克西的脑袋。

“都退后,所有人都退后!”恼羞成怒的苏克西大声对手下嚷道,这个时候的他着实也无计可施。

林风让阿南把两个装钱的箱子都收好,然后几人劫持着苏克西,由他带路直接走到后面的一座小土坡旁,这正是风组织那些人被关押的地方。

林风看到这儿立即怒火难以压制:三十二个人,被分别关在两个木栅栏笼子里,吊在小土坡的向阳处暴晒。

这是军队里常见的对待俘虏的方法,也相当残忍,阳光暴晒之下,中暑昏厥脱水死亡都是很常见的。清迈的山间虽然相对凉爽,但阳光同样强烈,暴晒一天就有造成脱水死亡的可能。

林风对阿南示意了一下,他和白龙一起小心地将两个笼子都放下来,将里面的人解救出来。三十二个人,基本上都被晒得后背通红脱皮,昏迷晕厥的也不在少数。阿南和白龙立即给他们做了一些急救,并让他们到就近的河里泡水降温。

“如果死了一个,我们就杀掉你手下一个人抵命,并且砍你一根手指头!听清楚了,我是华夏风组织总头领,林风!”林风冷冷地对苏克西道。阿南如实大声地翻译了一下,然后还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苏克西的脸青了,目露惊恐之色,他知道,这种事情眼前这个人绝对是敢干出来的,他现在只能祈祷千万不要有人死掉。

“死了两个,严重脱水,已经抢救不过来了。”白龙上前道。

林风皱了皱眉,随后吩咐阿南带着这些人上了一辆军用卡车,将他们全部带回巴丹镇,他和白龙负责殿后。

阿南开着车一路通行,苏克西在他们手中,他的手下们也不敢怎么样。阿南很奇怪,问道为什么不一起走?

“我们还有事情要办!”林风道,说着催促阿南赶快走。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林风和白龙才劫持着苏克西,慢慢往驻军防区外走,渐渐地脱离了这个防区。

“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们两个白痴华夏小子,等待着最惨痛的毁灭吧!”苏克西叫嚣道,他的人仍旧穷追不舍,像个巨大的兽口一样,慢慢地准备将几人包围吞噬。

“我们可听不懂你嚷什么!”林风冷冷地道,和白龙一起退到了一个浅浅的山崖边,两人分别抓住了山崖的两根藤蔓。

“按照之前说的,履行我们刚才的承诺!”林风对白龙道,说着猛地将苏克西推向前,两个人一起抓住藤蔓,迅速从林间甩荡了过去。

枪声四起,苏克西恼羞成怒到了极点,命令手下开枪,刹那间子弹密集得如雨点一般。而林风和白龙两人,却好像直接从空气中消失了一般。

泰军疯狂地扫射了一阵停止了,向前缓慢地踏步寻找着两人的尸体,苏克西可不相信这两人是什么妖孽,能从这么密集的火力网中逃脱。

他愤怒了,到手的钱不但没了,今天的事情他势必会受到上级的责罚。他听到对方说过自己是风组织的头领,这时候揪着他的尸体回去,自然既为抵过也为请赏。

“都仔细找!就算他们是变成了尸体,我也要斩断他们的手!”苏克西气急败坏地叽里呱啦道。

“呼呼”两声枪响,苏克西身旁的两名手下应声倒下,额头中弹当即毙命。意识到那两人居然还没死,苏克西更是惊恼交加,暴跳如雷。

“杀死他们,把他们打成碎片!”伴着苏克西的大叫,枪声再次大作。

“我们该跳下去了,前面的路不好走!”林风看了看身后的浅崖,对白龙道:“你先吧,我还有件事情要做。”

“那件事情交给我吧,刚才已经被你搞定两个了,别太贪心。”白龙笑道。

林风道:“你只有一只手,又要抓住藤蔓又要那个不方便,你先离开,我掩护。”

“好像是第一次和你并肩作战,谁愿意被你小看,你可并不比我强!”白龙笑道,说着便跃上了藤蔓,单手持着迅速爬上了顶端,他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对方的注意,苏克西当即单手高举,示意手下开火扫射。

伴着呼啸而来的子弹,白龙轻盈地一甩,整个身子便腾空了,在空中凌空翻了个跟头,瞬间手上多了一把尖利的匕首,挥手向对方挥去。

等他轻盈地再抓住另一根藤蔓的时候,苏克西已经发出了一声惨叫,捂着手倒地,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经与他的手分家了。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巴丹镇的住地,却看到镇上一片混乱,大批的武装军士严阵以待,几辆坦克已经将他们的住地包围起来了。

风组织的人在唐天和蓝玫瑰的带领下,并没有表现出慌乱,一直与对方对峙着,对方似乎也没有动手,好像在耐心等着什么。

林风的归来,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大批军士围上来,枪口都对准了他,风组织也不甘示弱,武器都拿在手中,他们不介意在异国来一场激烈的大战。

“头领!”阿南上前对林风道,情况已经不用猜了,那边发生的情况,已经被当地驻军知道了,这些人来干什么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是找我的,你告诉他们,让他们中最有说话权利的人出来,我也要找他谈谈!”林风对阿南道。

阿南如实地翻译了一下,这时候,一辆军用吉普急速驶了过来,一个手上和耳朵上包着纱布的家伙,急匆匆地赶到了另一辆军用吉普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不用说了,这人就是刚才被削断了两根手指的苏克西,这些人自然就是他的救兵了。

吉普车门打开,一个大头军靴落地,接着一个身型高大的人走了出来,留着小胡子戴着墨镜,倒有几分英气,他的年纪看起来比苏克西小很多,但级别却不含糊。从肩膀的徽标判断,居然是一名陆军少将。

“扎果长官!就是这些人……”苏克西战战兢兢地道,断指的心理阴影显然还笼罩在他的心头,他其实到现在都没搞清这两个人是怎么做到的。

在这么多人的包抄下,从枪林弹雨中逃脱,并且顺利地拿下了他两根手指,能做到这个的,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回去接受军法处置,我先解决眼前的事情!”那被称作扎果长官的年轻人道。

苏克西敬了一礼,然后就被军士们带了下去,那扎果长官轻缓地点起一根烟,然后独自一人轻轻走到林风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又围着他走了一圈。

“年轻人,我们谈谈!”扎果长官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