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兄弟的背叛/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望着唐天那张熟悉的脸,这时候,这张脸忽然变得扭曲而陌生。说实话,自从真正成为兄弟兼合作伙伴之后,林风对他保持了绝对的信任,从未怀疑过他。

冷笑加苦笑,是林风此刻的表情,仇恨和女人,这大概就是男人之间永恒的矛盾吧?

“我还是不大明白。”林风咳了一声,鲜血继续从口中喷将出来,他伤势的确严重,这时候的他,已经失去了一个高手的基本战斗力。

唐天道:“仇恨是刻骨铭心的,难以忘怀,很多个夜晚,我都被噩梦所轻扰,我也想尽快结束这个噩梦。当然,你与我没有仇恨,但是你却是阻挡我复仇的最大障碍。爱也是刻骨铭心的,有你的存在,我将永远没有和我心爱的女孩在一起的希望。”

“爱是永恒的,仇恨也是永恒的,它们同时左右了我。让我不得不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我没法在东海对你动手,所以只能选择把你带到千里之外的这里,然后在一切合理的状况下施行。林风,你是与世界第二杀手傀儡死神的交锋中死去的。”唐天目视远方,淡淡地道。

说着,唐天看了林风最后一眼,轻轻起立,背对着林风。

“其实,我这应该算是栽在你手里了吧?”林风自嘲地笑了笑,对唐天道。

“应该是栽在命运的手里!”唐天淡淡地道。

林风道:“说的也没错,命运让我在不合适的时候,相信一个不合适的人!”

“也许我以后注定会坠入地狱,但现在的我也必须这么做,有些选择,不是我自己就能做的,林风,对不起!”唐天道。

“你想多了,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解决的,否则我早已经死了。”林风冷笑了一声道。他看着唐天的背影,目光中露出了鄙夷之色。

“这次不一样,奇迹不会永远上演,上天不可能永远眷顾一个人。”唐天默默地道:“我不会伤害蕊蕊和你的朋友,你的组织我不会觊觎,你的人会好好继续经营它的。而我会退出,我会好好照顾雨心,如果她愿意我照顾她的话。”

唐天背对着林风,默默地说了一句,接着低着头静静走开一段,在不远处站立。

傀儡死神走到林风身旁,满脸正色地道:“年轻人,你的体质和天赋,足以让你成为世界一流,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在这个世界上,你年轻的生命已经留下了足够精彩的篇章,你已经不用感到遗憾。”

“世界第一杀手苏摩,曾经险些杀死我,现在我又要面对世界第二杀手傀儡死神。能与世界第二与第一都有交手,的确很荣幸。”林风似笑非笑地道。

这一瞬间,他的注意力还在观察着四周,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寻找生的机会,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曾想到处在任人宰割的地步。

“不一样,苏摩没能结束你,而我却能够。”傀儡死神道:“不过,你我出自同门,我不会亲自动手,你要面对的是你曾经对信任的兄弟的子弹。”

话说完,唐天默默地走了上前,站立在林风对面。前面是面露怜悯杀气的唐天,后面是悬崖下汹涌的大海,一旁还有将自己打得再无战斗力的傀儡死神,这一切组成了一张死亡的画面,天阴沉了下来,暴雨即将来临,四周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这一次扮演死神的,是唐天。

他静静地凝视着林风一会儿,林风的毫无惧色,对他来说是一种挑衅。一瞬间,他的眼神中没有了朋友、兄弟的目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着杀气的憎恶,唐天的拳头随即握紧,一只手伸出,取来了林风的风翎。

“让它陪伴你吧!”唐天冷冷地道,只一瞬间,风翎已经尽没入林风的胸中,从身后穿胸而过,速度很快。林风还是第一次尝试被风翎伤到的感觉,他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血流了出来。

电闪雷鸣之后,大雨淅淅沥沥下来了,淋在众人身上,唐天冷冷地看着林风的血顺着刀子流下来,随着雨水一起滴落到地上,地上很快被红色映染。

唐天闭上了眼睛,飞起一掌打在林风的胸口,林风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后退了几步,带着风翎一起从悬崖上坠下,坠入大海。

“你确定他能结束吗?我可只能帮你到这儿,只能确保你有能力杀死他。”傀儡死神对唐天道。

唐天道:“下面是个海边圈养区,里面是几十条饿疯了的长吻鳄,尸骨无存很残忍,却是他最终的结局,愿他在天堂安息吧!”说着,唐天迎着雨,对天空和大海双手合十,鞠了一躬。

入夜,与清迈数千里之隔的东海此刻也下着雨,苏雨心忽然被一声炸雷惊醒了,她是从一个噩梦中醒来的,醒来时已经一身冷汗,美眸中尽是惊恐与担忧。

“雨心,怎么了?”秦慕雨抱着苏雨心,为她擦着额头上的汗,心疼地道:“做噩梦了吧?看你这满头大汗的。”

苏雨心微微清醒了一下,随后快速地起身拿起电话,拨打了林风在泰王国的号码。电话中随即反馈来号码已经不存在的信号。

“林风!”苏雨心咬了咬嘴唇,心头掠过一股强烈的不安。

林风和她约定两天给她打一个电话,今天没有接到林风的电话,苏雨心就有些不安了,尤其是自己回拨电话给他不通的情况下。

秦慕雨看出女儿的担心,安慰了她一下,并且晚上特意还陪她一起睡。但此刻苏雨心的这种不安表现得太明显了,浑身冷汗,双眸失色,秦慕雨吓得不轻,把苏鹰石也叫来了。

“爸爸,我预感到林风出事了,他一定出事了!”苏雨心对苏鹰石急道。

“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派人去泰王国查探情况了。只是个噩梦,别担心,我的人很快就会带来林风没事的消息了。”苏鹰石安慰女儿道。

苏雨心还是不能释怀,她抿了抿嘴,美眸中依旧透射出无比的担忧之色。

“浑身汗成这样,快去洗个澡好好睡觉吧!”苏鹰石捋了一下苏雨心汗湿的头发,也颇为心疼地道。为了让苏雨心放心,他特意打了个电话,催促他手下的进度。

苏雨心微微放松了一些,这才去洗了澡继续休息,不过她当然睡不着,索性穿好了衣服坐到客厅里,耐心地等父亲的手下从泰国那边反馈来消息。

刚才的那个噩梦实在把她吓坏了,她梦见了自己走到了一个古老的陵园中,她在一座座石碑中穿行着,而忽然,一阵惊雷闪过,借着闪电的亮光,她在石碑林中发现了刻着林风名字的石碑。

她就是被这个噩梦惊醒了,那神秘古老的庙宇、陵园,都是泰王国的风格,她无法不感到恐惧。其实一直以来,苏雨心都相信心灵感应的某些力量,所以她才异常地担心,她觉得林风可能出事了。

清迈方面的混战终于告一段落,风组织还是在蓝玫瑰和白龙等高手的作用下压制住了头山组,不过损失巨大的是他们,他们失去了头领林风。在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都还不相信,尤其是蓝玫瑰,她表示这绝对不可能,即便他面对的是傀儡死神,他也不会就这样轻易地死去了。

“这是事实,我亲眼看见他掉下了悬崖,我们几个在一起也不是傀儡死神的对手,连七爷都受伤昏厥。”唐天道,他捂着胸口咳了一声,显然也受了伤。

几人找到唐天的时候,他和刘七一样都受伤昏厥了,救醒后,唐天对众人作了一下陈述。然后众人看了悬崖上的血液,再快速地下到了底下寻找坠入鳄鱼池的林风。

此时鳄鱼池的闸门已经不知道被谁打开了,鳄鱼都被放了出去,就剩几条了,而经过仔细寻找,众人找到了林风身上的衣物布料,鞋子,还有他那把风翎宝刀。林风却不知去向。不知道有理由相信,他应该已经进入了那些鳄鱼的消化系统。

“这是个通着海的鳄鱼池,鳄鱼在池中与海里自由来回,林风是被打成重伤之后坠落进这里的,结果虽然我们都不愿意遇到,但我们应该面对。”唐天作悲恸状道,坐在鳄鱼池边,他面色黯然。

蓝玫瑰看到这一幕,顷刻间也有一种崩溃感,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不去相信一些事情,即便一个个有力的证据已经证明了林风必死无疑。

白龙伸手拍了拍蓝玫瑰的肩膀,示意她接受这个事实,通过思考与判断,他也觉得林风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生还可能性的。

身受重伤,坠下深崖,浑身是血地坠入鳄鱼池中……这种生存可能,只有上帝伸出援助之手才能做到了。

虽然白龙也曾坠入深崖不死,但那迎接他的是阻拦的大树,而不是几十条嗜血嗜杀饿疯了的鳄鱼。

“你也相信他死了?”蓝玫瑰皱眉对白龙道。

白龙拿着林风的风翎,凝视着道:“据我所知,林风父亲留给他的这件东西,是他最珍视的,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丢下他,所以……。”

“别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这个结果!”蓝玫瑰黛眉紧蹙正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