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尘缘未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玫瑰不相信林风的逝去,无论是多少证据呈现在她面前,她都不相信,也许是真的不相信,也许是内心中不愿意去相信。

唐天继续带着人寻找线索,的确,他比任何人都关心林风现在的状况。而随着寻找的进一步进行,越来越多的发现让他彻底放心了,鳄鱼池里又发现了血液和内脏器官,这更能说明问题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白龙所说的:林风如果真的能够逃生,他绝对没有理由丢下了能够防护他的武器,更何况,风翎是他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林风如果活着,对唐天来说毋庸置疑是极其不利的,现在,唐天完全彻底的放心了。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喜悦的心情,也许自始至终,他都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也不愿意相信林风死了,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白龙对蓝玫瑰道。

蓝玫瑰道:“他不会死的,我曾经那么想杀死他,和他那样的较量,他都没有死掉。我曾经也差点死掉,没有任何希望,可是我还是活下来了,你也一样,都被百分百被认为死亡了,可是你还是活着。生命不是那么的脆弱,尤其是那样顽强的生命!”

白龙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现在的蓝玫瑰是根本无法接受林风死了这个信息的,她对这个现实存在着极大的排斥,就算林风的尸首出现在她面前,她也未必会相信。

这就是爱慕吗?的确很伟大!自己从未尝试过被人爱慕的感觉,如果之前自己真的坠崖死了,恐怕也不会有人为自己而感到悲伤怜悯吧,更不会有人伤心欲绝失去理智。

林风,这个白龙之前视作死敌的人,就这样逝去了,如此迅速而突然。在这之前,他们已经和好了,并且一起携手战斗,他们还可以一起走得更远。

白龙轻叹了一声,他感到了一丝伤怀:林风,你是幸运的,这世上牵挂你的人很多,我这个曾经最痛恨你的人,也为你感到惋惜了!

泰王国这边的形势,在林风出事后又发生了变化,头山组又重新占据了优势,对风组织呈压倒势头。而现在的风组织已经无心再经营这边的领地了,毕竟这边并不是风组织的重心所在,他们的主要敌人并不在这里。

几人开了个简单的会议,商议下一步的计划。

“明天启程回东海,风组织暂且撤出本地。不要气馁,暂时的放弃而已,重振旗鼓之后,我们会卷土重来。”唐天道。

没有人赞成,也没有人反对,但众人必须要执行,他们不能都耗在这里。好几天没有林风的消息了,除了蓝玫瑰以外,组织上下一致认为头领已经死掉,当然,蓝玫瑰其实也这样认为,只是她仍然不愿意让自己去相信这个事实而已。

“留下一些人继续寻找林风吧,我们几个必须要回东海,然后选出一个接替林风位置的人。我的意思是,群龙无首,我们的组织必须要有一个临时代理人。”唐天补充了一下,无论前面那条还是后面那条,他都觉得挺有必要的。

“就这样吧,按你的意思。”白龙也表了态,当即决定道,蓝玫瑰什么也没说,起身走到了一边退出了会场。

今晚是风组织在当地停留的最后一夜了,所有人心情都很沉重,就在不久前,他们都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短短几天就变成了这样。

头领死掉了,风组织与头山组在本地的争夺也随之失利,他们作为一个失败方要退出这里了。这个结果,所有人都不愿意接受,没有人会愿意接受失败的结果。

尤其是蓝玫瑰,这个女人从来不相信失败。夜深人静,蓝玫瑰把白龙叫了出来。

“林风的风翎在你那儿是吗?”蓝玫瑰对白龙问道。

“没错!”白龙道,风翎暂时白龙保管,他回去会把它交给叶温玉。其实白龙也很纠结,他不知道如何让叶温玉接受这个事实,担心在知道林风的死讯后,这个坚强的女人也会崩溃。

蓝玫瑰道:“把它给我!”

“干什么?”白龙问道。

蓝玫瑰道:“去做一件事情,在这里的最后一晚,我没法睡得着,我必须去做这件事情。”

白龙看了看蓝玫瑰,他明白了蓝玫瑰的意思,略一思索后道:“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巴丹镇一座古迹遗址内,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现场布置着很多日系风格的灯偶,伴着日国舞曲,数十名扮相怪异的日国艺伎跳着日国舞蹈,大批武士醉意萌生,在这里寻欢作乐。

不必说,这便是头山组犒赏三军的庆功会,成功地压制住了风组织并驱逐走了他们,而且干掉了他们的头领,这种庆功会自然是必要的,不仅要,而且要办得隆重。要让所有人知道,与头山组对抗的后果是什么。

柳生狂一喝多了,虽然林风不是他亲自杀死,但傀儡死神既是他的恩师,又是头山组总教头,这也算是为他报了断掌之仇,心中的郁结就此了却,志得意满之下,不禁得意忘形。

一位扮相妖异的和服妖姬吸引了柳生狂一,妖姬扭动腰肢、魅惑丛生,不停地向柳生狂一发出春情挑逗,灯火朦胧、醉眼迷离之下,他感觉到的只是对方无尽的挑逗魅惑。很快,她柔软的香躯直接贴上了柳生狂一的躯体,脸也贴近了他,吐气如兰。

“哟西!哟西!”柳生狂一瞪大了眼睛,露出贪婪之光,酒色之下,难以自控,他直接将美人横抱,走进了一旁的屋内。

众武士见头领失态,哈哈大笑,此刻也都喝得东倒西歪,纷纷失态,各自抱起身旁的艺伎,有集体开轰趴的趋势。

柳生狂一一把将妖姬扔到床上,扯掉她的和服,一阵香风拂过,更激起了他的兴致,今晚可以好好放纵下了。

他饿虎扑食一般地扑上去,准备拥美人入怀极尽销魂,却不料一阵剧痛从腹下传来,低头一看寒光一闪,一柄尖利的刀刃直接刺入他的腹中,穿腹而过。

他惊愕不已,伸手去取自己袖中之刀,蓝玫瑰的枪随即响了,子弹穿透了他的手腕,他唯一的那只手再也使不上力气。枪声很小,在外疯狂的那些人都不会听到。

“八格!”柳生狂一酒都吓醒了,当即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人。

蓝玫瑰撕掉脸上的伪装,她带着冷笑和杀气的脸显露了出来,抓紧手中的刀,硬生生地又刺进了柳生狂一体内。

“我警告你,不要再让我听到我不喜欢听到的语言,再有下一次,你将永远没有机会再去握你的刀。”蓝玫瑰咬着牙重复着林风之前对柳生狂一说过的一句话,说话间,她美眸闪动,迸发出仇恨的火光。

白龙此刻就在屋内,他一起来是确保这一次蓝玫瑰能够成功,如果蓝玫瑰解决不了柳生狂一,他自然要施以援手,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蓝玫瑰冷冷地看着柳生狂一,手上一拧一切,干净利落地解决了他。然后,她扯下墙上悬挂着的头山组的会旗,用刀划了个死碎,扔在了地上,这才叫上协助她的白龙,两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

第一幕晨光升起,清迈的又一个早晨到来,一间山间寺庙中,传来了宏亮的钟声。寺庙建在山间,倚着山面朝大海,远望仿佛悬在半空中一般,山海之间的云雾缭绕着,从庙宇间穿行,庙宇隐逸其中,就像传说中的仙境。

这是当地一座比较特殊的寺庙,因为它与当地的风格略显不同,它带着典型的东亚风格,并且华夏元素众多,这不奇怪,因为这本就是一座华夏人建造的庙宇,并且也已经存在不短的时间了,在当地也非常有名。

庙里的僧侣也是华人僧侣居多,虽然在这里很多年,但他们并没有忘记他们本来的语言,都能说华夏语。

“师父,那个人醒了,他居然被我们救活了。”一名少年僧人对一位年长的僧人道,脸上带着欣喜之色,很明显,他感觉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很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十方,你与你十寸师兄救了此人,便是天大的德行,以后要多多发扬,多行善事。”年长僧人对少年僧人道。

少年僧人道:“师父教诲,弟子自当谨记。师父,那人命很大,刀子都穿过他身子了,流了好多的血,而且在鳄鱼池中,那些鳄鱼都不去吃他,反而离他远远的。师父,是这位施主命不该绝,得我佛佑护,还是潭中鳄鱼受我佛点化,不愿杀生?”

年长僧人笑了笑,抚着少年僧人的头道:“鳄鱼本杀生之物,若得我佛点化就此不杀生,它也将饥饿至死,如此点化,绝非我佛本意。”

“那为什么鳄鱼不吃那位施主,反而施主血流到的地方,鳄鱼都远远地躲开,这不是我佛佑护吗?”少年僧人不解地道。

“十方,看来那位施主尘缘未了。”年长僧人淡淡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