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神秘美女/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快速地扒完了一盘泰式炒饭,早上、中午都没吃,这下的确饿坏了,哪里还顾得上大小姐形象。

娜问她要不要再来一碗,唐蕊摸了摸肚子表示已经饱了,对她表示了谢谢。唐蕊很想拿出点东西感谢人家,下意思地摸了摸脖子,才知道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被人抢走了。更糟糕的是,那其中还包括林风的照片和家人、朋友的电话号码。

娜表示让哥哥班带她去市里的警察局报警,顺便帮她联系华夏驻泰王国使馆,以便于送唐蕊回国或者联系上她的家人。

“不了,不用报警或者找大使馆了,我现在不打算回去。”唐蕊道,说实话,这次泰王国之行虽然出师不利,但是唐蕊却并没有动摇,她来找林风这一想法依旧十分坚定。

“不回去了?你不想你的家人吗?你的家人会很担心你的。”娜闪烁着大眼睛惊诧地道。

唐蕊道:“我要找到我的朋友,不找到他,我回去也不会开心的。”

娜笑了笑道:“他是你什么人呀?对你这么重要,一定是你爱的人吧?”

唐蕊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随即拉着娜的手问道:“我可以留下来吗?找到我的朋友,以后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娜和班相视一望,笑了笑道:“当然可以,我们不需要你的报答,虽然你是华夏富人。不过,你要帮助干活。”

“没问题,我最爱干活了,我是华夏富家小姐中最勤快的。”唐蕊很不知脸红地道,说完有些心虚地吐了吐舌。

娜和班都已经没了父母,兄妹俩儿是村里人养大的,两人相依为命,虽然年纪与唐蕊相仿,但生活的经历不同,使得他们明显要成熟许多。

兄妹俩的职业是种植和收购水果,然后往镇上或者市里贩卖,在当地和很多人都熟识。唐蕊上网去了自己的网络硬盘,下载了林风的照片,然后打印出很多份,娜和班把照片发给他们一起做生意的朋友,让他们也帮忙留意一下。

让身无分文的自己在这边终于安定了下来,唐蕊松了口气,眼下对于她来说,没有比找到林风更重要的事情了。

林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他看到的是木制的房顶、环视一周,雅致的隔断、古色古香的华夏式雕栏映入眼帘,轻纱撩动,伴着轻轻清香入鼻,他听到了潺潺水声。天是阴沉的,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暴雨,冷风卷着泥土的气息吹拂进来,格外的清凉舒适,惬意异常。

这里是什么地方?林风发现了这里绝对不是之前所在的寺庙,这里的香气与之前寺庙中的香气完全不同,按照他的认知,他觉得这里的香气和装饰风格明显更加女性化。

林风想坐起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躺了多少天了,躺得浑身麻木,他很想动一下自己的身躯。这一次很神奇,他居然坐起来了,虽然胸腔部位还是很疼,但是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通入心扉。

他还想尝试着站起来,一道香风靓影掠过,接着是一双玉手搀扶住了他的手臂。

“先不要乱动,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安静地躺下吧,现在是用药时间。”那女子轻柔地道,林风看了一下那女子的脸,绝色容颜,很陌生,很温情,双眸颇为勾魂,但仔细凝视,却能看到她眸子中闪动的淡淡哀伤。

是哀伤吗?最起码林风认为是。对于一个莫名救自己的陌生女子,他会有疑惑和防备心理,但是这个女子的眼神,却先让他无法抵触和拒绝。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林风问道。

“这里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而是人间,我,是人。先别说话,该上药了。”女子回道,然后扶着林风躺好,轻轻解开他身上裹着的浴衣。

林风此时并没有多少力气,他只能被那女子扶着躺下,然后看着她对自己进行的一切动作。不过,他从女子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恶意。

女子拿起一个瓷碗,把一种像蜂蜜一样的油捧在林风胸口,然后玉手轻轻帮他摩挲着。女子的动作很认真,她全神贯注地做着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分心。

渐渐地,林风感到一股热量在胸前集起,然后往胸腔内部渗透,渗透进体内后,林风感到胸口仿佛被一团暖火烘烤着,疼痛感在徐徐被驱除,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别样的舒适感。

“这是治疗内伤的特效药,你伤得很重,相比刺穿你身体的刀伤,你受的掌击更严重得多,这是造成你内伤的主要原因。胸骨断裂、体内淤血严重,如果不是因为你体质特殊,很难活下来,所幸你现在已经度过了所有的危险。”女子一边上药一边继续柔声道。

林风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由得皱了皱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了大脑。他这才意识到在自己昏迷期间,女子应该每天就这样为自己上药的,并且,自己应该每天都洗澡,至少是擦洗全身。

说实话,除了自己碰过的女孩外,林风还真没有这样被一个陌生女子看到自己身体。在他看来,这似乎有点不太好接受。

“好了,继续进行泡浴,这是下一个疗法。”女子道,然后搀扶起林风起身,往洗浴间走去。

这个……这么严肃的事情,可以这样随便的进行!经过本少爷允许了吗?

女子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很自然地搀扶林风进了木桶浴的木桶内坐好,然后往里面打了热水,把一些混合药剂溶在里面,待水把林风大半个身子都淹没后,才解开脱掉林风的衣服,让林风身无片缕地泡在里面。

热气升腾,香气弥漫,林风明显能感觉到阵阵热流在自己身体周围环绕着,不时地钻进身体,在身体内游动着,全身得到了极好的舒展,舒适之余,他已经不相信自己还是个重伤初愈的人。

不过舒适之下的尴尬却是不可避免的,美女帮沐浴,这种情形本来就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尤其是这种木桶,止不住会让林风想起曾经和程雅诗在木桶中酣畅销魂的一幕。

庆幸我没有死去,我爱的人们,不要为我担心,我还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不知道在哪个角落,但我已经确信死神不会再来光顾。

闭上眼睛,之前的一幕幕再次窜入林风的脑海中,他看到了唐天淡然冷漠的眼神,眼神中充斥着背叛与杀戮。接着,脑海中又浮现出女孩子的眼神,唐蕊、雨心、雅诗、蓝儿,她们翘首以盼,目光柔和而坚定,或许她们现在正承受着失去自己的痛苦吧?

悲愤和伤怀之下,林风感到胸口的痛忽然又出现了,他咬着牙轻皱了一下眉头。

“什么都不要想,如果你想让你的伤好得快一些的话。”两个人互不说话沉默了许久,女子开口对林风道。

“谢谢你救了我!”林风道。

女子道:“救你的不是我,是寺庙的僧人。发现你的时候,你内外伤都有,浑身是血在鳄鱼池里,所以你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这确实有点奇怪,你一定知道原因。”林风道。

女子道:“你的血让鳄鱼感到了畏惧,所以你侥幸逃过了死亡,而最重要的,应该是你本来就不该死亡吧!”

林风再度皱了皱眉,对于自己血的功效,他是见识过的,他曾经用血救过蓝玫瑰一条命,而后他越来越觉得,这一切不应该仅仅是因为自己注射了黑伞某种混合疫苗的原因。或许自己的血本身就有某种奇怪特质,是自己至今都未发现了的。

“庆幸你摆脱了死亡,你的身体会恢复的,暂时不要使用功力。再多休养一阵子,除了我,没有人能知道你在这里。”女子对林风道。

林风点了点头,随即凝视着那女子姣美的容颜,正色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们素不相识。”

“你本来就不应该死去,我顺从天的意思吧。按照那些僧人的说法,你尘缘未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你还为尘世间的人和事牵挂着。为了牵挂你的那些人,安心地养伤吧,直到你好起来。”女子道。

“请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和来历!”林风对那女子问道。说话间他尝试着用了一下记忆窥视,不过刚一启动,一阵眩晕感便传来,他知道这是自己受伤过重内力有限所致,所以他只得赶忙停止。

那女子愣了一下,伸手试了下林风水温,然后又给林风加了一些热水,玉手在里面轻轻搅拌了几下。

“觉得累的话我帮你躺下,继续在药里泡一个小时,你很久没进食了,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女子扶着林风柔声道,说着拿了条竹枕垫在林风脑后,再扶着林风靠在桶壁上躺好,随即轻声走了出去。

“我的确想知道,希望你告诉我!”林风对着女子婀娜的背影,继续正色道。

“夜妃,如果黑夜是一个帝王,那我就是黑夜的妃子!”女子背对着林风,扭头嫣然一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