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极阴之体/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老头是从林风的脉象上探查到这一切的,而对于这些,他当然会感到诧异。林风跟随他修习多年,极阳体质一直被掩藏,刘老头想尽各种方法对他进行极限训练,试图激发他的纯阳之体,但是一直都未能取得成功。

而这一次,林风不但成功激发出了极阳之体,而且还解除了纯阳之蛊的限制,这当然会让刘老头难以理解,这除了林风有奇遇,不会有其它可能性了。

林风如实道:“这归功于两个女人,威廉这一次的奸计,饭桌上我都和你说了,我被一个叫夜妃的女人救了,然后又和黑伞龙魂战队队长发生了……。”

“嗯?后面这一幕,你什么时候在饭桌上说了?”刘老头皱眉道,不过随即他意识到,饭桌上唐蕊、雨心和蓝儿貌似都在。

林风很识趣地道了声你懂的,刘老头正色问道:“你和这两个女人,都有过那种关系?”

“只和龙魂战队队长有过,但我的极阳体质,是被夜妃的药物激发出来的,并且龙魂队长自称她是极阴体质,所以她能够解除我的纯阳之蛊。”林风道。

“极阴体质?你确定?”刘老头皱了皱眉,似乎他对于这个概念并不陌生,就像他之前知道林风是极阳体质一样,他同样知道这种极阴体质的存在。

具备极阴体质的人,目前为止刘老头只知道一个,他一度认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是天生这种体质。而李思瑶并不是天生的极阴体质,她的纯阴之蛊,其实就是高仿的这种体质,这种蛊不但不会对她造成伤害,而且在很多方面可以很好地保护她。

所以在刘老头的认知中,这世上具备极阴体质的人只有一个,并且这个人的这种体质特性和林风之前一样,并没有开发彰显出来,而是藏匿在体内。

当出现了另一个具备极阴体质的人后,刘老头的世界观不由得发生了颠覆,一方面是认为不可能,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所知道的那个具备极阴体质的人,与面具女之间存在什么关系呢?为什么她们都会有这种体质?

刘老头是一个不怎么相信巧合的人,所以他不相信这是个巧合。

“你确定龙魂队长真的具备极阴之体?”刘老头正色对林风问道,对于这个,他止不住有些怀疑。

林风道:“如果你认为我身上的纯阳之蛊已经解除了,那她说的应该就是真的。”

刘老头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林风与龙魂队长发生了那种关系,可是并没有产生双双暴毙的严重后果,这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并且刘老头刚才很仔细地辨别了林风的脉象,他的脉象平稳中带着狂放之气,但这是他极阳之体的缘故,而不是因为纯阳之蛊,他身上纯阳之蛊的脉象特征已经完全消失了。

不放心之下,刘老头再次测试了一次,结果证实了他之前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林风体内的纯阳之蛊的确已经消除,他不再受这方面的禁锢了。

“很好,你这次可谓大获全胜了,又赢了死对头龙魂队长一次,赢了黑伞一次。”林风道。

“这也算赢吗?”林风苦笑道,他很想说,那一次爱爱,让他这辈子都没那么累过。如果爱爱就是那种感觉,那他以后不要了也罢。

刘老头道:“当然算赢,男人战胜女人的最好方式,不就是把她压在身下嘛,更何况,你还为威廉戴了一顶世界顶级豪华王冠,绿得让人扎眼。”

林风皱了皱眉,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取得所谓的胜利。更何况,他并不觉得这就是一种胜利。

“小子,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身上阻拦你性福的东西已经解除了,今后尽情发挥,不要玷污了禽兽这个称谓。”刘老头调笑道。

林风心道那是你,本少爷可是好色而不淫的好男人。

“你说你新吊到的那个美人,是千夜宫出来的?”刘老头想到了什么,继续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除了需要注意下用词外,你的说法是正确的,夜妃的确是千夜宫出来的,她对药物调理和促进十分的擅长,我的那种体质被激发,和她有着直接的关系。”

“千夜宫!”刘老头淡淡地道了一声,随即沉默不语,看起来一副思绪万千的模样。

苏鹰石在苏家别墅里批阅着公司的文件,泰王国那边的消息他现在也都知道了,这一次泰王国之战有惊无险,几个年轻人出色的表现,让他也止不住生出后生可畏的感叹。

这一次苏鹰石驰援林风,等于是变相地向黑伞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脸已经撕破,态度也就没有必要再有任何含蓄了,与黑伞坚决划清界限坚决敌对已经是铁定的事实。

但商业上,苏鹰石的玫瑰之城项目仍然继续,因为敌对的原因,威廉势必停止对苏鹰石这个项目所需的最重要的材料供应,所以这也是苏鹰石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联系了全球的其它客商,希望能找到合适的替代品。

门轻轻推开,秦慕雨端着红酒和杯盏走了进来,苏鹰石停下手中的工作,和秦慕雨一起坐到沙发上。

“雨心她们什么时候回东海?”秦慕雨对苏鹰石问道,重逢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和苏雨心分开这么长时间,当初刚刚得知苏雨心孤身一人前往泰王国并且几天没音讯,她几宿没睡好,现在苏雨心安全地和林风等人在一起,她这才彻底放心。

苏鹰石倒了小半杯红酒,品尝了几口,随即道:“就这几天吧,这一次雨心累坏了,让她在香港玩玩也好。”

秦慕雨嗔道:“唉,我真拿这孩子没办法了,女大不中留,这句话原来是真的,雨心这么乖的孩子都不能免俗。”

苏鹰石笑了笑道:“还好咱们女儿的眼光还是很好,她终究没有选错人。”

秦慕雨笑了笑,苏鹰石所说的,也正是她感到安慰的地方。

小半杯红酒刚刚下肚,门外有女侍者请示苏鹰石:苏先生,有一个电话是找您的,我需要帮您接进来吗?

苏鹰石道了声接进来,然后便坐回到书桌旁,秦慕雨随即走出了房间,对于丈夫工作上的事情,她一向不过多询问。

而秦慕雨刚走到楼下,苏鹰石也下了楼,吩咐了保镖备车,看样子是要出门。

“这么晚了去哪儿?”秦慕雨随口问了一句,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她也从没有什么怀疑,只是表示关切地问一下。

“临时见一位市政的要人,生意上的事情。”苏鹰石道,说着关照她早点休息,然后便出了门。

见面的地方是一处海边墓园区,黑夜里一座座墓碑矗立在那儿,整齐有序,胜过很多地方的凌乱。这里很安静,死亡总是比存在安静,并且有时候显得更规律而有条理。

苏鹰石把车停在距离目的地较远的地方,让随从在这里等候,他自己徒步走进入了墓园区,在一座座墓碑中穿梭,然后找到了那个位置。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一座墓碑前,女人一身黑衣,月色下很端庄妩媚,像个贵妇人,不用很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就能感觉到她的高贵与艳丽。

女人打来的电话,让苏鹰石一开始吃了一惊,就在几个月前的清明,他还到这个女人的墓碑前来了一次,简单地为她扫了扫墓烧了些纸钱,用正常的祭奠朋友的方式,祭奠这位离去的朋友。他吃惊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在他的意识中,这个女人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才对。

但苏鹰石毕竟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现在的妻子秦慕雨,就是被确定死亡多年后又重新回到他身边的。现在的他,只能确定眼前这个女人也是当年从死神手里侥幸逃脱的幸运者,所以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苏鹰石,你来了?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并且是以这样的方式。”女人感觉到苏鹰石到来,她缓缓转过身,面对着苏鹰石语气冰冷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