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心猿意马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孩的话一出,林风莫名地激动了一下,他的反应很强烈,他一时间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沈这个姓能让他有这样强烈的反应。

夜妃伸手示意林风不要弄出动静,继续她的引导追问。

“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我现在带着你一起回家。”夜妃拉住女孩的手,继续引导她道,林风为她捏了一把汗,只要她说出自己的名字,最起码就有个调查方向了。龙魂队长抓这个女孩的目的也许就迎刃而解。

女孩努力思索着,她进入了记忆的漩涡区,挣扎着拼命往外企图挣脱,却又被漩涡的巨大力量往里吸着,一幕幕非常杂乱的记忆信息像碎片一样击撞着,她感到了恐惧,眼神中尽是惊惧之色。

夜妃的额头也渗出了阵阵细汗,她在耗损着自己的功力,作最后的努力,她很用心,不想在这个时候放弃。

“我想不起来,我不知道。”女孩捂着耳朵大叫道,她再次变得狂躁起来,而现在夜妃的引导已经安抚不了她的狂躁了。

不得已之下,夜妃只得强行结束,一阵眩晕感随即传来,夜妃站立不住就要倒下,林风立即上前抱住夜妃的娇躯,关欣去安抚住那个女孩。

“功力不够,我已经尽力了。”夜妃娇喘吁吁,额头和鼻尖尽是细细的汗珠。林风懂得这样的道理,这种摄魂术和他的那个记忆窥视性质其实一样,都需要耗损自身大量的功力,而且需要有足够强的功力,才能达到想要达到的目的。

“没事,不要太勉强自己。”林风安慰夜妃道,然后抱着夜妃,轻轻地将她放在房间的床上躺好。

关欣让手下把那个女孩安顿好,然后走回房间看看夜妃的情况,刚进来便看到林风横抱着夜妃把她放到床上,然后很仔细地帮她擦掉额头上的汗,眼神中带着某种关切。

“休息一下,下次用功的时候不要这么勉强,身体会经受不住的。”林风对夜妃道。然后去卫生间拿了条蘸了水的毛巾,再帮她擦了擦脸部。

“已经没事了,头领。”夜妃满目柔情嫣然地道,接着闭上眼睛,静静地调息着自己的气息,让体力慢慢恢复。

走出房间,看到关欣有些不自然的眼神,林风调笑道:“怎么了?你该不会又吃醋了吧?这么容易吃醋,简直就是醋坛子。”

“滚!刚才的账还没和你算呢!”关欣带着一丝懊恼道,这下看样子似乎真的有些小生气。

“非礼警察吗?好像是有点严重耶,不过那是我的习惯性动作,当然,只针对你。”林风嬉笑道。

“去死吧你!”关欣推搡了林风一下,当下真恨不得咬他一口。

论功力,关欣哪里是林风的对手,林风轻巧地躲了一下,关欣便推了个空,不过她这时候似乎心里有气,不打到林风誓不罢休,当下就追打着他。关欣是穿着高跟鞋的,急走之下脚下没踩稳,扭了一下直接就要摔倒。

在这种情况下,林风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摔倒,他伸手扶住她,然后就地一个转身,想稳住关欣,谁知道这下关欣身体又失去了平衡往前倾,朝林风压了过来。

林风就地一个打滑,身子靠到了另一个房间的门上,因为本是虚掩着的,所以两人直接摔倒进了房间里,抱在一起在地毯上翻转了几圈,门也被林风的腿扫上关闭了,林风就这样躺在地上,被关欣压在身下。

这一系列动作太有难度和技巧了,最起码关欣没有发现这些一气呵成的动作带有某些目的性。

林风曾经形容过关欣,她就是那种垫在身下能当床垫、压在身上能当被子的女人,微肥而不腻,美艳至极让人遐想,再配上警官制服,简直能要了人亲命。

因为这种姿势的缘故,林风和关欣的脸贴得很近,关欣的美眸和香唇就近在眼前,而这一瞬间,关欣却停止了挣扎,趴在林风身上,两人四目默默地交换了一会儿目光,互相凝视着对方。

林风伸出手,勾住关欣的玉颈,使得她的香唇贴了过来,林风的嘴唇再稳稳地接住,并不冰冷的地面上,两人开始了拥吻。

对于林风忽然对自己这么主动,关欣吓了一跳,她的心情有些复杂,但对于这些她并没有排斥,从一开始的被动配合,继而开始迎合,然后再利用自己居高临下的优势,开始掌握主动权。

关欣的香唇在林风的嘴唇、脸上、颈部轻轻点过,这一瞬间的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矜持,就这样表现出了自己的主动。

女人是习惯在无助的时候寻求寄托的,而女人无助的时候有很多种,比如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莫名地对别的女人表现出关切,并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

关欣很无语自己的这种感觉,她应该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她,可是自己对于他,居然会有某种拥有的想法,只是拥有,不是占有。心中喜欢他,这是最真实的感觉,这一点关欣骗不了自己。

而对于林风来说,他和关欣一直游离在友情与暧昧之间,他们已经形成了深刻的友谊,但是却有一层迷雾,笼罩在这层友谊之上,透过这层迷雾,就是凌驾于友谊之上的东西,走进去才会发现,原来他们之间能够拥有的可以有更多。

关欣的吻技很一般,不过对于美女来说,根本不需要什么吻技,就算她只是递过来两片香唇而没有任何动作,也会让男方兴奋不已。更何况,关欣现在对林风施加的是连环香吻,虽然蜻蜓点水,但是颇有一番情调。

“你怎么回事?”关欣咬了咬嘴唇,黛眉微蹙望着林风道。

“你可以下嘴狠一点吗?这样子很痒。”林风作郁闷状道。

“去死,我说的是……你下身。”关欣红着脸道,压在林风身上紧贴着他,自然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

“呃,这是表示对你的尊敬和认可。”林风皱眉道,虽然回答有点厚脸皮不知耻,但事实应该如此吧,男人对女人的超高认可,应该就是这种反应吧。

关欣瞪了林风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她的动作也停止,如果刚才那一下是意识瞬间有些迷失,那现在她就清醒了许多。

林风伸出手,抓住了关欣的玉手,另一只手尝试性地在她身上游离,这显然是对关欣发出某种暗示。

这一刻,关欣忽然莫名地紧张起来,他们现在所在的是柔软的地毯,而一旁便是更为柔软舒适的床,按照她警察的思维方式和描述方法,那边是作案场所都具备,作案时机也具备,那作案动机……?还有这样做的合理性呢?

其实,林风扶关欣摔倒也并非有意的,但一切就这么偶然地促成了,身上压的就是身材火爆的美女,并且这个美女与自己也有过谈不上亲密的亲密。

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友谊在这些经历中捶打,终究会产生质的变化与升华。金子的升华便是纯度更加高,而男女友谊的升华,便是捅破暧昧的利剑。暧昧是一层很单薄的纸,这边是工作的办公桌,那边便是睡觉的床,捅破这层纸的过程,就是从办公桌走向床的过程,办公桌是工作伙伴的见证,而床不止是用来睡觉,还可以用来做另外的事情。

如果接吻是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那么魔盒打开后,引发的幻想和行为自然是无止境的,所以林风这一刻纯属情不自禁。渴求,几乎是身体上和心理上同时产生并燃起的。一瞬间心猿意马了。

关欣看着林风,犹豫思索了片刻,她终究不敢再看林风渴求的目光。闭上眼睛轻轻抽回了手,随后正色道:“林风,我们是什么关系?”

林风没有回答,关欣继续道:“朋友是吗?再具体深入一点,就是很好的朋友对吧。可是,我们做的是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关欣其实心里挺不是滋味,对于这一刻,她平日里其实幻想过,甚至向往,但真正来临了,她又莫名地害怕起来。

真是个残酷的决定呀,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下不了决心呢?曾经向往,但真正来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顾虑这么多。

是啊,我们只是朋友,我们也许有了一些暧昧,但终究仅限于此,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可以更深入的亲密呢?没有!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感情出轨,而自己介入了他与别人之间的感情。

不能做的,终究还是不能做!

“我只是想对你一直以来的帮助说声谢谢!”林风轻笑了声道。

“啊?!没事,我说过了,我们是好朋友,这些没什么。”关欣心不在焉地道,她现在满脑子还是刚才那一瞬间的那个决定。

只是对我说声谢谢?一定不是这样子的,如果刚才我迷失了,现在的我们应该就在旁边那张暧昧的双人床上。关欣呀关欣,你是不是后悔拒绝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