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情人节快乐/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愣了一下,虽然右手已经搭在车门扣手上准备打开车门了,但风天朗月的话,还是让她产生了一些好奇心,她扭过头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风天朗月拿着那块月牙状玉坠,继续道:“这是正宗的缅甸翡翠,有避祸驱邪的功效,并且还经过了开光,现在的你其实是需要它的。”

“我不觉得我需要,再说这种东西我有。”程雅诗道。

风天朗月无奈地笑了笑,继续道:“雅诗,你相信我吗?”

迟疑稍许,程雅诗回道:“说这些做什么,你和我各自所在的立场,你心里是知道的。但是除了这点之外,我还可以把你当做是一个朋友,上次的事情谢谢你。”

风天朗月道:“上次我只是告诉了你黑伞的行动计划,而其实他们对双子岛的觊觎一直都没有停止,为了这个他们会不得手段,而现在,负责完成这个任务的,是玫瑰组织,也就是你家的那些亲戚们。而在利益面前,亲情没有多大说服力,所以他们同样会对你不择手段。”

“你相信世界上有巫术吗?你的外公请来了泰王国一个著名的女巫术,她擅长各种精妙的控魂术,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入她的圈套,满足她的任何要求。如果你失去了双子岛,你一定会痛苦万分,其实和林风一样,我也是世界上最不愿意看到你痛苦的人。”

程雅诗目光转向窗外,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滴,心情很惆怅。虽然程雅诗是一个很注重亲情的人,和外公他们决裂,是她很不愿意做的事情,但现在她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外公的态度她改变不了,而她维护华夏利益的立场也同样不会改变。

之前李千宠试图用类似的方法达到目的,现在听到外公为了达到目的,再次试图对她采用这种卑劣方法,她感到很失望心痛。风天朗月所说的是可信的,因为程雅诗明白,外公现在能做出这种事情。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的。”程雅诗无限唏嘘地摇了摇头,轻声对风天朗月道。

“小心是不够的,你应该被保护,妮雅教主的巫术防不胜防,它可以保护你。”风天朗月道,说着把那块玉佩继续塞到程雅诗手中。

“我爷爷曾经在泰王国呆过很久,这块玉佩是他特意为我订制的,它产生的辐射波不会对人有害,但会很好地应付心理干扰这种情况,对付摄魂术更是有效。相信我的话,就把它戴上,不相信我,就把它扔到路边,不过希望是在我离开之后。不过,最近会有个女人来找你,记得小心点。”

程雅诗犹豫了一下,还是勉强收下了,望着风天朗月点头轻声说了声谢谢。

“我尽快还给你。”程雅诗道。

风天朗月面色黯然地道:“送给你吧,等到它对你来说失去作用了,你可以把它扔在任意一个角落,我为你做的这些,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林风,可以吗?”

程雅诗道:“好,我也希望你能尽快离开黑伞,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算是朋友对你的忠心劝告吧。”

“谢谢!雅诗,情人节快乐!”风天朗月淡淡地一笑道。

程雅诗道了声拜拜,下车快步地走进了家中。

程雅诗其实很矛盾,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风天朗月。对于他送给自己的这个所谓护身符,她不知道是该真的听从他佩戴,还是放到一边置之不理。

她甚至怀疑这块玉坠被做了手脚,目的正是为了双子岛,毕竟风天朗月是黑伞那方的人。可是玉坠上又完全看不出什么,并且从风天朗月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欺骗自己的可能性不大,否则他上一次冒险将黑伞的计划对自己和盘托出,又有什么意义!

她很想给林风打个电话,不过看时间太晚了,索性作罢,决定等第二天再说吧。

秦慕雨还没有睡,在走廊里她偶然看到了林风,这时候林风正从苏雨心房间走出来,小心地把房门带好。

“晚上好秦姨,还没休息呢?”林风礼貌地对秦慕雨打起招呼道,一眼看到他觉得秦慕雨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秦慕雨淡淡地笑了笑,随即作埋怨状道:“来得这么晚,也不记得和雨心过个情人节,还好我女儿脾气比唐蕊那丫头好得多。”

林风有些抱歉地笑了笑,随即道:“没办法,只能以后补偿雨心了,祝您和苏伯父过个快乐的情人节吧。”

听到这儿秦慕雨黛眉一蹙,当即道:“快乐什么呀,没分开就不错了,还好我现在只考虑女儿,其它的对我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

“怎么了秦姨?”林风诧异地问道,在他看来,苏鹰石与秦慕雨那可绝对是一对惹人羡慕的江湖眷侣,堪称恩爱夫妻的典范,难道他们也不可免俗地出现了传说中的感情危机。

“也没什么,简单地说就是他的旧爱又来找他续前缘了,严重地说就是,旧爱回来除去我们,抢夺她想要的东西了。”秦慕雨道,她如实地把妮雅回来的消息告诉了林风,在这件事情,秦慕雨虽然选择忍受,选择相信丈夫,但她也需要一个倾诉者,不能对女儿倾诉,只能对林风了。

“泰王国修罗教教主?”林风诧异地道,他这一次在泰王国呆了不短的时间,倒并没有听说过有这号人物。

当然,他更不知道苏鹰石还有这么一号露水情人,看来那句话说的真对,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尤其是风流债,要还的代价更大。

“秦姨,你想多了,苏伯父可不是那种人,那些都是过去式,你就当是他年轻时犯的错误吧。”林风对秦慕雨劝道。

秦慕雨道:“我没有刻意为这个事情和他闹别扭,只是那个女人有些过分,她威胁要伤害雨心,如果雨心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可能原谅他。”

秦慕雨的脾气是很好的,不过她的脾气一旦硬起来,任何人都会对她无可奈何,因为一次的心灰意冷她能够与世隔绝地隐居十年,因为唐建豪当年的错误,她至今都不愿意搭理唐建豪,这样的女人气性由此可见,所以温柔可人的秦慕雨是苏鹰石的贤惠娇妻,可是如果触怒了她心中的某处,她就会变身霸道女神。

这两天,秦慕雨一直都没有搭理苏鹰石,而苏鹰石这次算是见识到了,从结婚到现在,他都没有碰到过秦慕雨这样的冷遇。

“林风,最近你要保护好雨心,不能让她受到那个女人的伤害。这个女人的存在,让我真的很没安全感,我想找她谈谈,苏鹰石也不让,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秦慕雨郁闷地道。

“苏伯父也是为了您的安全考虑,你很排斥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同样很痛恨你,你去见她这才是很不安全的举动。”林风正色道。

秦慕雨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不再说什么,和林风互道了晚安,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苏鹰石准备让林风在家中留宿的,不过林风还是表示要回去,唐建豪也就没有再挽留。

面具女此时在威廉的别墅中,今天是威廉邀了他们来开会,为几天后的长兴岛会议做准备,几天后黑伞附属的几股最强大的力量就要聚集,威廉是负责对这几股力量进行部署,这也就意味着黑伞的华夏行动正式开始。

会议结束,露台的会议桌上,只剩下威廉和面具女,此时雨已经停了,夏天的雨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天空被洗礼了一下,又露出了晴朗的实质。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威廉对面具女问道。

面具女回答不知道,其实,这是嘴上说不知道心里知道的表现。

威廉道:“今天是七夕,华夏的情人节,华夏经典爱情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一年只有一次,中间隔着银河,由喜鹊为他们搭建一座桥相见。”

“很浪漫,这是华夏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面具女淡淡地道,面无表情。

“还有一个多小时,一起渡过这华夏的情人节吧,看看大海,看看银河,用最简单的方式。”威廉道。

面具女道:“爵少,你说过,在华夏的任务完成之前,你和我们除了圣诞节外,不会过任何节日!”

威廉一怔,接着自嘲地笑了笑道:“我是说过,只是我没有强调过,情人节也在内。原来你把我的这个命令记得这么清楚,队长,你是最敬业的下属。”

“爵少你会以身作则的。”面具女道。

威廉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拍了拍面具女的肩膀,随即道:“好吧,希望一切尽快结束,让我们都可以过任何节日。OK,去执行你的任务吧,我的队长,情人节快乐!”

面具女离开了威廉所在的别墅,坐进了自己的座驾内。在离开之前,她打开了车的天窗,仰望着天空银河的方向,默默地凝视了一会儿,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画面是黑暗的,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一切都是自己身体的感知和想象。

“情人节快乐!”面具女对着天空默默地说了一声,然后启车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