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让我为你做些什么/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妮雅这一下受伤很重,在她集中精力施展她的巫术时,突然遇到对方这种强有力的对抗,并且冲击力如此巨大,这是她始料未及的,所以她几乎没有任何防备,才会导致受伤如此严重以至于吐血。

所谓巫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无非就是利用内力与外力,制造出一种场,用于干扰与控制别人。而被干扰者如果能够不受施法者干扰甚至能够破坏他的干扰,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她本身具备另一种更强大的场,对她的干扰有天生的防护抵御作用。

而这种人,妮雅之前是根本未曾遇到过的,她也完全不敢相信一个小女孩会有这种能力。但的确在那一瞬间,这个女孩的眼睛里产生了一种极强的能够对抗她的能量,正是这种能量瞬间让妮雅受伤。

而这时候,妮雅想得更多的根本不是自己受伤的事情,而是在疑惑:这个叫唐蕊的女孩,为什么身上会具备这种奇特的力量?

唐蕊从饭店里跑出,一路朝唐风-诗雨公司大厦飞奔过去,迎面遇上了来找她的林风等人,唐蕊抓住林风的手臂,娇喘不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唐蕊见了鬼一般,林风急忙问道。

“禽兽哥,有人要暗算我!”唐蕊惊恐地道,这下她才后悔一个人跑出去吃饭了,虽然她还不清楚具体遭遇了什么,但刚才的经历让她感到很恐惧。

把情形对林风一说,林风立即就明白了,看了看一旁的程雅诗,她也立即意会过来是怎么一个情况,原来妮雅已经等不及要先对雨心下手了。并且她还采用了一种极其卑劣的方法,企图用巫术蛊惑唐蕊,然后借唐蕊之手去伤害雨心。

如果这个目的真让她达到了,后果林风是清楚的,而林风对这种卑劣行为一向是深恶痛绝的,之前他对妮雅的那一点同情这时候也已经荡然无存,现在他已经能判断出,这就是一个曾经受过情伤,以至于现在心灵完全扭曲的女人。

林风追到唐蕊所说的那个饭店的时候,妮雅已经不在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也向程雅诗证实了风天朗月所说的一切是真的,只是她不知道,妮雅在试图蛊惑唐蕊的过程中受了重伤,短时间内她根本无法再对程雅诗动手。

而林风其实也不清楚唐蕊是怎么躲过了妮雅的蛊惑的,他可不太相信对苏鹰石一家恨之入骨的妮雅,会在这么关键的事情上出现失误。而如果是这样,那就是唐蕊对妮雅的巫术,存在某种特别的免疫力?

关于控心术这些问题,林风还不是很明白,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头询问一下夜妃。

几人带着唐蕊一起回了公司,到公司的休息室休息,几人刚才找了唐蕊好一阵,也没顾得上吃饭,林风在公司职员办公区找了个订餐的单子,订了几份外卖。

“蕊蕊,别害怕了,以后不要单独乱跑,出去的话一定要和我们一起,最近外面的事情比较多,林风又没时间一直保护你们,所以自己要小心,别再像今天这样了。”程雅诗语重心长地对唐蕊道,今天的事情也确实让程雅诗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几个女孩子在她的公司,她就有责任照顾好她们,出了任何事情对她来说无疑都是不能接受的。

唐蕊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我知道了,雅诗姐,谢谢!”

“真无语,跟我怎么突然间这么客气起来了。”程雅诗抚了抚唐蕊的脸笑道。

不一会儿外卖送来了,就是简单的盒饭和炒菜套餐,几人就在休息室里吃了起来。李思瑶努着嘴对唐蕊抱怨:今天本来有水煮鱼吃的,被你搅合得只剩盒饭了,甜甜的鱼香肉丝,吃了会发胖的。唐蕊回道就是要让你发胖变形,反衬出本小姐的苗条纤细。

吃完以后程雅诗就出去了,临走还特意把李思瑶和小爱也带了出去,意思自然很明显,给唐蕊和林风两人单独相处。

“好了,别再担心了,怪我没有保护好你,今天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吃饭,自己跑出去了?”林风对唐蕊问道。

具体原因唐蕊自然没法说,在林风面前,唐蕊可以把自己表现得很任性无礼,但她可不想把自己表现得像个疑心病很重并且小肚鸡肠的女孩。

“没什么,就是想吃独食了,不行啊,看你态度还好,本小姐不和你计较了!”唐蕊勉强笑了笑道。

下午下班的时候林风先把唐蕊等几个女孩儿送回家,然后他再出门面见程雅诗,这是下班的时候的程雅诗约好的,他们一起吃饭,当然顺便谈谈双子岛的事情。

一间不大但很干净的小馆子里,林风和程雅诗一起吃了晚餐,然后两人上了车,却谁也没有回家的意思。

而现在,每次和程雅诗单独在车里的时候,林风就止不住会想起上次的经历。当然,现在的情况和当初已经不一样了,当初不能给予而给程雅诗带来的伤害,是不是该抚平了?那些遗憾是不是该填补了。

人的肢体动作,确实是随着思想意识而变动的,此刻林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抓住了程雅诗的玉手。

“回家还是……?”林风对程雅诗问道。很明显,他可不是问程雅诗是否要回家,这句话应该更深层地理解:是就地在车上?还是回家去床上?

程雅诗能够明白林风的意思,她觉得林风是在为以前的事情向她道歉,不过,这道歉方式……。对于林风来说,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愉快的道歉方式。

“一会儿我要去做一件事情,你陪我一起去吧!”程雅诗没有挣脱林风,只轻声对他征求道。

“当然,这个时候谁还放心你一个人出去。”林风道。

程雅诗笑了笑,然后林风开车往程雅诗说的那个地方赶去。

风天朗月今晚有些意外,他居然收到了程雅诗的信息,约他到一个地方见面,虽然他不相信他希望的事情来得这么快,但程雅诗主动找他还是让他无比的欣喜,自然也会欣然地赴约。

到了地方他看到了程雅诗那辆白色宝马轿车,只是夜色下他还没有看到车内的林风,林风却看到了他,一时间还不知道程雅诗到底想要做什么。

“风天朗月?你准备做什么?”林风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拉住林风道:“别问了,跟我下车。”

当林风的身影从车内钻出来的时候,风天朗月的勃勃兴致才会削减了许多,以至于程雅诗缓缓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完全没了喜悦兴奋感,反倒开始觉得,今天来是个错误,他应该会接受一些自己不想接受的东西。

“谢谢你能过来,其实今天来,我只是想澄清一件事情:你送给我的礼物,让我爱的人产生了误会,今天应该将误会澄清,然后把它还给你。”

程雅诗说着,从兜中拿出那块风天朗月的玉坠,递还到风天朗月手中。

“对于你的好意和帮助,我很感谢你,但是我不需要它,因为会有人将我保护得很好。”程雅诗继续道。

风天朗月很绅士地笑了笑,眼中却不可避免地呈现出失落之色。这种话,毕竟是他最害怕听到的,虽然今天看到程雅诗和林风一起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

“特意找我来,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吗?”风天朗月道。

程雅诗道:“是的,如果你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我们会成为朋友。只不过,我不会爱上你,因为女人的心只有一个,一旦被一个人占据,就不会再容得下另外的人。我爱的是林风,永远如此,这一点不会改变,谢谢你的爱,可惜它对我来说没有意义,风天朗月,祝福你与未来那个与你在一起的女孩。”

“听得出这是真心话,那……我也祝福你们!”风天朗月道,很明显,这不太像是他的真心话。

“谢谢!再见!”程雅诗道,说着转过身,挽过林风的手臂便走到车前上了车,也没给林风说任何话的机会,显然,她今天来是让林风做一个旁观者,而并不要他表达什么。

宝马疾驰而去,只留下风天朗月留在原地,手中拿着那枚沾着程雅诗香气的玉坠,这一刻他的心情难以形容,只有一种感觉很明显,沉重而复杂。

“怎么突然间对风天朗月表示这个?”林风有些诧异地对程雅诗问道,今天的这一切,倒让林风完全没预料到,以程雅诗的性格,她不太可能会做出这种举动。

“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是为了你吗?”程雅诗对林风道。

“看出来了,只不过有些突然。”林风道。

程雅诗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吗?”

林风点了点头表示当然喜欢,虽然这是建立在另一个痴情的人的痛苦之上。

“今晚这一切都为你,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也应该为你做些什么吧!”程雅诗美眸闪动,望着林风满目柔情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