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必须要报复/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天倒也风平浪静,唐蕊还是不知道一切,倒是林风觉得,李思瑶这小妮子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了变化,没事对自己报以得意坏笑眼神的频率明显比以前多了,虽然瑶瑶一向古灵精怪,喜欢和自己玩神秘。

李思瑶知道他和程雅诗之间的事情,这一事实程雅诗并没有告诉他,不过林风大概也能猜到或许会是这种情况。

所以他很郁闷:程雅诗为什么要先告诉李思瑶,要知道,这大波妹对本少爷可是存有觊觎之心的啊,被她知道和利用了还得了!

唐蕊这几天倒很乖,并没有因为发现了雅诗给林风发的暧昧短信,而深深地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唐蕊在成长,因为她开始豁达地看待一些问题,而不是带着怀疑的心去看待,她可以理解为那是程雅诗和林风的一个暧昧玩笑,毕竟她们在一起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关系都已经十分亲密,这种玩笑唐蕊姑且认为在接受范围内吧。当然更重要的是,她相信林风也相信程雅诗。

“禽兽哥,最近你那边怎么样了?”晚上单独在一起聊天,唐蕊对林风问道。

“我那边?什么意思?”林风倒有些诧异地问道,一时还没明白唐蕊想表达什么。

“笨蛋,就是你的那个岛上啊,你的风组织。”唐蕊美眸闪动嗔怪地道。

“呃,还好吧,还算顺利。”林风道,他有点纳闷,唐蕊可从来没关注过他这些事情,今天怎么想起来问这些了?

“嗯,那你加油吧,不要让我们失望哦,你也要多注意安全!”唐蕊柔声道。

林风笑道:“我会的。”

说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唐大小姐今天的温柔,很明显有些反常,这么一个任性无礼的咆哮大小姐,今天忽然这么温柔起来,林风着实有些Hold不住,甚至让他有些忐忑。

“你现在不光有你自己哦,还有我,所以我不许你出任何事情。”唐蕊继续温柔地对林风道。

神马情况?是为那晚上那件事情没有促成而后悔了吗?现在是表现悔意的时候?如果是,林风觉得自己得主动一点了。

“那个……?”

“那个什么?本小姐温柔的时候,你喜不喜欢?”唐蕊望着林风,一本正经地问道。

林风干笑了一声,道还好,不过很明显我需要适应期。唐蕊努了努小嘴,有些小失望,她觉得自己也许不适合这样温柔。

“禽兽哥,上次那个事情好可怕,我感觉就像被那女人灌了迷魂汤了,那一瞬间,我真的有杀死苏雨心的冲动了。”唐蕊委屈地道,事情虽然过去几天了,但她明显还没从那件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

唐蕊不知道妮雅,更不知道她的控心术,而对于她怎么能成功抵御妮雅的控心术的,林风也感到很奇怪。这世上存在一种东西,叫作天生免疫,但这种东西出现的概率太低了,比唐蕊的那种稀有血型还要低很多倍,所以偶然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没有偶然,那只能是必然,就是唐蕊本身真的存在抵御某些东西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来自哪里呢?是先天遗传,还是因为某些后天奇遇呢?

“所以,以后不要一个人乱跑,因为你的特殊身份,会让你比其他人有更多麻烦。”林风关切地对唐蕊道。

唐蕊望着林风,正色问道:“那如果我真的中了邪,然后伤害了苏雨心,弄伤了她,甚至真的把她杀死了,你是不是就不可能要我了?会恨我一辈子对不对?”

“我是说假如,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不许搪塞我!”唐蕊强调了一句。

林风想了想,柔声道:“如果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再继续伤害你?如果最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会永远怀念雨心,也会永远照顾你。”

唐蕊抿了抿小嘴,微微点了点头,这或许是她满意的答案,当然,它也出自林风的真心。

这几天程雅诗并没有听到外界有什么动静,那个打电话用照片来威胁她的人也再也没有联系过她,这让她紧张的神经稍微松弛了一些。她觉得是对方因为达不到目的,所以就放弃了,而将她的那些照片公布出去,也只能起到泄愤的作用,并不能改变什么。

而程雅诗一直在怀疑,这些事情不太像是真正黑伞的人做的,因为她知道,黑伞的奸恶,都是大奸大恶,不至于采用这种下三滥手段,而且他们怎么会刚好知道林风那晚与自己有那种事情,恰好就在窗外偷拍到了。要知道,顺利跟踪林风而不被他发觉,这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程雅诗已经严重怀疑,这些事情有可能是她身边的人做的了。而且她清楚地记得,那个晚上,刚好李千宠来过程家。尽管很不想去怀疑李千宠这么没节操,但程雅诗却又不能不怀疑他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仇天现在不得已又回了鹰组织,虽然这次和林风的配合看似顺利,但他们都认识到,玫瑰组织肯定已经意识到了仇天的假投诚,现在仇天回去必然十分危险。尽管仇天不顾安危打算再次涉险,但苏鹰石不同意,命令他立即回组织。虽然苏鹰石派仇天卧底玫瑰组织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但这种情形下,他不能再用仇天的生命冒险。

“以后你还主要负责小姐的安全,当然最近我会安排你休假,安心地和袁琳去南太平洋拍婚纱照去吧,婚期也不要延迟,按之前的安排办。”苏鹰石给仇天作了最好的安排。

“头领,对玫瑰组织的计划……。”仇天继续请示道。

苏鹰石道:“暂缓吧,现在华夏是多事之秋,我的个人恩怨,也要先放在一边,现在我和玫瑰组织对立,不是因为私人恩怨,而是爱国者与叛国者之间的对立。”

仇天点头道:“这点我明白,头领,根据我在那边掌握到的情况,黑伞旗下的几大组织并不和睦,他们之间貌合神离,根本不像鹰组织与风组织之间这样默契的团结,我们可以在这方面做点文章,他们越离心,对我们越有利。”

苏鹰石点了点头,仇天道:“头领,这个交给我去办吧,您给我的假期,我想可以免了,那对我来说是浪费时间。”

“我可不完全考虑你,人家姑娘呢,你委屈了人家这么长时间,总得有个补偿方式吧!”苏鹰石笑道,对于仇天的忠诚与尽职,他是无话可说的。

仇天笑道:“婚纱照而已,东海的海也不会比南太平洋的岛国差,袁琳是个很好说话的人,矫情的女孩我可不喜欢。”

苏鹰石点了点头,拍了拍仇天的肩膀道:“好好去办,注意自己的安全,记住你的命不是我的,也不完全是你自己的。”

“遵命!”仇天恭敬地领命。

九鬼加龙此刻正处在一种暴怒的境地中,这几天他暴怒的情况很多,每当不经意间抬起手,看到自己残缺了一只手指,他的暴怒就会升起。

日国最大的组织头山组的头领,传统武士世家,家族永远显赫的光辉史,这一切都让他引起为傲,包括他自己,他同样以自己为傲。

日国传统阴流的一流高手,纵横数十年还没遇到过对手,而且他执掌头山组以来,便通过自己卓越的才能和功力,将头山组的事业推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让世人为之瞩目,他像被捧上了神坛一样,高高在上。所以,他才有高傲的资本,甚至对黑伞的高级头领威廉,他都可以不必像其它组织头领那样表现出恭敬的态度。

而前几天发生的那一幕,直接让他从神坛上摔了下来,而且摔得很惨,让他在群雄面前颜面尽失,似乎他多年建立起来的威望和震慑力,在那一瞬间顷刻就崩塌了。

让他从神坛上摔下来的,真是那个叫林风的华夏小子,九鬼记住了这个名字,他发誓要对他进行最残酷、最彻底的报复,除了这个,没有其它方式能够洗刷他的耻辱,泄他心头之恨。

林风,这对于九鬼来说不是个陌生的名字,上次泰王国之争,虽然傀儡死神压倒性地干掉了这小子,并让头山组在当地完胜风组织。但这小子居然大难不死,又重新杀了回来,而且力压头山组,几乎将头山组的势力逐出了泰王国。

头山组损失了数员九鬼的得力干将,势力还被赶出泰王国,并且在东南亚持续受到风组织的冲击,地位已经岌岌可危。

东南亚的败绩且不论,现在林风居然在他们集会的地头,当着众人的面让他大受其辱,这完全是九鬼无法忍受的。怒发冲冠之下,黑伞的华夏计划什么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现在在他眼里最重要的,就是踩平风组织,踩死林风,并且在踩死他之前,变本加厉地让他品尝一下被羞辱的苦果。

“林风小子,地狱是最适合你的地方!”九鬼仰望着天穹,目露凶光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