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有一点隐秘/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风从窗户吹进,带着大海的气息,也带着蓝玫瑰身上散发出的香气。|ziyouge.com|香气弥散在空中,被海风的气味包裹,变得非常清淡,进入林风鼻中的几乎忽略不计。

所以林风没有察觉到这种香气的存在,或者他察觉到了,但这样的细微与渺小,让他觉得这只是他的另一个幻觉,就像刚才他出现了幻视一样。

望着桌上花瓶里那只妖艳精致的蓝色玫瑰花,林风苦笑了一声,在之前的岁月中,他还没有过对一个女人如此怀念的感觉。

蓝玫瑰真是个奇特的女人,她存在的时候,林风并不把她当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她在林风心中的地位其实一般,并没有达到很高的地方。林风更多的是把她当成自己的下属,然后才是情人。

在失去蓝玫瑰的日子里,林风才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的感情,比他能够感知到的要强烈很多。

爱她是真的,只可惜正如她所说:自己从未真正地对她说一声我爱你,如今,已经成了永远的遗憾。

这个海边咖啡厅里咖啡桌上原来放的是红玫瑰,后来袁琳让仇天把这里都换成蓝玫瑰,以后也换成蓝玫瑰,咖啡厅的名字也改成了“心怡”。妹妹不能来参加她的婚礼,她感到很遗憾,平日里见面的机会又实在太少,她选择用这种方式,表达一种姐妹之情。

静静地拿起那朵蓝玫瑰,在静静放在嘴边,轻吻了它一下,一瞬间,所有的颜色与味道,全部被蓝色玫瑰占据。

玻璃的映影中,蓝玫瑰看到了一切,闪动的美眸中,无限的感动与柔情绽放。这就是一个从不轻易动情的女人,在动情的时候最真实的表现。

此时她心中的冲动非常的强烈,走出来,神秘而风情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感受着他可能给予自己的一切,拥抱也好、激吻也好、就此将自己按倒在咖啡桌上也好,同时把自己的一切也赐予他。

从死亡中走出来,从永远与他相隔的生死屏障走出来,这么近距离地站在他的面前,现在最想的,应该就是那一刻的拥抱、激吻与缠绵吧?一切近在咫尺,可是……。

蓝玫瑰的脚动了一下,可脑海中立即掠过叶温玉的嘱托,然后她立即将自己心中的那个想法停滞了下来。她很明白,现在她不能与林风想见,除了在叶温玉面前,她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都应该是一个死去的人,包括在林风面前。蓝玫瑰已经死了,至少暂时死了,她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活过来。

“如果真的忘不了我,就耐心地等着我吧,记住绚丽的蓝玫瑰,她生是为了你,死也是为了你,她永远为你而绽放,为你而枯萎,永远只为你一人!”蓝玫瑰在心中淡淡地道。

回到婚礼会场,唐蕊看到林风,虽然没表现出明显的生气,但脸上还是有些许的不悦之色。刚才只是向林风借个吻,好气气刺激自己的李思瑶,结果林风也不知道是追着谁玩失踪,让自己颜面顿失,李思瑶还在那看自己的笑话呢。

“禽兽哥,去哪潇洒了呀?你敢拒绝蕊蕊姐的主动约吻,今晚回家要跪洗衣板了哦。”李思瑶幸灾乐祸地坏笑道。

林风心情有点沉闷,当下不想和李思瑶开这个玩笑,一笑置之,不过对于唐蕊,他需要解释一下。

“不是故意的,回去再和我生气吧,今天人家结婚的日子,都高兴点。”林风拉着唐蕊的手臂道。

“哼!谁跟你生气了,你又不是第一次抽风,本小姐才懒得理你,你也不要理我!”唐蕊作不屑状,却又很不悦地道。

林风笑了笑,这时候婚礼的高潮来临了,是一个剪绣球的游戏:天空中吊着一个大绣球,要新郎新娘一起将连着它的绳索剪断,绣球会像烟花一般炸开,然后无数的彩花、彩丝等散落下来,极其绚丽壮观。

在众人的簇拥下,仇天和袁琳先完成了接吻游戏,然后一起剪那个幸福绣球。

“嘭”的一声,绣球就此炸开,让人惊愕的是,里面并没有彩丝、彩花散落出来,取而代之的,却是清一色的蓝色玫瑰的花瓣,数量极其多,天女散花般从空中落下,随风飘散,整个婚礼会场的上空尽被蓝色的绚丽花瓣吸引,极其绚丽与壮观。

仇天和袁琳都挺纳闷,之前可不是这种安排,而在场的人显然觉得这样的安排更加别具特色,也绚丽得多,很多人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等设备,拍下这难得的蓝色花瓣雨。连唐蕊和李思瑶等也不能免俗,都不可避免地被这一幕场景镇住了,她们还赞叹着婚礼会场设计的人别出心裁。

林风也镇住了,蓝色的玫瑰花瓣雨,更是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他同样以为这是婚礼现场的独特安排,所以这时候的他不会想到它是出自那个人的安排。

不过,那个被自己认为是幻觉的身影,蓝色的花瓣雨,让林风的内心产生了一些复苏,他已经不是完全相信,那个人真的离去了,因为眼前这一幕,让他有一种很真切的感觉,仿佛她存在。

花瓣雨也飘洒到了俱乐部海边那个安静的码头,一艘游艇上,蓝玫瑰静静地立在那儿,感觉着玫瑰花瓣落在她的身上。直到这一切停息,她才走进船舱,驾着游艇离开了。

当天晚上,刘老头来到了东海,在他们每次见面的那个烧烤摊,几人再次约见。这一次见面的不只有林风了,白龙也在。

现在林风对刘老头称呼客气了,不再直呼刘老头,也不称刘爷,为了和刘七区分,他改称他刘伯了。

白龙是刘老头的儿子,这次约见自然少不了他,当然,白龙和他已经父子和好,现在的白龙就是刘老头派来协助林风的。

因为体内注入过李思瑶的黄金之血,再加上曾经得到过千夜宫的灵药调理,在风组织的众高手中,除了林风,白龙的功力是最强的。不过,白龙现在名义上是东兴社的人,他还是率属于自己的父亲刘光祖(刘老头)。所以白龙一直没有加入风组织,对于风组织来说,白龙的身份是个辅助者和外援。

几人的扎啤碰了杯,刘老头对林风道:“小子,你的动作挺快嘛,这么快又收购了几个岛,让基地的规模扩大了几倍。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与头山组对抗了,不过与玫瑰组织,还有一些差距,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还有个更可怕的黑伞组织!”

林风点了点头表示这些他心里清楚,他没有松懈也没有好高骛远,而是脚踏实地地缩短与敌人的差距。积蓄自己的力量,随时准备对敌人挥动利剑,不战则已,战就要一战定乾坤。

正义的留在天堂,邪恶的在地狱中悔过。

“行了,别跟我拽文,老头子我是粗人!”刘老头道:“说点实际的,拿下那几个岛,就是李青河去办都未必容易,你小子靠的是什么路子?”

林风道:“你忘了我有多重身份吗?其中有个身份叫华夏龙之组副队长,队长叫沈若溪,她是华夏高级人物,拿到几个偏远的岛的权益,当然不会是什么难事。”

“沈若溪?听过这个名字,不过还真没打过交道,你也知道,老头子我懒得和官面上的人打交道。”刘老头道。

的确,刘老头的性格是宁愿做一头浪迹天涯的野狼,即使风餐露宿也要追逐自由,他不喜欢某些人和事,即使那些在很多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

白龙的性格有些遗传刘老头,所以白龙既不加入组织,也不愿意接受华夏护龙勋章,加入华夏龙之组,他更愿意做的是一个没有组织、不受任何约束的自由的人。

林风笑了笑,刘老头随即笑道:“在女人方面,你小子就是比我有办法,这点不服不行,当年你老子……。”刘老头道。

他估计是酒喝得有点多了,扯到了这上面。刘老头轻易不喝酒,只有在高兴的时候才会把自己灌醉,这次和林风与儿子白龙一起畅谈,他心情畅快,自然拿出了不醉不归的态势。

“我父亲?什么意思?”林风问道。因为平日里极少有人对他提到他的父亲,所以得到有关父亲的消息,他当然会感兴趣。

时至今日,林风已经与母亲团聚,虽然与她见面的机会极少,但是知道她的存在,林风的心中无比快意。唯一的遗憾就是,父亲仍然是个幻影,至今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准确信息,如果有人知道父亲的过去,林风会去追寻。

刘老头愣了一下,似乎意识到自己不该提这些事情,他挥了挥手表示不提。而根据林风的判断,就好像刘老头有什么关于林风父亲的难言之隐,不方便说出来似的。

刘老头后悔自己喝多了大舌头了,他知道自己无意间把林风胃口吊了起来,以林风的性格,一定对对他刨根问底,所以这事情他想瞒住不再容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