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似梦似真/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女子正是若兰,纱帘后的那位自不必说了,正是千夜宫主。-www.ZiYouGe.com-她美艳的脸上,仍然是一副高傲的姿态。

“先好好招呼她,然后做你要做的。”千夜宫主对若兰道。说着隔着纱帘,往唐蕊所在的方向看了看,这时候唐蕊也恰好看着千夜宫主这边的方向,似乎是感到好奇。因为纱帘的遮挡,唐蕊只能很模糊地看到里面那个女人,也只能判断出这是个很美艳的女人,并不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

而在纱帘里,千夜宫主能很清楚地看到唐蕊的脸,精致的五官、娇俏美丽可爱,好一副美人胚子!

千夜宫主仔细凝视了稍许,表情和目光都有些异样,直到唐蕊转过身,自顾去享用桌子上美食去了。

唐蕊现在处在被催眠的状态中,她现在的境况类似于梦游,思想和行为完全处在不作主、被控制的状态。千夜宫的致幻术神奇异常,完美无缺,唐蕊从这种境况中走出来,她也会非常地肯定这是自己的一个梦境。

唐蕊正吃着美味而奇特的水果点心,若兰轻轻走到她身旁,柔声道:“蕊蕊,配合我们做一些事吧,很容易的,小睡一会儿,醒来后就可以了。”

唐蕊这时候当然会顺从,她起身随着若兰进了另一个内舱小房间,里面有张很小的床,唐蕊在床上躺下,很快就进入了半睡眠状态,若兰轻轻地解开唐蕊的衣服……。

千夜宫主在另一个内舱的纱帘后等待着,许久,若兰完成了工作走了进去,跪地躬身对千夜宫主禀报。

“宫主,唐蕊小姐很健康,身高、体重、气血都很合理,心理状态也比较优越,可以判断出,她一直生活得很快乐,只偶尔有一些小小的不愉快。”

若兰说着抬眼看了看千夜宫主,看她是否有什么指示回应,千夜宫主道了声说下去,若兰才继续往下说。

“唐蕊小姐血型特殊,是一种罕见的血型,人群存在率只有万分之三,然后是水性体质,纯阴参数很高……。”

“说关键的。”千夜宫主眉头一皱道。

若兰领会过来,随即禀报道:“唐蕊小姐还未经人事,她是处子之身,少女贞洁保持得十分完整。”

“你确定吗?”

“确定,的确是这样的,而且我检查过了,唐蕊小姐是极阴之体。”若兰道,她感到有些诧异,整个千夜宫的人都是处子之身,就没有发现一个极阴的,而且唐蕊还是真正的天然而就的纯极阴,这着实罕见,世间可谓独一无二。

千夜宫主不再说话,沉默了许久后又对若兰问了一句:“她漂亮吗?”

若兰不知道千夜宫主问这话是什么用意,只好如实回道:“是个样貌非常出众的女孩子,很罕见的漂亮。”

“比我们千夜宫所有女子都要漂亮?”千夜宫主继续问道。

“是的,除了宫主。”若兰不知道宫主这样问的用意,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得这样回道。

“你真会说话!”千夜宫主轻笑了一声道。平日里她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冰冷,尤其是对于千夜宫的人,宫主的笑容,甚至会让她们感到害怕。不过这一次,若兰感到宫主的笑容是真挚的。

“宫主,我觉得,这个女孩子长得像您,尤其是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到她的眼睛,就能想到宫主的眼神。”若兰道。

“你过来一下。”千夜宫主对若兰道。

若兰躬身恭敬地走到宫主身旁,准备听候差遣,忽然“啪”的一声,宫主甩手给了若兰一个耳光,她俏丽的脸上,立即有了几道掌痕,一阵火辣的疼痛随即也涌了上来,一瞬间眼眶一热,疼得眼泪都快渗出来了。

若兰咬了咬下唇忍住,纵然脸上疼痛难忍,她也不敢用手去抚一下。只是像做错了什么一样,很恭敬地面对着千夜宫主。

“以后不要多嘴,不该说的别说。”宫主对若兰训斥道。

“遵命,属下无知该死,求宫主原谅!”若兰跪下身恭敬地道。

“再有下一次,就不是掌掴你这么简单了,我割了你的舌头。”宫主道。

“是,属下明白了,再也不敢了。”若兰唯唯诺诺,连大气也不敢出。

宫主对若兰挥了挥手,若兰随即退下,重新让唐蕊醒过来,宫主也走了出来,直接面见了唐蕊。

因为唐蕊现在仍然处在那种被催眠的梦境中,所以对于面见了千夜宫主,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千夜宫主摘掉自己的面纱,拉着唐蕊一起就座。

“随便问你点什么,老实对我说吧。小丫头,你过得幸福吗?”千夜宫主对唐蕊问道。

“嗯,我是个幸福的女孩,爹地特别特别疼我,林风对我也特别好,我很幸福快乐。”唐蕊回道。

“林风对你特别好吗?他有没有欺负过你,你们有没有过矛盾?”

唐蕊回道:“以前有过,他和另外的女孩子有暧昧关系,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原谅他了,他对我其实非常好。”

千夜宫主听了眉头一皱,现在唐蕊处在被催眠的状态,也是她最真实的状态,她所说的每句话,全部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

“这么说他很花心了?他都和哪些女孩有关系?”千夜宫主追问道。

唐蕊道:“他不花心,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他和一个女孩走到了一起,我已经接受她了,我现在不怪林风,那个女孩也很好,她也是真心爱林风的。”

“荒唐!”千夜宫主皱眉道:“你能够接受另外的女孩和你一起陪伴林风?这怎么可以,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做的?”

“我爱他!”唐蕊简单地回道:“爱他就包容他的一切,而且他也爱我,不会因为多了一个女孩有任何改变。”

“这么说,你已经离不开他了,是吗?”对于唐蕊的这些真心话,千夜宫主已经感到有些恼火了。

“是的,我已经离不开林风了,没有他,我不知道有多伤心,而且肯定会崩溃的。”唐蕊正色道。

千夜宫主看着唐蕊,一旁的若兰已经吓坏了,因为她看得很清楚,唐蕊的话已经激怒了宫主。她仅仅是说错一句话,就被宫主重重地煽了一个耳光,而且宫主警告她再说错话就割她舌头,这不是吓唬她的,以宫主狠辣的作风,这些事情她真的能做得出来。

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叫唐蕊的女孩子这样激怒她,会引起她怎样的盛怒,她会用什么样的严酷方式来对待这个女孩子。若兰想劝宫主几句,可是摄于她的威严又不敢,只好岿然不动,也不敢言语。

千夜宫主确实恼怒了,不过出乎意料地,她很快平息了下来,表情变得和善可亲起来。她伸手抚了抚唐蕊的脸蛋、头发,随即问道:“在你心目中,林风最重要是吗?”

“在我心目中,他们都重要,林风,爹地,还有妈妈,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我对妈妈没有任何印象,可是她在我心中一样重要,我很想念她。”唐蕊淡淡地道。

千夜宫主看着唐蕊,轻笑了一声,随即轻轻离开,不再与她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若兰带她出去。

唐蕊还很乖巧地对千夜宫主说了声“大姐姐再见”,然后被若兰带了出去,回到之前所在的栈桥上,若兰轻轻点了下唐蕊的睡穴,唐蕊随即昏睡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唐蕊是自然醒来的,之前跟随唐蕊一起的保镖都中了千夜宫的香风,直接昏迷了。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出了大事,顿时吓破了胆,不过一看唐蕊还在栈桥上,只是同样昏睡了,这才松了口气,把唐蕊带回了别墅中。

唐蕊醒来,一眼就看到了唐建豪,此时的唐建豪以为女儿出了什么事,一脸担忧之色,看到唐蕊醒来,这才放了心。

“爹地!”唐蕊轻唤了一声。

“蕊蕊,发生什么事了?”唐建豪对唐蕊问道,保镖们的遭遇,他们已经如实对唐建豪禀报了,唐建豪敏感地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

“没有,我在海边桥上散步,后来不小心睡着了,爹地你不要担心,没事的。”唐蕊道,说着伸手搂住唐建豪的脖子,像个小女孩一样在他怀中撒娇。

唐建豪爱怜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唐蕊道:“爹地,我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

“好啦,早点睡觉吧,回去安心睡觉!”唐建豪道。

“我真的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见到了一个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我觉得我长得像她,她很和蔼看起来很疼我,就像爹地你疼我一样,我感觉她好像是我妈妈。”

“傻丫头,你又想妈妈了。”唐建豪安慰女儿道。

唐蕊道:“嗯,我对妈妈都没有印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只可惜是在梦里,我以后还是见不到她。”说话间美眸闪动,尽是失落与伤怀。

唐建豪搂紧了唐蕊,轻叹了一声,眼神中止不住透出一丝无奈与惆怅。

“爹地爱你照顾你,林风也会的,永远爱你、照顾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