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雨中之吻/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天逸雪的心有些僵硬,脸上泪水和海水掺杂在一起,无法分辨,但同样咸涩,那就是她现在僵硬的心产生的味道。-www.ZiYouGe.com-

伟大的创作源泉到来了,风天逸雪有信心这能帮她在巴黎国际画展上拿到大奖,但它的得来却是如此的残酷。上天赐予了她伟大的灵感,却要夺走她重要的东西,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这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不要!不要!”风天逸雪泪眼婆娑,对着那些游曳在林风身旁并不通灵性的残酷杀手喊道,美眸中的绝望与悲戚难以抵挡。

她瘫坐在快艇内,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去看下一幕,她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让她永生难忘的一幕,她真的不愿徒增残酷与伤悲。

“我想对你说,其实我……爱你!”风天逸雪闭上眼睛,咬牙潸然泪下道。

林风已经做好了搏杀的准备,手中的匕首紧握,他其实知道,现在他们刚巧是赶上了虎鲨的集体出游,偶然间血腥刺激到了其中一些虎鲨的嗜杀性,才会导致这种结果的,一般情况下,鲨鱼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喜欢攻击人类。

所以只要搞定其中几只已经呈疯癫攻击状态的虎鲨,脱离险境还是很有可能的,林风之前在海上,并不是没有和这种凶猛之物搏斗过,两年前在中东执行任务,在阿拉伯海他也遭遇了当地凶猛的鲨鱼,那一次他仅用匕首就割断了鲨鱼的背鳍。刘老头告诉他那就是传说中的鱼翅,所以林风就没丢掉,还拿回去煲汤了,只不过自那次后,林风见到鱼翅就皱眉,对那种东西十分排斥。

林风紧盯着游曳在他身边的那些虎鲨,在他看来,这些畜生和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水中比人更可怕而已。它们同样是敌人,所以对付它们的方式,同样是残酷忿恨。

那群虎鲨对林风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不停地画圈游动,却始终只是游动,并没有靠近,更没有发起攻击。随后,虎鲨群中的虎鲨竟然开始陆续离开,围绕在他四周的虎鲨越来越少,最后全部游走,一个也不剩了。

林风一开始还不解,但随后他想起了在泰王国鳄鱼池中的那一幕,顷刻间他明白了什么。不过这时候他倒有些后怕,情急之下大脑果然发热,竟然把自己血液特性忘了,万一自己的血排斥了虎鲨,岂不是变相地把危险带给了风天逸雪吗?

林风快速游到快艇边,攀上快艇却把风天逸雪吓了一跳,她以为是虎鲨的攻击,待看到是林风,刹那间心中所有的无助和压抑都被激发了出来。上前紧搂住林风,激动和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

女人是水做的,文艺女似乎更是如此吧,不过之前,林风倒真没见过风天逸雪真正地伤心哭泣,说实话,他挺害怕见到女人这样的。从他现在和诸女打交道的经验看,安慰伤心的女人,比安慰愤怒的女人难度大太多了。

风天逸雪的心情顷刻间明朗,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她僵硬的心绵软柔和,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没事了,我不合鲨鱼的胃口,也许它们口味偏洋,对华夏人不感兴趣,或者只喜欢美女不喜欢帅哥。”林风调侃道。

“这种时候请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经历了一场噩梦,你还是让我确定现在已经梦醒了吧。”风天逸雪嗔怒道。

“好吧,你已经醒了,我们都好好的,并且现在更安全了。”林风笑道。

林风本打算开着快艇追上游轮的,但仔细看了一下油表,燃油已经不是十分充足,追上游轮的目的不一定能达到。而且,现在追上游轮未必是一个理智的选择,那里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陷阱基地,林风想上船,是因为刘老头很可能被他们抓获,他要去营救他,现在看来,他只能把这一切工作放到白鲸岛上进行了。

“今天我经历了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徘徊,真是可怕。”风天逸雪心有余悸地道,她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基本脱离了危险,进入相对安全的状态中。

林风道:“嗯,但愿对你以后的创作有帮助吧,其实艺术也是需要阅历的,现在与其害怕,不如感激吧。”

“对不起林风,我真的吓坏了,我当时应该去救你的!”风天逸雪作懊悔状道。她觉得在林风被群鲨包围的情形下,自己应该开着快艇到他身旁援救他,而不应该被悲痛和害怕淹没。在这一瞬间,风天逸雪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大小姐,不够勇敢和睿智,自己仅仅是一个在危难时候,完全需要别人尽心保护的人。

林风皱眉笑了笑,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女孩子对他说对不起,这沉重的三个字原本就不容易承受,更何况他对于自己差点让风天逸雪遇险,内心中很是愧疚。

“什么也别说了,还有一件事情没做,你还需要痛苦一下。”林风正色对风天逸雪道,然后拉过她坐好,轻轻将她肩膀处的上衣拉掉一些,使得她白皙的香肩露了出来。上面有个很小的伤口,子弹正是从这里穿了进去。

“忍着点痛,闭上眼睛,实在忍不住就叫出来!”林风让风天逸雪闭上眼睛,然后比划着手中的匕首道。

风天逸雪闭上眼睛,咬牙点了点头道:“不要把我的皮肤弄得难看了,否则我以后嫁不出去,你要负全责。”

林风摸索着找到了子弹的大致位置,然后小心翼翼地通过按摩挤压的方式,让它慢慢接近伤口处,接着用匕首小心地扎进风天逸雪的肌肤中,扩大伤口后,小心地将谷粒大的子弹取了出来。

风天逸雪几乎疼晕过去,她浑身颤抖,却咬着牙硬是没叫出声来,直到林风干净利落地完成一切,然后帮她把伤口包扎好。

一切完成后,风天逸雪全身绵软地靠在林风肩头,虽然仍有阵痛,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她莫名地非常喜欢。这种从未体会过的安全感,一时让她十分沉醉。

如果可以,就一直这样与他漂浮在海上吧,或者在一个小岛生活,与世无争,再也不用理会世俗的一切。风天逸雪笑了笑,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渺小而自私,她可以放弃世俗的一切,林风是不可以的吧?

“感觉好点了吗?”林风对风天逸雪问道。

风天逸雪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嗯,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林风道:“和之前一样,等着路过的船只救我们,但愿时间不要太长。”

风天逸雪笑了笑,现在有了船只,最起码在海上有个栖身之所,她倒是不介意时间长一些。但是想到林风还有很重要的任务,她一时间也没法完全淡定。

“唉,是我连累你了。”风天逸雪一脸歉疚地对林风道。

“别说这些了,天气不太好,晚上之前很可能会下雨,注意身体。”林风关切地道,在海上病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们现在没有食物和药品,更致命的是没有淡水,如果几天之内得不到营救,当然会比较危险。林风自己还能挺得住,就怕风天逸雪这娇滴滴的大小姐扛不住这种情形。

船上只有一件宽大的雨衣,林风给风天逸雪穿上了,之前把救生衣也给她穿好了。只静待了一会儿,天就变得阴沉起来,船晃荡得更厉害了。

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大浪滔天,大雨就这样倾盆而下,海面上瓢泼一片,烟雨迷离。世界瞬间变得简单起来,只有天与大海,雨与雨中人,他们立在船上,只可惜,缺了一把能够共撑的伞,否则,这将是一副无与伦比的画卷。至少,风天逸雪是这么觉得的。

大雨肆意地洒落在二人身上,不同的是,风天逸雪隔着一层雨衣,林风直接暴露在雨中。当然,这是任何一个男士必须这样做的。所以在林风看来,这是寻常不过的情景,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在风天逸雪看来,这又是一副唯美画面,和之前的场景一样,是值得她创作留恋的画面,只是这样的场景下,她觉得还缺少了一些东西。

“林风,你也进来吧。”风天逸雪拉了拉林风的手,对他道。

“不用了,我在洗澡,我不喜欢杀人的感觉,每次杀人后我都要洗澡。”林风道。

风天逸雪道:“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那种样子,那一刻我也很害怕,真的很可怕。”

“提醒过你让你闭上眼睛了。”林风道。

“不,有些东西错过了,也挺遗憾的。”风天逸雪道。

说话间,风天逸雪也脱掉雨衣,在大雨中淋着雨,林风示意她赶紧穿上,风天逸雪并不从,大雨几秒钟之内便湿了她洁白的衣裙,湿漉的衣裙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她的娇躯曲线。

“希望大雨能够让你成功洗去杀人后的不愉快,不过,有些东西是洗不掉的哦!”风天逸雪贴近林风,在他耳边道。

林风疑惑地看了看她,风天逸雪的双臂随即勾勒住林风的脖子,香唇贴过来吻上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