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身份揭露/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具女的面具被摘下,一瞬间一张无比妩媚漂亮的脸显露了出来,眸子中并不带任何神色,因为已经被某些坚定和淡然遮盖住。(www.ziyouge.com)

她很自然地将脸转向了林风,与他对面而视,而且为了让这张脸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林风面前,她还特意伸手将头发往脑后拨了下。

在看到这张脸的一瞬间,林风呆立住了,静静地看着这张脸,目光中的惊愕与怀疑在充斥凝视着。

“这个结果让你很惊讶吧?既然一切已经避免不了,我还是让你知道吧,我已经成功地欺骗了你这么长时间,在最后的时刻,还是让你知道一切吧。”面具女淡然地道,她的声音也变了,无论是样貌还是声音,都回归了本源,回归到原本属于她的那个躯体上。这一刻她不再是面具女,而是沈若溪。

华夏燕京两大冰山美人之一,位高权重、才华横溢的政商两界人士,华夏最年轻的将军,华夏龙之组队长,林风的上司、并且也是亲密的朋友。

邪恶的黑伞组织龙魂战队队长,林风一直以来的宿敌面具女,她是林风的死敌,是杀死蓝玫瑰的凶手,不共戴天。

林风不会想到,这会是一个人,这判若两人的,居然真的是一个人!

“怎么会这样!”林风目光如炬道。

“面具后面,永远都是你想象不到的面孔,只是她借助了面具的遮挡,然后改变了下声音而已。”沈若溪淡淡地道,变回沈若溪后的她,对林风的说话语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面具女那样了。

沈若溪说完话,她和林风一起都把目光瞥向了蓝玫瑰所在的位置,不过这时候蓝玫瑰忽然离开了,她完成了在林风面前揭穿沈若溪面目的任务,当下便离开了,她其实也担心身份被林风发现。而这里的问题,林风能够应付得了。

“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林风对沈若溪问道,这一刻他收起了风翎,脸上也不再有战意。

沈若溪道:“很简单,我是黑伞派来华夏的卧底,很早就是,黑伞很早就需要进入华夏,但他们也知道其中的难度,所以会在高层军部安插人手,我成为最合适的棋子。所以,在十多年前的一场意外中,我成了沈若溪,真正的沈若溪,在我们手上关押了多年,现在在你们手上,你知道她是谁。”

“当年是一个很巧妙的计划,所以我们骗过了所有人,我以沈若溪的名义长大,一直到慢慢适应这个角色,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沈若溪,而我今后的所有地位,都是以这个名义获得的,林寒烟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曾经的幻影,她已经消失了,这个世界上不再有林寒烟,而只有沈若溪。”

“我的潜入非常成功,我习惯了这个角色,但是我没有忘记我的另外身份,和我肩负的任务。这么多年,我一直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帮助黑伞取得入侵的资源,并且调查寻找龙魂。没错,在寻找龙魂这件事上,我的确利用了你,我是想利用你帮我寻找龙魂,但你们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对我产生了怀疑,只可惜,那仅仅是怀疑,否则你应该更早地就能发现我的真实面目。”

林风淡淡地道:“我没想到你就是我最大的敌人,其实你作为沈若溪,我从来没有对你有过任何的怀疑。”

这一刻林风有些失落,亲密的战友与不共戴天的死敌,这两者的身份忽然发生了转变,对林风的冲击的确很大。他可以接受面对无比凶残强大的敌人,但他很难接受这样的敌人来自于他的朋友之中。

“谢谢你的信任,不过它可真是愚蠢的,我辜负了你的信任。现在是我最后一次以朋友的身份对你说话,现在的我还是沈若溪,下一秒我戴上面具,我重新变为黑伞龙魂战队队长,我们是敌人。”沈若溪道。

林风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利用我现在的权利,为黑伞谋得一切利益,比如双子岛的自来水项目,这个我可以直接通过武防部的提案,然后再用自己的关系达到目的,根本不需要东海方面的许可,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难事。而且,我已经准备行动了。还有之前我利用你寻找龙魂,如果不是你得到了别人的指引,保持了警惕,现在龙魂一定会是在黑伞手里。”

“所以我的作用太大了,黑伞在华夏行动的成败,关键就取决于我。所以这是一个很长的阴谋,我们对华夏的侵入,是经过长期周密准备的,黑伞,是一只猛兽,但它却是一只聪明并且非常有耐心的野兽。”

林风冷冷地道:“是,你也跟着它,学会了猛兽的耐心,以及兽性。你为黑伞做了很多事情,害了很多人,所不同的是,你还披着一件维护华夏利益者的虚假外衣。”

“没错,这就是真的我。我不是那个与你一起跳伞、并肩作战的沈若溪,我就是你的敌人,并且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毋庸置疑。”沈若溪淡然道,虽然目光依旧坚定,但这时她的目光中,还是笼罩了一层异样,她看着林风的眼神,总显得有那么些不寻常。

十多岁那年,她被抓进了那个基地大院,呆了几年的时光,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第一名,然后走出了那个大院。她天真的以为,自己走出了地狱,从此来到了天堂。只可惜她错了,她走出了地狱,却发现她来到的是地狱中更深的地方。

黑伞对她进行了更严格的集训,那种训练生涯中的紧迫与痛苦,是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她艰难地挺了出来,然后她有了她的任务,有了她的新名字-沈若溪,当然,这不仅仅是一个新名字,更重要的是一个新身份。

她潜伏得非常成功,骗过了所有华夏人,几年之后,她已经成为睿智干练的沈若溪了,并且不久还获得了另外的身份:黑伞龙魂战队队长。这是在黑伞内部象征伟大荣誉的极其重要的职位,从此后,她就在这两个身份之间游离着,她是一个人,她的心是两个人,并且是两个不同的人。时间久了,她已经适应了在这两个角色中来回的转换,并且非常的娴熟。

原本就是个演员,无需再去刻意扮演什么,也许这么长的时间里,也有少数不在扮演角色的时候,展现最真实的自我的时候。

如果真的有,那应该就是那个夜晚吧,我与你一起乘坐降落伞,伴着海风在空中翱翔,不经意间,我们有了暧昧的一吻。

应该是那个混战的地下掩体中,冰冷的地面上那一次并不十分愉快的合体,虽然那称不上是缠绵,但同样真实同样难忘。

可是我只能不经意地去想这些,并且要迅速将它从脑海中抹去,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我戴上面具之后的。这是命运的安排,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我们抗拒不了,没错,那就是命运!

“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在我还是沈若溪的时候,我会回答你,在我戴上面具后,我就是面具女,我与你只会用刀说话。”沈若溪对林风道。

林风没有说什么,静静地走到沈若溪面前,他作出了一个让沈若溪有些诧异的动作:林风伸出了手,抓住了沈若溪的手,然后静静地握在手中。

沈若溪怔了一下,被林风牵着手,一种奇特的感觉在身上蔓延着,并不轻易紧张的她,此刻莫名地有些紧张起来,一度甚至让她不想再有现在的身份。

“虽然拥有过你,但是从来没有牵过你的手,也许以后都不会有机会,我不想留下遗憾。这一刻,你还是沈若溪。”林风淡淡地道。

“可是和你发生关系的是面具女,不是沈若溪。”沈若溪道,她努力去冷笑,但笑容却控制不住地变成苦笑。

她觉得,面具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现在她觉得自己拒绝不了眼前这个男人,只有戴上面具变成面具女,才能做到拒绝他。

“够了吧?”沈若溪对林风道,说着猛地抽出了自己的玉手。

“不够,我还没有吻过你,法式长吻!”林风道,语气中似乎是调侃,但更多的又带着正式。

沈若溪被林风这下搞得相当郁闷,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训斥回绝他,在这种正式的对峙场合,林风居然采用了这种无厘头的方式,着实让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唯一的办法就在手中,或许这真的是唯一的办法了。

沈若溪退后了几步,快速地又戴上了面具,凶悍的强敌形象再次彰显出来,面具改变了她,使得她变成了面具女,而不再是沈若溪。

“继续吧,林风!”沈若溪道。

说话间,一架直升机飞抵了山坡他们所在地的上空,不断地盘旋着。直升机飞得很高,虽然是黑伞的装备,但明显不是来救沈若溪的。

直升机对他们进行了极强的扫射,林风和沈若溪反应很快,立即都躲到了山岩后。

林风警惕地看着那架战机,很快,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直升机在盘旋了几圈后继续升高,然后从上面抛下了一个东西,这是一颗炸弹,威力足够将整个山坡削平的炸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