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我们谈笔买卖/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机诧异地看了看林风,心道这民工难道也要去那种高消费的地方消费吗?不过作为司机他也不会多问,直接驱车往目的地驶去。

一个小时后,一位翩翩少年出现在了东海市高档的娱乐场所,海天娱乐城里。少年的出现,吸引了不少正在舞池中扭腰的少女的注意,她们有的大胆地对他抛起了媚眼。当然,少年的这种气质,似乎更能吸引正在浪漫音乐中品酒的风情怨妇们。

之前夏流给他的那张足够他挥霍的银行卡,到现在才派上了用场。林风花了点时间,洗了个澡换了身行头,给自己来了个彻底的形象改观,然后才进入了海天娱乐城。

不过,他改变形象可不是为了吸引姑娘少妇,而是他觉得自己先前的装束,实在过于吸引眼球,太容易将他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这和他奉行的低调原则是相违背的。

“先生,能够和你一起跳支舞吗?”一位性感美艳的黑丝少妇上前,很礼貌地对林风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空!”林风礼貌地回绝道。对于我的闪亮登场,我允许你们尖叫,但我不需要你们欣赏。

林风穿过舞池区,来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然后招呼来一位应侍生。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应侍生很礼貌地道。

林风没说话,直接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在应侍声端的盘子里。

“啊?!先生,请问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应侍生虽然见惯了给小费的,但没见过这么大方的。

林风道:“我找个人,你们这里有个叫昆哥的吗?”

应侍声如实回道:“有!我们老板就叫昆哥,先生您找我们老板?”

林风一怔,心道蓝毛果然没有骗我,这家娱乐城的老板真的叫昆哥。

“是的,我是他一个老朋友,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有笔绑票的生意要和他谈谈!”林风道。

“那我这就去帮您通报一声,老板定下来的规矩,要见他必须先通报他!”应侍声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愕然道。

应侍生乖乖地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就听得他挂下电话道:“好了先生,老板让您上七楼的办公室。”

“好!谢谢!”林风又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应侍生道:“麻烦帮我按到七楼,我不太会用电梯!”

—————————

电梯在七层停下,林风刚迈出电梯门,左右两边各两名彪形大汉便围了上来。

“你找谁?”一名光头男冷冷地问道。

“找昆哥!”林风很淡然地道。

“动手!”光头男一声令下,其余几名大汉上前便按住了林风,将他反扣了住。

林风并没有反抗,只是戏道:“这是干什么?欺负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吗?”

“少废话,老子废了你!”光头恶狠狠地道,然后几人夹着林风就往前走。

这里是一处走廊,两边都是房间。几人夹着林风来到了708号房,光头敲了敲门,道:“昆哥,人带来了!”

“进来!”房间内传来一个声音,光头这才小心地推开门,几人押着林风紧随其后也进了房间。

之后,两名大汉退了出来,守在了门口,光头和另一名大汉留在房间里押着林风。对面的是一个大班桌,老板椅上坐着一个戴金边眼镜的小胡子,正在把玩着一件青花瓷花瓶。

那小胡子盯着林风看了看,带着一丝警惕问道:“敢主动来跟我阿昆谈买卖的,我还真没见过!”

阿昆一眼看林风的样子,当然不会认为他就是来和自己谈买卖的人,估计也就是替人跑腿的吧,现在自然要给他一些下马威。

“记住了,我阿昆的买卖可不好做!弄不好,把你自己搭进去啊!”说完给光头使了个眼色。

光头领会过来,照着林风的后背就是一拳,把他打得向前一个趔趄,扑倒在大班桌上,阿昆上前揪住他的头发,一把匕首已经搭到了他的脖子上。

“快说!谁派你来的!”

虽然脖子上已经架了刀,不过林风倒一点也不慌张,装模作样地挣扎了几下,然后便道:“昆哥,我是想跟你合作,你就这样对待合伙人啊?”

“合伙人?口气不小嘛!”阿昆皱眉道。

“对!合伙人,听说你有好买卖找人做,我慕名而来啊!”林风道。

林风先前说起绑票生意,就让阿昆非常警惕了,近期他的确筹划了一次绑架行动,目的就是唐朝集团老总唐建豪的女儿唐蕊小姐。不过一个小时前,他接到了电话,负责下手的蓝毛已经失败了,并且不想再干下去。

阿昆派人去打断蓝毛腿的同时,还得知了失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和眼前这人年龄相仿的小子!

因为这件事情,只有幕后主使人以及参与事情的少数几人知道,今天这小子完全是张生面孔,他怎么会知道这事情?

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这小子……

林风这种处事不惊的表现,大大出乎阿昆的预料。以他混迹江湖多年的阅历,他完全能感受到这个年轻人身上某种令人恐惧的力量。

“好,看来我应该给你个机会,说吧!”阿昆松开了手,随即镇定地道,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也不至于把这么一个单枪匹马的小子放在眼里。

不过他已经能够猜出,坏了蓝毛他们事儿的,就是眼前这小子。

阿昆冷笑了一下:如果他是想抢蓝毛的饭碗,他或许会考虑给他机会表现。如果不是,今天只能让他横着出去!

林风直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和被弄乱了的头发,轻描淡写地道:“我听说,昆哥你准备派人绑架唐朝集团唐建豪的千金唐蕊小姐?”

阿昆深吸了口气,目光如炬地盯着林风。站在一旁的光头能够意识到,这是一种带着杀气的目光,眼前的这个小子,或许要以横着的方式出这个房间!

“你别惊讶,我只想告诉你,你找的那几个不成器的家伙,注定成不了事。不如,你把这买卖给我做吧?”林风冷笑着道。

“小子,你什么来头,道上没见过你!”阿昆道。

敢搅合他的计划,并且单刀赴会来和他谈生意的,整个东海也不会有几个人,他确定自己在道上没见过眼前这个嚣张的小子。

林风没有回答,只是继续道:“我要的价钱低得多,而且保证能成事!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据我所知,你给蓝毛的价钱是五十万是吧?用我的话,要便宜得多,你难道一点兴趣都没有?”

“小子,你有种,敢搅合我阿昆的计划!我想我应该告诉你,这样子的后果是什么!”

林风不紧不慢地道:“你找的那几个手下,不用人搅合也能把事情搞砸,我这其实是在帮你!”

阿昆阴阴地道:“小子,你有种,我阿昆欣赏你!可惜,我不喜欢抢买卖的!”

“我价钱真的很低,你都没问我想要多少?”林风道。

“没有人敢跟我阿昆讨价还价!你是目前唯一的一个,但很快,这唯一的一个也没有了!”阿昆说完对光头使了个眼色,光头和另一名大汉一起上前架住了林风。

阿昆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手枪,缓缓地给它拧上消音器。

阿昆已经没有耐心听这个胆大包天小子在那胡吹海侃了,他只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这个小子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不管他是什么人,今天都必须要把他变成一种人——死人!

“小子,我佩服你的勇气,可惜,你不太懂道上的规矩!”阿昆轻蔑地阴笑着道,然后举起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林风的额头。

经过了消音器的处理,手枪只发出一声轻响,不过阿昆知道,手枪产生的杀伤力是丝毫不会减弱的,眼前那个敢于调侃他的小子,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而等他定睛一看,却惊愕地发现:眼前确实出现了一个死人,只不过,这张人的面孔,根本不是那小子!

那是一张肥硕的脸,光亮无半根毛发的头顶上,赫然一个硬币大的血点,这时他正睁大了一双死鱼眼,不甘心地瞪着阿昆。

“光头仔?怎么是你?”阿昆大惊,随后,他便看到了林风那张挂着冷笑的脸。

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但是他始终不相信,这小子身手会这么快,竟然躲过了他的子弹,让这个子弹最后射进了手下光头仔的脑袋里。

“妈的!”阿昆怒了,不甘心地又射了一枪。于是,房间里的另一名手下,也成了林风的挡箭牌,中了阿昆的枪,立即倒下。

阿昆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林风站的地方空空如也,除了押他的两人,他没有任何可供遮挡的东西,现在两人都倒下了,现在是该将子弹射进这小子脑袋的时候了。

他扣动了扳机,然后他又发现了骇人的一幕:手枪,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响起,他感到自己的食指,一点扣动扳机的力量都没有,好像在扣动扳机的同时,食指突然不听自己使唤了一样。

一抬头,他看到的是林风淡定的眼神和嘴角露出的冷笑,而他的右手,保持着一种投掷的动作。

“啊……!”阿昆发出一声惨叫,接着,他手里的枪也应声掉到了地上,和枪一起掉下的,还有他的食指。

“我的手……?”阿昆惊恐地叫道,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的食指脱离了他的手。

“它已经不属于你了!我说过了,我要的价钱比蓝毛他们低得多,我只要你一根手指,可惜你没耐心听我把话讲完!”林风轻描淡写地道。

“疯子!”阿昆看着眼前这个人,惊恐得说不出话来,只暗自在心里骂道。他觉得,他看到的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而是一个妖孽。

林风走上前弯下腰,套上保鲜膜将那支手枪捡了起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阿昆。

阿昆咽了口口水,捂着受伤的手哆嗦道:“你想干什么?我的手下就在门外,整栋大楼都是安保系统,只要我按下我的警报器,上百个保镖都会冲进来,你别想走出这个房间半步!”

林风轻蔑地笑了笑,然后把那把那支手枪装进了一个保鲜袋里,随手扔在大班桌上。

“是吗?那看来我得先选择报警了!”林风道:“我亲眼看到你开枪打死了你的两个手下,这把手枪上,也有你的指纹,人证物证俱在!”

林风拿起阿昆刚才把玩的那件青花瓷,一边把玩一边继续道:“两年前,和你合伙贩毒的人被警察抓住,你怕他把你供出来,于是制造了一起车祸,让他葬身大海,还害死了几名无辜的警察;一年前,你给你的竞争对手设计了一个鸿门宴,你安排了一场火灾,将他们都烧死,然后对外宣称是意外;几个月前,一位税务工作人员发现了你偷税漏税的证据,你同样安排了一场意外,让他从二十三层的高楼坠了下来……”

林风说完,将手一松,伴着一声清脆的声响,阿昆那件价值几十万的清初青花瓷制品便落地摔成了碎片。

阿昆噎住了,看着林风的目光中,惊恐更加深了,他不知道林风是从哪里获取他的劣迹的,但他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