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再不走我杀了你/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兄弟,有话好说,你……你想要什么?”阿昆哆嗦地道,他很明显地感到一股寒意,不停地在他的体内蔓延着。

林风道:“我说过了,跟你谈买卖啊,你的手指算是订金,你的脑袋算全款!”

“我交待,我交待!绑架唐小姐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人指使我做的!”阿昆如实道。到了这份上了,他不可能看不出,林风是什么身份了。什么谈买卖,这厮分明就是唐家派来报复他们的!

林风冷冷地道:“你交待的这些没有价值,蓝毛已经全都交待了!指使你的人,是一个叫秦耀光的!”

“是!是!的确是秦先生指使我做的,这事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替人办事的!”

“对!所以你一点利用价值也没有,我没有放过你的理由!”林风冷笑道。

阿昆慌了,急忙道:“不!不!我可以告诉你,秦先生绑架唐蕊小姐的目的!”

“哼!是生意上的冲突,有人比你更早交待了!”

“不是的!”阿昆立即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林风似乎来了兴趣。

阿昆急道:“是的,生意上的冲突,那只是表象,我知道秦先生的真实用意!和……和唐先生的过去有关的!”

阿昆的话让林风怔了一下,其实他只是为了证实一下密谋绑架唐蕊的幕后指使者,就是那个叫秦耀光的人,并没有指望能够套出什么其它信息。

“说下去!”林风对阿昆道。

“唐先生和秦先生,很多年前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们一起做了一件事情,在当时叱咤风云。不过那件事情发生后没多久,唐先生就和秦先生分道扬镳了,两人这些年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

“就在不久前,秦先生突然主动去找唐先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秦先生回来之后非常生气。我觉得,秦先生去找唐先生,应该是和当年那件事情有关!因为唐先生不肯合作,所以他才准备绑架唐小姐,用她来要挟唐先生。”

林风皱了皱眉,问道:“你说的他们当年的那件事情,是什么事情?”

“这个,我不知道!”阿昆面露难色道。

看到林风望着他的眼神又变得充斥着一种可怕的气息,阿昆忙慌乱地道:“这个我真不知道,当年那事是秦先生的秘密,他不会让我们这些人知道的!”

“啊?!”他话刚说完,整个身子突然漂了起来,径直往窗户的方向移动,伴着阵阵冰冷的清风吹到脸上,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出窗外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林风冷冷地道。

阿昆腿都吓软了,死死抓住林风的胳膊央求道:“我……我绝对没有骗你,我也是听秦先生的秘书提起,才知道有那么件事情,但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去问唐先生!”

林风试探了几次,一直把阿昆吓得几乎要精神崩溃了,这才确定,这家伙是真的不知情。他冷笑了一声,一把将阿昆拖了进来,直接扔到了地面上。他伸手取过大班桌上的手机,然后扬长而去。

林风走出海天娱乐城,便见到几辆警车疾驰而来。

“哇!东海的警察效率很高嘛,五分钟不到就到了!”林风笑了笑,将拨打报警电话的手机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甜心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唐蕊和李思瑶早已经入睡,林风不打算去二楼房间睡觉了,索性就在一层客厅宽大的沙发上躺下。

林风很快便睡着了,一直到凌晨六点,唐蕊惺忪着睡眼,穿着睡衣光着脚哒哒地从楼下走下来。

唐蕊平日里醒得可没这么早,她是被一个噩梦吓醒的,她梦见那个自称是自己未婚夫的可恶小子,恬不知耻地搂着她,一双手十分不规矩地侵犯她的胸部。

虽然她惊醒后发现搂着她的其实是熟睡的李思瑶,但她还是被那个讨厌的梦搅得睡意全无。她努着小嘴踢了一脚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李思瑶,然后生气地下了楼,坐到了客厅沙发上。

唐蕊打开了电视,漫无目的地搜索着,只打算看看电视消磨下时间,天亮了就尽早去学校里。

“也不知道那家伙昨晚到底去了哪儿?”唐蕊自言自语道,虽然林风走的那会儿,她偷偷地对他投去过一个怜悯的眼神;在林风帮她飙车搞定蓝毛之时,她的眼神里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赞许和感激。

但让她绝对无法容忍的是,那个穿着足以媲美欠薪农民工的讨厌家伙,成天大言不惭地自称是他的未婚夫。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对她唐大小姐的至高侮辱。

所以那个讨厌的家伙如果真的能消失掉,对她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她已经习惯了叛逆,所以即便老爸给他安排的这个未婚夫长得像奥兰多·布鲁姆,她也不会顺从的,更何况,他是那样的一个土老帽。

唐蕊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惬意地舒展开娇美的身躯,躺到沙发上。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啊————!”一声惨叫响彻整座别墅。

话说林风受过高强度训练,睡觉的时候都睡得很轻,警惕性很高。唐蕊这一叫,直接就把他惊醒了。

然后他就看到,眼前的唐蕊穿着一件粉色的半透明睡裙,瘫坐在沙发上,双手环抱护着胸口,美眸中尽是惊恐之色。不过,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倒是惊艳无比。

“蕊蕊?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林风看到唐蕊的样子,很不好意思地道。

“晕死,你……你怎么进来的?”唐蕊懊恼地问道。

林风很自然地回道:“用钥匙进来的啊!哦,我怕丢钥匙,所以把这里所有的钥匙都配了一套。”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唐蕊继续厉声问道。

“在这里方便照顾你!”林风回道。

“谁要你照顾啊,我告诉你,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马上给我走!以后我也不想再看到你!”唐蕊已经恼羞成怒了,当即抓狂道。

林风听了皱眉道:“走不走是我的事,由不得你!”

林风参与过无数次的冒险活动,每一次,雇主对自己的态度就算谈不上恭敬,也势必十分礼貌。而且唐蕊的父亲和他的下属们,对自己都十分恭敬。所以唐蕊的这种态度,已经让他有些生气了。

不过昨晚的经历让他知道,唐建豪要求自己做唐蕊的未婚夫,似乎有着某些很蹊跷的原因。而且他隐约感到,唐建豪似乎有更深层的秘密。

不知道为什么,林风忽然对这些非常感兴趣,他也非常希望通过唐建豪,查出自己的身世。而且,在一切没水落石出之前,这个叫唐蕊的刁蛮未婚妻,确实需要自己的保护。

“你!”林风的态度再次让娇惯的唐蕊出离愤怒了,她的颐指气使已经成了习惯,没有人敢和她唐大小姐公然叫板。

唐蕊顺手摸过茶几上的水果刀,指着林风威胁道:“你再不走,我就杀了你!”

“随便!”林风轻描淡写地道。

“你以为我不敢?”唐蕊握紧了水果刀,柳眉倒竖地嚷道。她冲到了林风面前,拿着水果刀在他面前比划着作恫吓状。

“我真扎了啊!我讨厌你!扎死你!”

“好啊!扎死我,你就不用担心我跟你抢房子了!”林风笑道,他还是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

他的样子更激怒了唐蕊,唐蕊握着水果刀的手就在颤抖了,真想就这么扎下去,可是,她不过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林风而已,真下手可没那个勇气。

林风望着她笑道:“如果你不敢扎,那我就留在这里了哦!”

这句话击中了唐蕊的软肋,她一下子气得几乎丧志理智了。

“你个厚脸皮的禽兽,我跟你拼了!”唐蕊骂道,愤怒之下,她闭着眼睛,顺手就把水果刀向前一推。

只听得“咂”地一声,她感到好像刺到了什么东西,睁眼一看,却见水果刀已经刺进了林风的胳膊里。

“啊!”唐蕊吓得花容失色,握着水果刀的手触电般地松开了,而刀子,竟然还停留在林风的胳膊里。

“你……你疯了?你为什么不躲开?”唐蕊惊愕地道,她以为以这家伙的身手,自己又怎么可能扎得到他。

其实刚才的那一下,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扎了过去,其实她原本真的只是要吓唬吓唬林风,表现下对他的不满而已。

林风伸手将水果刀拔了出来,虽然扎得不深,但刀一拔出,血就一个劲地往外冒,而且还是有些疼痛的。

林风皱眉望了望呆立在眼前的唐蕊,然后道:“好了,你赢了,我马上走!”

“啊?不是,我……!”唐蕊想辩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她有些过意不去,但她实在没有向人道歉的习惯。

林风不理她,径直去了卫生间,拿了条毛巾将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就准备离开别墅。就在这时,康伯进了别墅。

“林先生,你这是?”康伯看到林风左胳膊包扎着,身上还血迹斑斑的,立即奇怪地问道。

不过转头看到一旁的唐蕊,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很了解,以唐大小姐的脾气,闹出什么出格是事情实在不奇怪。

唐蕊没再说什么,“哼”了一声“噔噔”地就跑上了楼。

今天康伯提前来,是准备带林风去办入学手续的,让林风在东海大学入读,方便陪伴唐蕊。现在他才发现,这两人闹得矛盾似乎比较严重,居然动起刀子了。

“是不是这小子忍不住对唐小姐动手了,唐小姐反抗才弄伤了他?这件事情得马上汇报给唐先生!”康伯在心里嘀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