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我们在一起/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欣接过陈辉递过来的资料,翻看了两眼,看到有关那位越狱逃犯的资料后,她顿时大吃一惊。

“啊?原来越狱的逃犯是他!”关欣惊愕地对陈辉道。

陈辉点头道:“嗯,他杀死三名劫匪,不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行踪不被暴露,而且也是为了向我们警方发出挑衅,要知道,十年前的事情,让他和我们警方积怨很深,也只有他,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向我们警方挑衅。”

关欣点了点头,再次望向了资料上那个越狱犯的名字:苏鹰石。

苏鹰石,十年前东海市的代名词,一个至今在东海乃至整个A省都如雷贯耳的名字,一个影响了无数人的炙手可热的牛逼人物。

当年,苏鹰石垄断着东海黑白两道的很多生意,在东海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后来,苏鹰石的集团内起了内讧,苏鹰石的情人携带他的重要文件和违法记录叛逃,苏鹰石的集团就此股票暴跌,出现了严重的危机。

就在这时,东海商界的后起之秀光耀集团、唐朝集团等四大集团联合起来,落井下石,并购了苏鹰石集团的大部分资产和股票,使得苏鹰石最终破产清盘。

而四大集团并没有因为苏鹰石的破产而放过他,他们拿出了窃取而来的苏鹰石的违法记录,狠狠地告了他一下。苏鹰石不仅倾家荡产,而且成了警方通缉的目标。

苏鹰石杀死了那个出卖他的情人,然后别了妻子和年仅8岁的女儿,独自逃亡躲避警方的追捕,就此了无音信。半年后他得知妻子死去,女儿无依无靠时,只身涉险逃回东海,结果被警方抓获。

因为杀人罪、非法操控金融以及非法组织黑社会等罪,苏鹰石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改成了有期徒刑二十年。

一代枭雄苏鹰石的落马,是当时东海惊天动地的大案,虽然十年过去了,但人们对这个叱诧风云的人物还是记忆犹新。关欣作为警察,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牛逼人物的。

陈辉对关欣道:“现在警方已经八面撒网了,这个人破坏力很大,不早点让他归案,东海市就不得安宁。所以这件案子比较重,我们要着手办好,各部门都会协助我们的!”

“是!陈队,我会尽力去办的!”关欣服从地道。然后他们交接了下案件信息,又各自忙碌去了。

袁琳很着急,她就自己了解的信息,在警方这里做了份笔录,然后就得知林风现在是嫌疑人,必须羁押在警局,暂时还不能放回去。

她也理解这是警方的正常程序,是没办法改变的。

林风在警局呆了一晚上,虽然他很不喜欢警局的这种环境,但这也由不得他,虽然以他的能力,玩一次越狱也没太大难度,但是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违法犯罪,所以还是做一个奉公守法的公民比较好。

关欣昨晚和她的专案组在警局里加班加到了深夜,然后几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凑合了一夜,对于工作,关欣是十分上心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家庭背景而搞特殊化。

第二天一早,陈辉就接到了副局长的电话,让他立即释放林风。

陈辉知道了原因后,立即就前往通知关欣,让她就此把林风放了。

关欣有些疑惑,她搞不明白为什么副局长会突然给他们来电话,催促她尽快释放林风,她不解地对陈辉问道:“陈队,鉴定工作完成了是吗?”

陈辉道:“嗯!指纹比对结果出来了,行凶的那把手枪上,确实有林风的指纹,但是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指纹,很可能是真正的凶手的!”

关欣听了,随即皱眉道:“陈队,这好像不能证明林风不是凶手吧?现在就把他放了,是不是太仓促了点?”

陈辉面露难色,接着走到关欣面前,轻声道:“这个……是上头的意思,他们希望本案能够淡化处理,你明白了吧?”

“淡化处理?”关欣惊诧地道,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发生了这种事情只能说明:林风这个人有着很强的背景,他的这个背景资源已经开始对警方施压了,让他们尽快把林风排除在嫌疑人之外。

原来,就在林风被警察带走的时候,吴驰第一时间就向夏流汇报了情况,然后夏流又把情况汇报给了唐家。唐建豪立即派人疏通关系,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以唐建豪在东海的势力,且不说林风没杀人,就算他真的杀了人,唐建豪也有能力和办法搞定这个事情。

关欣听了皱了皱眉,虽然她出身在高官之家,但她正义感很强,对于这种滥用职权、包庇纵容的行为,她是非常反感的。

虽然她也觉得林风不太可能是杀人凶手,但是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他没有作案时间,就不能随便释放嫌疑人,否则就是对法律公正的一种挑战。

看关欣的样子,陈辉就知道她有些不甘心,其实陈辉也感到为难,但是上级的命令下来了,自己再这么死磕就是自讨没趣了。虽然他也有原则,但是他也得服从命令,更何况,他非常肯定林风并不是杀人凶手。

陈辉道:“关欣,这事情就这么办吧,现在唐家已经派人来接林风了,我们还是尽快按照上级的意思办吧!”

关欣不甘心地努了努嘴,还是顺从了陈辉的意思。

随后,陈辉释放了林风,把他带到一个接待室里。夏流、康伯两人都在接待室里,他们是唐建豪派来解决林风这个事情的。

“林先生,你没事吧!”客气地道,从堂堂东海大学校长对林风恭敬的态度中,陈辉也能看出林风的底子有多深厚了。

林风笑道:“没事,一点误会而已,为这事还惊动了你们,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那里!唐先生特意要我们来的!”夏流对陈辉道:“陈队长,你们警方一定是误会了,我们林先生才来东海没几天,怎么可能犯杀人的案子!再说你们警方查案,也要讲究证据的,不能胡乱冤枉好人啊!”

陈辉点头称是,这时候门开了,关欣带着苏雨心走进了接待室。

林风和苏雨心看到对方,都有些小吃惊,他们其实并不知道对方也被请到了警局里。

“你也在这里?”林风看到苏雨心,柔声地对她问道。

苏雨心淡淡地嫣然一笑,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又忐忑不安地望了望在场的其他人。

“苏雨心?”夏流疑惑地道,他认出这是他们学校的学生。

关欣道:“这是我们本案的另一名嫌疑人,因为她和林风一起被劫匪劫持,根据她的证词,林风只是制服了劫匪,并没有杀死他们。但是你们不能互相作证,除非你们能证明自己不具备作案时间。”

康伯和夏流相视一望,关欣随即道:“是这样的两位,根据法律的规定,嫌疑人如果能提供足够的证据,是能够自己洗脱嫌疑的。我相信林风不是杀人犯,但是我们需要他给我们提供一个证据,好让我们这边也好办一些,只要证据得当,我们立即就放人!”

关欣显然还是不怎么肯罢休,她可不愿就这样白白把嫌疑人给放了,论权势,她家的背景更强大,一旦她性情上来,上级的命令她也是敢违抗的。不过现在她还谈不上抗命,只是最后追问一下林风在死者死亡时间的行踪。

这些话陈辉现在都不敢轻易说,关欣却毫不顾忌地说,足见她的个性了。这也是陈辉非常欣赏关欣的原因之一,当然了,关欣强大的后台背景才使得她有恃无恐。

康伯俨然大家官家的风范,点头道:“关警官想要我们林先生提供什么,我们尽量配合,也别让关警官你为难了。”

关欣对林风道:“林风,你说一下昨天下午2点20分,也就是死者死亡的时间,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林风皱眉道:“这个问题你好像问过我了,我说过了,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关欣皱眉,似乎有些为难,她把苏雨心也带到这里,就是希望他们俩能当面对质一下,好好想想那个时间具体在做什么,因为这才是真正能让他们洗脱嫌疑的证据。

“你再好好想想,死者的死亡时间是2点20分左右,只要你能证明你当时不在现场,你就洗脱嫌疑了!”关欣进一步强调道。

林风还是没法说,因为具体时间他真的记不清了,反正他只知道,那几个人是他离开塑化厂以后才死的。

“关警官!”关欣正在为难,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她一回头,就听见苏雨心对她问道:“是不是只要说出那个时间我们不在场,我们就可以洗脱杀人嫌疑了?”

“嗯!这是肯定的!”关欣正色道,她预感着苏雨心会提供点什么了。

苏雨心愣了一下,接着脸一红道:“那我们有不在场证据!”

“那你快说!”关欣道。

“那天下午两点,我们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从厂子到那个地方花了半个小时时间,之后我们都一直在一起,所以,2点20左右我们肯定不在厂子里的。”苏雨心轻声地道。

“另一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关欣追问道。

苏雨心低下了头,羞答答地道:“是……是一家宾馆的房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