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程雅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所说的准备,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林风的形象彻底改观,直到让她觉得,眼前这个人看起来配和她成为一对。

林风对这个女人的恶趣味非常头疼,他非常不愿担任这么一个尴尬憋屈的角色,如果不是程雅诗的真诚相求,他应该会无视唐蕊的无理取闹。

这件事情,唐蕊只是觉得好玩,李思瑶是觉得有必要,而程雅诗则是渴求,因为这是她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的办法,用以逃避她和那个燕京富豪之间本来就并不存在的爱情。

确实,程雅诗和那个叫叶志豪的燕京富豪之间,并不存在真正的爱情。如果他们能在一起,完全是靠另一种东西的捆绑,这种东西叫做感激。

十几年前,程雅诗的家族生意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濒临破产的边缘,整个家族集团也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当时是程雅诗父亲的好朋友叶恩铭出手,为程氏进行了融资,度过了那次危机,程家再得以转危为安,家族生意兴旺延续至今。

程家念念不忘叶家的恩情,彼此间常有来往。程雅诗端庄美丽,举止大方得体,工作能力也很突出,叶恩铭一家都非常喜欢她,曾对程家表示过那种意思,程家也欣赏叶志豪的能力和背景,对于叶家的意思,他们心知肚明,也从没有表示过异议。

所以,虽然程雅诗和叶志豪之间没有进行过正式的仪式,但是在两家人看来,他们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只是差一个正式的仪式将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

聪明的程雅诗怎能不知道,这次叶家人全家都到场的宴会,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准备的。

可是她真的不愿意,不愿意就这样把自己的未来,随便捆绑在一个她并不喜欢的男人身上。尽管叶志豪很优秀,但是程雅诗并不认为,他就是那个最合适与她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程雅诗是如此挑剔认真的人,这个连一件衣服都要精挑细的女孩,没理由在这样的大事上完全服从家族的安排,不带任何的主观挑选。

程家的宴会在今晚举行,地点就在程家别墅里,他们邀请了不少亲朋好友。程雅诗现在没法在唐蕊这里多呆,她对林风、唐蕊他们交待了一番,然后匆匆开上车就回家里准备了。

晚上7点,林风和两位美女准时来到了程家别墅。程家别墅布置得非常漂亮,缠绕在树上的彩灯像漫天星辰一样,一点点闪烁着,像是婚礼现场,院子里这时候已经坐了不少来宾,都是程家和叶家的亲朋好友。

叶志豪和他全家都已经到来,现在正在别墅的客厅里和程家人畅谈。这是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举手投足间,无不显示出谦谦君子的风范。

唐蕊和李思瑶两位大小姐的出现,吸引了在座不少男士的目光,尤其是和她们年龄相仿的小男生,更是没法从她们身上移开目光了。

今天的唐蕊和李思瑶都穿得很正式,尤其是唐蕊,一袭白色长裙,上面点缀着蓝宝石,头发很自然地挽起,以镶着钻石的珍珠链束发,看起来就像是高贵的公主,不知道的人肯定会以为唐蕊是今晚的主角。

相对于两位大小姐的高调,林风就显得低调了很多,他独自一人默默走进了宴会场,然后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按着先前和程雅诗的约定,关键时候程雅诗会让林风出场,他要做的就是在现场等候程雅诗的指示,然后在需要他表现的时候随机应变别露出马脚。

“志豪啊,你别跟我们在一块唠了,雅诗在上面,你去陪陪她吧!”程母岳春娥对着叶志豪道,在这个时候,她觉得叶志豪不应该在这里,而应该去探探程雅诗的口气。

叶志豪领会过来,他笑着对程父程母道了声失陪,然后径直就上了二楼的露台。

“雅诗!”看到程雅诗倚着栏杆出神,叶志豪轻声对她唤道。

程雅诗听到声音转过身,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礼貌地对他点了点头笑了笑。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不是有心事?”叶志豪柔声对程雅诗问道。

程雅诗轻声回道:“没有,只是我不喜欢太闹,像一个人安静一下!”

“嗯,你是比较喜欢安静的!”叶志豪轻声道:“雅诗,我可以在这陪你吗?”

说完,他伸出手,轻轻地将程雅诗的玉手牵在手里,叶志豪一直是把程雅诗当成是他的女朋友的。

程雅诗怔了一下,叶志豪牵她的手,她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只是当下很被动地被叶志豪牵住了。

凭心而论,叶志豪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虽然他年仅二十五,但已经在家族集团中担任要职,将集团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成为燕京企业中知名的少壮派代表,被众多集团老总盛赞后生可畏。

而且,叶志豪相貌堂堂、谈吐儒雅、感情专一,虽然身边美女众多,但他私生活一点都不混乱,也没有他这个年龄的人特有的张狂和跋扈。

所有人都认为,他和程雅诗两个人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只有程雅诗不这么认为,叶志豪真的很优秀,但是这些并不能成为程雅诗喜欢他的理由,虽然程雅诗感激他的家人对自己家人的帮助,在感激的基础上,对他也有一些喜欢,但这些,还不足以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他。

程雅诗轻轻地抽出了自己被叶志豪牵住的手,笑着对叶志豪道:“你先下去招呼客人吧,我马上就下去了。”

“好!那我现在不打扰你!”叶志豪点头道,然后轻轻抚了抚程雅诗的肩膀,转身慢慢就下了楼。

程家没有看叶志豪下楼,她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前方的人工湖,默默沉思着。不一会儿,她忽然看到了林风,于是立即给他打了个电话,然后伸手示意他上来。

林风看到程雅诗的示意,立即上了二楼露台。

程雅诗今天的穿着,着实让林风感到惊艳了一下:她穿着一件灰色的鱼鳞纹连衣裙,胸前镶嵌着一粒粒钻石,一颗珍珠项链环在她的玉颈上,在月光下映射出淡淡的光,她没有穿丝袜,匀称的小腿裸露在外,看起来像珍珠一样白皙光泽,脚上穿的是一双鱼鳞网纹高跟鞋。

“你今天真漂亮!”这种惊艳的感觉让林风怔了一下,他愣住了仔细看了她好几秒,然后笑了笑道。

“谢谢!”程雅诗轻笑了笑道,如果在以前,她会把林风这句话也理解为对她的一种调戏,可是今天这个场合,她完全没有了那样的感觉。

“怎么样,你准备好了吗?”程雅诗对林风问道:“一会儿能按照我说的做吗?”

林风道:“没问题!我不是已经答应帮你了吗?怎么你好像对我没信心!”

程雅诗望了望林风,轻声地道:“也许是我对自己没信心吧!”说完她轻叹了一声,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其实是喜欢他的是吗?”林风笑着对她问道。

程雅诗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感激!他对我很好,对我们家很好,叶家为我们家做了很多,我总觉得我们家欠他们很多!”

“这种欠,你觉得可以用你自己去偿还吗!”林风正色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抬起美目望了望林风,没有再说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真的很纠结,因为今晚,她将要面临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

“你自己决定吧,我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尽力完成的,只要你觉得对不后悔就行!”林风道。

程雅诗愣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你……你是希望你能派得上用场,还是希望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林风淡淡地道:“我担任的是一个破坏者的角色,你认为我会希望派上用场吗?”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等一下!”程雅诗喊住林风道:“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

“还有什么事?”林风转头问道。

“那天,你到底有没有碰我?”程雅诗目光中带着嗔怪,又装作很正式的样子,对林风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也在纠结着她,当日她中了赖少龙的圈套,误服了那么多催情药物,在林风面前可是媚态百出。

那天如果不是林风到场,她肯定就被赖少龙污辱了。可是在那种场合下,林风还能克制住自己,而对自己无动于衷吗?程雅诗一直不知道,林风到底有没有碰过自己呢?

很多女孩子对于自己的第一次,看得都是非常重的,虽然程雅诗见多识广,但她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女孩,甚至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保守。

这是她第二次问林风这个问题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问,问了又能怎么样呢?林风的身份她是知道的,难道,自己还会对这个人有某种幻想吗?

“今天这个场合,好像不太适合谈这个问题!”林风正色道。

程雅诗怔了一下,凝视了林风几秒钟,然后,她点了点头,很真诚地对林风道:“好吧,你等我的决定,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帮到我!”

林风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告别了程雅诗,直接从楼梯下了楼。在一楼通向院子的走廊里,他和一个人擦肩而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