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是该出手的时候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认出了这个人,他正是他今晚的对手,那个叫叶志豪的燕京大少。但他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往前走去。

“你好!”那人主动对林风打起了招呼,他停下了脚步,似乎有与林风交谈的意思。

“你好!”出于礼貌,林风笑了笑,也对他回了一句。

“我是叶志豪,请问怎么称呼?”叶志豪彬彬有礼地道,一边说一边主动伸出手,要和林风握手。

“林风!”林风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同时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叶志豪道伸手指了指走廊的一端,然后道:“可以谈谈吗?”

“可以!”林风回道,其实不用想,他也知道叶志豪找他谈什么。他看得出,这是个洞察力很敏锐的人,他好像看出来自己和程雅诗的关系不一般了,虽然他今天只是假扮。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借了个地方,叶志豪直言不讳地道:“你喜欢雅诗,雅诗对你也有点感觉。”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林风问道。

“雅诗这样优秀的女孩,没有理由不被人喜欢和追求。而她一般不会和一个男的单独说话超过十句,更不会主动追问他什么,所以,你和她的关系不一般!”叶志豪道。

林风笑道:“叶先生,你不知道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吗?”

“呵呵!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偷听你和雅诗说话。”叶志豪道:“对于稳操胜券的我来说,根本不需要做这种无聊的事。”

林风再次笑了笑,道:“稳操胜券?看来,你没把我这个对手放在眼里!”

“因为我从没有输过,无论商场、官场还是高尔夫球场!”叶志豪摆弄着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那颗玉扳指,很自信地道,他的这种自信和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似乎已经写进了他的骨骼之中。

“可是,这好像是情场,和那些无关!”林风道。

“我一样会赢,因为,你没有赢我的理由。”叶志豪轻声笑道,虽然声音很轻,但是他的这些话,蕴含着极大的分量。

“是吗?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两人都说了这一句,然后很礼貌地告别。

林风觉得,叶志豪其实是修养很不错的人,他对他的表面印象还算不错,只不过在这几句交谈中,他隐约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某种傲气和清高。

他觉得程雅诗的眼光还不错,因为强势的程雅诗,和叶志豪这种性格的人在一起,似乎并不容易得到幸福。

林风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他必须站在叶志豪的对立面。当然,他也不喜欢这种被轻视的感觉,即使他只是在扮演着那个角色。

他可以容忍他因为低调而不被人们发现,但是绝不容忍他被对手轻视甚至是忽略,感觉不到林风的强大,轻视和忽略他的人,注定会因为这些而输掉一切。

程雅诗下了楼,慢慢走到了会客厅,很有礼貌向叶父叶恩铭和叶母方慧仪问了好,然后亲手给他们沏上了上好的龙井。

“我敬铭叔,祝您业无止境,事业永攀巅峰!”程雅诗端起茶,对叶恩铭敬道。

叶恩铭坦然受之,端起茶一饮而尽。程雅诗再端起一杯敬方慧仪:“方姨,雅诗祝您身体健康,青春永驻!”

“好好好!”方慧仪高兴地道,对于漂亮得体的程雅诗,叶家人对她自然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方慧仪。

“哎呀,才半年不见,雅诗又漂亮了啊,能力突出又大方得体,方姨最喜欢这样的女孩!说实话,我真羡慕你们有这样一个好女儿。”方慧仪拉过程雅诗的玉臂,摸着她的玉手赞道,说话间,目光有意无意地朝程母岳春娥投去。

“方姨,你太夸我了!”程雅诗客套地道。

岳春娥领会到了方慧仪的意思,立即道:“方姐,志豪不也是一表人才,人中之龙嘛,我还羡慕您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呢!”

程父程志远笑道:“是啊叶公,你看志豪这次来还这么客气,带了这么厚重的礼物,咱们的交情,用得着这套吗?呵呵!”

“程叔,这是应该的!”叶志豪客气地道。

程志远高兴地点了点头,示意程雅诗,程雅诗随后捧出一只红盒子,打开将里面的一对玉狮子展示在叶恩铭面前。

“铭叔,这对玉狮,是雅诗全家的一点心意!”

“雅诗!给铭叔展示下!”程志远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点了点头,然后将玉狮取出,小心地放在一个泡了龙井茶的茶盘里。泡了不一会儿,这对玉狮的嘴里同时吐出一片金叶子。

在场的人大声称奇,啧啧赞叹起来。

“祥狮献瑞,铭叔、方姨请笑纳!”程雅诗收起玉狮,对叶恩铭夫妇道。

“好!好!好!”叶恩铭满面放光,非常高兴地道,他素来喜爱收集这些玉石古物,这对玉狮他自然十分喜欢,更何况,这是程雅诗献给他们的。

其实这对玉狮是程家精心挑选的一件礼物,叶家当年对程家鼎力相助,帮助他们度过难关,即使在近些年的业务上,也给了程家极大的帮助。所以程家对叶家一直都有着感恩之心的,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里,让程雅诗去送这件礼物是再适合不过了。

“哎呀!程公,你太客气了!”叶恩铭非常高兴地收下那对玉狮,继而客套地道。然后他觉得时间成熟了,就转头望了望方慧仪示意了下她。

方慧仪立即起身,伸手拉住程雅诗的手,然后将自己手上戴的那只玉镯,递到了程雅诗的面前。

“雅诗啊,这只镯子你收下吧!”

叶志豪一下子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这只玉镯是凤沁玉镯,里面的红色玉沁,刚好形成了凤凰招展的图样。它不仅仅是珍贵,而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它是叶家祖传的,是传家宝。

母亲将祖传的凤沁玉镯送给程雅诗,这其中的意义自然再清楚不过了,这实在没法不让叶志豪紧张。

程雅诗当然也明白,她没想到考验会来得这么快,但它就是来了。她很清楚,眼下高朋满座,只要自己接受了这只玉镯,那她从此以后就是叶家的人了,再无任何反悔的机会。所以,她愣在了那里,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雅诗,方姨送你东西呢!傻愣着干什么呀?”看程雅诗愣在了那里,岳春娥有些焦急地道。而程志远倒并没有催促程雅诗,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是很有主见的,当初岳春娥执意将女儿介绍给叶志豪时,他并没有强硬,而是尊重程雅诗自己的意见。

而程雅诗理解父亲对叶家的感恩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拒绝,象征性地与叶志豪交往着。现在到了决定的时候,他知道她很难快速做出选择。

虽然程志远知道,程叶联姻,对于双方来说都有极大的好处,意义非凡。但是程志远是个比较开明的父亲,他理解女儿的感受,他知道自己欠叶家的情,不能够拿女儿来还。

程雅诗真的很难做出选择,收下吧,就等于自己答应了,不能反悔的。不收下吧,眼下这么多业内人在,叶家人怎么下得了台呢!

她甚至考虑,是不是应该把林风这个挡箭牌亮出来了,毕竟这是唯一的招数了。

“不能收!不能收!”一旁观看的唐蕊和李思瑶,似乎比程雅诗这个当事人还要紧张,一个劲对程雅诗做着手势。

而林风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程雅诗的表现,他从程雅诗为难的目光中读到了她的不情愿,当下觉得是该出手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不过,他现在不会当面站出来,宣称自己是程雅诗的男朋友。因为这实在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他毕竟只是假扮,而程雅诗是大家闺秀,他要为她的声誉着想。

“收下吧!方姨很喜欢你!”方慧仪见程雅诗没有接受,当下有些尴尬,强作自然地笑着道。

就在这时,忽然“啪”地一声响,桌上一杯咖啡被打倒,直接倒在了程雅诗的裙角,她吓了一跳,慌乱间一抬头,她看到林风在对她点头示意。

她立即明白过来,这是林风在帮她解围了,顿时松了口气。

“哎呀!雅诗,怎么了?有没有烫到?”她对面的方慧仪也吓了一跳,手镯都差点掉到了地上,她赶忙对程雅诗关切地问道。

“没有!只是衣服弄脏了,我先去下洗手间,失陪一下!”程雅诗乘机道,说完匆匆就离开了。

“让志豪陪你一起吧!”方慧仪急道,然后伸手将那只凤沁玉镯塞到叶志豪手中,示意他赶紧追过去。

程雅诗跑得很快,都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方慧仪的话,叶志豪愣了一下,还是匆匆地追了过去。他刚刚就有个想法,如果能够自己亲手将这只玉镯戴到程雅诗的玉腕上,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刚才雅诗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意思,我一定要亲手将玉镯戴到她的手上,然后再拿出钻戒向她求婚!叶志豪一边这样想,一边追了过去。

程雅诗跑得洗手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刚才的紧张和尴尬,仍然写在她那张俏丽无比的脸上。

她像解脱般地长舒了一口气,一双玉手轻轻捂住自己的脸。

这时,林风走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