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为美女挡刀子/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温香软玉的感觉,林风似乎还未曾有过,第一次体会到着实美妙。关欣此时显然有种只要温度不要风度的态势,尽最大努力地和林风贴身。

“关警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林风轻拍了拍怀中的关欣,轻声问道。

“没好,你以为你是热水袋啊,抱一下就能暖和了!”关欣没好气地道,不过她现在确实不舍得离开林风温暖的怀抱,或者是离不开。

林风道:“不要呆着不动,不然你会一直感觉冷。”

“你想怎么动了?”关欣一怔,嗔怒地问道。她心道你小子什么意思啊,抱着我还想怎么动,难不成有坏思想了?

林风低头望着怀里的关欣,正色道:“我的意思是,别沉默,说些话转移注意力就不会感觉那么冷了。”

关欣微微点了点头,林风继续道:“还是刚才的疑惑,我觉得,这里不太像是加工厂,这些人在这里聚集,很可能干着别的勾当!”

关欣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林风道:“直觉吧,这里给我的感觉不太寻常!”

“哼!你觉得你的直觉比警察还灵敏准确?”关欣不服气地道。

林风笑了笑,道:“警察又不是万能的!”

“…………”

一间简易的办公室内,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家伙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一边把玩着手上的翡翠戒指,一边品尝着一杯1982年的拉斐尔庄园。

价格昂贵的翡翠戒指、美酒,似乎和这里的简易不太搭调,但这个人似乎乐在其中,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老板!”刀疤脸走了进来,恭敬地对他打了声招呼。

金眼镜抬头看了他一眼,懒洋洋地问道:“怎么样了?”

刀疤脸略显得意地道:“抢到了老板,最新款的劳力士死嘎嘎(SKY-DWELLER),纯金纯钻纯瑞士限量版,正是老板您想要的!”

说着,他递上了两款抢来的劳力士金表。金眼镜有个爱好,喜欢收集古玩和世界名表,可是一个人对某种东西的贪婪到了极致的话,他就会选择不择手段地占有。

金眼镜看上了两款最新的SKY-DWELLER腕表,虽然他有足够的钱买到这样的表,但是他依然选择了派人去抢劫的方式,只因为上一次他在这家金表店里,金表店的店员态度没有他期望的那样恭维。

对于得罪自己的人,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是金眼镜最简单的处事哲学。

“很好!”金眼镜不慌不忙地脱下手上现在戴着的西铁城腕表,然后换上这款新抢来的劳力士。

金眼镜欣赏着手上的名表,慢悠悠地对刀疤脸问道:“对了,那家店砸了吗?”

刀疤脸回道:“全砸个稀巴烂了,店主的腿也断了,老板,全按照您的吩咐做了!”

“剩下的你们都拿去吧,我就看上这个了!”金眼镜对刀疤脸道。

刀疤脸窃喜,道:“谢老板!”

“那批货怎么样了?”金眼镜问道。

刀疤脸如实回道:“正在装仓,今天晚上就出海,您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了!”

金眼镜点了点头,一副满意的样子。

“老板,我们抓了一个盯上了我们的雷子,还有另外一个人质!”刀疤脸对金眼镜道。

金眼镜吃了一惊,一下子站起了身,惊愕地道:“什么?你把雷子带到这儿了?去你妈的猪脑子,你诚心给我找麻烦是不是,赶紧把她做了!”

刀疤脸一见金眼镜发怒了,当即吓得说不出话来。金眼镜正准备再发作,忽然他的手机响了。

“金眼镜,我的下属带队奔着你们去了,你赶紧溜!”金眼镜刚接通电话,就传来了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

“谢了,陈队!”金眼镜客套道,对方非常谨慎,说完立即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金眼镜的感谢。

金眼镜挂断电话,指着刀疤脸的鼻子骂道:“你他妈的给我惹大祸了,回头老子再收拾你,雷子来了,赶紧让兄弟们带上货撤。还有,赶快把那个雷子和人质做了,五分钟以后如果没做掉,老子就做你!”

“是,老板,我这就去办!”刀疤脸吓得腿肚直打颤,哆嗦着道,说完赶紧就奔了出去。

金眼镜很淡定地拿起一件西装披上,然后出门坐上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启车扬长而去。

林风和关欣还搂抱在一起取暖,忽然冷库的门被打开了,几名凶悍的暴徒举着砍刀冲了进来。

“赶紧动手,做掉他们赶紧撤!雷子快来了!”刀疤脸恶狠狠地道,他现在也没心思对关欣产生想法了,虽然他觉得这么漂亮的妞儿砍死了太可惜了,但是眼看着雷子就要来了,再不解决掉他们跑路就真的歇菜了。

关欣当然看出他们是来真的了,当下猜出很可能是对方出了什么变故。不过现在她也没法想太多,只能放手一搏了,不然她就会死在这帮人的乱刀之下。

不过关欣毕竟是女孩子,身手有限,几下就被暴徒制服了,两名暴徒擒住了她,按到了墙角,然后一名暴徒举着明晃晃的刀,朝着关欣的心脏直刺而去。

被两名歹徒控制住的关欣,已经没法再反抗了,她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刀子刺进她心口的那一刻到来。

她心有不甘地眼角流出了泪水,她还年轻,还没有真正体会过人生,还没有和深爱的人一起去马尔代夫群岛渡假,还没有享受过把自己的身子给最爱的人的那种感觉。

闭上眼睛之前,她看到了林风,他似乎依然淡定,淡定得依旧让她无法理解。

唉!不重要了,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陪在我身边的是这个人,他是第一个拥抱我的男人,我会记住他的!

“滋”的一声,尖利的刀子刺进了肉体里,滚热的鲜血有几滴溅到了关欣的脸上。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忍受着剧痛。

可是,她忽然觉得,自己居然没有感觉,没有那种痛入心扉的感觉。

“怎么回事?我已经失去知觉了?”关欣忍不住疑惑地道。

她下意识地一睁眼,忽然就看到了她眼前横着一个血淋淋的手臂,一把匕首从手臂中穿入,直接穿透了手臂穿出,匕首尖和关欣仅有几厘米的距离。

然后,他看到了林风那依旧淡定而犀利的眼神。

对于这帮准备下杀手的暴徒,林风自然要暴露实力了,他很轻松地解决了两个暴徒,正准备去营救关欣。谁知他突然发现,歹徒的刀自己刺向了关欣的胸口,眼看着就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义无反顾地为关欣挡了这一刀。

并不是因为个人感情,如果眼前这个人是别人,林风也会这样做,只因为,她是一个无辜的生命。他明白这一刀如果刺在关欣身上,会是什么结果。

关欣先前是吓坏了,而一睁眼却看到尖利的匕首刺在林风的胳膊上,鲜血淋漓,她当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一时竟感到眼眶发热,美眸盈盈闪动着。

林风轻轻地笑了笑,然后转头望了望持刀刺他的暴徒。

“对女人不要这么残忍,尤其是女孩!”林风轻声地道,然后,暴徒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倒地,他握着匕首的手的手骨,已经被捏得粉碎。

剩下的两名暴徒还没出手,就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一招断骨,让敌人瞬间失去战斗力,是林风的作战风格。

“你……你怎么样?”关欣顾不上惊愕了,上前关切地问道,眼下的情形,已经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情形很清楚:如果不是林风,她现在已经在黄泉路上狂奔了。

看到林风鲜血淋漓的手臂,她再次有了种想哭的感觉。

“有点疼!”林风轻描淡写地笑道,然后伸手拔掉了扎穿了他手臂的匕首,匕首一拔出,鲜血顿时加快冒了出来。

“哎呀!”关欣立即脱掉身上的林风的夏装,给他包扎上,皱眉道:“不能拔出来的,这样子血会流得更快!”

林风淡然地笑道:“喜欢血这样流出来的感觉,很久没尝试了,有点怀念!”

“你……!”关欣顿时无语,又气又急,当下几乎要哭出来,她自己也说不清是担心还是感动。

“嘀喔嘀喔……!”忽然一阵清晰的警笛声传来,外面一片混乱,关欣立即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同事们赶到了,她拉着林风立即冲了出去。然后,她就看到汪少凯带着十几名警员持枪冲了进来。

原来,汪少凯没有听从陈辉的劝阻,自己私自带着十几名警员坚持追击了过来,因为,他太担心关欣的安危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他去救关欣。

他追到半路,终于发现了林风的那辆车,他判定关欣一定是被暴徒劫持了,所以顺着暴徒的车留下的痕迹就一路追了过来。好在这里很偏,平日根本没车来这里,所以他根据痕迹比较顺利地就追到了这里。

“关欣,你没事吧!”汪少凯正在请求上级支援,看到关欣,立即激动地跑上前,关切地道。

“我没事!”关欣漫不经心地回道,说着又看了看一旁林风的伤势。

“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啊!”汪少凯激动地道,的确,关欣被暴徒抓走,让他担心害怕得要死。现在看到关欣安然无恙,他的心情一下子从地底回到了天上。

关欣眉头一皱,立即道:“来不及多说了,快把车钥匙给我,他伤得很重,我必须赶紧送他去市里!”

“这个我来安排,我先护送你回去吧!”汪少凯继续关切地对关欣道。

“不用了,你负责现场,我自己送他去!”说完伸手抢过汪少凯手中的钥匙,扶着林风快速地向外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