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我害怕强迫/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意识到终于结束了,唐蕊松了口气,她没想到这种简单的动作居然这么耗体力,眼下她有一种几乎要虚脱的感觉。

“禽兽,你全都弄到我衣服上了,我要杀了你!”唐蕊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皱眉生气地对林风道。

林风满足地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换一件吧,别把新被子和床单弄脏了,明天我帮你洗。”

唐蕊再次有了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她忿忿地看了林风一眼。看到林风那种满足的表情,唐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觉得林风现在一定非常得意,毕竟他占了自己那么大的便宜。

她想发作,但是又无可奈何。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她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了。

“算了,就当是对他救了自己的犒劳,对自己侮辱过他的歉意吧!”唐蕊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做着自我安慰道。

当然,这只能是自我安慰而已,女孩子对自己的第一次是非常看重的,尤其是唐蕊这种女孩。在认识林风之前,她是绝对的冰清玉洁,像一个高贵的公主那样,让人难以接近。很多人想多看她一眼,甚至都是一种奢望,能够让唐蕊这样帮助自己达到愉快的顶点,那该有多刺激啊!

唐蕊走下床,从旅行包里拿出了瓶纯净水,把自己的手仔细冲洗了一下,然后让林风回避,自己快速地换了件睡衣后,又重新钻回了被窝里。

两个人折腾了这一下,都感到浑身疲惫,不一会儿就都沉沉地睡过去了。

唐蕊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林风也不在自己身旁了,不过她的被子盖得好好的。唐蕊知道是林风帮她盖好的,因为按照自己睡觉的方式,一晚上之后被子不被蹬下床就不错了。

她没有立即起床,而是躺着静静地想着昨晚上的那一幕,她简直不敢相信,清高、自傲、高贵、漂亮的唐大小姐,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禽兽,我恨死你了!”唐蕊越想越郁闷,她无心再在床上躺下去了,索性也起了床。

林风就在隔壁的堂屋忙碌着,屋子里充斥着一股粥的香味。看到唐蕊走了进来,林风道:“正准备叫你起床呢,早饭已经好了,红薯粥可以吗?”

唐蕊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林风的问题。

林风又道:“你那件弄脏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洗干净了。”

“那倒不用,那件衣服我打算扔掉的。”唐蕊道,她没有看林风,而是直接在桌子旁边坐下。

林风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好,你先去刷牙洗脸,然后一起先吃早饭吧。”

林风帮唐蕊打了井水,等她洗簌完毕,两人再坐回到桌子上,开始享用林风大清早就开始忙乎的早餐。

两人默默地吃着可口的红薯粥,都没有说话,大概是昨晚上的境遇,让现在的气氛有些尴尬。

唐蕊轻轻抿了一小口粥,然后抬起美眸看了看林风,却发现林风正在注意着她,她顿时秀眉一蹙,佯生气地白了林风一眼。

“你好像有话对我说!”林风笑着对唐蕊道。

唐蕊一怔,随即反驳道:“没有啊,你胡说什么呀,别这么自作多情好不好!”

“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你偷看我好几次了,呵呵,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林风道。

听到这,唐蕊愣了愣,随后,她慢慢地停止了吃东西的动作,接着抬眼正色地望着林风,心中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林风!”唐蕊想了想,轻轻唤了下林风的名字。

听到唐蕊叫自己,林风有些吃惊,当然了,唐蕊叫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奇怪的是她直接叫了自己的名字。印象中,这绝对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以前她可一直都是叫自己禽兽的,客气点儿的话也不过是禽兽哥。

“嗯?”林风有些意外地应了一声。

唐蕊正色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

林风愣了一下,他没有说话,而是望着唐蕊,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唐蕊淡淡地道:“我妈咪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爹地对我非常好,他为了提供了我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舒适的生活条件,爹地很疼我,他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我开心幸福,就算我偶尔不开心一次,他都会心疼得不得了。”

“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了吧,所以当它发生一些改变的时候,就会让我感觉到很痛苦。我第一次感到痛苦,是在爹地决定娶那个叫许曼妮的女人之后,爹地第一次用一种很严厉的语气,强迫我接受这个只比我大几岁的后妈。再后来,又有一个人出现,又让爹地强迫我接受他……!”唐蕊说完望了望林风。

林风道:“那个人就是我?”

唐蕊点了点头,继续道:“印象中,爹地强迫我做的,只有这两件事情,但是,他好像不知道他已经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所以,我最害怕的,就是我不愿意的时候,别人强迫我去做一些事情,这种感觉让我感到恐惧,感到害怕!”

唐蕊说的是都是实话,因为生长环境的缘故,使得唐蕊的心理既单纯又复杂,她是一个自我保护意识和逆反心理非常强的女孩,任何强迫她的行为,只能造成她的反感和反抗,如果她反抗不了,她就会感到十分的痛苦。

所以,她到现在都没办法接受许曼妮,唐建豪的态度越强硬,反而会让唐蕊的逆反更严重。而对于林风,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唐蕊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他了,否则她也不会下定决心和林风一起回老家。

但是在唐蕊的主观意识里,她并没有下定决心把自己完全交给林风,而到了林风的家中,她完全掌控不了局面,一切都被林风牵着鼻子走,最终她被迫上了林风的床,和他做了一些暧昧的事情。

在唐蕊看来,这是林风的一种变相的强迫,所以她的那种逆反和抵触心理又出现了。

林风听出了唐蕊说的是什么事情,他也有了些悔意,只因为一时的冲动和征服心理,他就强迫唐蕊做了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这让他感到了愧疚。因为自己的自私,他就把自己的开心兴奋,建立在了唐蕊的痛苦之上。

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让唐蕊开心快乐的,怎么可以让她痛苦呢!

“蕊蕊,对不起!”林风诚恳地对唐蕊道。

唐蕊淡淡地一笑道:“我不是要你对我说这些,我只想告诉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强迫我,也不许别人强迫我,因为,我最害怕的,就是这种被强迫的感觉!”

“蕊蕊,你放心吧,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强迫你接受任何事情!”林风点了点头,正色对唐蕊道。

唐蕊嫣然一笑,作释怀状道:“嗯,我希望你能做到吧,因为,这是我爹地都做不到的事情。他那么疼我,居然都会为了别人而强迫我!”

“那个别人,现在还包括我吗?”林风对唐蕊问道。唐蕊受到父亲强迫,是为了让她接受两个人,一个是许曼妮,一个是林风,这就是唐蕊口子的“别人”。

唐蕊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你不要强迫我回答!”

其实从唐蕊下决心和林风一起回他老家的时候,她应该就已经把林风排除在别人之外了,虽然一开始唐建豪的态度是强迫唐蕊接受,而唐蕊则是奋力抵触,现在,她的抵触已经不那么明显了,并且还有了些顺从的迹象。

“但是,我有权利强迫你,我问你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唐蕊对林风道。

“问吧!”林风点了点头道。

唐蕊美眸一眨,嗔怒地问道:“昨晚你为什么要那样?是不是你蓄谋已久的?”

林风笑了笑,道:“我说过了,想让你给我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

林风也是非常挑剔的人,他的处男情结很重,之前他有无数次失去处男身份的机会,但是都被他克制了,只因为,他没有遇上能够让他心动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唐蕊心动,但是他喜欢昨晚的那种感觉,把第一次留给了唐蕊,他觉得满足,虽然只是给了唐蕊的左手。

“第一次发现,原来你有时候也很无聊!”唐蕊嗔怒地望着林风道。说完不再理睬他,快速地扒了几口粥,然后擦了擦嘴巴。

“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带我出去玩玩吧!”唐蕊擦完嘴,对着林风请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