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唐蕊的发现/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老头子的话,林风不敢怠慢,虽然这老头子是老不正经,但是他也有正经的时候,比如之前和林风说那些话的时候。

林风这次回来的目的其实就是找老头子,他来到了东海才知道,原来自己心中的疑问比他来之前要多很多,这些问题老头子应该是知道的,就是一直都没有告诉自己,他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隐瞒。

“我们马上回东海吧!收拾一下,现在就走!”林风拉着唐蕊,一边往自家的屋子走一边道。

“为什么这么急?”唐蕊问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想说自己还没玩够,可是转念一想,这一说,会不会让林风误会她还想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林风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进了屋,快速地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进了后院,把晾在那里的那件唐蕊的睡衣收了回来,递给了唐蕊。

“这个我不要了,扔掉吧!”唐蕊皱着眉头道。

“别那么矫情,我知道这件睡衣的价钱,够很多女孩子一辈子的睡衣价钱了!”林风正色道。

唐蕊不服气地道:“可是都弄脏了!”

“已经洗干净了!”林风淡淡地道,然后把那件睡衣塞到唐蕊手中,唐蕊努了努嘴,勉强接受了。

林风快速地把行李包整理了下,然后拎着包带着唐蕊就走,快走到前门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转了身,带着唐蕊从后门走了出去。

走到村中老槐树下路虎所停的地方,他们将两个行李包都放上车,然后驾上车从小路开始驶离村子。

他们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路虎驶离,目光中投射出一种异样的冰冷!

林风专心地开车穿过村子,然后开上了大路,这才发现唐蕊的手中一直握着那件睡衣,并没有把它放到行李箱里。

“还是想扔掉是吗?”林风望了望唐蕊的脸,轻声地问道。

“嗯!”唐蕊点了点头,道:“因为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穿了!”

林风淡淡地笑了笑,随后道:“那送给我吧!”

“你要它做什么?”唐蕊很郁闷地道,还好林风表情很自然,不然她会认为这厮是心理变态,一个男的藏着女孩子的睡衣,心理能正常吗?

“仅仅是不想让你丢掉它!你不要多想!”林风道。

唐蕊愣了愣,随后正色对林风道:“那随便你吧,不过,你不可以让别人发现,也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昨晚那个事情!”

“这是我们之间的隐私,我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林风正色回道。

唐蕊怔了一下,随后淡淡地道:“那是你的隐私,也是我的隐私,但是不是我们共有的隐私。你要记住了,那是你强迫我的,以后不会再有了!”

“你是不是后悔了?”林风轻声问道。

“是!我现在已经后悔和你一起回来了!”唐蕊直接回道。

听到唐蕊的话,林风也怔了一下,他表情黯然,只淡淡地道了一声:“我知道了!”

看到林风黯然的样子,唐蕊感到了一种胜利的快感,她的好胜心理又在作怪了,虽然那件事情是林风欺负她,但是看到林风现在失望的样子,她认为自己取得了胜利,林风并没有征服自己。

其实以唐蕊的性格,林风这样问,唐蕊的回答百分之百是现在这个答案。她的性格决定了她不是个轻易顺从的女孩。

这次的事情让他们都发现,他们之间真的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举目远眺,能够发现交叉点已经出现了,但是当他们真正奔着交叉点而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交叉点永远只出现在眼前很远的地方,永远也追不上。

就像是正承载着他们驰骋的这条公路,他们分别站在公路的两端,奋力地向前跑,无论跑多远,都无法找到交汇点,让他们能够彼此牵到对方的手。

虽然他们的距离很近,彼此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但是在他们之间这么近的距离上,总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无情地阻隔着他们。

虽然他们之间发生了那一晚的暧昧,但是这似乎没有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使得他们可以越过之间的鸿沟,彼此牵到对方的手。

事实上,林风不想这样,唐蕊也不想这样,可是他们都无法战胜自己。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强大而可恶的力量,使得他们之间的鸿沟无法消除?

“那我帮你放起来吧!”唐蕊拿着那件睡衣,轻声地对林风征求道。

林风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专心开车。唐蕊拿过林风的行李包,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那件睡衣叠好,再小心地放到林风的行李包内。

就在唐蕊准备拉上行李包拉链的时候,忽然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把手伸进包内,拿起了那个东西,当然为了避免让林风发现,她没有把东西拿出来,而是就放在包里看。

那是一个扑克牌盒子一样的东西,唐蕊当然不是一无所知的小女孩,她一眼就认出,那是一盒保险套。

看到这儿,她当即小脸一红,嗔怒地偷看了下林风,而林风在专心开着车,根本没注意到唐蕊的动作和表情。

“晕死,他带这个干什么?”唐蕊很纳闷地道,她心道林风果然是早有预谋的,不然带自己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要带上这种东西?

不过转念一想,唐蕊又觉得不对:自己要和林风一起回老家,林风先前是不知道的,所以根本没必要准备这种东西,而在路上她都和林风在一起,林风应该没有中途下车买这种东西的机会。

唐蕊有些搞不明白了,难道这是林风之前就买了,准备带回去和别的女人用的吗?和谁呢?林风老家隔壁的那个豆腐西施?

想到这儿,唐蕊的心中又有些不平衡,虽然现在她还没有完全彻底地接受林风,但是林风毕竟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他如果沾花惹草,还是会让唐蕊感到一些气愤的。

其实这盒保险套,是吴驰的杰作,而且是在夏流的授意下的,因为夏流发现了林风和那个叫苏雨心的女孩子关系暧昧,不得已才采取了这种方法。

林风并没有当回事,回来后一直就扔在衣服口袋里,这次是不小心带了回来。

唐蕊拿着那盒保险套很疑惑,但这时候,她不好意思也不愿意去问林风到底怎么回事。她只是下意识地又翻了翻林风的包包,然后,她就发现了一幅画。

她发现画上的人物很面熟,他站在窗户的旁边望着海,和林风非常神似,而且,从画的内容看,林风似乎在一个海边的房间里面。

唐蕊往下看,然后就看到了画的落款小字:雨心赠林风。

雨心?唐蕊秀眉一蹙愣了一下,这个名字,让唐蕊感觉好像有点熟悉。

唐蕊的心里有了种奇怪的感觉,她把那幅画又扫了一遍,然后在画的背面,找到了一个手机号码。她想了一想,小心地记下了那个号码,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林风的旅行包又放回原处。

自始至终,林风都在专心开车,他并没有发现唐蕊的举动。

这个偶然发现,让唐蕊感到有些意外,而且那幅画的内容似乎在表达一种暧昧,唐蕊忍不住把它和之前发现的保险套结合联想起来。

“雨心?”唐蕊在心中喃喃地道,她对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只是一时竟然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毕竟能让唐蕊记住名字的人并不多。

汽车高速驰骋着,唐蕊就这样一路带着疑问地回到了东海。

林风回来的时候开得很快,但是回到甜心公寓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李思瑶和程雅诗都在甜心公寓里,因为唐蕊已经告诉了李思瑶今晚就回来,所以李思瑶就赶忙拉着程雅诗带她一起来了,她着急要看唐蕊和林风的八卦呢。

“蕊蕊!禽兽哥!”唐蕊进了别墅,李思瑶立即献给她一个拥抱和脸颊吻,接着一脸坏笑地看了看唐蕊和林风。

唐蕊心里装着事儿,没有表现出李思瑶那样的热情,只是象征性地回应了李思瑶一下。

“回来啦?”程雅诗看到林风,轻声对他打了声招呼。

“嗯!”林风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程雅诗,然后和李思瑶也打了招呼。

“怎么啦宝贝,是不是昨晚太累了?”李思瑶捏着唐蕊的小脸,一脸暧昧地坏笑道。

“讨厌!死瑶瑶,又欠揍了是不是?”唐蕊当然知道李思瑶想表达什么意思了,她嗔怒地打了李思瑶一下。

“跟我上楼!”李思瑶抓住唐蕊的手,拉着她迫不及待地往楼上跑,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拷问唐蕊某些事情了。

上了楼进了房间,李思瑶就开始伸手摸唐蕊的胸和小腹,一本正经地像给她做检查一样。

“干什么呀,讨厌!”唐蕊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被李思瑶这么一摸,身体有了些奇怪的反应,很难受,她懊恼地道。

“我刚从网上学来一套验明是不是处女的方法,你让我试验下准不准嘛!”李思瑶坏笑着道。

唐蕊推搡道:“好了瑶瑶,别闹了,放心吧,我还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唐蕊!”

“不是吧,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做?”李思瑶感觉很不可思议地道。

唐蕊点了点头道:“真的,不骗你,我们什么都没做!”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心虚的,因为他们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你们睡一张床上吗?”李思瑶追问道。

“嗯!”唐蕊勉强如实回应道。

李思瑶努嘴道:“天啦!蕊蕊,我们是不是该带禽兽哥去男科医院检查一下了?和这么一个大美人同床共枕,他竟然没有禽兽的欲望?简直枉为禽兽啊!”

唐蕊道:“好啦,别瞎说啦!是我没答应他而已!”

“哦,原来这样啊!那也怪他,为什么没把你强行拿下?”李思瑶吐了吐舌道。

唐蕊皱眉,一本正经地李思瑶问道:“瑶瑶,怎么你们都认为,我们做那种事情是天经地义的?”

李思瑶道:“当然了,他是你的未婚夫啊,以后是你的丈夫,你早晚都是他的人啊!”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唐蕊继续正色对李思瑶问道。

“换成谁都会这么想的,蕊蕊,你真OUT!”李思瑶感到很不可思议地对唐蕊道,她以为唐蕊下决心和林风一起回去,肯定会把自己给他的。她现在才发现,作为唐蕊最亲密的朋友,她其实也并不是十分了解唐蕊的,因为她是这样的让人难以看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