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神秘的唐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天是两天前就来到唐家别墅的,当时唐建豪还在公司里处理着集团事务,不过听到了康伯报上了唐天的名字,他当即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

唐建豪并不是个容易激动的人,而且商场上多年的摸爬滚打,尔虞我诈,早已经让他看透了一切,这世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极度痛苦或者极度喜悦。

唐天的出现似乎是个意外,因为当唐建豪看到唐天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他甚至喜极而泣。

再铁血的男人,总有他脆弱的一面,对唐建豪来说,亲情能够让他脆弱。对唐蕊是这样,对唐天也是这样。

对于唐建豪一家人来说,今天是难得的团圆的日子,唐天的出现,似乎为唐家填补了亲情上的某一空缺。

林风和唐蕊都留了下来,和唐天一起畅聊,从谈话中他们得知:唐天当年跳崖后,因为峭壁上的树木阻拦而没有死成,后来被一队送葬者所救。因为那个山崖的居民,流行悬棺葬,在崖壁上开凿洞口放置棺木。

似乎上天注定要给他重生,他被那队人送到了一个山间小镇里,治好了伤,并且还被镇上一个老道用秘方治好了他的遗传病,后来他一直就在那个小镇上生活了这些年。

一家人共进晚餐,今天的晚餐,让唐蕊第一次感觉到真正的家庭欢乐,因为唐天的出现给她带来的好心情,使得她今晚没有再计较许曼妮给她带来的不愉快。

唐蕊坐在唐天的旁边,她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唐天的碗里。

“小天哥,你最爱吃的就是红烧肉了,你身体不好要多吃点东西哦!”唐蕊关切地道。

“谢谢蕊蕊!”唐天笑了笑道。

“还有大虾,也是你最爱吃的,你必须多吃点!”唐蕊继续道,说完一个劲把红烧大虾往唐天碗里夹。

唐天再次笑了笑,然后回夹了一只鸡翅给唐蕊,兄妹俩虽说多年没见,但是此刻,当年那股亲密劲似乎又回来了。

接着,唐天给自己斟满了一杯白酒,然后举起杯敬唐建豪:“爸,当年我不负责任地离家出走,让你们伤心,我心中有愧疚,我是个不孝的儿子和不称职的哥哥,希望您和蕊蕊能够原谅我!感谢您多年的养育之恩,我敬您一杯!”

“唉!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唐建豪道,两人碰了一杯,唐天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又斟了一杯敬了许曼妮。

许曼妮是唐建豪新娶的后妈,唐天和她先前肯定不相识,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不过许曼妮毕竟也算是他的继母,这种长幼尊卑唐天还是遵守的。

敬完许曼妮,唐天又敬了唐蕊,然后再将酒杯倒满,这一杯是敬给林风的。

“林风,你的事情我都听爸说了,谢谢你救了蕊蕊,谢谢你为蕊蕊所做的一切,请你永远好好照顾她!”

林风举杯道:“我会的,恭喜你回到家里!”

“哼!谁要你照顾啊,我哥哥回来了,还需要你做什么?”唐蕊作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对林风道。

“蕊蕊,不许放肆!”唐建豪皱眉对唐蕊道。唐蕊努了努小嘴,随后便没有再说话,乖乖地吃东西去了。

听到唐蕊说出这句话,林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他只是怔了一下,然后继续和唐建豪等人推杯换盏。

晚餐在愉快的氛围中进行,因为今天实在太高兴,唐建豪和唐天喝得都有点多了,他们今天都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晚餐结束,因为都喝醉了,唐建豪和唐天都回房中休息了。林风和唐蕊今晚也不会回甜心公寓了,就在唐家别墅过夜。

林风一向没有早睡的习惯,他没有回房间睡觉,而是默默来到了唐家别墅宽大的院落中,坐在藤椅上,感受着不远处吹来的海洋气息。

其实,今天林风的注意力,一直在那个突然出现的唐天身上,林风现在知道唐天的身份,并且知道他从此以后会留在唐家。

当然对于这个唐天,林风并没有一点排斥的意思,只是,林风是个比较敏感的人,对于唐建豪来说,最近可是多事之秋,所以这个义子的忽然出现,总让他感觉有些蹊跷。

他当然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但是他这些年锻炼出来的敏感神经,不由自主地让他想到了这些。

“在想什么呢?怎么还没去睡觉啊?”林风正在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了唐蕊熟悉的声音。

林风此刻似乎有些太专注了,竟然没注意到唐蕊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身后,他抱歉地一笑,然后道:“没什么,出来吹吹海风。”

唐蕊走到林风面前,轻轻在对面的藤椅上坐下,然后正色对林风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高兴小天哥来家里!”

“不高兴?我为什么不高兴?”林风道。

“因为……你嫉妒他呀,是不是?”唐蕊一本正经地道,她似乎觉得自己猜中了林风的心思。

“嫉妒?”林风哭笑不得,心道这怎么可能,犯得上吗?真不知道唐蕊从哪得来的这种谬论。

唐蕊点头道:“嗯!因为你现在在生气啊!”

“我现在的样子像生气吗?”林风继续郁闷地道。

唐蕊继续一本正经地道:“其实你内心生气了,因为我说的那句话,是不是?你老实回答我,不许说谎!”

“什么话?”

“我在饭桌上说的:有了小天哥,还需要你干什么!”唐蕊道。

林风道:“哦,你有说过吗?我差不多都忘了!”

唐蕊生气地推了推林风,嗔怒道:“哼!你要是敢忘,以后别想让我再理你!”

林风正色道:“你对我说的那些让我不愉快的话,我都会努力尽快忘记的。如果不这样,我就会像吞下很多只刀片一样难受!”

唐蕊听了一怔,美眸中顿时掠过一丝歉疚和动容,她其实很清楚,自己放肆任性的语言是伤害过林风的,并且远远不止一次。

“唐天,他只是我的哥哥,我们是兄妹关系,永远的兄妹关系!”唐蕊轻声对林风道,她的话似乎带着一种强调。

林风道:“呃,你为什么要跟我强调这些呢?”

“晕死,我和唐天这么亲密,你难道一点不吃醋吗?”唐蕊愣了一下,对于林风的问题,她感到莫名其妙,她认为林风现在心情不好,就是因为吃醋导致的。

“嗯?吃醋?有这个必要吗?”林风纳闷地道。

“你……!”

唐蕊的想法很奇怪:她自己为林风吃醋,却不想表现出来让任何人看到,但是她又希望林风为她吃醋,然后她享受这种被吃醋的感觉。

其实今天她在饭桌上和唐天的表现,一方面是高兴,另一方面也是做给林风看的。自从和林风发现那件事后,唐蕊忽然莫名地喜欢上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断地证明自己对于林风的重要性。

可是今天,林风似乎并没有满足她的这个需求,她当然很是不满了。

“禽兽,你好过分!我讨厌你,不想理你了!”唐蕊懊恼地道,说完忿忿地跑开了。

林风当着郁闷:唐蕊这真是极品了,除了她,这世上还有逼着别人为自己吃醋的吗?

唐家别墅的三楼书房的灯还亮着,唐建豪和唐天其实都并没有睡觉,酒精非但没让他们迷糊,反而让他们更加兴奋,唐建豪似乎有和他彻夜长谈的意思。

“小天,你打算怎么安排你未来的生活?”唐建豪对唐天问道。

唐天道:“我用心为您做事就行,其他的我也不奢求!”

唐建豪道:“我安排你去东海大学上学吧?你可以和林风、蕊蕊他们一起生活!”

“爸!我已经过了上学的年龄了,还是留在您身边帮你做事吧。我没什么本事,就这些年跟人学了点拳脚功夫,给你当个保镖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唐天谦逊地道。

唐建豪笑道:“你是我的儿子,我会让你给我看家护院吗?呵呵!这件事不着急,你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了,比什么都重要。你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到时候你想做些什么了,再来帮我也不迟!”

唐天点了点头,道:“爸,我会好好报答您对我的养育之恩的!”

“都是一家人,今后不许再说这些话了,你看,蕊蕊对你多亲啊,你和亲哥哥又有什么区别!”唐建豪道。

“是的,看到您现在事业蓬勃发展,蕊蕊又过得这么开心,我真的很高兴!”唐天作欣慰状问道。

“一家人能够平安幸福就行了,其它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唐建豪感慨地道。

唐天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他给唐建豪泡了一杯醒酒茶,端着茶盏恭敬地递给唐建豪。

“爸,林风是什么来头?小时候我还不知道您给蕊蕊定过一门亲事呢!”唐天给唐建豪递了茶,然后对他问道。

“他是我一个故友的儿子,由一名世外高人抚养长大,有他保护蕊蕊,我才能放心。”唐建豪淡淡地道。

“他对您一定很衷心吧?”唐天问道,此刻他的双眼中,绽放出一种异样的光彩。

唐建豪道:“他能够为蕊蕊奋不顾身,我非常欣慰。和你一样,我也会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的!拥有你们,是我唐建豪的荣幸!”

唐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唐建豪靠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开始打起盹,集团的事务让他每天忙碌,他现在已经困乏至极了,尽管他努力想和唐天彻夜长谈,但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唐天拿起条毯子,轻轻地给唐建豪盖好,然后他走出了房间,来到卫生间,直接冲起了冷水澡。

他身上的肌肉显现了出来,没有人会相信,他白净羸弱的外表之下,居然隐藏着这么一副让人望而生畏的躯体,每一块肌肉,似乎都充满了岁月雕刻的痕迹,那是一种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锻打出来的强悍和肃杀。

而他的左边肩膀上,赫然有着一个图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