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真不是故意的/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大惊,立即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船舱。

“怎么了?”

“有人!船底下好像有人!”唐蕊面带惊恐之色,指着地上道。

林风眉头一皱,趴在地上听了听,然后道:“底下是底舱,人不可能在那里的,我看过了,这艘船上没有人,你听错了吧?”

唐蕊努了努嘴,她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听错了,海风顺着窗户刮进来,再加上大雨滂沱,而且据说在海上很容易出现幻听。

“这个时候别开这种玩笑!”林风眉头一皱,对唐蕊道。

唐蕊不悦地道:“你是在责怪我吗?这船这么大,空荡荡的让我好害怕,你好意思把我一个人扔在船舱里,这么久都不回来!”

“不好意思!”林风舒了一口气,笑了笑道。虽然唐蕊的无理取闹让他精神着实紧张了一下,但好在有惊无险。

“船上没有人,而且船的启动系统被破坏了,我现在没法开船走!我们耐心等暴风雨结束吧。”林风对唐蕊道。

“我好冷!”唐蕊抱怨道,他们全身都湿透了,海风从窗里灌进来,吹在身上的确让人冷得上牙打下牙。

现在天已经快黑了,暴风雨还没有停,而这艘船又不能开,看样子今天晚上要在这里度过一晚了。

林风在船舱里翻找了一番,然后找到一条干净崭新的毯子,递给唐蕊道:“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烤干!”

唐蕊很顺从地点了点头,林风也很自觉地转过头,然后唐蕊就把衣服脱了下来,用那件毯子把自己裹住,再把衣服递给林风。

“还有呢?”林风拿过衣服,看了看对唐蕊问道,他拿到的只有唐蕊的上衣和牛仔裤,似乎还少了两件。

“什么啊?里面也要脱下来啊?”唐蕊有些娇羞地道。

林风道:“当然了,全都湿了,要烤就一起烤干,晚上会很冷的,湿漉漉的穿着多难受!”

唐蕊脸微微一红,犹豫了一下,随后就在毯子中将自己内衣都脱了下来,直接扔给了林风。

林风将船舱里的火炉打开,然后将唐蕊的衣服拧干,晾在火炉旁。船的外舱底下还养着一些大黄鱼和鲐鱼,林风从中挑了几条大的,打理了一下后用细铁纤穿了,放在炉火上烤。

这条船上是有人生活的,所以常见的调料什么的都有,等鱼烤得差不多了,林风找了几种合适的调料放上,顿时整个船舱里香气四溢。

“饿了吧,先吃一条烤鱼,现在只能拿这个当咱们的晚饭了!”林风把先烤好的那条大黄鱼拿给了唐蕊对她道。

唐蕊的确饿了,而且她早已经被烤鱼的香味吸引住了,林风递给她她毫不客气地接过,然后吃了起来。

只第一口,唐蕊就暗叫了一声,这味道简直绝了,她有些想不通,男人怎么也能把菜做得这么好吃,这比那什么巫山烤鱼的味道简直好太多了。

“味道还行?”林风看着唐蕊的吃相,笑着问道。

“马马虎虎吧,比本小姐在帝豪吃的那个烤鱼大餐,稍微强那么一点点!”唐蕊一边美美地吃着一边道。

林风笑了笑,然后拿起第二只烤好的鱼,自己默默吃了起来。他倒是没心思去体会自己的烤的鱼是多么美味,他的思绪,又飞到了刚才的那个发现上。

他已经确定,那张地图上显示的地点,绝对是他曾经生活的那个湖边山村,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因为从还是通过江再到达村边的那个小湖,是完全可以的,以前村里没通路的时候,村民与外界沟通基本就靠水上运输,他记得小时候湖里来往的船只很多。现在公路修建起来后,水上运输的作用变少了,乃至已经基本没有了。

这艘船也许是到达那个山村,也许从那个山村驶出来,但无论如何,都说明它们之间有联系,毕竟平时除了极少数外地人的游船,已经很少有船只进入那个湖了。

而且这艘船,来自东海那边千里之外的一个叫日国的岛国,那个小小的山村,值得这些人从日国特意去那边吗?

在林风的印象中,那个山村就像它旁边的湖水一样,很多年都是静谧祥和、波澜不惊的,他不知道它有什么地方能够吸引日国的船只进入那里。

鱼吃完,衣服也差不多烤干了,两人吃饱了洗干净手,林风对唐蕊道:“衣服基本上烤干了,想穿的话可以穿上了。”

林风一边说,一边把唐蕊的衣服拿起,摸了摸确定都烤干后,这才一件件地递给唐蕊。

唐蕊似乎不习惯林风拿着自己的内衣,她急匆匆地走上前去接,结果这一急之下,就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那件毯子是唐蕊像平日裹浴巾一样裹在身上的,大概是唐蕊没裹好,她走的动作幅度大了一点,这么一震荡,那条毯子竟然直接滑落了下来。

无意间,唐蕊纯洁的身体毫不掩饰地展现在自己面前,伴着少女特有的娇羞和矜持,伴着大小姐特有的高傲和不甘。

虽然船舱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林风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这种朦胧,却更为这位美少女平添了一份诱惑力。

他们都没有做好任何思想准备,就这样真真切切地发生了,相对于做作的明星演绎,眼下的这种感觉,更能使得林风气血上涌。

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感觉,心理上的作用占了大多数。

如果换了其他女人,林风的感觉未必会有这么强烈,只因为现在在他眼前展示玉体的这个人是唐蕊,抗拒、叛逆、清高自傲、目空一切的唐蕊。

今天,她终于自己将玉体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大大方方地看到了唐蕊那对可爱的小白兔,虽然这是无意的,但是很多时候,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产生的结果是一样的。而这一次的结果便是:唐蕊的又一个第一次给了林风。

不过,林风显然考虑到了这种事发生的后果。以唐蕊的脾气,你看了我的兔子,我还不拔你的胡萝卜啊!

出乎意料,唐蕊虽然吓了一跳,但她没有刻意地去遮挡,她只愣了两秒钟,随后便很自然地用手抓住毯子遮住身子,接着重新给自己裹好。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林风抱歉地对唐蕊道,虽然这个事情完全怪不了他,但他觉得这种事情总是男人占女人的便宜,他总得迁就着点唐蕊。

“转过身去!”唐蕊嗔怪地对林风道了一声。

林风顺从地转过身,然后唐蕊将已经烤干的衣服重新穿好。

穿好衣服后,唐蕊望了望林风,偷笑了一声对他问道:“关于刚才的事情,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不许说没有!”

“呃!对不起!”林风道,这个时候这些话还是有必要的,他不太想因为这个事情,再被唐蕊莫名地安上一个罪名。

唐蕊道:“我不是要你说这个,我是问你……我,不比瑶瑶差很多吧?”

林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道:“女孩子,可比的地方很多,干嘛老是比这个!”

“可是瑶瑶没我高,没我靓,没我性感没我有才,就仗着这一点歧视我呢,我才不甘心被她歧视!”唐蕊道。

“你也可以了,不比瑶瑶差很多!顺其自然吧!”林风道,他说的倒是实话,唐蕊的那对,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上次回老家睡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感觉到的。虽然那时她穿着睡衣,但是那件半透明睡衣,完全不足以影响他判断大小。

林风有些纳闷,凭心而论,唐蕊的那对真的一点也不小,论大小,应该是他最喜欢的。林风倒觉得,这种东西适合自己最好,不一定非要巨无霸。

“你确定你没有违心说话?不许骗我哦!你看着我的眼睛,再回答我一次!”唐蕊不依不饶地道。

“呃,我没看清楚,要不你再让我看一次?”林风道。

“讨厌!不理你了!”唐蕊娇嗔了一声道,随后把头转过去不再理林风。

大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窗外的风暴终于渐渐小了,雨也小了下来,倾盆大雨已经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天黑了下来,仍然很冷,海风灌进船舱,让人止不住地发抖,林风又去找了条毯子给唐蕊披上。

“我去驾驶舱,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把启动闸的电线接上,不愿意呆在船舱里的话就跟我一块来吧!”林风对唐蕊道。

唐蕊当然不愿意一个人呆在船舱里了,她裹着毯子就和林风一起去了驾驶舱。

林风检查了下线路,发现并不难接,这个启动闸电线只是被人一次性剪断了,破坏得并不严重,林风把几根电线里的线丝都抽出来,按着火线零线的依次接好,然后用找到的黑胶带缠上。

林风接好电线,试了一下,还是没法完全启动。不过他知道问题在哪,上面的提示灯显示,问题出在总闸上的一个开关没有闭合。

“我要去下底舱!你跟我一起去吗?”林风对唐蕊问道,他知道这种船上的总闸一般都在船的底舱。

唐蕊愣了一下,刚才她在船舱里,隐约听到底舱有异常的声音,虽然她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是她还是有些害怕。

不过她更不愿意一个人呆在上面,这样她更害怕。

“我跟你一起去吧,在这里你最好到哪都带着我!”唐蕊不爽地道:“哼!你应该有这个觉悟才对!”

林风笑了笑,然后拉着唐蕊一起走到船头,打开了底舱的舱盖,两人顺着通往底舱的铁梯缓缓进了底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