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这个人是谁/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小型客轮的底舱主要作用是储物,一般不会有人愿意住在这种黑暗潮湿的环境之中。

底下没有照明设备,林风带着从船舱里找到的手电,才能有可供依靠的光源。唐蕊之前就隐约听到底下有动静,虽然她不敢肯定是不是幻听,但真正到了这种地方,她止不住感到害怕。

“别怕,这底下除了老鼠不会有活物的!”林风感觉到唐蕊紧紧地抓住自己,立刻安慰她道。

“讨厌,你安慰人也不会,不能说说其它的吗?老鼠我也害怕!”唐蕊嗔道。

林风笑了笑,然后拉着唐蕊,很快顺利地找到了总闸所在的位置,然后把启动闸的那个闸推了上去。

林风大功告成地舒了口气,忽然,他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底舱的不远处传来,那是一种铁链交错撞击发出的,并且隐约似乎还有人的呻吟声。

“啊!有鬼!”

底舱内都是铁质结构,声音传递得很清晰,唐蕊吓坏了,更加紧张地抓住林风的手臂,她只叫了一声,然后就连尖叫都没有勇气了。

“别怕,就算有鬼最多就是水鬼,在船上没有战斗力的,不是我的对手!”林风笑着安慰唐蕊道。

“这个时候你还吓唬我,我记住了,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唐蕊不悦地道,她此刻的语气,听起来倒更像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林风道:“只是让你反应不要这么大,你这样叫,鬼也被你吓跑了!”

“刚才就是这声音,你还说我是无理取闹!哼!”唐蕊既害怕又不悦地对林风道。

“好,我看看谁吓唬你的,我为你报仇!”林风对唐蕊笑道,然后仔细辨听着声音的方向,拉着唐蕊一起摸过去。不管是人还是所谓的海鬼,林风都有信心直接搞定他!

很快,林风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底舱的一个角落里,垂挂着一大串半透明的塑料雨帘,似乎遮挡着什么东西,而声音正是从那雨帘里面发出的。

林风小心地掀开雨帘,拿手电往里一照,然后,他清楚地看到了里面的情形,随即吃了一惊:塑料雨帘围起了一个封闭的小空间,这里砌着一个很小的水泥地台,几十根手指粗的钢筋弯曲着矗立在地台上,围成了一个圈。

而这个圈内,一个人站在里面,此人披头散发,胡子也老长了,完全看不到面容。那些钢筋的尖头都指着中间的方向,紧紧抵着他的身子,有些尖头因为他的挣扎已经刺进了他的皮肤里,鲜血顺着就流淌了出来。

这些钢筋的作用就是防止这个人挣扎逃跑,如此密集的尖头钢筋,就像无数把尖刀对着他,无论他怎么挣扎,都会被其中的钢筋尖头刺伤。

两根铁链子从舱顶垂下,直接连在他的身上,显然,囚禁这个人的那些人似乎对这个人不放心,怕这个人跑掉,有这么多钢筋的束缚还嫌不够,还特意加了铁链子锁住他。

女孩子当然看不得这种残忍的场面了,唐蕊啊地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转过脸不敢再看。

林风皱了皱眉,将手电光凝聚到那个人身上,仔细看了看后,正色对他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被囚禁在这里?”

他直接用了囚禁这个词,因为很明显,这个人现在享受到的可不是什么好的礼遇。

对方缓缓地抬起了头,他凌乱的长发和胡须将他大半个脸都遮住了,还是看不清他的面貌,林风只看到对方的眼睛,他紧紧地盯着林风和唐蕊,透射出一种敌视的目光。

“你放心,我们不是船上的人,我们只是遇到了风暴,不小心误上了这艘船,船上的人都消失了,告诉我你是谁!也许,我会考虑救你!”林风继续对他道。

他猜测着,对这个人施以这种礼遇的,一定是这艘船上的人,这个人一定是被船上的人囚禁在这里的,再用这种酷刑折磨他,而一般采取这种方式折磨人的,很多都是出于逼供的目的。

对方仍旧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用一种敌视的目光盯着林风,对于眼前这两个陌生的年轻男女,他一时产生不了信任感。

“要不要救他?”林风转身对唐蕊问道。

唐蕊道:“这个你自己决定,问我做什么?”

“借这个机会,考验一下大小姐有没有爱心和同情心!他不知道已经被囚在这里多久了,如果我们不救他,他肯定会死的!”林风道。

“那你救他呗,不过别拉上我,我帮不上你什么忙的!”唐蕊道,眼前这个人虽然被束缚成这副模样了,但是他的眼神依旧很犀利,这种眼神让唐蕊感到害怕。

林风看得出那人有些抗拒,他走到那人面前,对他道:“你伤得很重,我现在救你出来,然后送你尽快找一个地方治你的伤。如果你不想死或者残废的话,最好配合我!”

说完,林风上前伸手一个个掰那些钢筋。钢筋很硬,但对于林风来说这不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唯一比较难办的是,有些钢筋的尖头已经刺到对方的肉里了,林风必须把它从这人的肉里拔出来,然后再把钢筋掰直到不碍事的地步。

钢筋从肉里拔出,血水四溅,不少伤口因为沾染了铁锈,都已经化脓了,要是一般人定然疼痛难忍,叫出声来。只不过自始至终,这个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仍旧目光犀利地盯着林风,就好像对于疼痛,他完全没有感觉一般。

这不由得让林风暗暗称奇,就算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也会疼得忍不住呻吟两声吧,最起码,咬牙切齿还是会的。

当然了,这种场面唐蕊还是不敢看的,当下她背对着林风,捂着脸站在一边,勉强地帮林风打着手电。

很快,林风掰直了所有的钢筋,这个人总算解脱出来了,他浑身上下有大小十几处被钢筋戳破的部位,眼下都在往外渗着血,而且体力的透支几乎让他无法站立。

林风扶住他,伸手开始扯捆住他的那两根铁链,然后他就发现,这两根铁链并不是捆住他身子的,而是直接连接他后背的某个位置。林风顺着铁链一直找到尽头,这才惊愕地发现:铁链的尽头和这人后背相连的,是两根粗大的铁钩,像鹰爪一样深深地抓进了他的肉里。

林风又吃了一惊,这一对铁钩,林风是不陌生的,他知道这叫琵琶钩,它的作用在于锁住人的琵琶骨,琵琶骨是人体内一道重要的力量中转站,人手臂的发力,必须由琵琶骨转运传送力量,一旦琵琶骨被锁住或者被破坏,人就没办法发力发功。

这一招,以前常被用来对付一些身手突出、不好控制的人。不过这招很考验火候,如果操作不当,要么不能达到控制的作用,要么直接会让受刑者残废掉。总之,要想困住一个高手,这种方法是最有效的了。

而现在,随着各种狠辣的针剂药物的出现,这种方法已经很少有人用了。

“果然歹毒!”林风暗骂了一句,这种歹毒的方法,他以前只是有所耳闻,现在真的亲眼见到,不由得让他头皮有些发麻。

他皱眉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摸索了一阵后,再小心地将琵琶钩抽出,终于顺利地解除了这个人琵琶骨的锁定。

当然,这种情况也验证了一点:眼前的这个人,一定不是等闲之辈。那些人一定觉得那些钢筋根本不足以束缚住他,所以还另外采用了锁琵琶骨这种方法。而值得被使用这种方法困住的,足以证明他有着令人恐惧的战斗力。

这时林风还注意到,这个人的后背上,有一个很奇特的纹路。当然,这种纹路不是后天纹上去的,而是天生的。他的后背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一直从后颈沿着脊椎延伸到尾椎,不用经过任何纹身处理,它看起来都像是一条腾空而起的巨龙。

看到这,林风眉头一皱“咦”了一声,他记得自己以前隐约听刘老头说过一个人,这个人的背后,就有一种龙形的胎记。

刘老头平日里扯淡功夫是一流的,林风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只是今天突然遇到这样的情形,他才想起了刘老头似乎说过,但具体的他已经记不清了。

对方似乎很忌讳被别人看到他那个胎记,他伸手将林风推开,挣脱了一下。他的琵琶骨解除了锁定,力量还是很大的,林风险些被推倒,他如此重伤之下,还能使出这么大的力量,这让林风更加觉得他不是等闲之辈。

对方受伤过重,而且体力严重透支,这猛地一发力之下,顿感气血上涌,头晕目眩,他摇晃了两下,然后直接栽倒在地。

“啊!他死了!”唐蕊吓坏了,惊愕地道。

林风抚了抚他的鼻息,然后道:“没有,只是受伤过重昏迷了,我们得尽快找个地方给他治伤!”

唐蕊哦了一声,看到这个人浑身多处在渗血,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脱下披在身上的一条毯子递给林风。

林风会意地笑了笑,那个人身上流血的伤口集中在腹部和后腰,林风用毯子将他裹住,然后背着他,带着唐蕊一起出了底舱上了上层舱。

林风从船舱里找出了药品和绷带,给这个人进行了基础的止血和消毒。然后他启动船只,往着最近的一个有人居住的岛屿驶去。

这个人受的伤比较重,林风只是对他进行了基础的抢救措施,他还需要尽快找个合适的地方给他疗伤静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