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林风的新发现/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雨心加快脚步一路小跑,直到她感觉林风已经看不到自己了,这才停下了脚步,倚在一棵椰子树旁。

仇天追上前,默默地看着苏雨心,然后,他拿出了纸巾,递到苏雨心面前。

“不用了,我没有哭!”苏雨心轻轻推开仇天递来的纸巾道,她表示自己不需要这个。

仇天道:“想哭就哭出来,你脸上没哭,可是你心里在哭,何必要让自己这么难受!”

苏雨心望了望仇天,美眸一闪,泪珠便滚落下来,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仇天再次递给她纸巾,她伸手拿过将泪水擦去。

她觉得自己很没出息,正如她自己之前对林风说的那样,以前再苦再受委屈,她都没有轻易流过泪,现在怎么这么喜欢流泪了!

“你今天不应该这样的,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好吗天哥?”苏雨心对仇天道。

“如果让你爸爸看到今天的情形,你觉得他会怎么做,他恐怕会杀了唐蕊,而我,是你爸爸最忠心的手下!”仇天道,他这是在向苏雨心表明态度,他不会放过唐蕊。

这不仅仅是因为苏雨心今天受了唐蕊的欺负,而是苏鹰石和唐建豪之间的仇恨,他不仅不会放过唐蕊,而且不会放过任何唐家人。

这一切,他不会告诉苏雨心的,苏鹰石嘱咐过他,不能让他们上一代的恩怨,影响到苏雨心的生活,他要保证苏雨心生活在平安、快乐和幸福之中。

而苏雨心喜欢的人,因为所谓的一纸婚约,被捆绑成了唐家人。这更让仇天意识到,必须要毁掉唐家。

“你要是做伤害唐蕊的事情,我不会原谅你的!”苏雨心咬牙对仇天道。

仇天一怔,随后无奈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他只是轻轻拍了拍苏雨心的肩膀,然后带她返回他们住的那个别院。

林风和唐蕊又回到了那艘船上,谁也没有说话,唐蕊仍旧是一副气嘟嘟的样子。

唐蕊的确很生气,因为她感觉自己被苏雨心骗了,林风和苏雨心的关系,绝对不像苏雨心当日对自己轻描淡写地描述的那样。

他们的关系很亲密,甚至比自己和林风的关系都亲密!最起码,自己没被林风那样搂抱过,没被林风牵过手,苏雨心这个可恶的小狐狸,她竟然敢越权!

难怪别人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说谎越不能信!可是,我够漂亮了啊,为什么我不但不喜欢说谎,而且还很容易轻易别人?这被瑶瑶知道了,她还不用那句我经常嘲笑她的“胸大无脑”来嘲笑我啊!

唐蕊越想越郁闷,努着小嘴不悦地看了看坐在窗前的林风。她也生林风的气,她承认自己对林风不是很好,有时候会伤他的自尊心,但是她已经慢慢在改变,现在已经默许了和他之间的关系了。

难道他感觉不到吗?他为什么还要喜欢别的女孩子呢?

“天亮了,我要出去打个电话!”唐蕊对林风道。

林风看了看窗外,然后道:“好,我陪你一块去,顺便看看那个人醒了没有。”

两人一起出了船,然后奔不远处那个渔民家里去。

那个被他们救回来的人已经醒了,他端坐在床榻上,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对面的墙,一言不发。不过他好像是饿坏了,对于渔民房主送来的早餐,他毫不客气地全部笑纳了,吃得一个不剩。

这个人的伤势林风检查过了,他除了受了些外伤和因为多天的折磨体质虚弱外,并没有什么大碍,昨天林风已经让渔民买来了足够的药物,他只要每天按时服药换药在这里休养几天就可以了。

他的头发和胡须仍旧凌乱,似乎十几年都没剪,所以现在仍然看不清他的脸。而且这个人让人看不出年龄,勉强形容一下,只能是三十岁到六十岁之间。

“你的伤没什么大碍,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在这休养几天吧,没有人会打扰到你!”林风对那人道。

“在你的伤完全好之前,你最好不要乱跑,安心在这里养伤,等你伤好了,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

“马上,我们就要回岸上了,那艘船,我暂时要借用一下!你现在有什么需要,直接跟我说吧!”

对方仍旧一言不发,目光犀利地望着对面的白墙,好像要把那墙望穿一样。

“哼!好没良心的家伙,我们救了你不说,还搭上了本小姐一条铂金项链,你连句话都没有!要不是我们救了你,你早死了!”唐蕊不悦地道,她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个人这种态度,俨然就成了她发泄的对象。

林风止住唐蕊,继续对那人道:“算了!我给了足够的钱给这家的主人,你有什么需求直接跟他说吧!”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谢谢!”

林风刚走到门口,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下意识地扭过头,却发现那人的目光仍然望着白墙,身子动也没动,就好像刚才的那一声不是他发出的一样。

林风看了他一眼后,随即走出了门。

“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我要打个电话!”唐蕊对房主道。房主应允,把自己的手机拿给了唐蕊。

看到林风看着自己,唐蕊道:“我给爹哋和瑶瑶她们报个平安,还有,我让康伯开家里的游艇来接我!”

林风道:“我们马上就开船回去了,康伯没必要来!”

唐蕊柳眉一竖,反驳道:“有必要,我不想坐你的船了,我和你,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从现在开始,我不想理你了,以后也不想理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好!那等我看着你安全地上了康伯的船以后,可以吗?”林风道,他知道现在唐蕊正在气头上,自己最好不要招惹她,更何况,林风也不想招惹她。

唐蕊没说什么,拿过手机拨通了康伯了号码。

“喂!康伯,我是蕊蕊,我在海岛上,你开家里的游艇来接我回去,在长兴岛东面二号码头!还有……!”

唐蕊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林风,用手挡在嘴边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康伯,顺便带一些消肿和止痛的药过来!记得哈!”

一个小时后,康伯开着唐家的游艇,到达了先前唐蕊指定的地方,唐蕊迫不及待地就上了游艇。

“小姐,你去哪里了?手机也联系不上,唐先生不知道有多担心呢!”康伯对唐蕊道。

昨天唐蕊和林风一晚上不见踪影,电话也联系不上,确实让唐建豪担心了许久,要知道,他知道苏鹰石是说到做到的,他肯定会对唐家不利。

唐蕊努了努嘴巴没说什么,康伯继续问道:“怎么不见林风?你说他和你一起在这个岛上啊!”

“没错,他和我一起在这个岛上,可是我没说要让他和我一起回去!”唐蕊不悦地道。

看到唐蕊的样子,康伯知道她和林风闹别扭了,林风不知道哪里又得罪这个难伺候的大小姐了。

“我去叫他吧,我这次来,就是要把你们一起带回去。”康伯对唐蕊道,然后到了林风所在的那艘船上叫林风。

对于这个,唐蕊倒没有制止。不过不一会儿康伯就出来了,对唐蕊道:“小姐,林风坚持要把那艘船开回去,所以他坐不了我们的船。”

“哼!他不坐拉倒!康伯,我们走!”唐蕊不屑地道,说着自己就进了自家游艇舒适的船舱里。

到了船舱里,她看到了她嘱咐康伯特意带来的消肿和止痛的药膏和药水。本来她还想让康伯拿给林风的,现在她又打消这个想法了。

“哼!以后别想让我再理你!”唐蕊躺到船舱舒适的床垫上,恨恨地道。想起今天她亲眼看到的一切,她鼻子又有了种酸酸的感觉。

不过,林风不和唐蕊他们一起回去,自然不是因为和她赌气了,他才不会这样小肚鸡肠。只是他想把这艘客轮开回去,然后秘密调查一下这艘船的来源、目的地以及它的属于者。

因为林风隐约觉得,这艘船和自己生活的那个山村有着某种关联,并且,他还在这艘船上发现了一个古怪的人,这一切没法不让他产生了探查心理。

而这一切如果他亲自去查肯定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虽然他不喜欢和警察打交道,但他这次还是需要借助警方的力量的。

康伯驾着唐家的游艇走了,林风也启动了小客轮,离开了长兴岛。这种小客轮的速度和游艇没法比的,所以很快他就被甩掉了。

不过林风倒不着急,他慢慢掌着舵,他能够在上午抵达东海的。

他不知道苏雨心还在不在长兴岛,不过有仇天和她在一起,不用担心她的安全。渔民那里他留了电话了,那个人有什么情况,渔民会给他打电话的。

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的注意力止不住又凝聚到了旁边墙上的那个地图上。到现在他还没明白,自己正驾驶的这艘日籍小客轮,怎么会和千里之外自己生活过的那个小山村建立起联系。

这是巧合吗?如果这是巧合,那这实在是一种让人感到窒息的巧合!

林风百思不得其解,他的手在地图上抚过,手指模拟了船只,从东海的海上入江然后进入到家乡的那个湖。

就在这时,一个东西掉了下来,那是一个像扑克牌一样的东西,可能是当时船上的人随手放在了地图后面,林风这一下不小心让它掉了出来。

林风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什么扑克牌,而是一张照片。他好奇地上前,把照片捡了起来,然后拿在眼前看。

“咦?怎么会这样?”林风第一眼看到照片,当即就吃了一惊,止不住脱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