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重大嫌疑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唐蕊的审问只是警方必须的工作而已,完毕了之后他们就得让唐蕊回去了,关欣整理下唐蕊提供的证词,确认没有疑问后,便安排人和康伯他们一起送唐蕊回去。

审讯室里,对林风的审讯也结束了,林风自然不承认是他杀了人,面对警方的种种疑问,他没办法也懒得去解释。警方也无可奈何,只能等DNA比对结果出来才能再作定夺了。

“小姐,要不要去看看林风?”走到警局门外,康伯对唐蕊问道。

唐蕊怔了一下,其实她已经有这个想法了,只不过康伯在她提出之前就提了出来。虽然她现在心里仍然对林风有气,但是这种情况下,她觉得看一下他是应该的。

“嗯!去看一下他吧!”唐蕊点了点头道。

林风从审讯室出来,已经以嫌疑人的身份拘留起来了,几人由一名警员带领着,然后就到了关押林风那个拘留间。

看到唐蕊来看自己,林风有些小意外,以唐蕊的气性,她应该至少十天半个月不理自己才对。

而看到林风半边脸高高肿起被关在拘留间里,唐蕊的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之前要不是自己任性去海边扔戒指,然后遇上汪如龙,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林风更不会被当作嫌疑人关在这里。

现在林风要在这里关几天,而那枚戒指也因为自己的失误不小心丢到大海里了,这让唐蕊觉得林风已经受到惩罚了,她的气又消了不少。

“警察说了,你暂时还不能走,耐心地在这里呆几天吧!”唐蕊轻声对林风道,算是给他一个安慰。

“谢谢!”林风淡淡地笑了笑,对她点了点头道。

“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送我的戒指,已经被我扔进海里了。”唐蕊如实对林风道,当然了,戒指确实是掉海里了,但不是唐蕊故意扔下去的。

林风怔了一下,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脸上隐约有些失落的神色。虽然戒指只是偶然送给唐蕊的,但是唐蕊毕竟不知道,唐蕊就这样把它扔掉,倒让林风心里有些失落的感觉。

唐蕊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那个戒指真的不是她故意弄掉进海里的,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你难过不难过?是不是会怪我?”唐蕊对林风问道。

“怪我自己吧!”林风看着唐蕊的眼睛道。

唐蕊道:“知道就好!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一般生气的话,是不会轻易原谅别人的!”

林风看了看唐蕊,这个时候,他也无心计较唐蕊的那些不对了,索性什么也不说,只是继续淡淡地笑了笑。

唐蕊继续道:“想让我原谅你吗?很简单,你把那枚戒指从大海里捞上来,我就考虑原谅你!”

林风无语,他已经习惯了唐蕊的无理取闹,他准备过几天从这里出来后,找个机会和唐蕊好好谈谈。有些事情如果不谈开,永远将会是误会!

唐蕊装作不悦的样子看了林风一眼,她其实只是和林风开个玩笑,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而已。

“哼!你老实在这呆几天反省反省,就当是对你小小的惩罚!我们走了,拜拜!”唐蕊说着,直接转身就走了,康伯等人紧随其后。

林风叫住了康伯,然后对他道:“康伯,我这几天不在,你要保证蕊蕊她们的安全!”

康伯点了点头,让林风放心。

接下来的几天,林风都呆在拘留所里,耐心等待着刑侦科的DNA比对化验结果。三天后,比对结果出来了。

“什么?那头发是林风的?”刑侦科内,关欣拿着结果,大惊失色地道。

关欣知道今天结果出来,所以特意早早地来到了刑侦科,就想第一时间知道化验的结果。而面对科室检测人员拿出来的化验报告,关欣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今天关欣是准备尽早知道结果,好为林风洗脱罪名的,她相信林风不会是杀人凶手,可是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有没有可能搞错了?怎么会是这样呢?”关欣拿着报告单,对检测人员质疑道。

“科学的DNA比对,两份样本的基因序列号完全一致,相似度几近百分之百,确定是同一人,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检测人员很肯定地道。

死者手中的头发和林风的血液DNA完全一致,这个结果对关欣来说太吓人了。根据推论,头发极可能就是死者在挣扎过程中从凶手头上获取的,查出头发的来源,直接就能查出凶手。

而现在DNA检测的结果证明:林风有极其重大的嫌疑,几乎就等他自己供认自己的罪行了。

“有没有可能在操作过程中出现了失误?我觉得这个人不会是凶手!”关欣不依不饶地对检测人员道。

检测人员无语,苦笑了一声对关欣道:“关警官,你不觉得你问的这个问题很没技术含量吗?这么严谨的实验,怎么会允许我们出现失误?是不是凶手,要靠证明来证明,不是你认为不是就不是的!”

关欣听了心道对啊,这么严谨的实验,人命关天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失误呢?难道,凶手真的是林风吗?

关欣不愿意相信,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证明他不是呢?

看到关欣失落感伤的样子,检测人员也感到奇怪,平日里正义凛然、嫉恶如仇的关警官,今天怎么会为一个杀人凶手进行无谓的开脱?这杀人凶手是她什么人?

检测报告很快传到了专案组,得到这个结果,专案组立即对林风进行了审讯。

“啊?怎么会这样?”林风得到了这个结果后,万万不敢相信,杀没杀人,他自己心里是清楚的,但是他一时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林风,现在物证确凿,你具备作案时间也具备作案动机,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审讯的警员厉声对林风喝道。

林风淡淡地道:“我没杀人,这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

虽然他很吃惊,但是他的心里素质是很好的,这时候也不会显得慌乱,毕竟这份检测结果,只能证明他有重大嫌疑,但是还不足以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

而且他本来就不是凶手,虽然他对警察不感冒,但他觉得警方也不至于会犯某些低级错误最终冤枉自己。

“到这时候了,你还想狡辩,我劝你还是早点坦白,争取宽大处理的好!”审讯警员继续道。

“我说过了,我没有杀人,请不要再重复了!”

林风的态度仍旧很坚定,一口咬定汪如龙绝对不是他杀的。审讯人员没办法,只能暂停了审讯,而林风作为重大嫌疑人,被从拘留所转到了看守所。

关欣负责这次的押送,她的心情非常沉重,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和林风说,她相信林风是无辜的,但是她又担心林风真的为了唐蕊去杀人,这样做不仅让关欣有些心酸,还让她有些心痛和惋惜。

抵达看守所,关欣让警员将林风押下车。就在这时,一辆汽车冲了过来停下,然后一个人从车上冲了下来,挥着拳头就朝林风面门打去。

不过他很快就被警员拉住了,没打到林风,只一个劲骂着:“你个杀人犯,老子毙了你为我弟弟报仇!”

来人正是汪少凯,他知道了结果并知道林风已经被押送到看守所时,急忙追了过来,对于这个他眼中的仇人兼情敌,他当真恨到了极点。

“汪少凯!你失去理智了?”关欣对着被几名警员控制住的汪少凯皱眉道,一边说一边让人将汪少凯拉了出去,然后继续带着林风往看守所内走去。

进入到看守所内,望了望四周的高墙铁丝网,以及荷枪实弹的警员,林风的心里升起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他大概没想到,自己忽然间有一天莫名其妙地和这种地方打上了交道。

“你现在是重大嫌疑人,以后会羁押在这里!”关欣不知道该对林风说什么了,用这个话启开话题。

“哦!还不错,看守所的高墙大院,我还是第一次见!”林风轻描淡写地笑道。

关欣道:“这里不比拘留所,你肯定没心情在这里多呆的,但是你现在的情况,又必须呆在这里!”

林风笑道:“曾经东岳山上砍过树,莲花山上盗过墓,行尽天涯路,唯独看守所没住。男人嘛,什么都要体验一下!”

关欣没好气地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你知不知道,你会在这里一直住下去,直到你洗脱嫌疑,或者直到你……定罪!”

“你不相信我杀了人?”林风对关欣问道。

关欣坚定地道:“我不相信,绝对不相信!”

“为什么?也许凶手真的是我呢?”林风笑着道,他忽然觉得这个时候的关欣挺可爱的,所以有意逗她一逗。

“因为……反正我就是不相信你杀了人,你很快会洗脱嫌疑出来的!”

“那可不一定哦,你们警方都基本给我定罪了,你是在怀疑你们警方的证据判断吗?”林风继续对关欣逗乐道。

关欣现在心里很乱,她有些忍受不了林风的这种调侃,因为她真的在为林风担心。无论是林风被陷害还是真的杀人,这对林风都是很不利的,她亲自来送林风来看守所并将他关进去,这种滋味让她隐约感到心里有些难受。

“咔嚓”一声,看守所一件牢房的铁栅栏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员叫了声“进去”,直接就将林风推了进去,然后再锁好铁栅栏门。

顿时,牢房内的十几双眼睛,注意力都转到了林风身上,对于新来的伙计,这些人似乎都有很大的兴趣。

林风转过身,望着铁栅栏门外的关欣,现在的他们已经是铁窗内外的区别了。

“耐心忍受一阵吧,你会尽快洗脱嫌疑的!”关欣轻声对林风道,看到铁栅栏内的林风,关欣忽然莫名地感觉到眼眶有种湿湿的感觉。她自己也很奇怪,她担心过人,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担心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