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狱中龙/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守所的环境和林风以前在影视剧上看到的可不一样,这种阴暗潮湿环境,止不住给人一种暗无天日的压抑感。

林风的心情有些失落,虽然他之前很淡定地和关欣调侃,但那只是他的自我安慰和安慰别人而已,对于这种地方,林风是不情愿打交道的,他有一丝精神洁癖,不太愿意让自己住进这种地方。

他默默思考着,想着最可能陷害他的人会是谁?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陷害他?

林风想到:这个人和自己身手相似,并且对自己有充分的了解,汪如龙手里攥着的头发如果真的是他的,那应该是真正的凶手从他身上取到的,或者在他的床铺或者其它生活空间取到他的头发。不管怎么样,都说明了一点,这个人,应该是有机会接近自己的人!

可是他陷害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了和唐家对抗,颠覆唐家,必须除掉我这个绊脚石吗?还是因为其它原因?

林风觉得,他的对手其实很多,并且很多都很强大,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式,似乎更容易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使用。

林风想了很多,此刻他又想到了唐蕊,也想到了苏雨心,如果这次自己在劫难逃,他将会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告别她们。

他也想起了程雅诗,因为他告诉过她,他是一个比较信命的人,如果命中注定他逃不过这一劫,他会选择勇敢承受,但他不会顺应这操蛋的命运。

看守所里关押的,都是确认犯罪等待法庭判刑的罪犯,和一些案件的重大嫌疑人。所以这里鱼龙混杂,很多犯人都有各自的小集团,斗殴伤人、头破血流的事情常有上演。个别管理混乱的看守所,甚至能弄出人命来。

林风现在是杀人案的重大嫌疑人,按理说应该戴上手铐和脚镣,单独关在一个单间里的。不过也不知道是这里管理出了问题,还是过程中出了什么疏漏,林风现在竟和十几个人关在了一起。

看守所的犯人里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很多都是道上犯了事儿的,这些人在监狱里也是一霸,欺负新来的犯人,是他们的主要乐趣。

看到身材瘦弱长相文雅的林风,他们就像野狼看见了猎物一样。

一个身上纹着龙,眼角有刀疤的家伙,对一旁一个叫山猫的家伙使了个眼色,山猫站起身来,走到了林风身旁。

“小子,哪一路的?报个名号!”那山猫看了看林风,嚣张地对他问道。

林风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静静地站在铁栏杆旁,背对着里面那些人望着外面,就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

“喂!听到没有,我他妈的在问你话呢!”山猫一看林风这种态度,当即就火了,伸脚踢了林风一脚骂道。

林风实在懒得鸟他,对于这种狐假虎威的角色,他不知道碰上多少了个,虽然教训这种人只需要动一下手指头,但是林风现在实在不屑于动手指头去教训这种人。

“我和你们井水不犯河水,别打扰我想事情!”林风淡淡地道。

“哟呵,跟我们玩拽是吗?哥几个!”山猫叫嚣道,他一声之下,刀疤男身旁又有几个壮男站了起来,窜到了林风身后,直接揪住他就往地上按。

林风只是象征性地使了点力,几人就已经无计可施了,怎么也没法把林风给按趴下,气急败坏之下,挥起拳头就准备一顿暴打。

“住手!”那刀疤男伸手阻止他的手下道。然后站起身,走到了林风面前,上下打量了下林风,道:“小子,有点身手嘛,以前道上怎么没见过你!”

“道上太无聊,我懒得混!”林风冷冷地回道。

刀疤男冷笑了一声,道:“小子,你很欣赏你的个性,只不过,这里不是你耍个性的地方,进了这里,一切都要听我花豹的,否则,两手两腿只留下一半,你看着办吧!”

“刚说道上无聊,没想到这里更无聊!”林风用一种不屑的语气道。

花豹的脸色变了,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直接让他愤怒了。

“小子,说!到底怎么进来的?”花豹继续冷冷地对林风问道。

这看守所里的犯人各不相同,小偷、强奸犯之类最受鄙视,这种人进去一般被同狱的人欺凌群殴是不可避免的,抢劫犯次之,故意伤害的,不少都是狠角色,一般都敬而远之。

“杀了个人!”林风淡淡地道。

“哈哈……!杀人?小子,胆子不小嘛!给我涨涨见识,怎么杀的?”花豹一听林风这话,顿时笑了起来,花豹的几个手下也跟着大笑起来。

“妈的!敢来吓唬老子,给你点教训!”花豹说着,挥拳就朝林风的面门打去。

“咯吱”一声,花豹的拳头刚刚接近林风的脸,便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然后反手一拧,他的腕关节便脱离人体骨骼正常轨道了,然后他的肘关节、肩关节相继脱离。

花豹刚“啊”一声惨叫,就感到喉咙一紧,喉部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卡主,怎么也发不出声。

花豹的手下见状大惊,当下想上又不敢上,林风冷冷地道:“都给我滚下去,不然我给你们掩饰下我是怎么杀人的!”

花豹一只手臂三处关节脱臼,叫又叫不出声,疼得脸都憋紫了。他无力地挥了挥手,他的手下赶紧乖乖地退下。

林风冷哼了一声,迅速又将花豹三处脱臼的关节复位,然后伸手将他推到了一边,不再鸟他们,转身又面朝着外面站立在铁栏旁。

花豹险些痛晕过去,他在道上也是个狠角色,今天眼前这个人才让他意识到,他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这个监牢的角落里,一个头发蓬乱的中年男子,清楚地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他蜷缩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林风,眼睛中透出一丝异样的神色。

“兄弟,我花豹服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里的老大!”花豹心有余悸地望着林风的背影,他感觉这个人就像传说中的冷血杀手一样可怕。他弄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我才没这个兴趣!”林风不屑地道。

“嘿嘿!”监牢的角落里忽然传来两声笑声,随即又很快止住,虽然很轻微,但是还是让山猫等人听到了。

“敢嘲笑花豹哥,你他妈的是活腻了!”山猫对着监牢角落里那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骂道,然后几个人上前便对他拳打脚踢,山猫他们今天本来就觉得窝囊,现在刚好拿这家伙出气。

那中年人抱着脑袋蜷缩着身子,一个劲地惨叫着,这样的挨打他应该不是第一次挨,在弱肉强食的看守所里,这种人一般都是被欺负的对象。

那人只是低声惨叫着,并不敢叫太大声,要是把看守所管教惹来了,训花豹等人一顿,那下一次这人会被打得更惨。

“别打了!”栏杆处一个声音传来。林风虽然不喜欢管他们的这些闲事,但是对于欺负弱者的行为,他一向都比较鄙夷。

听到是林风出声,山猫等人都吓得停住了手,退到了一边。刚才他们都见识到了,这个人他们是惹不起的。

“啊……!”

虽然山猫等人已经停止了对那人的暴打,但之前他们的出手似乎有些重了,那人捂着胸口,翻身打滚咬着牙一个劲低声呻吟着。

林风走近,只看到这个人的半张脸,他满脸络腮胡,头发蓬乱,这架势倒让林风想起了自己先前从船上救下的那人。

“他是什么人?”林风奇怪地对花豹问道。

按说在看守所里,所有人都应该剃了胡子剪了头发才对,这个人的这副尊容,在这里简直就是个异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能享受到这种特殊待遇的。

花豹道:“不知道,我刚来的时候他就在了,听人说,已经在这里至少呆了七八年了,疯疯癫癫的,连自己叫啥都不知道。我们都叫他六指,因为这个人左手有六个手指头。”

“兄弟,是不是他打扰你清净了,哥几个再帮你消他!”山猫对林风道,这厮实在是个见风使舵的货,看到林风之前一招就把花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现在立即就拍起林风的马屁来了。

那人捂着胸口,疼得在地上打滚,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好像十分痛苦的样子。

“妈的!还敢装!”山猫对那人骂了一声,接着抬起脚就准备再给他一顿狠踹。

“住手,他好像伤得很严重!”林风皱眉上前观察了下道,这个痛苦的样子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山猫看了看,随即道:“真他妈的不经打,哥几个压根没出重手啊!肯定又是他妈的老毛病犯了!”

花豹随即对山猫挥了挥手,山猫走到了铁栏杆前,喊来了巡逻的狱警,指了指在地上呻吟的那人说了两句。

不一会儿,两名狱警抬着担架一起进了来,把那人抬到了担架上,然后朝着看守所诊疗室的方向走去。

“他怎么回事?”林风对山猫问道,这个人有什么问题,他们似乎都知情。

山猫道:“嗨!整个一自作自受的家伙!他胸口那地方有一颗子弹,他坚决不让医生把它取出来,定期发作自己活受罪!兄弟你说这是不是自作自受!”

胸口有一颗子弹?林风大骇,不用说他也知道,一颗子弹遗留在人身体内,会给这人带来多大的痛苦!

“真是个奇怪的人!”林风感到不可思议,他望着那人被狱警抬走,暗自在心里道。

林风以重大嫌疑人的身份被关进了看守所后,唐建豪立即就得到了消息,他非常震惊,立即给警局领导打了电话,要他们立即做进一步具体的查证。

为了避免唐蕊有心理压力,唐建豪让所有知情人对唐蕊保密,没让她知道这个消息,只告诉她,林风还需要在警局协助调查一段时间。同时,他还给市警局的上级单位打了电话,给市警局施加压力,让他们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林风洗脱嫌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