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迫不得已/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安慰鼓励着关欣的同时,林风几乎将这辆索纳塔的速度踩到了它所能承受到的极限,十分钟后,他冲进了第二人民医院的大院,然后将浑身是血的关欣抱下车,一头冲进了医院里。

“医生,快救人!”林风拽住了一位白大褂医生道。

看到关欣浑身是血脸色苍白,医生不敢怠慢,当即问道:“她怎么了?”

“她是警察,中了枪伤,这是她的证件!”林风拿出关欣的证件对医生道。

医生看了证件后,立即让护士推来了推床,把关欣放在了推床上,然后推送进了急症室。

“先生,你是伤者什么人?麻烦你先办一下入院手续!”一名护士对林风道。

林风皱了皱眉,他刚从看守所出来,现在身无分文,什么也办不了。当务之急,是赶紧通知关欣的单位和家属。

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奥迪轿车驶进了医院的大院,然后从轿车上下来一对中年夫妇,在司机和秘书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赶往了医院三楼急症室。

“大夫,我家欣儿怎么样了?”那妇女抓着一名医生的手就问道。

“你是伤者的什么人?”医生问道。

“我是她母亲,这位是她父亲!”那陈女士对着医生道,然后指了指一旁的中年男子。

就在这时,一名穿白大褂的老医生迎了过来,对着那中年男子道:“哎呀!关区长,您来啦!”

中年男子名叫关鹤年,他是关欣的父亲,也是东海市南湖区的区长。关鹤年正在主持召开一个会议,忽然接到了关欣中弹受伤入院的消息,当下带着关欣的母亲陈秀丽就急赶了过来。

“冯院长,我女儿情况怎么样了?”关鹤年对那白大褂老医生道。

冯院长道:“正在进行抢救,您先别着急,坐在这里耐心等候!”

关欣受伤还是很严重的,能不能抢救过来,他心里也很没底,只不过在区长面前,他不好把话说得那么严重。

关鹤年点了点头,安抚了一下关欣的母亲,让她稍安勿躁,听医生的,坐到椅子上耐心等候。

“都是你!当初欣儿考警校,我就不同意,女孩子家,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警察,你看现在出事了吧!”陈秀丽对着关鹤年埋怨道。

关鹤年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安抚着妻子,让她暂时不要着急,一切等急症室的结果。而对于女儿受伤,关鹤年也很自责,当初关欣考警校,他确实是支持的。

林风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这家人脸上的焦急,他心里也很焦急,他也只能耐心地等待着命运女神对关欣的宣判。

不一会儿,急症室的门打开了,两名医生走了出来。

“谁是伤者关欣的家属?”

关家人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直奔医生而去,拉住了医生的手。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陈秀丽急问道。

医生道:“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是情况还很严重,子弹打破了她的血管,造成了她大出血,如果不是她前期抢救工作做得好,现在已经救不回来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要给她输血,然后才能进行手术,取出她身上的子弹!”

“医生,抽我的血吧!她是我女儿,我的血肯定行!”陈秀丽抓住医生的袖角急道。

医生无奈地道:“这位女士您先别激动,问题严重在这里:您女儿是RH阴性A型血,这种血型非常罕见,目前本院和其它院方的血库里都没有这种血源了,必须要尽快找到血源!”

“啊?!”陈秀丽惊了一下,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之前一时情急之下,她居然忘了自己的女儿是那种罕见的血型。

关鹤年也犯难了,既然是罕见血型,这一时半会儿去哪儿找?

“赶紧的,联系兄弟单位,再发个通告,看看相邻的市区的血库里有没有这种血源,再发个通告,希望本市有这种血型的人能够主动来献血!”冯院长立即对下属吩咐道。

“你刚才说,关欣是RH阴性A型血?”就在大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时候,一个衣服上满是血渍的年轻人站了上来问道。

医生道:“是的,怎么?你是这种血型,还是你能找到这种血型的人?”

“我认识一个人,是这种血型!”林风道。

关鹤年和陈秀丽一开始都没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听到这儿赶忙上前道:“小伙子,你能找到这种血型?只要你救了我们家欣儿,我们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林风笑了笑,现在他可不想说这些,只丢下了一句“你们等着”,然后转头就跑了出去。

关鹤年和陈秀丽都感到奇怪,相互望了望,他们也不知道林风是什么人。

“医生,他是谁啊?”陈秀丽对医生问道。

“他就是送您女儿来医院的人!”

“哦?”关鹤年和陈秀丽诧异地眺望着林风的背影。

林风窜出了医院,再窜到了之前那辆警车上,疾速朝着甜心公寓的方向驰去。

林风刚来东海的时候,康伯给林风看过唐蕊的资料,林风知道,唐蕊就是那种罕见的RH阴性A型血,这点他记得很清楚。

十几分钟后,林风就到了甜心公寓,唐蕊和李思瑶仍旧光着脚在客厅打着游戏,看到林风浑身是血进来了,两位大小姐都吓了一跳,今天不是保镖去看守所接林风回来吗?怎么又搞成这个样子了?

林风也来不及解释了,不由分说上前拉着唐蕊就往外走。

“喂!干什么呀?讨厌,你弄疼我了!”唐蕊又不解又不满,皱眉挣扎着对林风道。

“跟我去个地方,十万火急!”林风正色道,一边说一边把她塞上了车,然后继续驾车返回医院。

唐蕊一头雾水,她不明白林风到底搞什么鬼,不过林风一直都不说话,只是继续开着车,好像世界末日到了一样的狂奔。

到了医院,林风打开车门,干脆将唐蕊扛在肩膀上就冲了上去。一个浑身是血的男的扛着一个容貌靓丽不断挣扎大叫的女孩在医院里狂奔,成了这家医院当天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医生,人带来了!”林风到了急症室门前,将唐蕊放下对医生道。

唐蕊看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林风带到了医院里,然后又看到一群人像狼看到了兔子一样看着自己,又疑惑又害怕地对林风问道:“你……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陈秀丽上前道:“姑娘,你救救我女儿,只要你救了我女儿,我什么事都答应你!”

“救你女儿?我怎么救你女儿?”唐蕊一听这更莫名其妙了,自己又不是大夫,见到针头都会晕,怎么被林风拉到医院里救人了?

医生上前解释道:“是这样的小姐,现在有一位急症病人,她失血过多需要输血,这位先生说你是RH阴性A型血,所以希望你能挽救她的生命。”

“啊?什么?要我出血?我不!”唐蕊吓坏了,当即拒绝道。

她自小就有些晕血,并且对穿白大褂的和针头都有着特殊的恐惧,现在要将粗大的针头扎进她稚嫩的手臂上,看着自己的血液被贪婪地吸走,那情景肯定会让她晕过去的。

“姑娘,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女儿!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要钱吗?要多少?我现在就叫人取给你!”陈秀丽对唐蕊哀求道。

“谁要你的钱啊!我害怕,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家!”唐蕊急道,她恨恨地望了一眼林风。

这个讨厌的家伙,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把她拉到了医院里,让自己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献血,并且还是个女的!凭什么!本小姐的血是能随便献的吗?门都没有!

“啊!姑娘,我求求你了!”陈秀丽看唐蕊要走,当即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她的手臂哀求道,堂堂区长夫人,此刻完全没了往日的高贵态势。

“你不要这样子嘛,我真的救不了你女儿!”唐蕊挣脱掉她的手道,接着就准备往外走。

林风上前拦住她道:“蕊蕊,救人家一下吧,你不救她,她真的很危险!”

“她是你什么人啊?你凭什么要拿我的血去救人,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保护我的了,你不管我的安危了是不是?拿我的血让你去讨好别的女人?亏你能想得出来!”唐蕊不满地道。

林风无语了,唐蕊的态度很坚决,她显然不愿意献出自己的血来救人。其实这也怪不得她,她这样莫名奇妙地被林风连拉带扯地带到了医院里,然后告诉她要从她身上扎一针抽几袋血,去救一个她都不知道是谁的女的,换成谁也不愿意呀!

林风没有办法了,现在的问题很明显,没有唐蕊的血,关欣就很危险,所以今天不管怎么样,哪怕采取强迫的办法,她也要让唐蕊献血了。

“你要怪我以后再怪我吧,今天这个忙,你必须要帮!”林风对唐蕊道,然后拉着她就往抽血室走去。

“啊!你干什么?”唐蕊挣扎着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来硬的,我永远都不原谅你!”

林风不理睬她,继续拉着唐蕊往前走,唐蕊挣不过她,又气又急又害怕,竟然哭了起来,梨花带雨地道:“不要,求求你!我害怕血,害怕针头,我会死的!呜呜!”

林风听了这于心不忍,伸手在唐蕊脖子处的某穴位点了一下,唐蕊随即倒在林风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医生,可以抽血了!”林风将唐蕊抱到推床上,对医生道。

那医生看得出唐蕊不是自愿献血的,所以未免以后发生纠纷,他特意让林风签了一个文件,然后检查了下唐蕊的身体,确定了她的确是那种血型,并且抽血不会对她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才放心地抽取了她的血液。

殷红的鲜血从唐蕊身体里流出,进入到血袋之中,对于现在的关欣来说,这就是拯救她生命的活水。

看着唐蕊双眼紧闭,修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点点泪珠,林风有些愧疚。可是,关欣的生命,他是不可能放任不管的,如果自己是那种罕见血型,他毫不犹豫地就会献给关欣,哪怕抽取他一半的血液让他生命枯竭。

“对不起,我又强迫你了,我不是故意的!”林风望着唐蕊,默默地在心里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