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郁闷的巧合/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无语,他没想到唐蕊说出这么个比喻,他觉得,这个比喻似乎并不适合说明他现在的这种情况。

虽然强奸处女也会出血,但那种情况造成的伤害,可比从唐蕊身上抽400CC的血液严重多了,那样伤害的是女孩子的心灵,留给她一生的心理阴影。

难道,自己对唐蕊的伤害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林风知道,唐蕊因为生长环境的缘故,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对于事物比平常人更加敏感,所以她更容易受到伤害。

“好好在这里休息几天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照顾你!”林风淡淡地对唐蕊道。

唐蕊还想说什么,林风抢先道:“不要说什么不稀罕我照顾,不想看到我之类的话,如果你心里有气,暂时先放开,养好了身子后再跟我算账,这几天给你算利息!”

听了林风的话,唐蕊有点忍不住破涕为笑,不过她还是克制住不让自己笑出来,这个时候,她才不想让林风感觉自己被他逗乐了呢!

哼!让本小姐受了这么大惊吓,出了这么多血,几句话就想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吗?门都没有!还有上一次苏雨心的事情,旧怨未了又添新仇,才没那么容易就这么算了呢!

唐蕊道:“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牺牲我救那个女警察?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牺牲?林风哭笑不得,心道有这么严重吗?这个词都用上了,不过他也知道,违背唐蕊的意愿让她供应了自己宝贵的血液,对她来说确实是莫大的牺牲了。

“救人还需要理由吗?我救过很多人,她只是其中之一,没有什么特别的。”林风道。

唐蕊不服气地道:“才不是,我了解你做事都是有理由的,你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对别人的,更不会因为她牵涉到我!哼!你不给我个理由,我就当你是爱上那个女警察了,这样的话,那你别指望我以后会理你了!”

林风无语了,他想了一下,还是对唐蕊说出了实情。

“关欣是为了挡了一枪,才中枪受伤的,所以,如果她出事,我没有理由不救她!”林风对唐蕊道。

“啊?什么?”唐蕊吃了一惊,美眸睁大不敢相信地望着林风道:“真的吗?她……为你挡了一枪?”

林风点了点头,将关欣受伤的经过简单地对唐蕊说了一下,唐蕊大感惊愕,她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明白为什么关欣会这么做。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唐蕊诧异地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她是警察,尽管我比她强大,但是她仍然会觉得她有保护我的义务,这是她尽职的表现。换成你遇到这种危险,我也一样,我应该毫不犹豫地为你挡子弹!”

林风心里知道,关欣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子弹,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到了一定程度的情感,是不会有人愿意做出这么大牺牲的,关欣的心意林风能够领会到。

他的后半句话也是真的,如果到了万不得已要为唐蕊挡子弹的伤害,林风会毫不犹豫的。唐蕊也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上次的炸弹事件,已经证实了林风现在所说的话。

“这怪你,如果你早点告诉我,我应该会自愿献血给她的,可是你又强迫我、欺负我!”唐蕊微微有些动容,当下轻声对林风埋怨道。

“这些是我不对,我说过了,这都给你算利息,等你养好了再报复我吧,在这里好好休息!”林风对唐蕊道。

唐蕊抗拒道:“那当然了,账我肯定要和你算,你不要以为因为你说出了理由,我就放过你了,你强迫我做了我害怕的事情,必须要惩罚你!”

林风笑了笑,算是顺应了唐蕊意思。

“不过,我现在就要回家,我才不想呆在医院里呢!”唐蕊道,说着就下了床,穿上鞋就往外走。

尽管唐建豪给唐蕊安排的是最好的病房,跟宾馆的房间似的,但是唐蕊实在不喜欢在医院里呆着。之前是唐建豪的安排,再加上气林风,心里难受才懒得挪窝的,现在心结解开了一些,她自然呆不住了。

唐蕊坚持不住医院里,唐建豪也拦不住,只得同意让她回家,他安排了保镖送林风和唐蕊一起回家。

“我想去看看那个女孩!”临走之前,唐蕊对医生提出了请求道。

但是医生告诉她,关欣刚刚做完手术不久,现在还没醒,就算醒了首先需要的是静养,不适合去打扰她,唐蕊这才打住。

“那我先回家,你在这里呆一阵,看看关欣的情况吧!她醒了,你通知我一下!”唐蕊对林风道,她觉得,关欣为了林风而受伤,林风理当在这里照顾人家的。虽然唐蕊是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但是她绝对不是一点也不通情理的。

林风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唐蕊竟然主动提出了这个,他正准备告诉唐蕊自己要在这里照顾关欣几天呢。

“好的!这几天继续让康伯送你们上学吧!”林风对唐蕊道。

“哼!你不许得意,这几天要算利息的,回去还是要惩罚你!”唐蕊丢下这一句,然后就跟着唐建豪和保镖一起走了。

“小伙子,多谢你救了欣儿,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关鹤年握住林风的手道。

“我叫林风!”林风回道。

“好!好!林风,这次多亏了你啊!”关鹤年仍然是满脸感激之情,这反而让林风感到无比的尴尬。

关鹤年当然不知道实情了,只知道是林风送关欣来医院的,并且关欣能够得救,靠的就是林风先前妥善的处理和及时找来的血源。

“没什么,只要关欣没事了就好!”林风尴尬地笑了笑,对关鹤年回道。

关鹤年只知道林风是唐建豪的亲戚,具体什么亲戚他不知道,不过送关欣来医院的是林风,献血救关欣的是唐蕊,拿出血库的里血救关欣的是唐建豪,关欣的命等于是他们一家人救的,关鹤年当然知道该怎么表示了。

“小伙子,你回去让唐建豪放心吧,南湖飞机场的项目,我会尽最大力量帮助他夺标的,只要他用心地给我们做好,当然了,唐朝集团的实力,我们是放心的!”关鹤年拍了拍林风的肩膀道。

“啊?噢!”林风有些莫名其妙,唐建豪的生意方面的事情,他一向是不涉足的,所以他自然不知道关鹤年说的是什么,当下只是应付地干笑了笑。

几人只等了五六个小时,夜里的时候,一位医生走了出来,告诉几人关欣醒了。关鹤年夫妇一听这,赶忙进了病房,林风也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去。

关欣手术完毕刚刚才苏醒过来,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比起之前在车上那情形已经好多了,很明显已经脱离了危险。

尽管因为关鹤年的关系,她住的是高干病房,享受的是普通病人享受不到的待遇。但是不管怎么说,高干病房也是病房,没有人会愿意住病房的,人们都希望平安。

“欣儿!”陈秀丽按捺不住上前唤道,想到女儿与死神擦肩而过,母女俩差点再也见不着面,陈秀丽一阵后怕,几近控制不住。

“爸!妈!”关欣对关鹤年夫妇轻声唤道,她现在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不像有些人术后第一次苏醒那样萎靡。

“病人刚刚进行完手术,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们时间不要太长,让病人好好休息吧!”医生对几人道。

几人听从了医生的意思,他们只呆了一小会儿,然后都出了病房,一名医生带着关鹤年夫妇去安排好的休息室去了。

这时,一名护士走来对林风道:“是林风是吗?病人要求见你!”

林风听了,立即又返回了病房,在关欣的病床前坐下。

“感觉还好吗?”林风关切地问道,眼前这个警花满脸倦容,没有了丝毫往日的泼辣和蛮横,对于这个为自己挡子弹的女孩险些丢掉性命的女孩,林风除了感激就是愧疚。他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她尽快好起来。

“还好,就像做了一个梦!”关欣浅浅地笑了笑道。

林风道:“是个噩梦,醒来就过去了,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关欣笑了笑,道:“不,应该是个好梦,我都觉得醒得太快了!”

林风笑了笑,忽然,关欣像想起了什么,对林风道:“对了,你没有让我爸妈知道,我是怎么受伤的吧?”

“为什么怕他们知道呢?”林风问道。

关欣道:“都已经发生过了,什么原因又有什么重要的!要是我爸妈知道我是为你,这对你不好!”

听了关欣的话,林风有些感动,他淡淡地笑了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心养好伤,不要考虑那么多!”林风轻声道,看到关欣的头发散落了几缕搭在她的脸上,她不是很舒服,但是又没法用手去捋一下它,林风见状便伸出手,轻轻将关欣那几缕头发捋到一边。

“关欣她已经醒了吗?”医院里又传来了唐蕊的声音,这是唐蕊得到关欣醒来的消息后,特意让康伯来送她看关欣来了。

当然,林风并没有通知唐蕊现在就来,唐蕊来看关欣什么时候都可以,没有必要这么晚打扰她,所以他就没通知唐蕊。

不过关鹤年夫妇为了让唐蕊放心,还是给唐蕊去了电话,给她报了个平安,而唐蕊得到消息后立即就来了。

在得到医生肯定的答案后,唐蕊来到了关欣所在的病房,悄悄地推开了病房的门,轻声地准备走进去。

唐蕊知道关欣现在需要安静休息,她怕打扰她,所以动作非常轻缓,连开门都很轻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而她一开门,恰好赶上林风用手帮关欣捋着头发,从唐蕊这个角度看过去,很像是林风在抚摸着关欣的脸,而关欣则脸上带着笑,用一种特殊的目光看着林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