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警花的心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倒是万万没想到,唐蕊竟然主动吻了自己。唐蕊,这个高傲、刁蛮、任性、无理的大小姐,终于放下了姿态,主动向自己献上了纯洁的一吻。

不过他一睁开眼,唐蕊已经跑开了,好像不愿看到林风被自己吻了之后的得意表情。唐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样,主动献出了少女最宝贵最纯洁的初吻,也许是此刻的浪漫,让她情不自禁,也许是她被某些东西感动了。

虽然林风之前吻过唐蕊一次,但那毕竟不是唐蕊自愿的,这一次完全不一样,因为是唐蕊主动吻了林风。

“从现在开始,不要找我说话,不要打扰我的安静!”两人一起坐上了车,唐蕊捂着脸对驾驶位的林风嘱咐道。

林风笑了笑,应了她一声,接着一声不吭地开着车,两人一起回了甜心公寓。到了家,唐蕊仍旧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跑回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

林风准备进自己的房间,忽然听到唐蕊在楼上的楼梯口喊了他一声,他应声后,便听得唐蕊对他道:“我们去看一下关欣吧,明天我可能没时间,后天我陪你一起去!”

“嗯!好的!”听到唐蕊的话,林风赞许地笑了笑,他高兴地答应了唐蕊。

第三天,林风和唐蕊一起去便利店买了些礼品果篮,再配上两束康乃馨,然后开车往关欣所在医院的方向驰去。

关欣的父亲关鹤年身为区长工作很忙,他没有时间在医院里多陪关欣,只是每天抽出个时间来看看她,呆不了多长时间就得走,母亲陈秀丽嫌医院里照顾得不够周全,特意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每天亲自照料关欣。

“欣儿,今天感觉好点了吗?”陈秀丽削着一只苹果,关切地对关欣问道。

关欣靠在床上,笑了笑道:“已经好多了,妈,医生不是都说了吗?我已经完全没事了,您不用担心了!”

“我怎么不担心,你这丫头,这一次一下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差点把妈吓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还有什么活的念想!”陈秀丽抚了抚关欣那张妩媚可人的脸,心疼地道。

“妈,你又瞎说了!”关欣嗔道。

陈秀丽道:“欣儿,听妈的话,等你好了以后,赶紧换个工作,或者你干脆在家歇着,妈来养你,反正不准你再去做警察了。还有你那个对象,他家底子那么好,你让他也赶紧别干警察了,妈现在想到当警察的就恐惧!”

“妈,他不是我男朋友,您别误会!”关欣皱眉道,她知道陈秀丽说的是汪少凯。

昨天,汪少凯来看过关欣,并且陪了她很长时间。虽然看到关欣为了林风差点连命都没了,汪少凯的心里很是忿恨,但是自己心爱的人伤成这样,他心里也非常难过。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汪少凯的内心十分愧疚。

当然他是不可能告诉汪少凯实情的,他心里清楚,如果让关欣知道了实情,是不会原谅他的做法的,他们之间肯定就不可能了。

汪少凯家和关欣家关系不错,逢年过节的时候,汪少凯也经常去关欣家里走动。关欣家人对汪少凯印象不错,而且汪少凯家是财力雄厚,和关欣家一官一商,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所以他们之间交往,双方家是支持的,尤其是汪家,作为商人,能够和区长攀亲,那简直是求之不得。

不过,关欣从来没有正式接受过汪少凯的追求,在工作中,他们只是同事的关系,在生活中,关欣只是把他当成比一般朋友关系近一点的朋友,并没有到情侣的程度。

“欣儿啊,早点找个人照顾你,我和你爸才能都放心,少凯这孩子不错,条件也是顶尖的,等你好了以后……!”

“妈!我都说过了,我和汪少凯只是普通朋友。”关欣努着嘴对陈秀丽嗔道,打断了她的话。

汪少凯失去了弟弟,他能在百忙和悲痛之中特意抽出这么长时间来看自己,这让关欣有些感动。但是她对汪少凯的态度仍然是和之前一样的,她一直没把汪少凯当成是她男朋友。

陈秀丽无奈地笑了笑,她看得出关欣不喜欢她谈论这些,自己的女儿她是了解的,关欣一直都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她认准的事情,她一定会坚持的,否则她也不会不顾家庭重重阻力去考警校了。

而在感情生活方面,陈秀丽觉得女儿肯定也是这样的,她不接受汪少凯,只可能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

陈秀丽试探地问道:“欣儿,老实跟妈说,你是不是心里有了别人?”

“啊?没……没有!妈,您就别瞎猜了!”关欣无奈地道。关欣的弟弟去了国外读书,一年才回家两次,儿子不在身边,女儿便成了关欣父母最关注的,尤其是陈秀丽,她似乎太过于关注女儿的这些事情了。

“说给妈听听,如果小伙子不错,你爸和我又不会反对!”

“妈!能不能不说了,我想休息一下!”关欣皱眉,有些不耐烦地道。

陈秀丽知道女儿厌烦了,歉意地笑了笑,知趣地不再和她谈论这个话题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陈秀丽去开了门,然后就看到林风和唐蕊一起拎着东西站在门外。

“阿姨!我们来看看关欣!”林风对陈秀丽道。

“噢!是林风和唐蕊啊,快请进!”陈秀丽道,接着她把两人让进了房间。

看到林风,关欣微微有些欣喜,她这两天有些小郁闷,搞不懂为什么林风一直不来看她。想到自己为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他居然是这种态度,关欣的心里有些失落和不满,一个劲在心里骂林风白眼狼。不过看到林风后,她的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啊!林风,唐蕊,谢谢你们!”关欣轻声礼貌地道。

关欣没想到唐蕊会和林风一起来,但是她知道,自己正是输入了唐蕊的血,才渡过了危险期,并且后续治疗所需要的血液,都是唐蕊家提供的。

不过,她心里还是希望林风单独来看她的,而不是和唐蕊一起用一种较为亲密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就算她不承认自己对林风有了那种淡淡喜欢的感觉,但是每次看到他,她心里的那种感觉欺骗不了自己。

陈秀丽给两人倒了杯水,然后自己退出了房间,她不打扰他们年轻人之间的谈话了。

“关欣……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唐蕊上前,用一种关切的语气对关欣问道。

听到唐蕊称呼自己为姐,关欣愣了一下,她似乎觉得有点意外。不过她还是笑着对唐蕊回道:“已经好多了,没什么问题了!唐蕊,谢谢你救了我!”

唐蕊道:“不,你不应该这样说,应该是我谢谢你救了林风!”

关欣一怔,她估摸着应该是林风把一切都告诉唐蕊了。她接着道:“谈不上救不救的,我们是警察,自然要保证公民的人身安全。”

唐蕊道:“关欣姐,希望你尽快好起来吧,等你出院后,我们会好好感谢你一下的!”

“啊?那倒不用了!”关欣道,她看到了唐蕊左手中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正是自己帮林风从国外订购的。

关欣不知道自己的那枚戒指被唐蕊不小心弄丢了,所以也不知道林风买这枚戒指的用意。她觉得,大概是林风觉得那枚戒指不是他送给唐蕊的,所以买了个新的戒指取代那一枚戒指。

想到这,关欣的心里有了种奇怪的感觉,她莫名地有了种失落感:也许,他们俩个真的很般配,关欣啊关欣!你一向很理智的,为什么会有那些荒唐无稽的想法!

唐蕊之前看到过林风和关欣似乎有某些亲密举动,不过她也不确定,从今天他们两人的眼神中,她又觉得没有什么,于是她觉得应该是自己误会他们了吧。

不过以关欣现在的心境,林风和唐蕊一起来看她,的确让她感到有些尴尬。毕竟她向林风提出过那个要求,现在看着唐蕊清澈的眼睛,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法面对。

让林风做自己一天的男朋友?别逗了!关欣,男朋友哪里有一天和许多天的区别!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

就在这时,唐蕊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手机后,不好意思地关欣打了个招呼,随后走出了房间接电话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林风和关欣。

“你感觉怎么样?”林风轻声对关欣问道,刚才他一直都没说话。

关欣道:“还好,在这里安心养着就可以,半个月后做一次检查,没有问题的话应该可以出院吧!”

林风道:“尽快好起来吧!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兑现的,放心吧!”

“啊?”关欣一惊,随即嗔怪地看了看林风道:“干嘛这么当一回事儿?好像这事很便宜我一样,你以为我很稀罕吗?”

“不管你稀不稀罕,我答应你了,必须言出必行!”林风正色道。

关欣心道总算你还有点良心,她笑了笑,继续道:“那……唐蕊呢?你不考虑她的感受了?”

林风道:“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但是,我不想也不应该对唐蕊有什么隐瞒,所以,我会告诉她的!”

关欣看了看林风,美眸中透出淡淡的失望之色,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其实是在乎林风的那个承诺的,很在乎!

但是她不希望林风以这种方式答应她,她愿意让它成为她和林风之间的隐私,不愿意让第三个人知道,可是林风却不愿意隐瞒唐蕊。

关欣已经感觉到,唐蕊对于林风的重要性,是无可替代的。自己的确犯了一个错误,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

关欣淡淡地笑了笑,随后道:“那天是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千万不要当真了,忘记它吧,不要把这个再当回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