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寿宴上的阴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待大厅里已是高朋满座,林风一眼望去,就是陌生面孔。这些人应该都是从各地赶来的名流,因为李青河老爷子的寿诞,这才都聚集到了一起。

如果没记错的话,和程雅诗家有关的聚会,这是林风第三次参加了。每一次在聚会上遇到的贵宾名流,居然都没有重合的,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大厅的正坐上,垫着一张虎皮毯子,上面赫然坐着一位身着红色唐装的老者,老者剑眉虎目,双眼炯炯有神,他不苟言笑,一股富贵和威严之气止不住从他身上透出来。

这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气场,如果他不喜欢喧闹,他的出现就会让四周一切都保持肃穆的哑静。

不过林风觉得,用老者这个词来形容这个人,似乎不怎么恰当,但见他鹤发童颜、面若冠玉,泛出健康的淡粉色,一眼望去,不过五十岁模样。

而林风知道,这位便是今天的主角,李思瑶的祖父、程雅诗的外祖父李青河,这些人来庆贺的,是他七十岁寿诞。

这真的不太像是一位七十岁的老者具有的神态和样貌,刚才林风还暗自在心里道李家人极品,没想到连老头子也不例外。

宾客们陆续上前,恭敬地给李青河祝寿,献上祝寿词和寿礼。

“他就是李青河,这次祝寿大会的主角,这些人,多少都是曾经受过他恩惠的!”林风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在他耳边道。

林风一转头,便看到一张陌生的青年男人面孔,那人穿着一件竖领的大衣,林风确定是这个人主动在他耳边对他说话的,也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是吗?”林风淡淡地笑道。

“能够不可一世却又如此低调的,我见过的只有这个人!”竖领男继续道。

“这么说,你也受过这位老爷子的恩惠了?”林风道。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对他说这种话,他可不是喜欢随便接受别人搭讪的。

竖领男道:“当然,在场的有人没有吗?大概除了你吧!”

林风道:“我是代表别人来的,我和老爷子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

那人道:“对!我看出来了,所以我才来选择你!”

“什么意思?”林风诧异地望了望对方道,这个人语气古怪,隐约似乎往外渗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竖领男道,说完不等林风追问,他就钻进了人群之中。

林风疑惑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就拜寿的队伍就排到他了。他用一种后生该有的礼数和态度递上了自己的贺礼。

“恭祝李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林风道,说完对李青河敬茶。

李青河赞许地点头回敬,随即道:“谢谢!年轻人,你我是什么交情?老朽应该没有你这么年轻的朋友。”

“不瞒老爷子,我是替唐建豪先生来拜寿的,他让我给您带话,事务缠身不能亲自登门,敬请您谅解!”林风转告了唐建豪的嘱托道。

“呵呵!唐建豪,他现在也学会玩这些了!”李青河笑了一声道,林风能感觉到,他的笑是冰冷的。

林风道:“他是真的忙碌,抽不出时间,并不是有意回避。这点我可以保证!”对于未来岳父大人唐建豪,林风觉得怎么也得维护着点。

李青河笑了笑,继续问道:“小伙子,你怎么称呼!”

“我叫林风!”

“你姓林?”李青河眉毛微微上扬,随即问道。

“是的!”林风点头道。

“你是唐建豪的什么人?”李青河继续问道。

林风愣了一下,然后回道:“算是他未来半个女婿吧,我们的关系,是雾里看花!”

李青河上下打量了下林风,然后浅浅地笑了笑,道了声“好“,接着伸手就让手下的保镖招待他到一台餐桌前就座。

老爷子寿诞的餐桌区分,也是很有讲究的,不能随便瞎坐,林风就座的餐桌上,是程雅诗、李千宠、沈樱雪等人,林风还看到了唐蕊和李思瑶的名字,看来这一桌是专门为他们这些晚辈安排的。

这样也好,刚好林风不喜欢和陌生人坐在同一个餐桌上,不但要和陌生人碰杯,而且还要听他们讨论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话题。

“怎么没看到蕊蕊和瑶瑶?”林风对李千宠和程雅诗问道。

李千宠道:“还在瑶瑶的房间里吧?小女孩,对这种场面肯定不喜欢,应该是不愿意来吧!”

程雅诗道:“今天是爷爷过大寿,瑶瑶怎么可以不在呢!玩过头了吧,我去叫她们!”

说完站起了身,李千宠拉住了她,然后叫来了一名女佣,让她去叫李思瑶和唐蕊。

不一会儿,便是选定的吉时了,全场所有宾客都一起站了起来,举杯共同对李青河祝寿。

“恭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众宾客齐声祝道。

程雅诗饮了一口祝寿酒,随着众人一起坐下,唐蕊和李思瑶仍然没有出现,她有些生气了,当即对李千宠道:“瑶瑶怎么回事儿,连祝寿都看不见她,太不像话了,我非好好训她一顿不可!”

“小孩子嘛,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这不是让人去叫她们了嘛!”李千宠笑着对程雅诗道。

“都是你这个哥哥把她宠坏了!”程雅诗没好气地道。

李千宠道:“好像这些年来,都是你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多吧,要宠也是你宠的!”

程雅诗嗔怒地看了他一眼,无言以对。这时候,一名侍者过来对林风道:“林先生,有位先生找您,现在在大厅外等着您,他只传了个话,说现在让您知道些东西!”

林风一怔,随即对程雅诗等人道了声“失陪一会儿”,接着就径直往大厅外跑去。然后,他就碰到了之前主动找他搭讪的那个男的。

“你想告诉我什么?”林风直接对那人道,他感觉这个人似乎有着某种企图,他甚至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竖领男诡秘地笑了笑,然后道:“现在李家人重心都在李老爷子的寿宴上,防备很松懈,可以放心去做一些事情了,有件事情,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的了!”

“我可能帮不了你!”林风直接回绝道,他根本没有耐心去听对方到底要他干什么,总之他的态度是拒绝。

“我们已经查探到了,我们要的东西就藏在李家别墅三楼,李家小姐的闺房里,你和李家小姐熟悉,进她的闺房才不会惹人怀疑!”对方似乎没听到林风的拒绝,直接道。

林风道:“你的话,我可以当作没听见,尽快在我眼前消失吧!”

竖领男仍然不理会,继续道:“我们要的东西在李家小姐大衣橱的后方,里面有一个保险柜,打开保险柜的锁,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的事情!你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绑在唐家小姐和李家小姐身上的定时炸弹,差不多就是二十分钟后起爆!放心,要停住它爆炸很简单,对于我们,那就是动下手指头的事情!”

“你把蕊蕊和瑶瑶她们藏在哪儿了?”林风大惊道。

竖领男道:“放心,她们很安全,但是,安全时间仅限于这20分钟,林先生,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竖领男说完抬起手臂看了看表,接着道:“不好意思,就剩十九分钟了,林先生,我觉得您应该抓紧一点!”

“我现在就可以结果你!”林风对对方威胁道。

“当然,我绝对相信,林先生有这个实力!只是,你杀死我,等于杀死两位大小姐,她们会粉身碎骨!”竖领男有恃无恐地道。

林风的拳头紧紧地攥住,咯吱作响,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寿宴上,居然会遇到这样一个人,这个人让他想起了蓝玫瑰,似乎只有她这只狐狸,才能表现出如此深的心机和狡猾。

“一会儿你带蕊蕊和瑶瑶在这里集合,一手交货一手交人!”林风果断地道,现在他顾不上其他的了,必须尽快安全地救出唐蕊和李思瑶。

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了,因为他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的凶残与狡诈,这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唐蕊和李思瑶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所以,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了!

这个人的行事方式实在滴水不漏,在李家人的地盘,他居然都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并且还不动声色,不禁让林风暗自称奇。

“很好!林先生,不过,只剩十八分钟了!”竖领男继续抱之一个冰冷的笑。

林风飞一般地朝别墅内窜了过去,竖领男笑了笑,手臂轻轻一伸,一把金黄色的精致小手枪便掉到了他的手中。手枪很小,直接就能够被隐藏在他宽大的手掌之下。

竖领男很淡然地走进了寿宴现场,目光凝聚在主座上的李青河身上。

林风已经窜上了别墅的三楼,按着竖领男指示的房间,来到了李思瑶的房间门前。李家别墅太大了,三楼足足有二十多个房间,没有事先得到提示,找到李思瑶的房间真不容易。

“嘭!”林风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踹开了李思瑶的房门。然后他要进去打开衣柜,找到里面的保险柜,再想办法打开保险柜,找到里面的东西。

林风忽然想起,这种事情,曾经有个人让自己做过,今天他感觉是故伎重演!

“啊……!”房门被踹开,林风即听到一阵女孩的尖叫。他定睛一看,却见唐蕊和李思瑶正在房间内,李思瑶刚脱光准备换衣服,一对骇人凶器尽露无遗,白白的兔子因为受到了惊吓,跳动不已,这是一幕杀人的春光!

“嗯!你们怎么在这儿?”林风顾不得欣赏兔子了,当即惊诧地问道。

“这是本小姐的闺房,本小姐当然在这儿了!呜呜!蕊蕊,禽兽哥偷看我!”李思瑶又羞又气,当即哭了起来。

唐蕊一看急了,忙安慰她,然后对林风嚷道:“禽兽,瑶瑶正在换衣服呢,你发什么神经啊?”

林风脸色一变,当即叫了声不好,他立即冲了出去,直接从三楼就跳了下去,然后直奔寿宴厅而去。

“呯呯……!”林风刚跳下楼,便听到两声清晰的枪声从寿宴厅的方向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