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你找不到我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寿宴厅一阵骚动,接着便是阵阵惶恐的惊叫,人群拥堵着,场面已经显得有些混乱了。林风急忙跑回寿宴厅,从人群中挤了进去,而进去的生活他就看到,寿宴厅主座垫着虎皮的太师椅上,已经血迹斑斑,李青河倒在了血泊之中。

在李千宠的催促下,几名保镖迅速将李青河扶上了救生担架,然后匆匆地抬走了。林风迅速扫视了下四周,然后追了出去,除了慌乱的人群之外,他并没有发现竖领男的存在。

程雅诗吓坏了,她甚至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只隐约记得刚才响起了两声枪响,然后外祖父便倒地不醒了,她和大多数人一样,连到底是什么人开的枪都不知道。

李千宠和他的父辈们一起安抚受了惊吓的宾客,并有秩序地送他们出门到停车场,出了这样的事情,寿宴自然是举行不下去了,一些人也吓得离开了,而一些关心老爷子安全的人仍旧留了下来,焦急地等待着消息。

“林风!人群里有杀手,他想暗算我姥爷!”程雅诗焦急万分地对林风喊道,几乎要哭出来。

“别怕!”林风安抚她道。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为什么这么轻信一个陌生男人的话,如果他被他调开,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最起码,凶手不会那么轻易地就从现场溜掉的。

林风不是一个能够轻易上当的人,或许这一次,是因为他过于在乎唐蕊的安危了,因为过于在乎,所以才会大脑暂时性短路,被一个并不高明的骗局蒙骗。

看着现场的混乱和程雅诗担心受怕的样子,林风很是自责,虽然他没有保护李青河老爷子的义务,但是杀手的意图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林风在这里,他的计划就不太可能得逞,眼前的一切就可以避免。

唐蕊和李思瑶很快匆匆赶了过来,看到现场慌乱的景象,诧异地对程雅诗问道:“姐,发生什么事了?”

程雅诗如实道:“爷爷遭到杀手的暗算,情况很严重!”

“啊!什么?”李思瑶听了一下子懵了,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大眼睛一眨,眼泪滚滚地就流下来了。

李千宠走近,镇定地对程雅诗道:“爷爷送医院了,但愿爷爷平安无事,你带瑶瑶先回房间吧,我有爷爷的消息后,立刻通知你们。”

程雅诗点了点头,然后带着瑶瑶和唐蕊她们一起回了楼上,在楼上的房间里焦急地等待着李青河的伤势消息。

几个小时后,李青河的家庭医生带来了噩耗:李青河因为被子弹打中心脏要害部位,伤势过重,已经在医院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李家人悲痛欲绝,李青河在自己七十岁的寿诞上,竟然遇刺身亡,好好的寿诞日竟然成了祭日,这恐怕是任何家庭都承受不了的。更何况,李家是有那样有头脸和背景的家族,他的死亡,或许会成为某个议论的话题。

李家人再次见到李青河时,已经是在殡仪馆里了,白天,他还是一个康健矍铄的老人,正举行着盛大的寿宴,现在,他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今天是他的七十岁大寿,也是他生命终结的日子,生和死在同一天,这倒的确让人有点称奇。

当然,知道内情的人,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李老爷子不是自然死亡,他死于一把手枪里射出的子弹。

李青河的贴身管家公布了老爷子死前的遗言,老爷子要求:他是遭到仇家复仇,就此安息,家人不得调查追究他的死因。希望迅速将他按照西方的葬制进行安葬,忘记这次的事件,正常地进行生活。

遗产方面,他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共同享有继承权,继承他的庞大资产。

…………

李青河公布遗言的时候,长子和长孙李千宠都在场,所以这些都不假,管家绝对没有编造的成分。

当天夜里,李青河的遗体就被拉回了李家庄园,按照李青河的意思,他要葬在别墅后山,和妻子葬在一起,一起凝视着他们热爱的那片葡萄园。

出于尊重李青河的遗愿,他的长子决定不日就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将李青河下葬。而当天警方也在现场进行了取证,并且会对案情进行调查,虽然这违背李青河的意愿,但大多数李家人是赞成的,谁也不愿意自己的亲人死得不明不白,怎么也得找出刺杀他的凶手。

两天后,李青河就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然后按照他想要的方式,在后山的古墓区举行葬礼下葬。

这天来的宾客也很多,前天才举行的寿诞,两天后就举行了葬礼,这种特殊的境遇,让大多数宾客感到心情很沉重。

举行葬礼的那天,唐建豪、林风和唐蕊都来了,唐建豪也没想到,自己准备的寿礼刚刚送上,两天后就又送上了一对挽联。

他甚至想到,自己会不会也是这种命运!

李青河的离世,最伤心欲绝的是他最疼爱的孙女李思瑶,她似乎还接受不了健康慈爱的爷爷忽然离世,天天在家伤心地哭泣。看到李思瑶这样伤心,唐蕊心里也很难过,这几天她一直都在陪李思瑶。

程雅诗虽然是李青河的外孙女,并且她和外祖父在一起生活的比较少,但是外祖父是她最尊重最钦佩的人,他的言行和做人方式都对程雅诗有很大影响,在程雅诗的眼里,外祖父是一位伟大的师长,她的人生观世界观的确立,都离不开外祖父的教育。

所以,虽然程雅诗没有像李思瑶那样哭红双眼,哭哑了嗓子,但是失去外祖父,她的内心同样难过至极。

一切都举行完毕,程雅诗静静地坐在李家庄园自己的房间里,默默地流着泪。虽然她对于外祖父的记忆不像瑶瑶那样多,但是外祖父的一言一行,她的脑海中都有清晰的画面,异常的深刻,难以忘怀。

程雅诗正在流泪,门外有人敲了敲门,她擦了擦眼角,道了声“进来”,然后就见林风端着一个盛放着青菜粥的碗进了来。

“我随便做了点粥,吃点吧!”林风轻声简洁地安慰程雅诗道。

“我没有胃口,你端给瑶瑶吧!”程雅诗道。

林风道:“瑶瑶刚吃,蕊蕊在哄她睡觉,你也要早点休息!”

林风的心里是有内疚感的,虽然这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时疏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后果,进而让两个自己关心的女孩,陷入到现在这种悲痛之中。

“逝者已去,难过也于事无补,你不是个轻易被打倒的女孩,尽快走出来吧!”林风安慰程雅诗道。

“你没有失去过亲人,当然体会不到我难受的心情!”程雅诗望了望林风道。

林风苦笑了一声,道:“我其实比你说的更糟糕!因为我是个孤儿,根本就没有亲人可以失去!”

程雅诗抿了抿嘴,随即轻声道:“对不起!”

林风没有说话,只拿过一张纸巾,轻轻地将程雅诗眼角的泪擦干,然后端起盛着粥的碗,用汤勺盛了一小勺,轻轻送到程雅诗的嘴边。

程雅诗怔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林风,她樱口微张,轻轻地含住了汤勺,由林风将粥送入了她嘴中。

“姥爷的事情,我想查清楚,如果需要你帮忙,希望你能帮我!”林风喂了程雅诗几口后,程雅诗停了一下,然后对林风道。

“你是不是觉得其中有蹊跷?”林风道。

“姥爷已经很多年不问江湖了,可以说和以前的世界来了个彻底告别,这么多年都没有仇家寻仇,为什么偏偏是在他寿诞的时候!就算违背了姥爷的意愿,我也要调查清楚!”程雅诗倔强地道。

“林风,你会帮我吗?”程雅诗凝视着林风道。

林风笑道:“会!你是蕊蕊的姐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主要是这个原因,是吗?”程雅诗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快趁热吃吧,一会就凉了!”说完又盛了一勺,轻轻递到程雅诗的樱口边。

就在这时,唐蕊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林风的盛着粥的勺子刚刚递到程雅诗的嘴边,唐蕊刚好看到了。

两人同时都怔了一下,微微有些吃惊,这个亲密的举动发生在他们身上,并且还在唐蕊的眼皮底下,似乎有些不妥。

不过林风倒没有慌,他继续很自然地喂程雅诗吃完这勺子粥,程雅诗也很顺从地吃下。唐蕊只是诧异了一下,随即简单地努了努嘴,并没有表现出惊愕和不满。

这个时候程雅诗的心情,唐蕊是理解的,林风只不过是劝慰她吃东西而已。

“蕊蕊,瑶瑶怎么样了?”程雅诗对唐蕊问道。

唐蕊道:“哭了一会,现在睡着了,我过来看看雅诗姐你。”

程雅诗道:“我没事的丫头,你愿意陪我,就在这里陪我一会吧!”说着伸手将唐蕊拉过,轻轻地拥住了她。

李家庄园地下室。

这是一个宽阔空旷的地下室,光滑的理石地面,显出冰冷坚硬的特质,地下室的四周都是密闭的青砖。

地下室的中间矗立着一块石碑,一位老者静静地立在碑前,凝视着碑上印刻的一个图案,他的手轻抚在石碑上,好像在感应着什么。

这时,一个竖领男走了进来,看到老者,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道:“头领,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可以说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

“反应怎么样?”老者问道。

竖领男回道:“不管是媒体还是公众,都确认您死亡的消息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您已经离开了人世!”

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我终于成功地当成了死人,尝上了当死人的滋味!”

说着,他静静地盯着石碑,嘴角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石碑上映出了他的脸,他看到了自己犀利而冷峻的目光。

他知道,他的这道目光,曾经让无数人为之颤抖,以后,也将如此吧!尽管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成了死人,你找不到我了!”老者盯着石碑里自己的脸,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