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突如其来的新任务/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咬牙望着窗外,直到林风消失不见。看到了林风的失望和伤心,她心里对林风的不满减少了一些,但是一种难受的感觉却更加强烈了。

林风走得是那样的坚决,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好像对甜心公寓和自己,没有一丝的留恋。难道在他看来,甜心公寓、那个婚约,就是禁锢他的囚笼,他急于想挣脱这囚笼的束缚吗?

“你早就想走了是吗?想尽快把苏雨心拥入怀抱是吧?禽兽,我现在给你机会了,你不用再受任何约束了,你得意了吧!”唐蕊咬牙默默地在心里道,她倔强地一直没有流泪,可是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在流泪了。

程雅诗默默地搂住唐蕊,拍着她的后背轻抚着她的长发,她看出了唐蕊的伤心,所以她的心里也产生了不安。虽然唐蕊不是因为她和林风发生了关系才分手的,但是看到他们的这种结局,程雅诗止不住有一种负罪感。

“姐姐对不起你,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程雅诗默默地在心里道。

林风走在了别墅外的公路上,失望和心痛的感觉,还是让他感到脚步沉重。他努力不让自己想太多,只沿着公路一直向海边的方向跑去。

一个小时的慢跑后,他到达了海边的一个地方,这是他熟悉的地方。几天前,林风还在这里,为唐蕊制造着一场浪漫,他很有信心唐蕊会他的浪漫打动。

林风抬眼看了看天,一轮残月挂在天上。他记得那一晚的月亮很圆,在这里,他吻了唐蕊,唐蕊也吻了他。

明月圆缺,人心离合,都只在几天之间,世事是多么变幻无常啊!

他觉得唐蕊最后说的那些话,是故意让他伤心失望的,她是个不愿意服输的女孩,他伤害了她,她会选择用另外的方式来伤害他,这不是报复,而是天经地义的惩罚。

他感觉得到,唐蕊这次是动了真怒了,她知道的,她不知道的,都的确发生过,林风打了唐蕊耳光,和苏雨心暧昧,和程雅诗上床……

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伤害了唐蕊,如果可以的话,林风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补偿她。并且是无条件的补偿,不奢求唐蕊任何的宽恕和原谅。

虽然她有时候很无礼很专横,很不可理喻,但她真的是一个纯净如水的女孩,因为单纯,所以她处理问题的方式会很简单。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应该接受惩罚吧!”林风躺在沙滩上,吹着海风喃喃自语道,他回忆起了和唐蕊在一起的那个如童话世界般的夜晚。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听到手机铃声,林风愣了一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程雅诗给他打电话劝他。

他没有去看,而是躺在沙滩上直接接通了电话,虽然这个时候他很不愿意有人来打扰他。

“混小子,在哪儿呢!”电话中传来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林风怔了一下坐起了身,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这不是那死老头子的声音吗!

“老头子,是你?”林风惊愕地道,自从自己来到东海后,那死老头子便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期间也就上次带唐蕊回乡的时候和他通过一次电话。这个时候他忽然给自己打电话,着实让林风有些意外。

“怎么?老头子的声音你还怀疑吗!”电话中的刘老头回道。

“你现在在哪个寡妇村?”林风调侃地问道。

刘老头道:“老头子昨晚下榻东海唐大老板家,这里没有寡妇,只有绝色人妻和极品女佣!嘿嘿!”

“这才多久没见,你口味越来越重了!”林风笑道,听到老头子现在在东海,他又惊又奇,随即问道:“你来东海干什么?”

“别废话了,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我马上过去!”老头子道。

“呃!不太方便,我正搂着我老婆睡觉呢,明天吧!”林风扯道,和老头子说话,他习惯了肆无忌惮,也习惯开一些荤玩笑。

“别他妈的扯了,你抱着螃蟹还差不多!”话刚说完,就见后方高耸的叶子树上,一个黑色的身影轻盈地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沙滩上。

林风看到老头子居然一直在这里,当即有些许吃惊,不过很快就适应了,老头子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没什么值得吃惊的。

刘老头下了地,直接走到林风面前,上下打量了下他,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错!不错!小子,没让老头子失望!”

“呃!最近潜龙诀一直都勤恳修炼,进展还算可以吧!”林风道。

刘老头道:“得,老头子我可没说你这方面的进展,我说的是,你小子总算顺利破身了!我之前还担心你这问题呢,像老头子我一样,六十岁才破童子身!”

林风呃了一声,知道这是瞒不住刘老头的,只得承认了。

“是破身了,不过……不是和唐蕊!”林风不好意思地道。

刘老头一愣,道:“不是和唐蕊,那和哪个姑娘?你该不是把李家的姑娘……”

林风摇了摇头,心道我才不至于那么禽兽呢,瑶瑶刚满十七岁,还属于未成年呢。

刘老头一听不是,当下放下心来,也就不再追问了,拍了拍林风的肩膀道:“混小子,有两下子,有空老头子和你交流交流心得。”

“呃,你喜欢的是熟女和寡妇,我们的品味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林风戏谑地道。说完不一会儿,脸色有黯然了下来。

刘老头没有说话,他干笑着望了望林风,随即问道:“怎么了小子?今天你好像没状态,感情受挫折了?是不是你小子在外面风流让唐蕊知道了?”

林风道:“算是吧!我感觉,我对不起她!”

“你小子睡了几个?唐蕊还被你待字闺中吗?”刘老头对林风问道,平日和林风说这些,他一向是口无遮拦的。

“我一直都很尊重爱护唐蕊,没有碰过她!”

刘老头道:“要我怎么说你好,跟老头子我这么多年,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唐蕊这种女孩,骑了她她就会对你死心塌地!都是未婚妻了,你还舍不得下手啊?再说你风流了又怎地,看老头子我,醉卧花丛何等惬意!”

林风无语,心道这叫什么逻辑,本少爷可不像你这糟老头这么放荡,咱是属于追求真爱的人!他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这次闹得很严重?”刘老头继续对林风问道。

“退婚!”林风简洁地回道。

刘老头笑了笑,然后道:“哈哈,太好了!”

林风诧异地望了望刘老头,看到他幸灾乐祸的样子,心里又不爽了,当初可是你这老家伙要我来东海改变命运的,现在这种情况你这么开心干嘛?

刘老头从怀中摸出一个金属酒壶,扔给了林风道:“心情不愉快就来两口吧,一会儿我告诉你好的原因!”

林风伸手接过酒壶,用手拧开了,给自己灌了两大口。这是老头子爱喝的那种村里酿制的纯种酒,度数很高。这两大口灌下去,一股辛辣直接从喉咙蔓延到心肺,林风止不住咳了两声。不过他还是一仰头,又强行灌了自己两大口。

“这酒你受不了,别来多了,老头子还有正事找你呢!”刘老头从林风手中抢过酒壶,正色对他道。

林风诧异地望了望刘老头,刚才老头子一顿说话,他都还没顾得上问老头子为什么这时候会出现在东海。

林风了解刘老头,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在这时候出现在东海的,他的出现,自然是有特殊目的的,给林风的感觉就是,他又要有新的任务了。

果然,刘老头道:“林风,这次算你帮老头子一个忙吧,我保证,这是你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

林风“噗”了一声,苦笑道:“老头子,几年前我刚出道第一次执行你给的任务的时候,你就对我说这个话了,几年的时间这台词你已经说了无数次了,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

刘老头道:“这是好词,你每次任务能够成功,全靠它了!”

“这次又是什么任务?”林风正色对刘老头问道。

刘老头也停止了戏谑,正色道:“去救一个人,救到后,你秘密把他带来见我!记住这期间你做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你最好暂时离开唐家,直到你成功完成任务。天助我也,现在你被老婆踹了,这个机会正好!”

“不要舍不得未婚妻的温香软玉和唐家的少爷生活,这次的任务对老头子来说,非常的重要!”刘老头继续道。

“呃……!救什么人?这个人现在在哪?”林风郁闷对刘老头问道。

“东海的一座看守所或者监狱里!”刘老头道。

“我擦,老头子,你不是开玩笑吧!”林风惊诧地道,他以为又是海外营救活动什么的,没想到是去监狱里救人,这不典型的劫狱吗?这种事情林风还没干过呢,可不敢保证能做的专业,他可不想自己的照片被贴得东海到处都是。

“老头子相信你的水平,一定能顺利完成任务,不要辜负了老头子对你的信任!”刘老头拍着林风的肩膀道。

林风再次苦笑了一声,这话他也很耳熟,这是老头子在林风每次出发前,除了刚才那句外,忽悠他的另一句经典台词。

“我要救的是什么人?”林风正色问道,这也算是变相答应了老头子的要求。当然了,他也没法拒绝,每次接到任务林风不想去的时候,老头子总有办法让林风最终屈服听从,林风也习惯了。

对林风来说,老头子的任务就像强奸,与其反抗不了,不如就去进行那个精彩的过程吧。

“这是他的照片和资料,你先查出他在哪个监狱里,然后再决定怎么动手!这次我照样不能露面,一切全看你的了,小子!”老头子再次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拿起了那个人的照片,然后放到了自己眼前,他看到了照片上一张陌生的脸。额不,一瞬间,这张脸又让他感到有些熟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