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充满玄机的交易/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艘船贴上了,李千宠和那黑衣男子互相看着对方,颔首示意后便凭栏对立。

林风看清楚了,对面的这个人,正是苏鹰石。上一次见面,苏鹰石是落寂的逃犯,而现在眼前的苏鹰石,面目冷峻气宇轩昂,像经过了重新洗礼一般。

曾经的陨落、十年的牢狱生涯,并没有将这个人打垮,反而使得他的内心更加强大。也许这是仇恨的力量吧,大多数时候,仇恨比任何情感都更具有生命力。

只是,林风不明白,苏鹰石为什么会和李千宠会面。

“你好,苏先生!”李千宠笑着对那人道,然后他脱下了左手的白色手套,伸出左手和对方握手。

与人握手用左手,是一个很不友好的举动,苏鹰石是何等人物,李千宠不会不知道,他这种大家子弟,应该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

看到苏鹰石望着自己的左手没有伸手,李千宠笑道:“不好意思苏先生,我的右手有残疾,我平日里不愿意让人看到,戴着手套和人握手,实在是不礼貌,所以,我握手一般都用左手,您多多包涵!”

苏鹰石笑了笑,表示理解的样子,然后也伸出左手和他握了握。

“你的手很冷,是天气凉还是你心里太紧张?”握着李千宠的手,苏鹰石感到一股冰冷,像握着冰块一般,他似笑非笑地对李千宠问道。

“都不是,我天生就是凉血。”李千宠笑道。

“天生冷血?这是做一名优秀杀手的必备素质!”苏鹰石继续道。

李千宠道:“苏先生别取笑我了,我不仅天生凉血,还天生晕血,我可做不了杀手!”

苏鹰石随后伸手示意,作了个请的姿势,李千宠随即上了苏鹰石的船,进了船舱里。这一切林风都看得很清楚,只不过眼下李千宠的几个手下就站在栏杆边,林风没机会跟踪上苏鹰石的船。

苏鹰石领着李千宠进了船舱,然后关上了船舱的窗户,确保他们的谈话内容不会被人偷听到。就好像,他们要谈的内容是巨大的秘密,它只能存在于这个船舱内,绝不能泄露出去哪怕一丁点。

两人在船舱的沙发上就坐,苏鹰石倒了两杯白酒,李千宠伸手阻止道:“苏先生,我滴酒不沾,不用麻烦了!”

“老爷子仙逝,没能前往凭吊,这杯酒算我祭奠老爷子的!”苏鹰石道,说着拿起其中一杯,举头一饮而尽。

李千宠道:“我爷爷走得很突然,临终之前,他给我交待了一个任务,之前我已经和苏先生您提过了。我们拿出了诚意,帮您把人救出来了,而且还带到了您面前,您也应该拿出诚意了吧?”

苏鹰石看了看李千宠的脸,笑道:“老爷子都不在了,为什么还这么在乎那个人?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李千宠道:“这是爷爷临终的嘱托,作为爷爷的长孙,我只会遵守,不会在乎有没有必要,合理不合理。”

“你很执着,和老爷子当年一样!”苏鹰石笑了笑道,他的笑中,似乎蕴含着某种特殊的意味。

“是吗?能让你这么说,真让我感到荣幸,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愿意做一个孝子贤孙,完全遵从爷爷,并帮他完成遗愿。”

苏鹰石抬眼望了望李千宠,从这个年轻人淡定的眼神中,他读出了一些东西,也感觉到这个年轻人身上具备的某种巨大的能量,这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城府,是他这个年龄的人不应该具备的。

后生可畏这个词,再一次蹦入苏鹰石的脑海中。苏鹰石是恃才傲物之人,非常挑剔,能得到他赞许和推崇的年轻人是极少的,眼前的这位显然是其中之一,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年轻人。

苏鹰石对那个年轻人印象更为深刻,他曾帮助过自己,甚至自己的女儿,都已经对他心生倾慕,他就是那个叫林风的年轻人。

李青河诈死的消息,只有他的长孙李千宠,和他最衷心的手下知道,李思瑶和程雅诗,以及李家所有的人,对这丝毫都没有察觉。

很明显,李青河是准备立李千宠为接班人,继续他的事业,他似乎觉得,自己隐居多年仍然不能掩饰自己的身份,所有,他选择了“死亡”,以这种方式结束他与外界的一切恩怨纠葛。

李青河是自负的,他自认为和他争斗的人中,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只有一个人才让他感到不安,那便是老七!

多年来,他虽然隐居着,但始终没有放弃对老七踪迹的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他了,知道他被人软禁在一个山村的特殊的木楼里。

得到消息后,他立即派出了自己海外的亲信,将老七从木楼中运出,并打算运回到他位于海外日国海岛的据点。

谁知道,中途发生了变故,他派出的亲信无故失踪了,老七被人救了出去。老七的失踪,让李青河本来已经解开的心结又纠结上了,老七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李青河很清楚老七的实力和影响力,所以他才担忧。这种感觉就像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另外一个自己,他的实力、智慧、影响力和自己丝毫不差,但他却担任着一个处处和自己对抗的角色。

所以李青河选择了“死亡”,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他似乎觉得,老七是他的一个镜像产品,只有他消失了,对方才会跟着消失。

李青河把他的事业交给了他选定的接班人,自己选择了幕后操纵。

必须承认的是,李千宠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虽然他还很年轻,但他工于心计、城府极深,有着极其优越的条件和心理素质,在他的身上,李青河显然找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甚至,他比自己年轻的时候更突出。

李千宠思索了事情的原委,觉得最可能下手救走老七的,便是隐匿在海岛上的苏鹰石,因为他知道,爷爷这次的行动是极为秘密的,绝少会有人知道,除了苏鹰石,似乎并没有其它可能。

所以李千宠认为,是苏鹰石截下了那艘船,杀掉或者绑架了他的亲信们,然后救走了老七。现在那些人,一定被苏鹰石藏匿在他的老巢。

虽然对于李青河来说,苏鹰石只是他的晚辈,但是李千宠清楚,这个人的实力不容小觑,鹰组织华夏国的总头领,当年力压群雄成为东海只手遮天的霸主,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都是个实力很强并且极难驯服的人物。

但是李千宠并没有丧气,他要用实力证明一下自己,证明爷爷的选择是正确的,证明自己完全有资格和能力担任爷爷的接班人。

在李千宠看来,苏鹰石是强大的,如果他不够强大,他当年不可能在东海只手遮天。而同时,苏鹰石又是弱小的,弱小的原因是因为他有弱点,他的弱点,导致了他当年的崩溃。

李千宠很得意,他认为自己抓住了苏鹰石的弱点,所以他觉得今天会是制胜的一方。他向苏鹰石发出了通知,告诉他会帮他从狱中救出他的好兄弟刘光祖,条件是用刘光祖,交换老七。

苏鹰石对李家人这个要求感到很意外,毕竟老七不是他救的,他也不知道老七的下落。但是听到刘光祖的消息,他立即答应了对方的请求。如果进行一次虚假的交易能够救出刘光祖,苏鹰石还是会选择答应的。

而李千宠也知道,苏鹰石不是那种轻易就范的人,所以他有了另外周密的安排,他相信自己的周密部署,不会有任何闪失。

这是一次充满玄机的交易,交易的双方都心怀鬼胎,暗地里准备了杀招。

“苏先生,我把人带来了,让你们先见一下面?”李千宠对苏鹰石问道。

苏鹰石道:“好,直接带到我船上吧,不知道方不方便?”

“当然,不过,苏先生您也要履行承诺,你看到人确认没有问题的话,希望您交出老七!”李千宠道。

说着两人走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上,李千宠一挥手,他的几名手下便押着一个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的人上了苏鹰石的船,把人直接带到了苏鹰石的面前。

林风趁着这一刹那的间隙,快速地也偷上了苏鹰石的船,躲在船舱的一个角度仔细看着那些人的举动。

“当年他胸前中了一枪,到现在一直不肯把子弹取出来,每隔一段时间疼痛都要发作一次,我们救他出来的时候,刚赶上他疼痛发作,我们给他作了止痛处理,那些药物有麻醉作用,所以现在他的神智不是很清楚!”李千宠喃喃地对苏鹰石道。

林风就在几人下风的位置,李千宠的话他听得很清楚,他不由得皱了皱眉。他现在才发现,那个他要救的人,非常像他当时在看守所里见到的那个人。

“难道?他就是刘光祖?”林风默默地在心里道。

苏鹰石默默地走到了那人面前,那人现在低着头,蓬乱的头发把整张脸都盖住了,根本看不到脸。

虽然对于苏鹰石来说,刘光祖是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但是,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了,何况刘光祖这十年,过得比他还要痛苦,苏鹰石看着他,几乎找不到刘光祖当年的影子了。

“阿光?”苏鹰石上前,伸出手将刘光祖扶住。

李千宠的话,刚好证实了一点,他说那个人的胸前,也卡着一颗子弹。有这种特殊情况的人是极其罕见的,所以林风基本可以确定就是那个人了。当然了,最好的确定方式是,看看他的右手,林风知道,那个人是六指人,他的手掌特征十分明显。

想到这儿,林风下意识地把目光往这人的手上瞥去。忽然,他感到眼前寒光一闪,那个人手微微一翻,竟然多出了一只银色的金属针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