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三个耳光/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有些小小的不悦,她白天已经睡了一觉了,现在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更何况,现在的所谓睡觉场所,就是快艇上窄小的一块。

她觉得,这只是林风不想理睬她,故意敷衍她才这样的。面对林风这种冷淡的态度,唐蕊既生气又失望,但她才不会主动去斥责林风,而是选择了消极对抗,索性也不理睬他。

唐蕊虽然躺在快艇里,但她只是为了躲避海风,根本没有睡觉。而林风却一刻不停地开了好几个小时,终于接近东海的海岸线了。

唐家别墅那儿,有一处唐家独立的码头,那里泊着唐家的游艇,林风直接把快艇停到了那儿。

“到了,我送你回家吧!”林风停好快艇,然后转头对唐蕊道,他伸手去拉唐蕊,唐蕊却直接将他推开,然后就往岸上走。

只走了两步,唐蕊忽然感到一阵恶心,接着“哇”一声呕吐起来。几个小时的高速颠簸,几个小时的海风侵袭,让她难受到了极点,现在她终于有点熬不住了。

她出现了典型的晕船症状,头晕恶心,天旋地转,再加上长时间吹着海风,她受凉感冒了,此刻好像还在发着烧。

而更让她难受的是,林风居然都没有关心地问过她一次,一点也没有考虑她的感受,这实在让她心寒。

其实林风看过唐蕊好几次,大概是夜色的缘故,他没看到唐蕊难受的样子,还以为她是睡着了,现在看到唐蕊这样,他也吃了一惊。

林风上前扶着唐蕊,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唐蕊生气地推开他。

“好了,这里已经是我家的区域了,不用你送了,你可以走了!”唐蕊生气地道,她现在很难受,以至于说话都是软绵绵的,但她的语气中,难掩她的懊恼。

“别说话了!生气会让你更难受!”林风道,然后按着中医顺气的法子,在唐蕊身上几处穴位理了一下。

唐蕊感到舒服了一些,但气性却更大了,继续气愤地道:“让你走开你没听到吗?”说着便推开林风,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林风上前,拉住唐蕊的手臂,然后道:“这个时候别任性了,我送你回家,你不喜欢的话,我大可以不进家门,但我要看着你回到家里。”

唐蕊怔了一下,没有再挣脱,而是任由林风搀扶着她。

这时候,唐家的保镖们看到了林风和唐蕊,直接迎了上来,并立即通知了唐建豪。

唐建号今天心神不安了一整天,他接到宝贝女儿唐蕊的电话,说要独自一人去夏威夷旅行,当时唐建豪就很不放心。

谁知道今天晚上,他又得到了唐蕊乘坐的维多利亚王后号遭到劫匪劫持的消息,虽然他得到的消息是人质已经获救,但他还是莫名地担心女儿在这次事件中遭遇不测。

这天,程雅诗和李思瑶都在唐家别墅里,唐蕊的出走,让程雅诗非常的自责,她知道唐蕊出走一定是因为她的原因。

现在看到唐蕊回来,他们都喜出望外,程雅诗也总算舒了口气。

“蕊蕊,你怎么样了?”唐建豪一把搂住唐蕊,用一种关切而又自责的语气对她问道。

唐蕊伸手抓住唐建豪的手臂,然后道:“爹哋,我没事,我不听话,让您担心了!”

唐建豪爱怜地抚了抚唐蕊的小脸,发现烫得吓人,手却冰凉冰凉的,她的脸色也不太好,好像是病了。

“蕊蕊,你是不是不舒服?”程雅诗上前拉着唐蕊的手,关切地问道。

唐蕊一皱眉,看也没看她一眼,挣脱了她的手,对唐建豪道:“爹哋,我现在很不舒服,想上楼休息了,你让林风也进来吧!”

“林风?林风在外面?”唐建豪听到这儿一怔,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看到林风出现过。

唐蕊点了点头道:“嗯!是他救我回来的!”

“唐叔叔,您照顾蕊蕊休息,我去追他吧!”程雅诗对唐建豪道,唐建豪点了点头,程雅诗随即出门开上她的车,沿着公路追去。

没一会儿,她就在前方的路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立在路边,静静地看着她这边的方向。

“我只是先安静一下而已,又没有刻意躲避你们,开上跑车追我也就算了,你还开得这么快!”林风笑着对程雅诗道。

这么久没见到林风,现在再次看到他,程雅诗的心中有了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不知道这种感觉还怎么形容,她只知道,她心中充满了喜悦,喜悦得想上前抽眼前这个家伙耳光。

“上车,我有话对你说!”程雅诗对林风道。林风也不推辞,直接打开右车门上了车。

程雅诗驾车驶了一段,然后在一处海边观景台停下,两人一起下了车。

“啪啪”两声清脆的声响,林风感到两边脸上微微一痛,继而便是一种热辣辣的感觉,似乎还夹杂着程雅诗玉手的香风。

“一巴掌是替蕊蕊打你的,另一巴掌,是替美妍打你的!”程雅诗玉齿紧咬,正色对林风道。

“有理由吗?”林风抚了抚被打的两边脸,苦笑着问道,煽人耳光这种事情,好像不是程雅诗这种知性美女能做出来的吧?难道是受了唐蕊的影响?

程雅诗道:“当然有,两个都是对你一往情深的女孩,你都不可以辜负,但你偏偏两个都辜负了!”

“你是在强迫我两个都要吗?”林风笑道。

程雅诗一怔,随即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对蕊蕊那样,你一走了之算什么?留下她一个人伤心,你忍心了?”

“放心吧,我会给唐家一个交代的!这一次来,就是这个目的!”林风道。

“你什么意思?你还是要离开唐家是吗?还是要伤蕊蕊的心是吗?蕊蕊那么在乎你,你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程雅诗不依不饶地道。

林风道:“你约我出来,就是来劝我回唐家?”

程雅诗道:“我不劝你你就回去,当然更好了,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辜负蕊蕊,别再伤害她了。”

“那你为什么提到夏美妍?”林风问道。

程雅诗道:“因为我看得出来,她对你也是一往情深,就算你不给她任何希望,你也应该给她一个明确合理的答复,别再让她在虚无的希望中等待。”

“为什么你总是替别人考虑得这么多?而从不考虑你自己?”林风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再次一怔,随即把脸转到了一边,几乎不敢去看林风的目光。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很虚伪的女人,所以她才努力保持着理智,她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夺人所爱的女人,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最好的姐妹的未婚夫。

“考虑我自己?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一厢情愿地认为,我也对你一往情深吧?”程雅诗挤出了淡淡的一笑,玉齿紧咬对林风道。

林风笑了笑道:“其实,我是这么认为的!”

“荒谬!”程雅诗皱眉道:“我只能说你想太多了,你还是尽早收起你这种想法吧!”

“可是,你为什么说话不敢看我的眼睛?虽然漂亮的女人撒谎的技术都很高明,但是有时候,她们也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内心。”林风道。

一瞬间,程雅诗只感觉眼眶热热的,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让她再也压抑不住,她皱眉转过脸瞪着林风。

“啪”地一声,又是一巴掌落在林风脸上,程雅诗出手很轻,比前两巴掌还轻,不知道她是不是于心不忍了。

“这是替我自己打你的!”程雅诗哽咽着道,说完上前紧紧搂住了林风。

“我感觉自己没救了,怎么办?不能再错下去了!”程雅诗靠在林风的肩上,轻声在他耳边道。

她其实很不希望,林风好不容易和唐蕊再次重逢了,就在林风准备回唐家的时候,他的怀中,却搂着另一个女人。

“林风,你跟我说实话,你喜欢美妍吗?”程雅诗松开林风,轻声地对他问道。

“感激是有的,但感激和喜欢,好像不是一回事!”林风正色回道:“我对她的感觉,没有对你来得强烈!”

“什么时候开始的?”程雅诗继续问道。

林风笑道:“上次在你家强吻你的时候!”

程雅诗淡淡地一笑,然后轻轻捶打着林风宽阔的胸膛,像小女孩那样撒娇道:“不可以了,真的不可以了!”

林风道:“我也知道不可以,只是我觉得,这对你好像有点不公平!”

程雅诗道:“这没有什么不公平,你本来就不属于我,我已经私自拥有你了,这是我们对不起蕊蕊!”

程雅诗说完,转眼望着林风,正色地道:“林风,答应我,回到唐家,和蕊蕊好好地生活吧,一切都过去了,没有什么值得放在心上的。”

“好!只不过,那是明天的事情,今天晚上我不会回去,如果可以的话,你送我去市里的酒店吧!”林风对程雅诗轻声道。

听到这儿,一阵娇羞的感觉让程雅诗感到脸一热,她几乎不敢抬眼去看林风的眼睛,她感觉,那是林风的某种暗示。

“不行!我说过,那是唯一的一次,我不会再答应你了。”程雅诗咬了咬牙,默默地在心里道。她告诉自己,一定要适时拒绝,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其中。

“只是让你送我去酒店而已,你不要想那么多,如果你不愿意,就送我去主路让我打车吧!”林风道。

程雅诗看了看林风,随即道:“我……还是直接把你送到酒店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