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唐天的右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的想法很简单,尽管她知道自己其实是有错的,但她认为林风有原谅她、包容她的义务。没办法,毕竟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大小姐处理问题的方式。

“你休息一下吧,昨晚你好像没睡好!”输完了液,林风轻声对唐蕊道。

唐蕊轻轻“嗯”了一声,表示了顺从,然后对林风道:“但是你不许走,就在这个房间,一直等我睡醒!”

林风点了点头,唐蕊这才放心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昨晚烧了一夜,再加上心绪烦乱,唐蕊确实没睡好,这一下很快就睡着了。

唐蕊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下午,醒来的时候,她感觉原本昏沉沉的脑袋轻了许多,烧也退了不少,不过还是浑身酸软无力,而且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早就饥肠辘辘了。

看到林风不在房间里,唐蕊努了努嘴,这家伙说话根本不算话,刚才还说会一直在房间里等着自己睡醒呢!

不知道这个能不能说明:男人的花言巧语是不可信的!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这家伙不会又跑路了吧!想到这儿,她忽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急忙从床上爬起来,穿着小睡裙赤着脚就往门外跑。

刚跑出门,她就和林风撞了个满怀,唐蕊本来就浑身酸软无力,这一撞之下直接就要摔倒。

林风眼疾手快,伸手便揽住了她的柳腰,把她抱了起来,才使得她不至于摔倒在地上。

“别这么着急,我现在不会走,不用担心我会跑路!”林风将唐蕊扶好,调笑着道。

“谁担心你了,我是……我是要上洗手间!”唐蕊仰首咬牙对着林风道。说完捂着睡裙的裙角,装作急匆匆的样子往二楼的卫生间跑去。

唐蕊莫名地感到害怕,害怕林风会再次那样突然消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处寻找他的踪迹。没有林风的日子里,她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很难离开这个人了,没有他的存在,她会感到莫名的惊慌和失落,而这种感觉,又是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体会不到的。

唐蕊给自己洗了个澡,换个件睡袍后才回的房间,她很爱干净,一天不洗澡就浑身不自在。

刚躺回床,林风便端了一碗瘦肉粥进来,他知道唐蕊现在需要吃东西,自然不会抗拒,更何况,这是他亲自下厨做的,唐蕊对他做的东西一向都极其满意。

“这个可以吗?”林风一边用汤勺搅拌着粥让它冷却,一边对唐蕊问道。

“差不多吧,反正我正好饿了,标准也就降低了!”唐蕊道,这个时候她是真的饿了,而林风做的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一向是她喜欢的,她哪有理由不吃。

林风笑了笑,然后坐到床边,端着盛粥的碗对唐蕊道:“你是自己来,还是打算要我喂你!”

“废话,当然是……我自己来了!”唐蕊努着嘴,伸手从林风手中把碗拿过道,然后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唐蕊接连吃了三碗,这才捂着小肚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心里一个劲道被伺候的感觉真好!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林风开了门,然后就见程雅诗和李思瑶两人站在门外。唐蕊也看到了她们,要换作以前,唐蕊还会兴奋一下下,但现在唐蕊对她们的到来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愉悦。

“蕊蕊!你感觉好点了吗?”程雅诗轻轻走上前,抚了抚唐蕊的额头,关切地问道。

唐蕊轻轻推开她的手,没有理睬她,程雅诗望着唐蕊,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先聊聊吧!”林风看了看几位女孩,然后对她们道,自己直接出了房门,这几个女孩的事情,还是由她们自己去解决的好。

楼下的客厅,只有唐天坐在那里,一个人摆弄着一盘围棋,似乎煞有其事地在下,又似乎是漫无目的地打发着时间。

看到林风,唐天淡淡地笑了笑道:“似乎很长时间没见了,怎么样?陪我下一盘?”

“额,下不了,这个东西我还真不会!”林风如实道,以前在乡下,也没接触到什么娱乐项目,围棋这种高级玩意,更是在林风的娱乐范围之外。

“其实很简单的,就是按照某种步骤,然后双方拼个你死我活!”唐天拿出了一粒黑子,放在了棋盘的一个位置,然后笑着道。

林风道:“相对来说,我还是喜欢双方的搏杀,能给对方带来快乐而不是压力的游戏!”

“这么说,你喜欢和女人做爱了?只有这个才完全符合你所说的。”唐天调侃着道。

“一直以为你很正经,看来我还不是很了解你!”林风道。

唐天笑了笑,然后把围棋盘丢到一边,开始斟起茶来,他很娴熟地泡好茶,然后倒了一杯递给林风。

“打个比喻而已,在这方面,我应该不如你,最起码你有如花似玉的未婚妻,而我仍然了然一身!”唐天对林风道。

林风道:“能够让你看上的女孩应该不多吧,因为你眼光高,所以你孤独!”

“你应该理解成那是我的专一,滥情对我来说不适合!”唐天继续笑着道,他还是第一次和林风讨论这类话题。

当然了,本来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少,并且还极少说话,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可以说是有史以来他们两人说话最多的一次了。

“不知道你的专一是对谁?如果喜欢了,就去争取吧,最起码,你有追求的权利!”林风对唐天道。

唐天再次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从他的态度上不难看出,他似乎觉得林风所说的对他来说是天方夜谭,那个人,他并没有权利去追求!

“蕊蕊又和你闹别扭了?还说要退婚,而且,你走得也很坚决!”唐天对林风道。

林风笑道:“不是第一次了,我能说,她是一个很麻烦的女孩吗?”

唐天道:“有一点点吧,不过,这些并不影响她是个好女孩,值得你好好对她,千万不要辜负了她!”

林风苦笑了一声,似乎关心唐蕊的人,都少不了这一句台词,程雅诗是这样,李思瑶是这样,唐建豪、唐天都是这样。

“看来我要是辜负了她,你会跟我拼命的!”林风对唐天道。

“也许会吧!”唐天淡淡地一笑道,然后甩了甩自己的发辫。他脑后的辫子依然留着,似乎他喜欢这个发型,大概是觉得这个发型,能彰显他的另类和独特。

唐天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又冲泡了一壶茶,然后洗好茶盏,给林风又倒了一杯。

“我滴酒不沾,所以只能以茶代酒,庆祝下你的回归吧!”唐天举杯对林风道。

林风愣了一下,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没具体表态是否回唐家。

当然了,老头子几乎是以命令的口气让他回唐家,继续当他的豪门女婿。唐蕊之前也以命令的口气,让他回来,他知道,其实那就是唐蕊的真实想法,只不过她不愿意用一种央求的方式表达就是了。

“这是所有人的意思,爸爸让我向你转达一下的!回来吧,林风!”唐天用杯子碰了碰林风的杯子,然后道。

林风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也和他碰了杯,将杯子的茶一饮而尽。

唐天将茶盏洗净,继续泡制新茶,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非常的娴熟,好像这些事情他经常做。只不过自始至终,林风只看到他用左手忙活,就好像他的右手不存在一样。

这是林风第一次注意到唐天这方面的一个细节,他似乎习惯用自己的左手,而右手,一直蜷缩在衣袖里,在林风的印象中,他好像很少用右手做某些事情。

“原来你是左撇子,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林风对唐天道。

林风是很敏感的,唐天或许只是一个寻常的习惯,但在林风看来,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玄机。所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聚到了唐天的右手上。

他想起了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刘光祖,他的右手有六根手指,另一个是李千宠,他的右手,永远隐藏在一只白色手套里。

而唐天的右手,就隐藏在袖中,唐天似乎轻易不让它暴露在外。

“是的!已经养成习惯了,做什么都喜欢用左手!”唐天轻描淡写地道。

林风道:“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说,右手好像更方便一些,如果你用右手做事情,或许会做得更好!”

“你好像对我的右手很感兴趣?”唐天看到了林风望着自己右手的目光,笑着对他道,接着继续将沏好的茶端递给他。

“不知道我的兴趣和好奇心,能不能得到你的满足!”林风接过唐天递来的茶,对他道。

唐天道:“当然,我的右手,又不是女孩子的身体,不能轻易让人看,我只是怕吓到别人,所以才轻易不让它露面!”

“不至于那么可怕吧,顶多只会出现六根手指而已,这只是一种很常见的小小的畸形,没什么值得可怕的!”林风道。

“你能这样想当然更好了,林风,你是个很能够理解别人痛苦的人!”唐天站起了身,然后缓缓地从袖子中伸出右手递了过来,友好地和林风握手。

林风握住了唐天的手,下意识地还看了一眼:一切正常,唐天的右手,既没有李千宠那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又没有刘光祖的六指现象,这是一只再正常不过的右手。

“林风,我曾经坠过崖,右手手骨受伤过,所以不太灵活。有些事情,如果不是习惯,肯定有其它的原因,所以不值得你去怀疑!”唐天笑着对林风道:“我要去爸爸的公司了,你在家好好陪蕊蕊吧!”

唐天说完,转身就走开了,林风看着他的背影,一直等他走出了门外。他的目光中,有一种疑惑和不解。

而走出门外的唐天,目光瞄向了自己的右手,同时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秘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