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憋屈的任务/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对程雅诗的态度并没有多少改变,程雅诗也无可奈何,她和唐蕊说了几句后,直接就走了,留下李思瑶在这里陪唐蕊。

虽然唐蕊对程雅诗欺瞒自己很不满,但是对于李思瑶,她并没有太大的不满,不管怎么说,多年的闺蜜感情不是白建立的。

“嚒嚒!宝贝,气性还这么大啊,我姐姐都对你卑躬屈膝了,你是不是要她负荆请罪才行呀?”李思瑶抚着唐蕊的脸,嗔道。

唐蕊也嗔道:“谁让她骗我啊,还有你个没良心的,你也和她一起骗我!”

“晕死,唐大小姐,我可没惹你哦!”李思瑶作冤枉状道。

“你和她一起欺瞒我,你承不承认?”唐蕊柳眉一树道。

李思瑶举起小手,一本正经地道:“冤枉啊,我根本不知道有那回事,如果我欺瞒你了,我明天就变飞机场!”

望着李思瑶一本正经、憨态可掬的样子,唐蕊扑哧笑出了声,李思瑶搂住她,摸了摸她的胸道:“你和我绝交了,以后谁教你丰胸秘笈呀!”

“讨厌,本小姐现在就让你变飞机场!”唐蕊用那招李思瑶最怕的龙爪手,反抓李思瑶道。

“你才讨厌,老是用这招欺负本小姐,小心哪天遭报应,让禽兽哥抓碎你的咪咪!”

唐蕊一听这,脸立刻就红了,一咬牙,手中用的力度便更大了。

李思瑶“啊”地狂叫起来,一个劲地求饶。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休息了一整天后,唐蕊自我感觉好了不少,所以晚上的时候,她直接就下楼吃饭了。

晚饭是林风做的,吃饭的只有他们三个人,期间唐建豪回来了一下,主要是为了看看唐蕊,看到她已经好了很多后,他急匆匆又赶回公司了。

席间,唐蕊对李思瑶使了个眼色,李思瑶还在那啃着鸡翅膀,接到唐蕊的信号,马上放下鸡翅膀,用餐巾纸抹了抹嘴巴,对林风道:“禽兽哥,蕊蕊让你晚上留下来!陪她练……龙爪手!”

唐蕊一下子差点喷出来,虽然李思瑶表达的是让林风留下来,但她后面加上的一句,直接让她无语,当即柳眉一竖瞪着李思瑶。

李思瑶知道自己的玩笑让唐蕊不悦了,立即吐了吐舌,然后拿了一个小西红柿塞到自己嘴里堵住自己的嘴巴。

唐蕊心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来说吧,什么话从这丫头嘴里说出来,都要变一种味道。

“晚上就在家吧,我还没完全好,暂时不回甜心和海景。”唐蕊对林风道,这个时候的她对林风,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态度,林风的身份再次得到了她的认可。

当然了,这是林风意料之中的事情。

唐蕊继续道:“今天瑶瑶在这里,大不了我当她的面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说赶你走之类的话了。然后,如果你觉得我错怪了苏雨心,我可以向她道歉,但是你知道,我不会说对不起,所以还是你对她说。”

“禽兽哥,你看蕊蕊多通情达理,你不可以小气!”李思瑶立即助阵道。

林风笑了笑,还是答应了她们所谓的请求,其实这也就预示着,他再次决定留在唐家了。

没办法,首先老头子的执意就让自己没法拒绝,再者,他知道唐蕊其实根本就没有让自己离开唐家的意思,而是一时气愤而已,如果自己执意要离开,只能把她伤害得更深。

吃完饭没一会儿,他们就去睡觉了,林风还单独睡一间屋子,李思瑶和唐蕊一起睡在唐蕊的卧室。

林风刚睡下,手机便响了起来,他一看立即靠了一声,这死老头子又给自己打电话了,不知道又有什么烂屁股要自己去擦。

“喂!混小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刘老头扯着嗓子在电话中对林风问道。

“在老婆床上,现在不想让你打扰我!”林风道。

“在唐家?那太好了,你老丈人今晚不在家吧?”刘老头道。

林风道:“不在,老头子,从你语气中,我听出了你心术不正,什么事你快说,我可不会帮你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刘老头道:“今晚你老丈人不在,大好机会啊!现在你老丈人的房间里,应该就你那年轻丈母娘一个人吧?”

“你想怎么样?”林风一听这脸色一变,这老家伙,不会是让我进去猥亵丈母娘吧,让自己倾情出演一部乱伦剧?

靠!老头子你打算害我游街示众吗?

“看你那如花似玉的丈母娘好像很饥渴,老头子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刘老头坏笑着道。

“老头子,你再不说正事,我直接撂了啊!”林风没好气地道,这死老头子自己老不正经,竟然拿自己开这种玩笑。

刘老头呵呵笑了笑,随即恢复了正色,他对林风道:“唐建豪有一盘录影带,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应该相当重要,他应该会放在他认为最贴身最安全的地方,你进去他的卧室找一下,尽快得手后,重新刻录一份给我。”

林风听了顿时眉头一皱,刘老头似乎很清楚林风听到这个之后的反应,他继续道:“小子,我知道这件事情很为难你,但是它对于我甚至是你来说,都非常重要,即使是多年的老朋友,唐建豪都对我隐瞒了一些事情,那盘录影带能让我知道一切。你放心吧,老头子我绝不会害你!这件事情我亲自做,照样能得手!”

“那你怎么不亲自做?”林风苦笑着道。

刘老头道:“出入唐家,你比我更方便,而且我很难保证在作案的时候,不看到你那风骚丈母娘的身体,朋友妻不可欺,她那么年轻,让我一个老头子看了身子太吃亏了!”

林风无语,这竟然也能作为理由!尼玛老头子你以前不是这么没节操的啊!

“我当你答应了啊,得手后立即给我电话!”刘老头最后说了一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林风对着手机呸了几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这时候内心的不爽。不爽之后,他还是冷静思索了一下,老头子做事情一向有理由的,他觉得,这一次肯定是因为刘光祖的原因。

老头子一定是从刘光祖口中,得知了唐建豪有这么一盘录影带,然后才动了让自己来偷取的心思。

想想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刘光祖和唐建豪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说明了他们之前不同寻常的关系,所以刘光祖知道唐建豪的一些秘密,无可厚非。

当然了,这盘录影带到底存不存在,放在哪儿,林风是很清楚的,因为上一次,林风就曾光顾过唐建豪的卧室,并且在衣柜的保险柜中找到了那盘录影带。

那是蓝玫瑰用夏美妍威胁林风,让他帮她偷那盘录影带,虽然林风并没有让她得逞,但录影带的存在他已经确定了。

他很纳闷,真搞不懂那盘录影带到底有什么魔力,蓝玫瑰和老头子竟然都对那个感兴趣!

上一次着实给林风留下了些心理阴影,自己的那位绝色丈母娘,竟然在那个时候在床上自行做起了某种运动,更离谱的是还喊着他的名字。

每每想到这儿,林风都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一想到要让他再次冒一次险进入丈母娘的卧室,林风就感到头疼。

这次和上次还有所不同,这次唐蕊和李思瑶都在家呢,要是让她们发现自己去了三楼,并且大半夜从许曼妮的卧室出来,这尼玛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不过,这风险虽然有,但林风又必须去做。他琢磨着,拿到录影带之后,自己怎么也得先睹为快,不然真对不起这两次的辛苦折腾。

林风舒了口气,然后开始了等待,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悄悄上了三楼。因为不确定许曼妮是不是在卧室里,有没有睡着,他不敢随便乱开门,而是先去书房看了看。

好在许曼妮这时候正在书房里看书,林风放下心来,直接来到了他们的卧室,大大方方地开了门进了去。

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他轻车熟路,直接钻进了衣柜,经过一番折腾后,顺利地又打开了保险柜。

“大功告成!”林风默默地舒了口气,然后将手伸进了保险柜,摸了一把后,他顿时脸色一变:保险柜里除了一些文件资料外,空空如也,那盘录影带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风吃了一惊,赶忙伸头看了看,他眼前所见再次证明了这一事实,那盘录影带已经不在这里了。

林风明白,不在的可能性只有两种,一种就是录影带已经被人偷走了,另外一种便是,唐建豪知道有人觊觎这盘录影带,觉得放在这里不安全,就把它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这个状况下,他只能向老头子汇报任务失败了,唐建豪如果把它寄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那么他们是再别想找到了。更厉害一点,唐建豪直接把这盘录影带毁掉了。

林风锁好保险柜,正准备出门,忽然许曼妮穿着浴袍就进了房间,林风下意识地躲回到衣柜里,然后却看到许曼妮直接朝衣柜这边走来。

好在林风及时发现衣柜后方是通着的,直接能够进入到一个换衣间,他赶紧钻进了换衣间,躲在了悬挂的各类性感礼服吊带睡裙之间。

许曼妮打开衣柜门,然后走进了换衣间,一件件地挑选着睡衣,慢慢地越来越靠近林风了。林风感觉到一个白花花的身躯伴着阵阵香味向他逼近,林风下意识地往衣服堆里又钻了钻。

许曼妮挑选了一件银灰色的睡裙,给自己套上,然后理了理就准备出换衣间。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